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司徒哥哥你要怜香惜玉/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近几日,好似有一种恐怖的病症蔓延了整个孟家一般,孟家几位举足轻重的族老突然间变得很奇怪,几乎是在一瞬间喜爱上七小姐孟玫所做的任何食物,其中最爱的就是孟玫亲手烹制的茶水。这不,在偶尔的一天,非逼着孟家主解除孟玫的禁足,更是把手上掌握的利柄放到孟玫手里,并方言全心全意信任。一时间,孟玫风头无双,力压无数孟家男儿,成为最有可能继任下一任家主的人选。

在说孟家主,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最近家族事情太多太烦,而他又忧心进天京请罪一事,他每日精神不济,恍恍惚惚,终日打不起精神。连续五天,直到某一日,他在花园遇到孟玫。对于这个女儿,他心里是有一点点的愧疚的,只是这点愧疚,比不上他对孟莲的疼爱之情。

孟玫那一日并未怨怪孟家主这个当日把她退出去的父亲,而是嘘寒问暖,并捧上一杯热茶,让劳累许久的孟家主彻底放松下来,心里贴烫。说也奇怪,孟玫一杯热茶,让孟家主一扫烦恼,孟家主心头愉悦,对女儿的疼爱之情又添了些许,哪里想到孟玫下了米壳。

整个孟家唯一能发觉这种怪异现象的人,近来正忙着为司徒衍疏通天京的各种关系,力求司徒衍能够从天京全身而退。定边王司徒家雄霸北堂,北堂百姓只知有定边王爷而不知有大齐天子。但司徒家再如何厉害,那也是在北堂,在一巴掌下去就能砸到一个皇亲国戚的天京,司徒衍那就是一只小虾米。

孟莲在选定天京讨好的人选时,选中了国公府白家小国舅爷,白国舅是白皇后胞弟,素来得白皇后喜爱,可以说在天京也是只手遮天的人物。此人有一癖好,最爱玩弄娈童,以鞭针蜡水等调教,每日府上死掉的孩童有五指之数。孟莲趁此时机,偷偷把孟家几个相貌不俗男童送入天京。

本来送了几个男童而已,不会引起太大的波澜,偏偏这个时刻,孟莲被孟玫时时刻刻盯着,一发现她送了男童入京,立刻联系了男童的家人。不知道他们是否真心疼爱孩子,反正都结伴一起到孟家老宅里哭诉。每日听到的都是呜呜咽咽的哭声,孟家主心烦意乱,再加上孟玫挑拨几句,当下把孟莲手上几个一本万利的生意交到孟玫手里。

孟莲几欲吐血,可天京之事正到关键时刻,她腾不出手来收拾兴风作浪孟玫,但却借机会联合了几个孟家这一代的翘楚,许下重诺,愿意日后和其共享孟家。这几个人得了承诺,在孟玫蚕食孟家之时,悄无声息的转移了好几个重要的家族生意。

一时间,孟家几个小辈之间斗的不亦乐乎,偏偏因为米壳之祸,孟家几个实权族老就没几个注意到的,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孟家已经四分五裂。

孟氏家族风雨欲来。

在这片即将到来的风雨中,久病不出孟夫人力排众议,给嫡亲女儿孟栀定了亲,定亲对象是齐鲁郡一个清流之家的嫡次子。在一片吵闹声中,孟家最放荡不羁的孟月华罕见的发声支持。孟月华近来生活规矩异常,让孟家众人都以为她改邪归正,故而对于她支持孟栀外嫁一事表示同意。

说起来奇怪,在与司徒衍有过一段露水情缘后,孟月华每日风雨无阻、按时按刻对司徒衍嘘寒问暖,直接让司徒衍每日看见都能想到那天的耻辱。司徒衍恶心的不行,在见到孟月华的第二天就搬出了孟家,偏偏孟月华阴魂不散,每天都跑到他跟前晃悠,真是叫司徒衍满心怨恨,恨楚云暖不近人情,手段恶毒,当然更恨的还是孟家这一群让人恶心的女人。

这一日,孟月华又跑去了司徒衍暂住的客栈。

“司徒哥哥,你这是要去哪里呀?”孟月华媚眼如丝,捏着一柄玉柄孔雀羽的扇子,摇摇曳曳,一步三晃的踱到司徒衍跟前,孔雀扇面轻轻从司徒衍面上划过,暗香诱人。

司徒衍身长如玉,俊美的面孔格外疏离冷淡,“原来是孟家姑姑。”

孟月华,这个老女人,他的耻辱!

孟月华根本就不介意司徒衍的冷淡,睁着一双含情脉脉的媚眼,“几日不见,司徒哥哥清减了好多,真是叫月华心里难受。”孟月华捧着心口,一脸痛不欲生。

司徒衍脸皮抽动,最终什么也说不出来,扭头就要走。

“司徒哥哥,你就不好奇,那是日你和月华是怎样遭受算计的?”孟月华笑声两靥,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少妇的风情。

司徒衍恍然不见,他最关心的还是她嘴里说的话,“你的意思是?”

“司徒哥哥,你就忍心让月华当街站着和你说?哎呀,这日头好大,晒的妾身头好晕——”正说着,孟月华就往司徒衍怀里扑。

吃了一次亏,司徒衍哪里还敢跟孟月华接触,生怕楚云暖又从哪里蹦出来,说他调戏先帝的女人,再说这孟月华也太不检点了。司徒衍黑着一张俊脸,往后退了几步,然后就见孟月华笑嘻嘻的倒在身后一个她最宠爱男子的脸庞,她抚摸着对方,眼神迷离而眷恋,“司徒哥哥你真是不怜香惜玉。”

男子紧紧搂住孟月华的腰,笑道,“月华,世子爷身居高位,哪里会懂怜香惜玉,你看我不就很疼惜你么?”

孟月华嗔怒,倚在对方怀里,“司徒哥哥,男人要像忆扬这样才讨人喜欢。”

见状司徒衍冷笑,哪里不知道孟月华是故意的。再听她左一个哥哥右一个哥哥,司徒衍真的是听不下去了,想他也是一风华正茂的好男儿,被一个老女人追着喊哥哥,实在是让他受不了。

孟月华深谙男人心理,知道司徒衍是忍不下去了,她也不在矫情,约着司徒衍就往聚福楼而去。司徒衍犹豫再三,然而想到耿耿于怀的那件事的真相,他还是与孟月华进了雅间。

聚福楼三楼,一个小二扣响门,在听到里面一声“进”后,推门而去,低头,目不斜视,“东家,人到了。”

------题外话------

孟月华有没有很矫情?哎嘛,直接让司徒衍恶心的不行

谢谢一瓣心香香的钻石和花花,谢谢ii77的评价票!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