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一波又起/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有人的表情变得格外微妙,有人抬起头,说了一句,“这天也真奇怪,下一场雨就跟要催着我们过来一样。”

孟家主面色一下子变了,他猛的上前一步,然后又退回来,朝孟玫使了个眼色。孟玫上前一步,压制住心里翻滚的喜悦,道,“想是沈小姐昨日没有休息好,看错了——”

“不不不。”沈小姐只顾摇头,“我没有说谎,母亲,我真的看见了,好恐怖!”

孟玫冷了脸,“沈夫人,沈小姐怕是得了癔症,您还是请个大夫给她看看吧。”

陡然间,沈夫人就变了脸色,嫁与夫君多年她就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哪里容得下有人污蔑她女儿的名声,她喝道:“孟家好家教!来人,把门推开,我倒要看看里面是什么鬼东西,吓了我宝贝女儿一跳!”

孟玫心里顿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但她还没来得及说,就见沈夫人身后一个婆子上前,推开虚掩的房门。

房间里有一美色侧身坐在床边,手里握着一柄寒光凛凛的匕首,匕首上反射出的白光恍了众人的眼。光芒散去,众人才看清,匕首下是一面色惨白,出气多进气少的年轻公子,有鲜血从他胸膛留出,也有飞溅而起的鲜血落到她脸上。

孟玫吓得倒退一步,所有的话语仿佛被人掐住喉咙堵死,她只能发出短而急的呼吸声。

不光是孟玫,只要是进来的人没有一个不被吓到,尤其是看到孟莲凹凸不平的脸蛋在鲜血的洗礼下渐渐光滑,然后绽放出柔和的光泽,如雨后新荷,清新明媚,观之脱俗。但此时此刻,没有任何人有兴趣欣赏孟莲如花美貌,所有人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妖怪,吸食人血巩固容貌的妖怪!

沈小姐又是一声尖叫,“母亲,好可怕!”

“住口!”这是孟玫气急败坏的声音,她极度孟莲,孟莲是生是死跟她没有半分关系,可她不能在这个时候让孟莲毁了她!如若旁人认定孟莲靠吸食人血养护容颜,那她怎么办,她可是孟莲的亲姐姐,早知道,早知道先前她就不在宴席上跟她装什么姐妹情深!

沈夫人护犊情深,在看见孟玫涂着豆蔻的指甲指着女儿的时候,就上前把女儿护在怀里,咬牙,“孟家主今日的事,你若不给我个交代休怪我沈家不念旧情。”

“沈夫人见谅,改日,我定让小七登门赔罪。”孟家主狠狠瞪了一眼的孟玫,她这不是添乱吗?

沈夫人护这女儿,甩袖就走。

楚云暖看了一眼面色惨白,又一无所知的孟家人,微微勾起唇角。

马车上,沈小姐脸上泪痕迹全无,一丁点儿也看不出受惊的模样,这下子沈夫人哪里不知道先前的事情。

沈小姐的笑容很冷漠:“娘,家里还有我们的地位么?三妹得宠,又即将与孟家二少议亲,一旦这门亲事成了,等待我们母女的就是万劫不复。我还不如就顺了那个神秘人的意思,反正再差也差不到哪里,一旦成功——”她们母女就多了一个靠山。

且不说第二日沈家传出沈小姐受惊卧病在床的消息,引得多少人对孟家宴会发生的事情好奇揣测,就是现在,众目睽睽之下,孟家也是有口难说。

这个世界上财帛不是最动人的,有的人看中的是一个让她扬眉吐气的机会,比如沈雪归,她给了沈雪归一个承诺,支持她打败庶妹的承诺。而沈雪归帮助她,在下雨后不露声色的把所有人带到这里,看一处好戏。沈雪归做的很好,没有怀疑她动机不纯。

曾经孟莲是孟家最美明珠,而现在的她是孟家最烫手的山芋。门外的喧哗声终于惊醒了孟莲,她抬头,看到的就是一群神色各异,惊恐又厌恶的人,一瞬间她恢复容貌的喜悦就像是被一冰水从头浇下一样,让她透心凉。

“爹——”孟莲刷的一下丢了匕首,颤抖的站起来,“不,不是那样的,爹,你相信我,我是你最疼爱的女儿啊!是七姐,对是孟玫,她嫉妒我,她想害我,对了,熏香,爹,熏香里被孟玫添了东西!”

孟玫气的心肝儿疼,她上前啪的就给孟莲一巴掌,“你胡说八道!洛天离是你的人,除了你,他会让谁靠近?我想害你,孟莲你摸着你的良心说,是我害你还是你害我!”

好一出姐妹相斗的大戏,楚云暖看得兴致勃勃,只有玉湖里在孟家姐妹相争的时候,默默走到床前,看着床上因失血过多而一脸惨白的洛天离。

小时候,天离不爱说话,但是信任他,而他呢当时看天离怎么看的?他把天离当做护卫,从小就让他训练,一直训练,从来没有给他温暖,所以你才会那样贪恋孟莲给你的温暖,哪怕是虚假的,是么,天离?

玉湖里沉默无语,天离没死的时候他怪他怨他,然而这个时候面对他的渐渐凉去的身体,他心里之剩下一片荒芜。

“小七,还不跪下!”孟家主喝道。

如此便是承认孟玫坑害孟莲,也是要放弃一个无能的女儿,去救另一个更出色的女儿,哪怕这个人手上沾满鲜血。只是,天底下有这么好的事情么?

孟玫知道,孟家所有女儿合在一起也比不上孟莲一个手指头,她大笑一声,背挺得笔直,“父亲,做事讲究证据,她孟莲红口白牙就想诬赖我,我不服!”

楚云暖双手拢在袖中,宽大的袖摆随风而舞,她淡淡开口,“既然八小姐说熏香有问题,那就找人过来验验。”

这个提议正合她意,孟莲心中一喜,脸上还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她当下就派人去请常用的大夫,那大夫是个年轻公子。众人等了许久,看到的居然年轻后生,脸色都有些奇怪,本朝男女大妨虽然不是那么重,可也没有让年轻男子给闺阁女儿看病的先例。

无论孟八小姐是否冤枉,单看她的做派就让人不耻。

年轻公子姓何,正是神医何正嫡孙。孟莲一看见何大夫就满眼是泪的迎了上去,简明扼要的说清一切,末了还让他帮帮忙。

何大夫自然满口答应。

进了房间以后,何大夫认认真真的检查了各处,包括死在床上的洛天离。看到洛天离他吃了一惊,然后从箱子里拿出几根银针,依照一定的顺序扎了下去,众人不明所以,然后就看见何大夫去检查香炉,他把香灰扒了一遍,闻过之后又尝了尝。

“七姐你还是认了吧。”

------题外话------

先表明,不是要放过孟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