第六十七章 下跪认错/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生死一线间,洛天机眼睛里陡然划过雪亮的光芒,似夜空闪电,转眼即逝,眼角一颗模糊的泪痣渐渐浮现,妖冶入骨。眼前画面开始模糊,只有一对阴阳双纹鱼在不停旋转,旋转,紧接着他看到一些奇怪画面,洛天机眸色一沉,忍不住勾起唇角,刹那间,芳华尽落。

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人,纵使容貌丑陋依旧可以谢尽芳华,就像洛天机。

楚云暖眉尖压低,呵道:“住手!”她说呢,那股熟悉的感觉哪里来的,原来是玉湖里。杏林堂,玄剑门,洛天机好本事,就是可惜他救洛天离一命,人家不稀罕。

洛天离充耳不闻,在他的世界里除了孟莲,谁的话他都不会听。洛天离缓缓抬头,就那么无喜无怒的看着楚云暖,目露凶光,就是这个女人害孟莲出丑,她该死。

思及此处,洛天离放开要死不活的洛天机,手成鹰爪状直直冲向楚云暖,楚云暖冷眼以待,洛天离是真蠢,还是以为林宿壁不在她身边就没有人制得住他。

司徒衍大惊失色,“莲儿,快让他停手!”他们在桃花山困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有人来带他们出去,千万不可以在这个时候出岔子。

孟莲死死抿着嘴,一句话也不说,她看了洛天离一眼,然后把目光落到楚云暖背后的阴阳双纹鱼上,鱼身头尾相交,中央全空,形状大小跟她手里那枚金鲤令牌一模一样。

洛家两兄弟中,只有洛天离是真心效忠她,而洛天机只是碍于金鲤令牌的命令。她原本玄剑门不属于任何人,只要她有令牌,洛天机就算再不高兴也得听她的。但是——谁能告诉她,楚家家徽真正的模样居然和金鲤令牌如此契合?!不,绝不,玄剑门是她的,没有谁可以夺走,楚云暖这个愚蠢的土著,没有资格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她必须死,必须!

思即此处,孟莲冷下心肠,暗地里给洛天离下了个必杀的命令。

夏妆夏华拔剑而起,不得不说,洛天离的确是万里挑一的练武奇才,短短月余,功夫便突飞猛进了许多,夏妆两人联手才堪堪挡住。洛天离一掌劈过,夏华立刻矮身一闪,然而带起的气流还是斩断夏华鬓边的头发,趁此机会,洛天离陡的朝楚云暖射出一蓬暗器,银色暗器上闪着白蓝的光,拖着细长的影子疾驰而来。

遭了!夏妆夏华想到,两人下意识把身体一偏,挡住各个方向疾驰而去的暗器,啪的一声响,夏妆左肩一阵剧痛,整条手臂就跟失去知觉一般,夏华也好不到哪里,胸口染满了乌黑的血液。然而依旧有漏网的暗器朝楚云暖飞去,可此时夏妆夏华浑身异常僵硬疼痛,无力再动。

赵毓璟不由自主向前一步,心都快提到嗓子眼儿了。

楚云暖临危不乱,突然扭头看向孟莲,孟莲唇角愉悦而又激动的笑意立刻僵在脸上,她心头警铃大作,毫不犹豫的往司徒衍身后躲,谁知道楚云暖动作那么快,一柄剑横在她脸庞,冰冷的刀刃带着血腥味儿,吓的她一动不动。

与此同时,十三从楚云暖身后飘出,十三身形灵动似鬼魅,直直扑向洛天离。洛天离顾及孟莲,不欲跟十三多做纠缠,晃了个虚影朝孟莲而去,十三紧追不舍。见状,赵毓璟身后的护卫矫健一跃,一刀砍向他的后背,刺啦一声拉出一道血淋淋的口子,洛天离吃痛向前一扑,十三捞起落在地上的暗器,大手一挥射了出去,前后夹击,不出十个回合洛天离便被两人合力压了下来。

这个时候,赵毓璟才松了气,安静的站在角落里,一动不动。

“第二次。”楚云暖声音冷得跟冰水一样,她眼睛里没有任何感情,一片荒芜。

孟莲僵着头,生怕楚云暖手一抖划破她的脸蛋。这时候她真是欲哭无泪,天知道她现在有多后悔,早知道会是这种结果,在天离动手的时候她就会阻止。孟莲小心翼翼的偏了一下,干巴巴道:“楚家主,有话好说。”

孟莲脸颊白皙,肤如凝脂,面若桃花,此刻面带恐惧,竟有一种无法言说的凄凉美态,不自觉间吸引了司徒衍的注意力。他心里虽然怪孟莲先前不听她的话,但看到如此惊心动魄的美丽,仍旧忍不住目眩神迷,司徒衍抿唇,开口:“还望楚家主给我一个面子。”

楚云暖转过眼睛,静静看着司徒衍。

孟莲惊讶极了,一双秋水般美丽的眸子里流露出感谢、爱慕等光芒,她望向司徒衍。美丽的眸子里顿时盛满泪水,盈盈欲落,娇艳欲滴的容颜把满山桃花生生压了下去,赵毓筠眼底不由闪过几分惊艳。

司徒衍冲她安抚一笑,孟莲更是流露出不舍的表情。

此时此刻两人含情脉脉的对望,若不是司徒衍浑身狼狈,洁白的衣裳上满是泥巴灰尘,而孟莲脸颊边又刀锋在旁,倒是真的几分金童玉女、天作之合的感觉。

在这个刹那,楚云暖清楚感觉到缠绕在两人身上的郎情妾意,突然间,她想到冷宫之中被孟莲一根根砍去双手的痛苦,想到女儿被挫骨扬灰的凄惨,竟然有一种窒息之感,她死死握住双手。

“阿暖!”就在楚云暖快呼吸不上来的时候,一只温暖的手忽然伸过来,轻轻握住她的手。

楚云暖浑身一震,她转过头,顺着拉住自己的手臂看了上去,粉白的桃花中,赵毓璟眉眼如画,坚忍如冰,剔透如璃。

赵毓璟冲她微笑,阳光下他浑身暖如初阳,就像一股暖流流经四肢百骸,刹那间叫她无比舒服,浑身暖洋洋的如沐春光。

她——绝对不会让这对狗男女好过。

楚云暖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打断两人郎情妾意的对视,孟莲一脸不愉的看着楚云暖,活像她棒打鸳鸯一样。

楚云暖眉眼之间俱是坚定,她突然想起曾经母亲说过的话,杀人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这么年过去了,她才明白母亲说的是对的,过去她总用杀人的办法来威慑旁人,最后下场凄惨,而现在她不要再像过去那样。

既然孟莲教会她用温柔迂回的手段,那么她就全部回报在她身上!

“司徒衍,你既然要我放过孟莲?好啊,只要你给我跪下——替她跟我赔罪!”

------题外话------

为啥没留言,没留言,没留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