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司徒之危/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宴席上宾主尽欢,孟玫呈上的茶汤似乎极合众人口味,很多人要了一杯又一杯。楚云暖桌上的茶汤已冷,她冷眼瞧着一群人迷恋上米壳,沉默不语。

给孟玫提供米壳的确是她的注意,也是她在背后推波助澜,期望孟玫对孟家所有人用上米壳,但她不是神,她万万没想到孟玫胆大如斯,居然把米壳下到宴客的茶水中。继唐家蛊虫之祸以后,孟家又走上了这条老路,看来从今以后再也没有人敢食用宴会上的任何食物。

天色正好,花园里穿来一声婉转的鸟啼,看来是成了,孟莲和司徒衍很像,同样的自视甚高,目下无尘,所以孟玫以为在她积威甚深的孟家没有人敢对她耍手段,所以从头到尾她都没有怀疑过。楚云暖低笑一声,瞬间引起了玉湖里的注意,“你干嘛?”

楚云暖正襟危坐,“替你清理门户,千万不要太感谢我。”

玉湖里前后一想,瞬间就明白了,“你要动天离?”说句心里话,有时候他也不知道给该如何面对天离,那是他一手养大的弟弟,为了一个女人要杀他,为了一个居心叵测的女人要毁了玄剑门百年清净,他想要杀的的,无数次想过,也无数次下不了手。

“他一心只有孟莲。”在洛天离眼中从来没有是非对错,他所有的信仰都来自于的孟莲,这样的人回到昆仑,只会给玄剑门带去灾难,除非孟莲放弃控制玄剑门。

话音刚落,楚云暖就看见孟玫体态婀娜的走向司徒衍,楚云暖骂了一声蠢货,她给孟玫铺了多少路,可这女人就是一根筋,不忙着踩死孟莲,居然忙着勾搭孟莲看中的夫君,她这不是明摆着要让喘过气的孟莲整死她么。

楚云暖不忍直视,朝某一处做了一个隐晦的动作,只见一名俏丽的丫头端着一盏热茶上来,也不知被人绊了一下,满满一盏茶全部泼到司徒衍大腿上,滚烫的茶水冒着热气,差点就让司徒衍跳起来。

丫头面色发白,扑通一声跪下,连连磕头,“世子爷饶命。”

孟玫正和司徒衍聊的开心,突然被这么个丫头打扰了兴趣,实在让她恼火,在看那丫头哭得梨花带雨,又娇又怯,看得她目欲喷火,“拖下去!”说罢,她转头看向司徒衍,语气温柔的能滴出水来,“司徒世子,您没事儿吧?”

司徒衍一张俊脸黑了又黑,烫到大腿根上你说他有没有事?司徒衍深吸一口气,风度翩翩,谦和有礼,“无事,本世子先去换身衣服,告辞。”

孟玫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见司徒衍逃也似的离开,连引路的婢女都快跟不上他的速度。孟玫望眼欲穿的看着司徒衍离开的背影,那叫一个郎情妾意。

看着这样的孟玫,楚云暖叹息一声,她不禁连想到曾经的自己,女人啊,只要爱上那么一个男人,什么理智,聪慧,通通都见了鬼。

花园。

司徒衍步伐匆匆的穿过走廊,绕过水榭,走着走着他越来越热,身体里的血液仿佛在沸腾。司徒衍心头咯噔一声,混沌的脑子清醒一下,抬头望去,竟然是完全陌生的环境——这根本就不是会他住西厢客房的路!在孟家住了许久,司徒衍哪里不知道孟家女儿的手段,怕是哪个女人疯了,想飞上枝头,所以对他用了药,想要生米煮成熟饭。呵,只是他司徒衍是那么好算计的么?!

司徒衍默默运转内力,若是其他武功自然不能压制春情之类的药物,可他学的武功正是清心绝,清心寡欲似冰玉流转,足够压制那股燥热。内里在身体里运行一个小周天后,司徒衍的脑子清醒万分。在婢女看不见的地方,司徒衍阴沉着脸,他倒要看看是哪个人吃了豹子胆居然算计他。打定主意,司徒衍不露声色的跟着婢女,做一脸蒙状。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婢女丝毫没有注意到司徒衍的变化,而是尽心尽力的引导司徒衍向前走去,转过一个弯,司徒衍踉跄一下,一下子朝着地上倒去,婢女赶紧扶住,“世子爷,您还好么,世子爷?”

司徒衍摇摇头,一副无力状,然后晕了过去。

婢女连唤了好几声世子爷都不见司徒衍有任何反映,婢女一喜,忙不迭的扶着司徒衍朝不远处的房屋里走去。

屋外寂静一片,连最碎嘴的丫头都听不见她叽叽咋咋的声音。司徒衍偷偷睁开眼睛,入是一张水红色的床幔,房间里暖香阵阵,再往外是一张玄漆雕花楠木屏风,房间装饰华美,充满着女人的柔情,毫无疑问,这是一间女子闺房。

“人在里面了么?”

司徒衍听到一个柔嫩的声音,紧接着是推门的声音,然而这个时候司徒衍竟然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