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不当正妻就为妾/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人都没有看见墙头上一双眼睛默默将一切收入眼底,九皇子赵毓璜撑着一只腿,慢悠悠的摇了摇手里的扇子,丽目俊眉,整个人显得格外风流轻佻,好半天他似乎想到什么,上挑的眉眼里笑意慢慢,忽而他从墙头一跃而下。

杏林堂前一顶小轿在唢呐声中落下,被扶出轿子新娘挣扎的愈发厉害,可是没有一个觉得奇怪,毕竟是冥婚,姑娘家不愿意也是自然的。一溜儿祝福的话不要命的从喜娘嘴里往外蹦,说到最后连喜娘自己都觉得尴尬。

洛天离的轮椅停留堂前,他定定的看着一身红嫁衣的孟莲一步步向他走来,激动雀跃等种种情绪在他眼睛里翻腾。等到孟莲走到他面前时,他终于控制不住,一把握住对方的手,无语凝噎,只能在心里不住的喊,莲,莲……

新娘子害怕的抖了又抖,支支吾吾的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喜娘一见婚礼是有新郎官儿的,立刻眉开眼笑,连连说着吉祥话。

“一拜天地!”

洛天离眉目含笑,新娘浑身颤抖的被压着跪下。

“二拜高堂!”

洛天离对上高坐在高堂之上的玉湖里第一次真心实意的跪下,谢谢你哥哥,这时候新娘挣扎的更加剧烈了。

“夫妻对——”拜字还没有说完,大红嫁衣的新娘突然间就哭了出来,她噗通一声跪下,连连磕头,“八姑爷,奴婢不是八小姐!”

一语出,满室皆静,玉湖里面色铁青,而洛天离整个人都惊呆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宾客面面相觑。这个时候楚云暖姗姗来迟,同来的还有一身锦绣华衣的瑞亲王赵毓璟。

“我没有来迟吧?”楚云暖踏进正堂,看到的便是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新娘子,她诧异极了,“这是怎么回事?”

前来观礼的宾客纷纷赵毓璟问好安,一番寒暄以后才说起这件匪夷所思的事情。赵毓璟故作惊讶的低头,新娘大红盖头掀开,一张左右脸颊都被划了一个大大叉女孩儿出现在眼前,众人倒吸一口冷气。檀香眼眶通红伏地而跪,呜呜咽咽的哭声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檀香,怎么是你!”孟家陪嫁而来的几个丫头瞪大了眼,完全不知道檀香怎么会在这里。

洛天离浑身僵硬如铁,他猛的抓起檀香一只手臂,质问道,“莲呢?是不是你把她藏起来了?!”

檀香仰起一张斑驳的脸蛋,哭得凄惨,“不关奴婢的事,代家主让奴婢伺候八小姐更衣,是八小姐身边的丫头打晕了奴婢,李代桃僵!八小姐说你身份卑贱,就是一个护卫而已,她身份高贵,不愿意嫁你这么一个下人,更何况你还是个死人!八小姐说了,就算你死在她手里也是理所当然,没有资格让她给你守活寡!”檀香是豁出去,既然八小姐这样心狠手辣,那么她也就没什么好说的,反正她都已经完了,她拼了命也要孟莲不好过!

这下子没有一个人不惊讶,知情者小声说起那日在孟家的见闻,这时候众人才恍然大悟。原来还有人说楚家和杏林堂太过跋扈,非逼着人家莲花仙子嫁给一个死人,原来还有内幕啊。也是,你孟莲为了如花容颜取人心头血,杏林堂没有太过计较,只是让你为人家守寡三年也是十分人道,可孟莲居然做出这种事——丫头代嫁。

刹那间洛天离面如死灰,脑子里重复出现卑贱、没有资格等等字眼。洛天离整个人木木的,所有的思绪仿佛还停留在他死里逃生那天,知晓孟莲即将成为他妻子时的喜悦之中。他从来都知道孟莲不爱他,可他还是忍不住期望,期望孟莲能够嫁给他。他都想好了,只要他们拜堂以后,他立刻给孟莲自由,绝不会干涉她。可是谁来告诉他,为什么会这样,他抛弃了洛天离这个名字换回来的居然是一场笑话!

洛天离喉咙里爆发出压抑的笑声,刹那间血红的双眼里充满泪水。

玉湖里一张俊脸更是难看得可怕,他咬牙切齿,“好,你们孟家真好!”孟莲三番两次折了他的面子,从前他是看在洛天离的面子上,现在她居然敢把她的脸皮往地上踩,真当他好性儿!

楚云暖顿时拍案而起,不怒自威,“好你个孟家,你们这是不把我楚云暖放在眼里。”当时提议结亲的是她,写下婚书的证婚人还是她,孟家如此行径分明就是看不起她。

磅礴的气息扑面而来,叫几个丫头双腿发软的跪下,“楚家主饶命!”

楚云暖素来蛮横霸道,南堂人谁不知晓,孟家这次是倒大霉了。

赵毓璟悠然自得的饮了一口茶,“你在这里发火也没有用,还不如放他们回去,让孟家能主事的人过来。”

洛天机阴沉着脸,“滚!”

几个丫头如蒙大赦,连滚带爬的跑回孟家。

此时此刻,孟玫正在四姨娘院子喝茶,被孟玫收拾了几次,四姨娘已经老实下来,没有一看见她就破口大骂,只是眼睛里的怨恨始终掩盖不住。不过孟玫也不计较,她悠悠的撇撇了茶沫,“姨娘你从小就把目光放在小八身上,不舍得看我一眼,你知不知道我小时候过的是什么日子?我知道小八看不起我,觉得我庸俗,只喜欢一些珠宝首饰,那是因为小八从小什么都有,而我什么都没有。小时候,你替小八打点好一切,她穿的暖吃得好,我呢,我的第一根簪子是小八扔掉不要的,我捡了回来,你看见了说我偷小八东西,罚我跪了整整一夜,那时候我几岁你还记得么?”

四姨娘面上出现一丝迷茫。

孟玫嗤笑一声,“我知道你不记得,但我记得,一桩桩,一件件。跪了一夜,我高烧不退,你忙着给最心爱的女儿过生辰,不管我的死活,还是母亲可怜我,把我抱到她的院子里。孟栀看见我从来不会笑,反而板着一张脸,她不喜欢我,可还是给了我漂亮的衣服首饰,她说那是她用旧的,可我能看出来,那些都是新做的,那样漂亮的东西啊,我第一次拥有,真让我迷恋。”孟玫脸上出现一丝痴迷,转瞬即逝,“姨娘,你知道我后来是怎么变化的么?母亲教我生存之道,告诉我在孟家活下去唯一的途径就是争,是斗。所以我日日躲在一旁,看着你,看你如何算计,看孟家的姐妹如何相斗,渐渐的我学会了……”

四姨娘从来不知道孟玫是这样成长的,她呐呐开口,“那你也不应该那么对莲儿——”

“够了!”孟玫厉声打断四姨娘的话,心里抽抽的疼,她不是没有奢望四姨娘对她有母女之情么,怎么心还是这么疼。

“你是不是忘了,我会的都是你教我的,你当初不就是这么对待二姨娘的女儿么,将她嫁给一个耄耋老人!”

四姨娘后退几步,完全不敢相信孟玫所作所为跟她有莫大的关系。

这时候外面突然进来一个气喘吁吁的丫头,“代家主,出事了,八小姐逃婚了!”

孟玫面色一肃,哗的站了起来,动作太急,桌上茶杯碎了满地,清香诱人的茶水顺着桌子流淌,四姨娘惊喜的握住拳头。

丫头压住呼吸,言简意赅的说清楚一切,孟玫听的双目冒火,她狠狠瞪了一眼掩不住喜悦的姨娘,抬脚就走。

孟玫到达杏林堂的时候一眼就看见跪在地上的檀香,檀香抬起一张毁容的脸颊,泪眼婆娑,“小姐。”

檀香一张脸让她心惊肉跳,孟玫目光在四周逡巡了一圈,心中有数,孟莲恐怕就是绑了檀香替她上花轿,只是她太过分,居然划花了檀香的脸,难道她不清楚檀香就是她的脸面!孟玫胸脯剧烈起伏起来,那是愤怒,檀香伤了,她不在意,她在意的是,在她以为被她控制的孟家之中孟莲居然还逃了出来,到底是谁在帮她?!

“孟玫,代家主?”楚云暖先声夺人,芙蓉香腮,明眸微怒,“我楚家向来不和任何世家联姻,破例与孟家联姻不过是因为我义兄深爱孟莲。可孟莲逃婚,这么多宾客你叫我楚家颜面往哪里放,你说这种事怎么处理?”

楚云暖声色厉荏,听在孟玫耳朵里就变了一分问道,她觉得楚云暖分明是因为她先前不愿意见她才借机生事。可无论如何,楚云暖这股邪火发的有理有据,孟玫心中憋屈,心里头把孟莲骂了个遍,面上依旧一副笑容。

“庚贴已换,婚书已过,小八生是洛家人死是洛家鬼,既然小八不愿意拜堂成亲,那就让她做个妾吧。”

孟玫一上来就摆明态度,张口就把孟莲往妾的位置上推,由此可见她是恨毒了孟莲。

“这样的女人我洛家可不敢要!”玉湖里看不顺眼孟莲很久了,一张薄唇里吐出的话格外恶毒,“大婚当日以丫头代嫁,婚前与男子厮混,无德无仪没脸没皮,我怕脏了洛家门楣。”

从前众人提起孟莲那个不是说她美若天仙善良天真,只怕今天的事情过去以后,孟莲的风评就变成了玉湖里说的那八个字,一时间众人窃窃私语。

“小八年幼,还请玉堂主多多担待。”孟玫面上格外尴尬,隐约有欣喜一闪而过,孟莲倒霉,她乐见其成,只恨自己不能踩上两脚。

玉湖里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既然现在执掌孟家的代家主孟玫表明了态度,楚云暖也罕见的没有继续纠缠,而是说了一句,“孟莲不愿为妻,洛家也不愿纳她为妾,何不为通房丫头?”反正孟莲想摆脱洛天离是不可能的。

孟玫闻言,自然是欣然同意。就这样,孟莲由妻到妾,再到通房丫头的事就被两家敲定。既然是孟莲是通房丫头那就用不了聘礼,于是杏林堂的聘礼全部收回来,而跟着迎亲对于而来的嫁妆所剩无几,也就是说孟莲进了洛家门后一切所得都是洛家所有,除非夫家允许。

大齐律令对女子财物有足够保障,她记得有那么一条就是说女子嫁妆无论多少尽归女方所有,成亲后夫家不得随意取用。还有一点很特别,就是女子嫁人后,就算替夫家经营,或者是经营自己没有到官府备案的嫁妆铺子,一切所得都归夫家所有。就这几条,那怕日后孟莲有通天的本事,她赚的钱都属于杏林堂,除非她推翻赵家天下!

玉湖里自然也知道这一条律令,他不由自主的朝楚云暖竖起大拇指,黑,真黑。

这边几个人商量好了一切,九皇子赵毓璜摇着扇子踱了进来,“哟,这是怎的,本皇子还预备来观礼呢?看来那孟莲还真是逃婚了,本皇子还以为自己眼瞎,看错人呢。”

正说着,九皇子嬉皮笑脸的往楚云暖身边凑,“楚家主,小生进来这么久,你怎的也不给小生倒杯茶?”

赵毓璟冷冷瞧了一眼他,丹唇外朗,眉目清雅,整个人像是玉捏成的一样,伸手一杯茶就泼了出去。九皇子还在那里笑,一盏茶劈头盖脸就泼了满脸,他顶着满脸嫩绿的茶叶,牙齿咬的咯咯响,“八哥——”

赵毓璟怡然不动,“雪山银尖,好茶。”

九皇子恨恨的抹了把脸,嘴角微掀,讥讽道,“静娴郡主最爱,八哥倒记得清楚。”

刹那间,楚云暖面色微变,这还是她第一次看见楚云暖这种表情,孟玫有些诧异,她还想再看时楚云暖就恢复了往日惯有的微笑,孟玫几乎以为自己看错了。

洛天离整个人还是木木的,直到他听见九皇子说见过孟莲时,他才跟活过来一样,“你看见莲了,她在哪里?”

九皇子正忙着跟赵毓璟大眼瞪小眼,他听到洛天离哑着嗓子的声音,回头看了眼眼含期待的红眸男人,这段时间足够他把一切调查清楚,这个人给他的感觉,只有一个——自己作死!九皇子不屑的掀起唇畔,“你猜……”

------题外话------

不当正妻,好吧,做通房吧。啊哈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