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共享繁华,不如同创盛世/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五日后,风清日朗,明晃晃的太阳照在孟家朱红的院墙上,反射出一片红艳艳的光芒,今日是个难得的好天气,最适合迎亲。细说起来玉湖里办事还算牢靠,没几天就备好了丰厚的聘礼,她粗略看过,里头单单是龙眼大的东珠就有好几对,还不包括其他珠宝玉石。

今日孟家同嫁两女,而孟家主八天前就动身去往天京请罪,故而病体沉疴的当家主母只能亲自主持,大开中门,迎接宾客。

不远处的茶楼里,九皇子一脸激动,坐都坐不住,连连起身相看。见状,楚云暖撇撇嘴,倒了杯茶给赵毓璟,回头讽刺道,“又不是你成亲,你瞎激动什么?”

九皇子回头,朝楚云暖抛了个媚眼,一脸惋惜和悲痛,“南堂第一美人出嫁,我难受!”

听他这话,楚云暖嗤之以鼻,也不知道是谁把人家新娘子打得瘫在床上,他还难受?

就知道她不信,九皇子嬉皮笑脸,“说句心里话,能娶心爱之人,我这是羡慕啊。”他满心羡慕,恨自己不能光明正大的娶他心爱的女人。

楚云暖看了他一眼,唇角含笑,不甚在意的随口道,“你这么羡慕就去娶啊,你堂堂九皇子要娶哪个女人还不简单。”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一句话触动了九皇子哪一根脆弱的神经,他苦笑一声,“我倒是想啊。”

素来玩世不恭的九皇子能说出这种话,叫楚云暖侧目不已,她奇怪的看着九皇子,而九皇子突然又笑了起来,眉毛上挑,格外轻浮,“本皇子要去看看第一美人,两位去不去?”

说着,九皇子也没等两人回答,抬脚就走了出去,楚云暖怎么看,怎么觉得他背影有一股萧索之气。

“他有喜欢的人。”赵毓璟突然开口,声音里透露出一股感慨,“贺宝林。”

“她是谁?”她从小生活在南堂,天京的人物她还真不熟悉,不过能叫九皇子那等妖孽看上的女人肯定不一般。

赵毓璟解释道,“京兆尹贺家嫡三女,如今父皇后宫的贺宝林。”

楚云暖十分诧异,惊讶道,“他看上陛下的女人?!”

赵毓璟摇头,刮了刮楚云暖的鼻尖,“你想什么呢。贺宝林跟九弟青梅竹马,本来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但是孟贵妃看不上人家家世,不允许九弟娶,后来为了断了九弟的念头,还把贺宝林给弄进宫,然后又丢进了冷宫。要不是九弟时常拜托生母端嫔娘娘照顾,都不知死了多少次了。我见过贺宝林,一个很温柔的女人,贺宝林母亲来自南堂,也是嘉陵人,她继承了母亲柔情似水的模样。”

“你同情她?”楚云暖很奇怪,她认识的赵毓璟温柔的外表下有一颗冷漠的心,她从没有见过赵毓璟同情或者怜悯任何人。

“阿暖,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的母妃?”

刘婕妤——赵毓璟的母妃,大齐唯一一个以平民之身被册封婕妤的女人。

楚云暖摇头,赵毓璟却是笑了笑,“她呀,很美很美,就是很愚蠢,以为父皇是真的爱她。她在宫里沉浮了她的半辈子,都没有看清,父皇眼里爱的只有白皇后!她最后被处死的,因为谋害太子。后宫,这是一个可怕的牢笼,任何一个女人进去都会变得残忍而血腥。”

刘婕妤谋害太子?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当年身为皇子的赵毓璟才会那么不受永乐帝待见,从而被母亲带到南堂吧。

“毓璟哥哥,身为皇室中人,斗是死,不斗也是死,没得选。”楚云暖只能这样安慰他,平民百姓羡慕世家皇室穷奢极欲的生活,可这种生活都是用无数人命换来的。

赵毓璟猛的笑了起来,在这种时候,一般人不都会说一句我会在你身边永远不会变。呵呵,全天下恐怕也只有阿暖一人能说出这种甚合他心意的宽慰之语。赵毓璟握住楚云暖的左手,放在他的心口上,“我希望,有一天,阿暖能与我共享繁华。”

手心下心脏蓬勃而跳,一下又一下,充满了力量,这是赵毓璟用她的心在给她承诺。这一刻她突然不愿意去想任何事情,不想有任何顾忌的顺着自己心里回答一句好。

可是——楚云暖笑靥如花,她抚摸着赵毓璟棱角分明的轮廓,“共享繁华,不如同创盛世。”

赵毓璟笑了,是啊,这就是她,她始终不愿意做一个男人背后享受的女人。

孟家。

上过妆后,孟夫人看着眼前穿着大红嫁衣的女儿,眼泪忍不住的往下流,还记得她那个时候小小一个,粉雕玉琢的,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嫁人了。

“记住娘的话了么,到了齐鲁郡一定要好好侍奉夫君,孝顺公婆,千万不要耍脾气。”

孟夫人絮絮叨叨的说,把孟栀心里头的不安都给扩大了,她捏着粉拳,“娘,是不是家里要出事了?”

孟夫人脸上表情一僵,很快就又变得温和慈爱,“傻孩子,哪里会出事,我们是孟家啊。”

“不。”孟栀摇头,“娘,我知道的,爹爹离家,七妹夺了掌家大权,八妹不服,众多哥哥弟弟们也不服,孟家——”

孟夫人制止了女儿继续往下说,“娘只有你一个女儿,娘不管孟家如何,只要你好好的。”所以她才那么快就给女儿订了亲,定的还是远在齐鲁郡的人家,她就是希望女儿能逃过一劫。

“娘。”孟栀哪能不知道娘亲心里苦,她看起来是孟家主母,可实际上没有任何权利,在家里过得还不如一个姨娘,尤其是孟玫孟莲的生母四姨娘。那个女人生了个天命之女,在家里的地位牢不可破,故而母亲才会装病数十年,避其锋芒避。

说曹操曹操就到,四姨娘尖着嗓子在院子里大呼小叫,孟栀听到后不安的看了娘亲一眼,孟夫人安慰似的拍了拍女儿的手,“你今天是新嫁娘,不要出去沾染了晦气,娘会处理好的。”

四姨娘多年顺风顺水,因为有一个出息的女儿,孟家上下哪一个不敬她三分,故而这么多年养成了一个唯我独尊的性格,在当家夫人院子里毫不客气的撒泼。孟夫人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她指着自己贴身丫头臭骂,看到这种场景,孟夫人就算再好的涵养也憋不住心里头的怒气。

“你在做什么!”孟夫人怒喝。

四姨娘一身银红,她扭着腰肢,趾高气昂,“夫人院子里的丫头不顶事儿,妾身替夫人教训教训!”

孟夫人看了一眼捂着脸哭的小丫头们,怒极反笑,“这么说我还要谢谢你了?”

四姨娘甩着帕子,“夫人严重了。妾身今日前来是想跟夫人讨要个说法。”正说着,她从身后丫头手里拿过一张长长的礼单,“这就是夫人给我家莲儿准备嫁妆?一百二十抬都没有,夫人什么意思?可怜我家莲儿为了孟家嫁给一个死人,夫人就是这么对她,也不怕老爷回来让你好看吗?!”

当时孟莲出事,孟家主在第一时间就下了封口令,所以关于孟莲杀了洛天离的事没几个知道实情,只晓得孟家不日要和杏林堂、楚家联姻。而孟莲原本就没有打主意嫁给洛天离,所以就没有注意嫁妆的事,她哪儿能想到四姨娘居然会为了这种事闹到夫人哪里,这下子了弄得所有人都知道了——孟莲要嫁一个死人!

一瞬间众人有惊讶的,有唏嘘的,当然也有说她活该的。

孟夫人的反应很惊讶,很明显她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但这不妨碍她心里头高兴,“小八的嫁妆不是我准备的。”

四姨娘高声道,“夫人什么意思,看不起莲儿?居然连她的嫁妆都不亲手准备!”

孟夫人皱眉,根本不想和四姨娘多费唇舌,她觉得跟四姨娘这种女人明显没有好说的,孟莲素来有主见,她的事哪个人能插手。

“夫人,要是今天你不给我个满意的答复,孟栀就别想出嫁!”

四姨娘拦住要离开的孟夫人,也是因为这一句话激起了孟夫人心头的火气,这么多年来她不跟四姨娘计较是她大度,可她万万不能蹬鼻子上脸,把龌蹉主意打到她女儿头上!孟夫人眉毛倒竖,“放肆!四姨娘,你给我跪下!”

四姨娘难得见孟夫人发火,她突然有些害怕,但是突然想到什么,又把腰板儿挺直起来,“夫人若不给莲儿添上嫁妆,我今日就跟你没完!”

这下子把孟夫人气个半死,几乎让她半天说不出话来。

“孟莲的嫁妆是我准备的,姨娘是有什么意见?”这时候院子外传来一个冷傲的女声,下人都道见过代家主。

“小七,你怎么来了。”四姨娘堆起满脸笑容,慌慌忙忙迎上孟玫。

孟玫红衣如火,额头上梅花一点,冷眼无比,她冷眼瞧着跟一只跳梁小丑一样的生母,张口就道,“姨娘是想告诉我,小八嫁妆太丰厚了?所以才来母亲这里闹?”别以为她没有听见,叫孟莲就是一声亲亲热热的莲儿,轮到她就变成了小七,还真可笑,她也不想想看,她现在在谁手底下过日子。

四姨娘呐呐开口,“莲儿也是你妹妹,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她,孟栀都有一百三十抬……”

在孟玫冷淡的目光里,她越来越说不下去,孟玫冷着声音,“姨娘不满意的话,小八的嫁妆就把杏林堂送来的聘礼,原模原样的抬回去就行了,孟家不必准备。反正近来家里开支大,我也乐意省这么一笔钱。”什么妹妹,真是可笑,她孟玫宁愿和孟家其他算计过她的女孩儿做姐妹,也不要孟莲这样自私自利的亲妹妹。

孟夫人十分惊讶,把聘礼当嫁妆抬回去,这种丢人的事情四姨娘怎么可能同意。

四姨娘愤怒了,“小七,你——”

四姨娘还想说话,但孟玫不愿意给她这个机会,毫不客气的说道,“来人,四姨娘病了,把四姨娘请下去,寸步不离的好生照顾!”

这便是要软禁她的意思,四姨娘瞪眼,“孟玫我是你母亲,你不可以这么对我!”

“孟家所有的女儿只有一个母亲,那就是孟家主母,你不配!”

刹那间,四姨娘面如死灰,她能够和孟夫人对着干不就是觉得代家主孟玫是她女儿,可没想到,孟玫居然不认她!

听到这话,孟夫人也很惊讶,她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看着一身凌厉的孟玫。孟玫朝她淡淡点头,“母亲,日后四姨娘是不会随意打扰您的清静,今日之事,还请您见谅。”

孟夫人连连摆手,她张了张嘴,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孟玫是她看着长大的,从小她就没有孟莲聪慧,懂得讨人欢心,向来不得四姨娘喜爱。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从来就卑微怯懦女孩儿变成了如今威风凛凛的代家主,孟家啊,果真是黑透了。

小时候孟玫得过孟夫人不少照顾,她看了眼两鬓角斑白的孟夫人,放缓声音,“栀姐姐的嫁妆里我会再添上一个在齐鲁郡的庄园,还有几家商铺,还母亲放心,我不会让栀姐姐说后委屈。”她幼年时代最亲近的称呼,她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叫过,突然叫起来,她竟然觉得无比陌生。

孟夫人顿时百感交集,她眼神温和的看着孟玫,孟家如今水深火热,她是真想劝她一句,不要再争了。然而孟玫却不想面对如此温柔的孟夫人,道了一声“女儿告退”就匆匆离开。

孟夫人叹了一口气。

离开孟夫人院子后,孟玫听着四姨娘在那头的叫骂声,不自觉的笑了起来,骂的如此难听,这真的是她的好姨娘!

“走,去小八院子里看看!”既然姨娘去不了孟莲哪里了,她这个当姐姐的当然得去关心一下即将出嫁的妹妹!

屋子里孟莲病恹恹的趴着,绣着艳丽图案的大红嫁衣放在一旁的柜子上,凤冠霞帔,艳可灼目,可孟莲就跟没有看见,完全就没有要穿的意思。自从她婚期近了以后,孟玫就派了人日日夜夜看守她,就跟生怕她落跑一样。孟莲怒骂了孟玫那个贱人一声,脑袋里不停思索着逃婚的办法,洛天离,她是不会嫁的!

阳光透过窗棂照进来,被分成一束一束的阳光落到孟莲乌黑的头发上,孟莲恨恨绞着手里的丝帕,恨不得戳出个洞来,要不是受伤,她早就跑了出去,楚云暖,都是你害的,你等着瞧!

门外,如画端着一盅鸡汤进来,看到孟莲心情有点不好,不由自主的想退出去,可偏偏孟莲已经看见她了,她也只能硬着头皮往里走,“小姐。”

孟莲冷冷瞧了她一眼,“你躲什么,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如画当然说不敢,捧着鸡汤一勺一勺的喂。孟莲也不知道再她什么主意,一双眸子不住地打量着如画,如画心里头一个哆嗦,一碗鸡汤就那么撒到地上。

如画吓了一跳,慌忙跪下,“小姐饶命!”孟家那个人不羡慕她成了八小姐的贴身侍女,可她们哪里知道八小姐喜怒无常的性子可是能让人发疯。

“你怕什么,起来吧。”

孟莲难得好说话一次,却更让如画害怕,如画战战兢兢的站起来,恭顺无比的站在一旁,动也不敢动。

“如画,你跟了我多久?”孟莲声音格外温和。

“回小姐十一年。”

“这么久——”孟莲说的意味深长。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有说话的声音传进来,丫头阿香掀开帘子走了进来,闻到一屋子鸡汤的味,她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一直低着头,“小姐,代家主过来了。”

孟莲一下子直起身体,然后又疼的趴了回去,孟玫,她来做什么。

“让她滚,什么代家主,她也不看看她配不配!”

孟莲这边还没说要见,孟玫早已经走了进来,小丫头满脸惊恐,“小姐,奴婢拦不住代家主。”

“下去。”孟莲喝道,小丫头一抖,赶紧退下。

也不管人家这里欢不欢迎,孟玫自顾自的寻了个位置坐下,她看了一眼地上的碎瓷片,“小八火气这么大,可不好哟。”

“你来做什么!”两人都已经撕破脸皮,孟莲对她也没有好脸色,“代家主,好大的威风,你就祈祷你能一直做下去。”

孟玫似笑非笑的看着孟莲,“小八你怎么能这么诅咒姐姐,我当然不可能一直是代家主,因为——”孟玫顿了顿,“我会是孟家主!”

孟莲面色扭曲有一瞬间的扭曲,“你做梦!”想做孟家的主,一啊不看看她同不同意。

“我再做梦也比你一个要嫁死人的出嫁女强!”孟玫的耐心跟耗尽了似得,直接站了起来,“檀香,你留在这儿,一直等到八小姐上花轿。”

想耍花招,做梦。

啪的一声,孟莲愤怒的砸了一个薄胎瓷瓶,“孟玫,你不得好死!”

不得好死?孟玫冷冷一笑,她倒要看看谁先死!

------题外话------

有没有觉得孟玫心里头还是有那么一丢丢温暖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