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杖打孟莲(首订,求支持)/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说谁?孟莲?!”楚云暖十分惊讶,在原本的计划中并没有孟莲的事。

楚云暖看到,寒梅阁的门被人一下子从外面推开,孟莲从外面走了进来,用一脸抓奸在床的表情看着差一点就抱在一起的狗男女。

孟莲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孟月华,然后转头面向司徒衍,冷笑,“衍哥哥每日就忙着这些事?一个老女人而已,你饥不择食也不至于吧?亏的我还天天忙着给你疏通关系,司徒衍你就是这样对我!”

若是孟莲好声好气,说不定司徒衍还有兴趣解释一番,可孟莲一上来就兴师问罪,连消带打的责问让司徒衍面上有些难堪。他冷冷瞧着孟莲因愤怒而通红的脸颊,再也没有往日的惊艳和温柔缱绻。

孟月华低头擦了眼角的泪水,呵斥道,“堂堂世家贵女,谁教你这么说话的!”

“谁教我的用不着你说,我还没见过谁家姑姑这么不要脸,居然抢侄女的心上人!”孟莲反唇相讥,声音尖锐刺耳,“孟月华,你这种女人就是活该,还好当年秦扬被雷劈死,要是他看到你现在勾三搭四的模样,指不定亲手掐死你!”

听到这种戳心窝子的话,孟月华气得浑身颤抖,秦扬,她的夫君,当年他的惨死一直是她心里头最深最深的痛。孟家对不起她,所以从来没有任何人敢在她面前提起秦扬,孟莲现在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用刀在她心口上划!

孟莲向来高贵优雅,美丽得仿佛不食人间烟火,司徒衍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尖酸刻薄的孟莲,一时间让他有些差异,他忍不住想,孟莲平日的温柔娴雅原来都是装的。

忆扬眸子一闪,飞快的扶住孟月华,面上飞快划过一丝心痛和疼惜。孟月华一把推开他,站直身体,一双美目冷冷瞧着孟莲,“孟八,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死在你院子里的洛天离,还有何大夫等几个人,哪个不是你的入幕之宾?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你是真不要脸,还好你要嫁的洛天离是个死人,否则哪个男人受得了头上绿云罩顶!”

孟月华的话更毒更狠,叫孟莲花容失色,这几日她一直催眠自己,让自己忘记再过几天就要嫁给一个死人的事情。可是孟月华这个贱女人非得说出来,她怎么可以嫁给洛天离,她将来会是皇后,北帝司徒衍心爱的孟皇后!

“衍哥哥——”孟莲一时间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样子和方才凶悍的模样大相径庭,司徒衍瞠目结舌,只听孟莲道,“你相信我,我不会嫁给洛天离,莲儿心里只有你一个人。”

暗阁里楚云暖喝了一口茶,压压惊,孟家女人脑子太奇怪,“这怎么回事?不是孟家两个女人互掐么,怎么就变成了孟莲跟司徒衍吐露心声?孟莲她是不是蠢,这时候她的注意力不是应该在孟月华身上?”

看了好半天戏,春熙十分中肯的总结,“孟八自视甚高。”以为全天下的都都得围着她转。

楚云暖哑然,是了,这就是孟莲。

孟莲莫名其妙的来了这么一句话,叫原本就对她颇有微词的司徒衍侧目,司徒衍端正身体,正色道,“婚姻大事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八小姐还是不要乱说,免得旁人误会了我。”他真的是怕了孟家的女人了,一个个看起来柔情似水,实际上凶悍异常,尤其是越美的越凶残。

孟莲面色扭曲了一下,而后飞快变化成悲痛欲绝的模样,她捧着心口,仿佛是痛不欲生。然而还没等她说话,孟月华就火上浇油了一把,“小八,你能不能要点脸皮,你瞅瞅你这副鬼样子,能有人娶你就不错了。怎么,难不成你还想巴着世子爷不放?娶妻娶贤,纳妾纳色,你看看清楚,你已经没了姣好的容颜,世家大族是不会允许你进门,哪怕是——妾!”

贵族娶妻说简单也简单,说苛刻也有那么一点,宗族大妇必须是嫡女出生,然后就是看三从四德,容貌有损者是当不得正妻。孟月华口口声声不就是看不起她庶女身份,又讽刺她容貌有损,她也不想想这都是谁害得!

然而真正让孟莲无法忍受的是,司徒衍居然十分赞同孟月华的话,整个人看起来似乎都松了一口气。他不想娶她!在她为了他付出那么多后,他居然不想娶她!好可笑,真的好可笑!

孟月华还在那头继续煽风点火,力求在司徒衍和孟莲心里各自埋下一根刺。也不知道究竟是那一句话刺激了孟莲脆弱的理智,她恶狠狠的瞪着孟月华婷婷袅袅的背影,猛的从背后一把将孟月华推了出去。

千钧一发,没有人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忆扬来不及伸手,就看见孟月华咕噜咕噜顺着楼梯滚了下去,仰面躺倒,满脸是血。

楚云暖吃了一惊,根本没料到事情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出入,她立刻站起来绕到二楼。

孟莲整个人呆呆楞楞的,完全没反应过来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直到楼下喧哗声起,三三两两的人指着她说三道四的时候,她才猛的惊叫一声,“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她没想要孟月华的命,她真的就是轻轻推了她一下。

忆扬冲下楼,用一双颤抖的手慢慢抱起孟月华,眼眶忍不住发红,“月华,月华,你怎么样?大夫,大夫,来人,快去请大夫!”

孟月华双目紧闭,听着耳边急促又惊恐的声音,忆扬陪了她这么多年,可惜他再像他始终也不是他,孟月华心里头发酸,还是不想让对方担忧,于是偷偷捏了捏忆扬的手指头。忆扬一愣,很快反应过来,又惊又喜。

“损伤孟太嫔玉体,罪不可恕。”一个清越温和的男声,在一片嘈杂的声音的格外引人注意。

楚云暖站在楼上,恰好对上从聚福楼外进来那人的眼睛,那双眼睛温和疏离,仿似上好的暖玉,入手温热而后愈凉。

“赵毓璟!”楚云暖一字一句。

没错,来人正是赵毓璟,他还是同往日一样,玉冠华服,深紫色的大团花锦袍,衬托得他眉眼修长,俊郎逼人,几乎是他往哪儿一站,就使日月失辉。

赵毓璟曾在南堂待过数年,可以说南堂有头有脸的人物每一个不认识他。故而赵毓璟一出现,众人先是一愣,然后纷纷站起来行礼。赵毓璟虚抬了一下手,面上带着惯有的温和笑容:“诸位请起,本王与九殿下微服而来,不必多礼。”

说罢,九皇子赵毓璜姗姗来迟,众人慌忙见礼。九皇子大手一挥,毫不在意,“八哥,你不是说百花城聚福楼百花宴别具一格,怎么还在这儿站着?”

赵毓璟侧头,小声跟九皇子说起什么,九皇子惊讶的瞪眼,一脸戏谑的看着面色发白的孟莲,孟莲貌美,就是左脸上一道疤痕损坏了这份美貌,九皇子道了一声可惜。都说南堂有三美,莲花仙子美若莲,唐家美人明似玉,诗书美人雅如菊。宋家宋茜雪他见过,一副病歪歪的样子,唐家玉美人毁了贞洁他没兴趣,只有孟莲,孟母妃娘家小妹,让他好奇。

可今日一见,却让他倒尽胃口,果然啊,美人还是传言里美丽,一见面,那可就毁了心目中的美好形象。孟莲心狠,蛇蝎美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八小姐推了孟太嫔?”九皇子笑眯眯的很让人有好感,只是说出来的话就不让人那么开心,“唉,这可如何是好,损伤太嫔玉体,这可是掉脑袋的大罪!”

孟莲还以为九皇子能够给她辩解的机会,哪里想到他一开口就定了罪,孟莲叫苦不迭,“九皇子,真的不是我。”

九皇子一个哦字拖得老长,显得别有意味,“八哥,你怎么看?”

赵毓璟看了他一眼,道,“还是先等大夫来吧。”

杏林堂的大夫姗姗来迟,对两位皇子见礼后,立刻指挥着人把满头是血的孟月华送进房间里,忆扬一脸焦急,忙不迭的跟着去。

九皇子笑道,“哎哟,情深意重啊。”

楼上,楚云暖的目光一直跟着孟月华,直到看见她安抚似的摸了一下忆扬的手才恍然大悟孟月华是装的!她果然好本事,先是用言语挑拨孟莲和司徒衍关系,然后刺激孟莲逼她失手自己。孟月华一是长辈,二是先帝妃嫔,无论哪一个罪责都足够让孟莲倒霉,这一手可以说是天衣无缝,比她先前计划好的一切有过之而无不及。

孟月华对自己真狠,她是真恨毒了孟家吧?

听闻楼下动静,司徒衍从雅间里走了出来,一抬眼,他看到的人就是楚云暖。

他下意识地看了楚云暖一眼,她似乎很喜欢这类的衣服,齐腰襦裙,前汉曲裾,每次她穿在身上总让人觉得她像是从古画里走出的仕女,高贵典雅,雍容华贵,给人以神秘的感觉。可是,他为什么总能从这个霸道果决的少女身上,感受到一股莫名憎恨。

楚云暖没有看她,眼神一直落在下头,司徒衍不知道他是该松一口气还是觉得失望。

孟莲有口难言,九皇子也不想跟她纠缠,孟莲现在的魅力,还不如一顿百花宴呢。

“这件事也没什么好说的,八哥看在弟弟的面子上这次就网开一面。”

孟莲心头一喜,九皇子似笑非笑,“按宫规杖责一百就算了。”

这九皇子也不是什么好人,一开口就杖责一百,他也不想想,孟莲一个养尊处优的娇娇女受得了着一百廷杖么。楚云暖眯着眼,只是,她心里头怎么就那么开心呢?

孟莲花容失色,怎么说她和九皇子也有那么一点亲戚关系,他怎么说打就打。九皇子似乎还嫌弃孟莲被吓唬的不够,当下就命人把孟莲拖下去杖责,被两个侍卫死死按住的孟莲尖叫起来,“不能,你不可以打我!我知道好多事,有水灾啊,九原河要决堤!”

又说起这件事,赵毓璟眯眼,“胡言乱语!”

九皇子笑道,“打!”孟莲害的孟母妃被降为贵妃,而那位高贵的孟母妃心里头一个不高兴就千方百计的去折磨他生母,这口气,他不吐不快!再说,孟莲在天京疏通关系,明目张胆的把礼物送到白国舅哪里,现在天京哪个不说三道四,白皇后为此格外得意,太子爷也因为孟莲送去的钱财收买了不少人,更是三番两次给他使绊子。

胳膊粗的棍子落到身上,孟莲面色扭曲了一下,惊呼道,“衍哥哥救我!”

这时众人才抬头,一眼看去最先落入眼中的不是司徒衍,而是一身风华的楚云暖,楚云暖气势太强,压得司徒衍毫无存在感。

赵毓璟沉默不语,九皇子眯眼,笑道,“何彼浓矣,华若桃李。在下赵毓璜,敢问姑娘芳名?”

谁说南堂只有那三美美如惊鸿,他怎么看怎么觉得眼前这个少女的容貌气质更胜一筹,这样磅礴大气,雍容敦厚,比起白皇后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听到九皇子这一番话众人倒吸一口冷气,居然有人敢调戏楚云暖,他是不是不知道楚云暖在南堂名声有多响亮。有好事者默默屏住呼吸,看昔年小霸王,在怒打宁王赵毓筠后,又是如何虐打九皇子。也有人戏谑的看了一眼赵毓璟,当年楚云暖和赵毓璟定亲,不知让南堂多少男儿默默感谢赵毓璟舍身为人,楚云暖如此倔强而彪悍,天下也只有赵毓璟一个人可以消受。可惜最后两人退婚,而楚云暖性情大变,凶悍之处比从前有过之而无不及。

孟莲被打了两个身强体壮的侍卫三四杖,就已经脸色发白,楚云暖冷冷看着她,一步步拾级而下,瞳孔里幽深一片,这就受不住了,当年雅儿比这痛一百倍。她楚云暖曾对不起过天下人,但自认为从来没有为难过孟莲半分,可她凭什么,抢了她的皇后之位不说,还活生生打死她的女儿!就因为她是天命之女,所以她就可以心安理得的享受她用命拼来的一切?

“是你?楚云暖,你这个贱人,是不是你,是你推的孟月华!”孟莲尖着声音,怒喊起来,她就知道是楚云暖这个贱人,否则她轻轻推孟月华的时候,背后不会突然出现一股莫名的力气,硬生生把孟月华给推下楼!

“嘉陵楚云暖?”九皇子道,他呵了一声,挑眉,百年世家培养出来的继承人就是不一样,比奴颜媚宠的孟家高尚不少。

“九皇子万安。”楚云暖点了点头,没有一丝要行礼的意思,她上前几步,抬起孟莲尖尖的下巴,“你刚刚骂谁?”贱人?这个世界上谁贱得过她孟莲。

孟莲俏脸惨白无比,但她依旧一脸倔强的瞪着楚云暖,“怎么,敢做不敢当?要不是你,孟月华怎么可能摔下楼,你陷害我!”

“我陷害你?真是好笑,难道出事的时候我在跟你在同一间雅间里?呵,孟莲,我自问跟你没有那么好的关系。”

楚云暖目光清澈,她一直看着孟莲,又似乎是透过她再看什么人。当年孟皇后是如何意气风发,指使冷宫太监一根一根砍掉她的手指。十指连心,那种痛,比杖责痛一百倍!

“我——”孟莲找不出任何证据,证明一切都是楚云暖做的,她只有一种预感而已。孟莲恨恨的瞪着楚云暖,阴冷如蛇,“楚云暖你有本事就敢作敢当,你这个卑鄙小人!”

她是卑鄙,用了无数手段算计了孟莲,可这又怎么样?楚云暖唇角绽放出一个冷酷的笑,“谁准你用这种眼神看我,你不过是一个卑贱的庶女。”

一切惊人的重合在一起,当时冷宫中,孟莲就是用这种高高在上的态度呵斥她,贬低她。她曾经有多少傲骨,就在冷宫中被孟莲折磨了多久,“楚云暖,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高傲的世家家主?你现在卑贱的,连我怀里的猫儿都不如。谁准你用这种眼神看我?”

孟莲心头出现一丝诡异的熟悉感。

九皇子一脸看戏的表情,他看了一眼身边的赵毓璟,“八哥,楚家主这脾气可真好。”要是有人敢这么骂他,他一早就活剥了对方的皮。

阿暖脾气好?赵毓璟挑眉,一脸惊讶,“九弟,你糊涂了吧。”

话才说完,两人就看见楚云暖身后一个丫头手拿一柄一尺来宽的戒尺,一下就乎到孟莲嘴巴上,没几下,孟莲一张樱桃小嘴肿得不成样子,更有鲜血从嘴角而下。孟莲痛得不行,偏偏她还不能大喊大叫,否则更是疼的要命。

大约打了十多下,春熙才后退一步,“孟八小姐不会说话,日后就好好学着说。”

好嚣张的丫头,好凶悍的主人,这是九皇子第一个念头。

“司徒世子,你怎么说?”收拾了孟莲以后,楚云暖回过头,询问似的看着司徒衍,“有些事情说明白得好,免得孟家真以为我动了手,呵,到时候伤了两家和气就不好了。”

孟家跟他有什么关系。司徒衍默然无语,“楚家主想听什么?”

哟,跟她玩文字游戏。楚云暖笑了起来,一双眸子阴寒如冰,“司徒世子真会说话。今天这事也就罢了,我楚云暖向来大度,反正司徒世子也即将去往天京。”

司徒衍深深看了一眼楚云暖,赵毓璟适时插话,“父皇口喻,定边王世子择日入京。”

九皇子笑道,“定边王世子入京,本皇子定当款待。”

事成定局,楚云暖微微一笑,“今日我还有事,就不招待二位了,改日本家主一定设宴款待。对了,一百廷杖太多,孟莲不日将与我三哥成亲,看在我的面子上,九皇子还是改用军杖二十,以儆效尤。”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军杖二十,这简直就是要人命啊,真是得罪谁也不要得罪楚云暖,记仇成这样……

九皇子笑了一声,当下就让人改成军杖。听着身后孟莲凄惨的叫声,楚云暖心情愉悦,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九皇子目送她离开,楚云暖是么,他记住她了……

“九弟,她不好惹。”赵毓璟警告道。

楚云暖从聚福楼里出来,迎面就遇到了玉湖里:“你怎么来了?”

玉湖里苦恼急了,“天离醒了。”

这么快,看来洛天离身体不错啊。楚云暖摇摇头,跃过玉湖里就走,玉湖里自发跟在她身后,念念碎碎,“他这醒还不如不醒,一睁开眼睛就发疯,谁惯的他这烂脾气。”

“你有什么就直说?”念得她头疼,话说她以前怎么没发现玉湖里是这种德行。

“天离要娶孟莲。”

“庚贴都换了,能不娶么?”她真的不想和玉湖里说话了,这分明就是没事找事。

“可他要办婚礼!”

楚云暖默了默,思考半天道,“他没钱还是你没钱?不至于啊,杏林堂生意挺不错的啊。”

玉湖里都快给楚云暖下跪了,“大小姐,这不是重点好不好,而是天离没有死!”

“你是不是不想让洛天离娶孟莲?”

玉湖里叹了一声气,“我跟他说,只要他放弃孟莲,他还是我弟弟,昆仑我也让他回去,但是——”

“但是他选择了孟莲,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我跟他说好了,孟莲一嫁给他,他日后连洛天离这个名字都不许叫!”

楚云暖不想对玉湖里行事做任何评价,只是说了一句,“你倒是个二十四孝的好哥哥。好好筹备婚礼吧,怎么说他也算是我三哥,千万别丢了我的脸。”

暮色四合,昏暗的天空阴沉沉的,风雨将至。孟月华的绣楼里,忆扬小心伺候孟月华喝药,她斜靠在软垫上,呆呆看着忆扬的侧脸,眼神迷离而眷恋。

“夫君……”

忆扬手一抖,半晌,定了定,取了一颗蜜饯塞入孟月华口中,“你不该冒险。”

孟月华回神,她一手支着包裹着白布的脑袋,一手无聊的在蜜饯盘子里点来点去,“这是我唯一的机会。”

忆扬哪里不懂她,“你不要在报复孟家了,这样只会把你自己给搭进去。一个来路不明的人,你真以为她可以搬倒孟家,月华,你不要做梦了!”

“孟家啊,这是一个从里到外都黑透了的家族,看着是世家,却做着青楼楚馆的勾当,我这是在为孟家女儿除害!”她悲惨的一生就是为孟家害,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更多孟家女儿重蹈她的覆辙。

“月华,你听我一句劝,秋芷背后的主子来路不明,她没安好心……”

孟月华闭上眼,“你不用说了,是死是活都是我一个人的事,到时候我会安排好你日后的生活。你好好娶一个妻子,然后和和美美的过上一辈子,多好。”

忆扬罕见的冷了脸,“孟月华,你知道我的心思!”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方小院,门前种上几株菊花,放上个秋千……”孟月华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夫君,你看,这是我们的家。”

每每夜深人静之时,她总会想起当年和秦扬一起居住的房子,那样美好恬静。

“月华。”忆扬嘴里又苦又酸,他抱住孟月华,“我在你身边,一直都在。”

孟月华抚摸着忆扬的脸,“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秦扬,我是秦——”

忆扬的话还没有说完,孟月华就一把推开他,她面色冷厉,打翻了蜜饯盘子,“我说过多少次,你叫忆扬,你不是他,滚出去!”

“月华!”

“滚!”

忆扬无奈,只得退出去,孟月华从枕头底下拿出一个巴掌大的小人,眷恋的抚摸着,“夫君,我好想你……”她说着,眼泪漱漱而下,“你放心,过不了多久,我就去陪你,你等我。”

“孟小姐。”

听到这个声音,孟月华擦干眼泪,抬头,“你怎么来了。”

秋芷从阴影里走出来,微笑,“今日之事,主子很满意,这是主子给你的祛疤痕的药。”

孟月华抬了抬头,冷艳妩媚,“这么说,今天你主子一直在哪儿看了场好戏,难道她就没有怪我没依计行事?”

秋芷的回答一板一眼,“主子说了,时机易算,人心难测,孟小姐能把握人心,很好。”

孟月华笑出了声音,“你家主子可真是个妙人。我就知道你不是孟玫的丫头,孟玫那个蠢货怎么可能用的了你这么聪明的丫头,秋芷,不知我可否有这个荣幸,见见这位高人?”

“奴婢会向主子转告。”

这丫头,太规矩,实在没意思,孟月华从枕头底下拿出一个巴掌大的盒子,“去吧,去吧,喏你家主子要的东西。”

“见我?”楚云暖挑眉,一脸好笑,“孟月华该不会想看看我有没有哪个本事搬倒孟家吧?”

春熙添上茶,“听秋芷的意思,应该是,家主您看。”

“不见。”时机不到,再说她并不想见孟月华。

春熙称是,关上门,退了下去。

赵毓璟坐在楚云暖对面,眸子闪了闪,“你要对付孟家?”

“孟氏跋扈,根叶太过繁盛,我就不信皇室没有这个意思,与其让你们皇室动手,还不如我亲自来。”

楚云暖手中的琉璃茶壶轻轻抬起,温热的茶水散发着热气,顺着碧绿的壶嘴‘簌簌’倒入一个流光溢彩的小茶杯中,属于雪松茶清香的滋味瞬间飘散开来。

赵毓璟深深吸了一口气,神态格外放松,“为什么是孟月华?”

“孟月华昔年承宠,不过短短三四日就被先帝封为九嫔之一,孟月华因此和琴瑟和鸣的夫君天人永隔。孟家害她颇深,她心中有恨,自然是最好的人选。”她不会告诉赵毓璟,其实她也选择了孟玫在前方引开孟家和孟莲的注意力,没有孟玫利用米壳祸害了孟家,孟月华也不可能轻轻松松拿到孟家祖宅的地契。

世家如同毒瘤,天京恨不得除之而后快,楚家要么落败,要么就更强!她不仅要从根本上瓦解孟家,更是要孟家成为楚家的养分,这一切的关键就在于孟家祖宅下头藏着的一份宝贝。

“孟家兴盛于女儿,毁于女儿!”孟家从来不把女儿看在眼里,她就是要让这些孟家男儿看不起的女孩们毁了整个孟家!

“阿暖,我和霍清华——”

没等他说完,楚云暖飞快的打断他,“对了,你来南堂做什么?”

说她胆小也好,懦弱也罢,她是真的不敢听赵毓璟接下来想要说的话。有时候想想,或许她真的和赵毓璟有缘无分,从前她嫁了司徒衍,而现在他要娶霍清华。

其实,她现在和赵毓璟之间的关系挺好的,真的挺好,不远不近,她做他的谋臣,他全他的野心,为她护住楚家。

知道她不想听,赵毓璟也没有继续说话,反正有一天,她会明白的。这样想着,赵毓璟从怀里拿出一封明黄的手喻,“你看看吧。”

楚云暖打开手喻,一目十行,看完以后她冷笑一声,“恭贺太后千秋节,让楚家献上五百万两白银,五万担粮食?!皇帝陛下什么意思?”

南堂是富有,可那个世家能一下子拿出真多钱,永乐帝明摆着要掏空楚家。

“十四参了你一本。”赵毓璟如是说道,“你要保住桃花山的宝藏,这笔钱,你必须出。”

楚云暖有些烦躁,“赵毓筠真是阴魂不散。”

“阿暖,楚家太强,不是长久之计。”

闻言,楚云暖茅塞顿开,她拍案而起,“为表我楚家忠心,楚家愿意给皇帝陛下献上黄金四百万,粮食十万担!”

掏空楚家,永乐帝不是就想看到这种场景,只要她顺了永乐帝的意思,接下来她想在南堂再做些什么,都不是问题。

“毓璟哥哥你真是我的福星!”

赵毓璟但笑不语,眼神温和的看着楚云暖。他的阿暖,有一双十分漂亮的眼睛,如墨如玉,狡黠而坚定。赵毓璟不禁想起多年前初见她的模样,南堂小霸王,明艳如火,那是楚云暖第一次见到他,那时候挥着鞭子要跟她比试,那样小小的一个丫头,一身火红,气势高昂,他没兴趣跟她玩,一下子就夺了她的鞭子。小丫头输了以后,哭哭啼啼的跟在她身后要他赔她的鞭子,眉眼如画,模样娇憨。

真是一晃眼的时间,娇憨的女孩一点点长大,变成了南堂气势如虹的楚家主。然而此时此刻,看着她欢呼雀跃的笑容,他知道,他的阿暖从来没有变过。

“对了,九皇子来百花城做什么?”楚云暖想到那个杖打了孟莲的赵毓璜。

“北堂上月来报,初阳公主重病不治而亡。”

初阳公主,皇六女,半年前才嫁入北堂。

“然后呢?”

赵毓璟解释道,“你可能不知道,初阳是九弟一母同胞的姐姐。他怀疑初阳的死跟北堂有关,所以请旨,亲自到百花城来接司徒衍,孟贵妃也是同意的。”

楚云暖满脸幸灾乐祸,“呵呵,这下子不用我跟天京打招呼,让他们招待司徒衍,一个九皇子就够他受得。”所以当时在聚福楼,九皇子是知道司徒衍在里面,也是知道他和孟莲不一般的关系,所以才对孟莲下了那么重的手。

“父皇虽然不疼爱初阳,但是她蹊跷的死在北堂,让父皇觉得北堂太不将他放在眼里。所以,司徒衍进京以后,十有八九是回不来北堂了。”

“陛下要将他留作质子?”楚云暖真恨不得大笑三声,当年她初入北堂吃了多少苦头才在北堂立足,北堂排外,当年司徒衍明知如此,依旧冷眼看着她在漩涡里挣扎。若不是当年在北堂,女人之间斗得太激烈,她哪里只能够有雅儿一个孩子。真是风水轮流转,她就睁大眼睛看着司徒衍是如何在天京水生火热的生活下去。

“是,除非——”

“不可能!”楚云暖斩钉截铁,“北堂不可能把司徒衍换回去,定边王府不缺这么一个嫡子!”定边王府之中好男儿多的是,司徒衍坐上世子之位,也不过是因为老王妃宠爱。如果他没有记错,再过一个月,老王妃就该病故,到时候,身在天京司徒衍就会被嫉妒怨恨他的兄弟忘记。或许,永乐帝不会允许北堂改换世子,可如果改换的直接是定边王呢?

到那个时候,她是真想看看司徒衍格外好看的脸色。司徒衍不是骄傲么,不是宁折不屈么?她不会要了他的命,只会一点一点碾碎他的傲骨!

“对了,你的三哥怎么回事?”赵毓璟从来没有听说她有个三哥。

楚云暖言简意赅的解释了一遍,末了补充一句,“洛天离五日后和孟莲成亲,到时候还请毓璟哥哥和九皇子一同前来观礼。”

赵毓璟何其了解楚云暖,听她这么说就问道,“你在打什么主意?”

“当然是好主意,你等着看吧。”

------题外话------

首订首订,求支持,我今天看见柳边风絮投的评价票了,谢谢

谢谢nbhwjj的花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