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孟氏将亡/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孟玫的出现很好削弱了孟莲带给孟家主的尴尬,孟家主低嗽一声,不去看孟莲一双灼灼的双目,不是他不想给女儿出五万金,而是他实在不能不顾其他族人。要是孟莲还是原先声明斐然的莲花仙子,莫说五万金,就是十万族中也不敢多说什么,可现在问题的关键在于孟莲犯错连累了宫中孟贵妃不说,更连累了多个族女,让孟氏女儿的名声臭了。

说不失望那是假的,孟莲怨恨的看了一眼孟家主,她就知道,他就是在利用她,现在看她没有利用价值了就想一脚踹开她。父亲,哼,等她功成名就,她定要他跪在她面前——忏悔。

巡视场上,孟玫还在众人面前屈膝,楚云暖抚掌低笑,“七小姐一舞,当真只有天上有。”

孟玫不懂那个坐在玉湖里身旁的女人为何替她解围,但是她还是接下这个台阶,她敛裙微笑,恰到好处的低头,温顺恭良。

比起满眼怨恨,又不知进退的孟莲,这个样子的孟玫反而更得人喜爱,一瞬间各种赞美之词如雪花般涌向孟玫,孟玫心头得意,脸上依旧是一副谦卑恭顺的模样。

这分明就是自己往日享受的待遇,居然被孟玫这个贱人给抢了风头,孟莲眼眶通红,上前一步,啪的一声打在孟玫脸上,“贱人!”

一室皆静。

最后还是孟玫一声“小八”打破僵局,孟玫双眼含泪,欲落不落,如玫瑰花上露珠滚动,看得在场诸位男子心都碎了一地,恨不得上前把美人抱在怀里安慰一番。

孟莲冷笑一声,拖着孟玫往玉湖里面前一丢,丝毫不顾及孟家脸面,“玉堂主,我家七姐也是个难得见的美人,不知可否换得一颗玉容草。”

玉湖里一双桃花眼瞪得大大的,不是说了么玉容草不在他手里……而且这孟莲好生彪悍,也亏得司徒衍敢打她主意。

想他司徒衍,堂堂定边王世子,在北堂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而到了大齐就得装孙子似得憋着,简直就是要命。司徒衍黑着脸,努力忽视玉湖里同情又惊讶的眼神,他心里头恼怒得很,不由埋怨孟莲,要表里不一就好好装着,非得弄的人尽皆知不成。孟莲,好一个孟莲,真是三番两次叫他颜面尽失,要不是她还有点用处,她觉得亲手掐死她。

孟莲摔在地上,一脸控诉,右手偷偷藏回袖子里,掩盖了她指甲里粉末。楚云暖眼尖,看的一清二楚,那粉末应该是秋芷配的迷幻类药粉,她叹气,孟玫生在孟家用的都是一些女人的手段,这样怎么能给孟莲致命一击,幸好她没有完全信任她,而是做了第二手准备。

“小八,你怎么可以这样?我是你亲姐姐啊,你不能因为毁了容就这样对我,小八,我们是一母同胞亲姐妹啊。你要什么你同我说,哪怕是割下我的脸给你也可以……”

一石激起千层浪,众人哗然,原来孟家莲花仙子竟然毁容了!

“贱人,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孟莲气急败坏,心里头似乎有一股火在窜。

见孟莲越说越错,孟玫垂下落泪的眼睛里飞快划过一丝得意,秋芷那丫头配的药还真不错,轻轻松松就让孟莲失态,好妹妹,你对我这么好,我怎能不回报一二。

“小八还不快下去!”这是孟家主威严的声音。

打吧打吧,你们越闹,一会儿就越有意思。楚云暖倒了一杯女儿红,漫不经心的晃了晃,没人看得见的纱幔下,勾起一个微凉的弧度。

忽然间,孟莲脊背一冷,一股寒流从尾椎骨上升起,她陡然清醒过来。她低头看了一眼趴在地上哭泣的孟玫,再回头看了众人厌恶的眼神,突然间就什么都明白了。

“你算计我!”孟莲咬牙切齿,本以为飞不出手心的鸟儿,反过来却啄了她的眼,真是叫她愤怒。

“不——”孟莲不停摇头,泪眼汪汪,“小八,你相信姐姐,我一定会治好你,一定,你不要怕。”

贺问惜字如金,“八小姐如此失态原来是——”

有病。

众人不约而同闪过这个念头,看孟莲的眼神愈发厌恶怀疑。她孟莲从来都是享受爱慕目光的人,突然得到如此转变简直让人无法接受。

几人一唱一和之下,就把孟莲定为有病,速度快的让孟家主都没有反应过来。

孟莲冷着一张脸,高贵冷艳的扭身就走,连告退也不说一声,更加让众人肯定孟莲有病,想到他们曾经爱慕过这个人,众人就跟吃了苍蝇一样。

孟玫款款屈膝,眼睛红彤彤一片,“今日之事,是小女唐突了,还请诸位容小女斟茶赔罪。”

此话一出,大家对孟玫的印象更好了,比起目中无人的孟莲,显然柔顺的孟玫更得人欢心。

楚云暖真的不知道说孟玫什么好,大费周章来这么一出就是为了打出她的好名声,世家贵族皆重利,若是没有足够的利意,名声算什么。

茶桌很快抬了上来,孟玫在桌后坐定,然后行云流水的开始一番茶艺表演,楚云暖没有兴趣看孟玫哗众取宠,只是耐心等待她播种的种子发芽。

一杯又一杯茶汤送到客人桌前,清澈见底。

楚云暖听着耳边赞不绝口的声音,叹息,孟玫还真狠,对这么多人同时下了米壳,孟家还是走了唐家的老路,孟氏将亡!

孟莲一脸怨气的走过后花园,突然听到假山后有两人窃窃私语,心情不好的她正想发怒,却突然听到那丫头的一句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