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李代桃僵/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孟玫神态高傲的离开,顺带还吩咐好别墅的人好生看着孟莲,孟莲在里面听到别墅里下人唯唯诺诺的声音,脸色瞬间变得阴晴不定。

檀香倍感压力,硬着头皮道,“八小姐,吉时已到,还请更衣。”

孟莲冷漠的横了一眼檀香,冷嗤道,“滚出去!”

这个檀香过去收了她多少好处,现在居然跟着孟玫那个贱人一起对付她,实在可恨。

先是有小姐命令,再是近段时间违背小姐的奴才的下场,檀香不敢退,只能恳求孟莲赶快更衣,“八小姐您是最善良不过的,请您体谅体谅奴婢,要是奴婢不看着您上花轿,七小姐真的会打死奴婢。您不知道,这几天徘徊院里死了多少人,八小姐,奴婢求求您!”

眼见孟莲面色无越来越冷,隐隐有爆发的迹象,如画赶紧把檀香推了出去。一时间,偌大的屋子里只剩下孟莲和她,呼吸可闻。

“如画,这些年我对你怎么样?”

如画脑子里咯噔一下,立刻跪下,“小姐待奴婢恩重如山。”

孟莲久久不说话,如画心里更加忐忑,小姐性情看似温和,实则最为霸道无理。还记得先前她和如雪一同是小姐的丫头,后来就是因为如雪多看了一眼司徒世子,就被小姐安了个偷盗的名义活生生打死,现在想起来还叫如画不寒而栗。

“既然我对你这么好,你是不是应该回报我的。”

不知想到什么,一瞬间,如画的心如坠冰窟,但是免得虎视眈眈的孟莲她只能点头。

孟莲示意她把耳朵凑过来,如画越听心里头越害怕,听完后她面如土色扑通跪了下来,“小姐,奴婢,奴婢不敢啊。”说起来她过去也为孟莲处理过不少阴私的事情,可下一次不一样,孟玫是代家主,要是惹怒了她,八小姐逃得了,她必死无疑。

孟莲的眼神冷下来,“好啊,你不敢,那你就替我嫁!”

如画脸色更加白了,那个女孩儿没有幻想过自己未来夫君,如果她真嫁了洛天离一个死人,那以后谁还敢娶她?如画咬着唇,如果是这样,她宁愿倒霉的是其他人。

想清楚一切后,如画站了起来,按照孟莲吩咐的事把檀香打晕,然后替她换上嫁衣,盖上盖头。做好一切之后,她忐忑的看着满脸冷意的孟莲,“小姐,接下来怎么做?”

“派人去告诉孟玫,我准备好了。”孟莲说着话的时候拔下头上的飞凤簪,在檀香脸上狠狠划了两道。

如画身体忍不住就是一抖。

走出好远,孟玫突然停住脚步回头望着不远处纯白的别墅,她越看眼睛里的光芒就越冷,“小八出嫁以后,让人把那座丢人现眼的别墅给我拆了!”

什么别墅,莫名其妙的名字,还是那样晦气的颜色,既然当时疼爱孟莲父亲舍不得拆,舍不得孟莲难受,那就让她动手,反正她看不顺眼很久了。

秋芷说了一声是,然后赶忙跟上孟玫的步伐。一路上耳边都是各种各样跟代家主请安的谄媚声音,她看着孟玫故作淡定却掩盖不住内心激动的姿态,默默在心里评价,孟玫此人不堪重任。

她见过楚家两任家主,故去的楚明玥和她的女儿楚云暖,楚明玥人如其名,皎皎如空中明月,压周家扶持唐家。都说夫人厉害,可她却觉得大彻大悟后的大小姐,夫人当年只动了一个周家,而大小姐动的却是整个南堂。夫人娴雅,大小姐锋芒毕露,都比像花孔雀一样招摇的孟玫更像世家家主。孟玫太过小家子气,不足以支撑起偌大的孟家,也难怪当初家主能够放心。

回到徘徊院,手脚麻利的下人立刻捧上热茶,孟玫掀开茶盖,慢悠悠的问道,“几位族老的茶叶送过去没有?”

“奴婢上午就送过去了。”丫头露珠麻利的回答,脑子里却闪过几个族老满脸痴迷捧着茶叶的样子,那种癫狂的样子让人心惊肉跳,她当时就怀疑七小姐下毒,所以再后来她偷偷把茶叶拿出府请人检查过,但什么都没有发现。

孟玫手中的姿态顿了顿,她略略挑眉,然后又沏了一杯茶,指着道:“茶不错,尝尝。”

露珠一愣,居然半天没想起来上前,她看着桌上并不大的茶杯,心中却惊涛骇浪。

七小姐是发现什么了么?茶里有毒么,她喝下去会不会想几个族老那样?露珠心里头划过无数种揣测,茶绝对是她这辈子都没有见过的好茶,可她不敢喝。露珠的表现让房里几个丫头不高兴,一个奴婢能喝上主子亲手斟的茶,那是一种荣耀。

孟玫的表现十分平常,说完话就闭上了眼睛,她揉着自己太阳穴,等着露珠上前。好半天,露珠终于颤抖着双手捧起茶杯,战战兢兢的抿完茶水,在她以为一切都要过去的时候,突然听见头顶上孟玫道,“你应该验过,茶里没有毒。”

噗通一声,露珠膝盖一软,跪了下去,声音格外颤抖,“小姐,奴婢,奴婢没有。”她自以为天衣无缝,原来小姐什么都知道。

孟玫哼了一声,微微弯腰,抬起露珠下巴,“既然你六小姐的人,我应该成全你。来人,把她送到六小姐哪里去,我这儿太小容不下有二心的丫头!”

一句话无疑是给露珠判了死刑,有二心的丫头就算回到四少爷哪里也是个死。露珠连连磕头求饶,但很快就被几个粗使婆子捂着嘴拖了出去,这下子,满屋子的丫头都老实下来,有小心思的也都收敛起来。

秋芷看在眼里,或许孟玫执掌一个家族不行,但是女人间的勾心斗角她可十分擅长,如此可见孟家女子过的是怎样一种生活。

处理了一个烦心的丫头以后,孟玫倒是赞赏似的看了秋芷一眼,“你配的药不错,连行医多年的老大夫都看不出来。”说到最后的时候,孟玫眼里已经带上了一丝丝杀意,一个懂毒的丫头放在身边,她心里头不安啊。再说,她也不想将她用药控制孟家族老的事情穿出去,这个丫头是留不得了!

孟玫眼里的杀意让秋芷心惊肉跳,这么快就要卸磨杀驴,她沉了一下呼吸,故意装出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那是,小姐你都不知道我用毒了厉害了。就是——”秋芷顿了顿,十分不好意思,“您知道的,好的药材特别贵,所以您能不能?”

听到这话,孟玫特别大方的给了秋芷三百两银子,秋芷喜滋滋的抱着一打银票,道了一声谢就走了出去,这个时候她突然听见有里面有丫头说道,“小姐,楚家主约您见面。”

于是秋芷立刻停住脚步,不一会儿她听见孟玫斩钉截铁的声音,“谁,楚云暖,见我,跟她说不见!”

听到这句话,秋芷眸子一闪,看来这种情况,她也快离开孟家了,说真的她实在受不了孟家的气氛了,孟家这种地方丫头之间都争的死去活来,她受够了,想想还是楚家好。

另一边楚云暖很快也收到消息,春熙愤愤不平,“她这是什么意思!忘了您给她的帮助,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

楚云暖气定神闲,好像早就料到了这种情况,“无非也就是觉得自己翅膀硬了,不想再受我威胁,无碍,记得让秋芷回来,孟玫那边不用管了。”她顶了孟家各方压力这么久,让孟玫感受了这么久孟家家主的威风,也是该放手,让孟玫承担一下家主的责任,孟家那几个跟孟莲联合的兄弟可都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尝到权利的滋味以后,她就不信孟玫不食髓知味,到时候孟玫千万不要来求她。

赵毓璟沉默的看着楚云暖有条不紊的吩咐一系列事情,也是这个时候他才知道,原来不知不觉的时候她已经慢慢铺开一张大网,从孟玫到孟月华,她死死拿捏住对方的软肋,让她们为她所用,他这才明白,她为什么会说孟家兴盛于女儿而亡于女儿。只是他不明白,若说楚云暖对付唐家是因为唐家叛主,那么对付孟家呢,这个家族其实是四大世家最不值一提的家族。

不知不觉中赵毓璟把心里的话全都问了出来,他信任楚云暖,可以全心全意放松。

“周伯彦是你的人吧?”楚云暖第一次在赵毓璟面前毫不掩饰的暴露自己算计好的一切,“周家,原本是四大家族,同样以冶金而发家,但是由于母亲扶持唐家,给了唐家新的冶金术,故而周家被踢出四大家族。”当时周家最精湛的工艺也只能冶炼出生铁,而母亲带来的工艺却能够冶炼出最完美的熟铁,所以周家一败涂地。

“周家这么几代汲汲营营,不惜卷入夺嫡之争,不就是想重新成为四大家族之一。唐家我不会放弃,周家想重新起来就只有另一个办法,取代一个家族,宋家天下清流,不能动,那只剩下孟家。我灭了孟家,让你扶持周家!”

这才叫真正的运筹帷幄,赵毓璟看着楚云暖自信飞扬的侧脸,感慨一句,“阿暖,你真是得天独厚,聪慧无双。”

楚云暖一愣,随后苦笑,如果可以她真的想告诉赵毓璟,她从来都不聪明,她现在会的这一切都是曾经几十年血泪换来的。

“毓璟哥哥,你给我聚福楼一半,我还你一个死心塌地效忠你的周家!”说话的同时,楚云暖让人送上一柄匕首,匕首呈银白色,光可鉴人,几乎可以代替铜镜,赵毓璟不明所以。

“这是精铁!比起熟铁来,更加坚固,我让人试过,可以轻易斩断任何东西,任何。”

闻言,赵毓璟身后的一个侍卫默默抽出腰间的配剑,捧起。赵毓璟有些迟疑的拿起来,然后试了试,果然不消用力,他轻轻松松砍断了那柄剑。

看着地上断成两节的残剑,侍卫惊讶的长大嘴巴,这柄剑还是他上次立了功,瑞亲王殿下赏的,据说还是宫廷司造坊精心制作的武器,没想到如此不堪一击。

赵毓璟脸上丝毫未动,心里却仿佛有一道狂风卷过。

楚云暖自信满满,“如何?”

“甚好。”赵毓璟心里头一片火热,这样的好东西,一旦使用起来,他的私卫必定所向披靡。

这种答案在预料之中,像是没有一个男人能拒绝权利的诱惑一样,没有人不渴望强大,赵毓璟强大起来对她来说百利而无一害。楚云暖嫣然一笑,眉目盛颜,般般入画,赵毓璟忍不住为她的笑容而微微晃神。

赵毓璟咳嗽一声,正色道,“孟家你打算如何处理?”

楚云暖歪着头,“不用我出手,他们自己就能乱了。孟家之中不服孟玫的人太多,只要孟家主的死讯传来,孟家必乱,等着看就好。”

“死讯?”赵毓璟怀疑的看着楚云暖,她这么肯定孟家主会死是她做了什么。

“他中了毒。”

赵毓璟更怀疑了,“你下毒?”

楚云暖连连摆手,“你可别冤枉我,是她两个好女儿动的手脚,跟我半点关系都没有。”看赵毓璟满脸惊异,楚云暖解释道,“这有什么奇怪的,孟家这种地方女人对女人下手,女人给男人下毒,很正常。女人之间的斗争啊,永远都来自于男人。”

楚云暖有感而发,她嫁司徒衍数年,看上去光鲜亮丽,可内里的肮脏只有她懂。她从来不是一开始就心狠手辣,而是在北堂生活的那几年她不狠就得去死。司徒衍受北堂贵女欢迎,她一个南堂人,哪怕是世家家主也得不到北堂人的敬重,她才到北堂的那几年可以说是水深火热。

门外,唢呐声起,红红火火的声音让人心情都能愉悦起来,楚云暖站起来,看着下面热火朝天的景象,默默道:孟莲,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百花城杏林堂。

洛天离穿着一身红衣坐在轮椅上,他频频看着外面,不停的问,“花轿到了没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