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玄门来历,舜华公主/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临走之时,孟莲捂着受伤的手臂回头看了楚云暖一眼,目光狠辣而又睿智。

楚云暖只默默的迎上她的目光,从始至终保持着世家家主该有的骄傲,她知道孟莲对她动了必杀之音,而她也打定主意——孟莲是留不得了。

赵毓筠还打算跟着众人离开,楚云暖只是朝夏华递了个眼神,夏华一把抓起赵毓筠往山洞中一推,四周瞬间安静下来。

赵毓璟冲着楚云暖微微点头,然后带着侍卫离开桃花山。

所有人离开以后,楚云暖方把目光投向洛天机,“说吧,金鲤是什么?”

洛天机目光一直追随着浑身是血的洛天离,对楚云暖的话充耳不闻,楚云暖冷笑一声,一柄染满鲜血的剑丢到他跟前,“你倒是慈悲。”对一个要下杀他的人,他居然还能同情。

“不是我慈悲,而是我只有他这么一个亲人了。”

楚云暖嗤笑一声:“一个要杀自己的亲人?”

“洛家只剩下我们两个了……”洛天机感慨起来,接着娓娓讲述一个关于玄剑门,关于金鲤的故事。楚云暖听的很仔细,听着听着,她猛的想起楚家古楼里一首诗:

长门阿娇泪已干,说君无情赠白绫。

烈火红衣付一炬,楚楚月华现河神。

既出长门再不回,纤纤素手归田园。

闺色络绎人不绝,倾城一舞把国倾。

娇儿卧膝呀呀语,咫尺亲父不识子。

婆娑泪眼离长安,为儿入山苦求医。

玄门剑术医惊绝,金鲤一跃跳龙门。

家事国事雨飘摇,楚地飘飘绝汉家。

这是楚家第一代家主所写,后面是关于楚家的历史,结合洛天机说的一切,她大概了解了一切。

舜华公主,的确是楚家第一代家主,而建立楚家的人,却是那个被谁都不看好的冷宫废后陈娇。陈娇如何离开长门宫现已无从考证,但有一点,她是在武帝赐白绫后逃离长门,跟她一起离开的还有尚在腹中的孩子。

离开长门后陈娇行至九原河楚地,因缘巧合被楚地百姓称为河神,陈娇在此落脚,并以楚为女儿姓,以华为名。许是受打击太大,陈娇离宫后性情大变,更是显现出非一般的经商天赋,她在楚地开了楚家第一家商铺——闺色,而后遍地花开,建立了楚家。武帝元朔三年,楚家所创的茶叶茶具等迅速风靡长安城,此年,陈娇入长安以一支佳人曲让楚家酒楼迅速打入长安城贵族之中,年幼的楚华也是在这个时候第一次与生父见面,可惜相见不相识。

元朔五年,楚华病重,陈娇一路跪行入昆仑山求医,后来的事情,没有任何人知道。只知道元鼎二年,十五岁的楚华离开昆仑回到长安城,与馆陶公主相认后入宫面见大汉天子,与武帝达成协议,母亲陈娇死后不入武帝陵寝,陪葬于窦太后陵寝。武帝应允,而后就是楚华多次为武帝出生入死,并一手建立起武帝麾下最精锐之师——玄剑门。

后元八十七年,武帝驾崩,武帝少子刘弗陵继位,尊先皇遗旨,封陈皇后之女楚华为舜华公主,赐封楚地。为避舜华公主姓名,楚地改称南堂,楚华为南堂王。

刘弗陵继位后,君弱臣强,霍光等辅臣争权,楚华帅玄剑门,并征集南堂王府财力支持刘弗陵。刘弗陵大胜,拢权于中央后对舜华公主大肆打压,并以陈娇入皇陵一事作为要挟,索要玄剑门。楚华不悦之下,解散为刘弗陵夺权后死伤无数玄剑门,留下金鲤令牌为玄剑门信物。此后,楚华卸下南堂王的称号,在南堂扎根建立楚家。

这就是楚家第一代家主。

此后兜兜转转三百多年,大汉亡国,子嗣尽绝,只有楚家一直延续下来。

“洛家从来就不该出世,你们应该回到昆仑。”知晓一切以后楚云暖摇头道,“凡尘俗世的纷扰不适合你们。”先祖当年让玄剑门归隐应该也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可惜人心不古,权利诱人,玄剑门还是被拉了出来。

“对了,孟莲怎么拿到金鲤的?”

洛天机思索一番,不确定道,“我想应该是天离。”

“呵,还真是二十四孝的好侍卫。”楚云暖轻轻勾起唇角,流露出一抹讥讽,“玄剑门洛家天赋异禀,没代所生必为双生子,一擅玄术占卜,一擅剑术武功,我看洛天离武功也没那么好,不堪一击。”

“天离不是我弟弟。”洛天机一顿,目光清亮,“他是八年前我捡回来的。”

楚云暖不好奇玄剑门的事,就算三百年前玄剑门隶属楚家,现在她也没有资格问,于是她转身就走。

“八年前我父亲给你占卜过。”

洛天机的一句话叫楚云暖停住脚步,洛天机吸了口气,无奈又颓废,“你命格奇特,本来天离的孤煞之命,是能够助你成就的人,只是——”有时候洛天机也百思不得其解,本来洛天离应该是楚云暖身边的天狼星,怎么后来变成了孟莲手里的破军。

“我不信命。”楚云暖被对着洛天机,双眸里灿如春光,“命者,时也。”时势造英雄,所谓命运不过是时势下玩偶,如今她掌握先机,等同于掌握自己的命运。

“楚家主,你听我一言!”

楚云暖还是没有回头,反而越走越快,“你也听我一言,你当回你的玉湖里吧,要是你再当洛天机,窥探天机太多,容易早死。”洛家人得天独厚能够天机,可另一方面同样造成了洛家子嗣艰难,不长寿。

楚云暖从桃花山出来,一眼就看见了站在树下的赵毓璟,“你怎么还没走?”

赵毓璟长长的睫毛抖动两下,睁一双琥珀般美丽的眸子看着楚云暖,“不是我。”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偏偏楚云暖就是明白,她叹了口气,扬起脸庞,笑道,“我知道不是你,毓璟哥哥才没有那么无聊。”

不是赵毓璟,楚家除了明面上的宝库以外,还有多少隐藏的连她都不知道,赵毓璟怎么可能知道,这次的事情,纯属巧合。

“不要听孟莲胡说八道。”她补充道。

孟莲想要挑拨他和阿暖,他知道,可是他始终放不下孟莲所说的水灾二字。赵毓璟拧起眉头,“孟莲说的水灾——”

楚云暖的笑容一下子收敛了,她皱眉,抿唇,然后道,“是真的。”永乐三十年七月,梅雨时节,九原府告急,九原河决堤,数万百姓流离失所,在这里她发了第一笔国难财。

“孟莲,她——天命之女?”

很多时候楚云暖都不想承认孟莲天命之女的身份,然而面对赵毓璟如此灼灼的眼神她却说不了谎。她无法告诉赵毓璟,她能确定这件事的原因是因为她经历过,她只能把一切推到孟莲天命之女未卜先知的能力上。

赵毓璟有争权夺势之心,也有爱民如子的心,听闻这个消息很可能是真的以后,他焦虑了,“决堤,不可能,九原河堤坝由蔡桓亲自设计督建,绝不可能出现这么大的纰漏。”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毓璟哥哥,这次水灾,是你的机会。”

瞬间,赵毓璟就想通了一切。

------题外话------

本章纯属杜撰,考究党勿纠,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