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依兰花香,勾引不成/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洛天离刹那间就愤怒了,反射般的去拔腰上的佩剑,他摸了半天这才想到如今的他是个废人又怎么会随身带剑。然而他的动作被九皇子看得清清楚楚,赵毓璜眼睛里流露出一抹危险,扇子里银蓝色的光芒蠢蠢欲动,最后在玉湖里饱含冷意的眼神中,他合拢扇子,璀璨一笑,“小周子,带路。”

他不是怕玉湖里,而是不想和擅医的杏林堂为敌,人吃五谷杂粮哪儿有不生病,他现在给玉湖里一分薄面就是给将来的自己一个面子。

问言,洛天离迫不及待,也不用人帮忙就跟着太监小周子而去。

楚云暖和赵毓璟对视一眼,不知怎的突然能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兴奋。她看着九皇子笑容里蕴含的嘲讽之色,只觉得心头的怪异愈加挥之不去。

赵毓璟轻轻握着的她的手腕,让她安心。

入京的日子近在眼前,司徒衍变得格外烦躁,想他堂堂世子爷,在北堂那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本以为来到南堂也能顺风顺水,哪里想到居然束手束脚,还被几个女人的拿捏住!

司徒衍烦躁的来回踱步,思索着脱身之计。

天京中各个皇子都极其出色,但无论如何,头顶上都压着个最受永乐帝宠爱的太子赵毓宸,在永乐帝心目中,哪怕赵毓宸是个蠢货,也是他心目中独一无二的储君。从前的确是这样,可自从八皇子赵毓璟封王后一切都变了样,赵毓璟这个人,不同于皇长子雍王赵毓珏,也不同于九皇子,十四皇子之流,经他探查赵毓璟背后有极其庞大的财力,让人心惊。赵毓璟没有强大的母族,永乐帝放心,而也因为这个原因让赵毓璟百无顾忌,行事格外乖戾,与他温润如玉的外表完全不符合。或许,司徒衍隐隐有一些揣测,楚云暖和她背后的楚家就是赵毓璟背后的靠山。可是同时,司徒衍又有一些不信,楚云暖这个人,看起来凶悍霸道,面上虽然整日带笑,可心狠的程度并不比他们这些人差,再说,赵毓璟跟她退婚,另娶她人,楚云暖没有报复就是对赵毓璟最大的宽容。那么,赵毓璟背后的财力到底从何而来呢?

屋外红火的凌霄花开的格外繁华,一枝藤蔓顺着微开的窗户探进头来,花瓣层层叠叠的绽放,花萼带紫,垂下的火红花瓣烟霞俏丽如少女,更高傲明艳如九天飞凤。

北堂高寒,普通鲜花是无法在北堂存活,包括被北堂百姓称为北之美的月下美人,月下美人娇嫩,也只有在北堂六月时才会绽放。凌霄花不一样,它似乎在哪里都能生根发芽,绽放出属于自己的美丽,普通凌霄花是闻不到香气的,只有经过精心培育的稀世珍品,才会散发出淡淡的香味,清香四溢。

纵然在北堂,这样珍稀的凌霄花也只是供贵族赏玩,而不是像南堂这样大面积的种在院子中,由此看来,南堂果然富庶。就在这时候,司徒衍突然想到了什么,面色微微冷下来。

南堂这段时间,他遇到的几个女人,唐梦瑶,宋茜雪清雅,孟月华美艳,但让他印象最深的人还是楚云暖,她就像是枝头的凌霄花,高贵冷傲,高不可攀。从来没有一个人给他的感觉像楚云暖这样,包括他相知相伴许久的孟莲,他明知楚云暖恨着他,却不自觉的迷恋上她,她那样的女人,如毒药,欲罢不能。

就在这时,一双柔嫩的小手抚上了他的肩膀。司徒衍一顿,浑身不自觉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随后他猛地回过头来,“你怎么来了?”

孟莲轻柔的唤道,“衍哥哥——”她眼睑低垂,忽闪着的浓密睫毛在眼角投下鸦青色的阴影,眉眼如画,娴静婉约。

如若平日里,司徒衍绝不会被轻易被蛊惑,可是不知为什么,他突然闻到一股浓郁的香气,令他的眼前几乎出现幻觉。

“你——”司徒衍脑子都有些混沌了,他不是记得今日是孟莲出嫁的日子,她在这里做什么。

“衍哥哥,”孟莲的声音柔回才百转,如诉如泣,被面纱遮住脸后愈发显得明眸善睐,她呵气如兰,“你带我走吧!”

这下子,司徒衍完全清醒了,回过神来的他格外不善的看着孟莲,孟月华说过当日两人敦伦是因为孟莲下了药,司徒衍原本是不信,可现在看见故技重施的孟莲,他百分之百的相信了。他扪心自问没有对不起孟莲,当时给了她个侧妃的位置也是理所当然,然而却不曾知道她记仇如此。司徒衍后退几步,感觉那股扑面而来的浓郁香气渐渐淡了,“我记得今日是你出闺大礼。”

孟莲此时此刻完全不知道司徒衍的变化,她一心只想和司徒衍扯上关系,于是她不甘心的朝司徒衍又近了一步,司徒衍连忙后退一步。见状,孟莲眼中含泪,“衍哥哥,你当真那么狠心,眼睁睁的看着我嫁给一个死人!”

司徒衍面色无波。

“我们相识六年,你对我就没有半分动心?”孟莲满脸不可思议,美眸瞪大,仿佛痛不欲生,“衍哥哥,洛天离只是一个卑贱的奴才,你就忍心看我入奴籍?!”

司徒衍却是道:“你要他命,为他守寡天经地义!”

孟莲不可置信的后退一步,她完全不相信这种无情的话是从司徒衍嘴里说出来么,她眼中露水氤氲,美得像雾气里在水一方的佳人,语气哽咽,断断续续不成语调,“桃花山上我被楚云暖毁容下毒是为了谁?我没有想要杀洛天离,我只是要他的心头血,他是自杀,自杀!我不过是要他的血解毒,恢复容貌,衍哥哥,我是想用最美丽的样子来面对你……”

司徒衍从来不知道孟莲居然如此不可理喻,桃花山她被楚云暖伤了都是自找的,现在竟然赖到他头上?再有,取人心头血,又说人家是自杀,真当他不知道洛天离还有那个何大夫都爱慕着她。

这个女人,太虚伪,太可怕,太自私!

司徒衍沉默无声,他闭上眼,俊郎谦和的面庞上一片冷漠,“你好自为之。”他是真的不想和孟莲再有瓜葛,哪怕她能未卜先知,他是真的怕,有一天孟莲为了绝美容颜把刀子送进他心口时,说着和今日一样的话。

“你看上楚云暖了,是不是!”孟莲声嘶力竭,她接受不了,他爱的人居然看上楚云暖,那个她视为仇人的女人。

司徒衍眼睛深处划过一抹被揭穿的尴尬,转瞬即逝,他呼出一口气,“不可理喻。”

孟莲相信自己的直觉,她了解司徒衍,或许他不知道自己看楚云暖的眼神有多么特别,但是她懂。为什么会是楚云暖,她凭什么跟她抢?!一股热血冲上脑海,孟莲抹掉眼泪,慢慢站了起来,“衍哥哥,你是我的,任何人也不能抢走!”正说着,她竟然一点一点褪去了身上的衣服,司徒衍偏过脸。

那股浓郁了好几倍香气突然传来,司徒衍有些头晕,耳边美人柔柔弱弱道,“衍哥哥,你看看我,看看我……”

孟莲缓缓走到司徒衍跟前,听着那软软糯糯的声音,司徒衍如同受蛊惑一般的抬头,映入眼帘的情景让他不禁浑身绷紧。

一个看不清面容笼罩在轻纱后的美人儿站在他面前,外衫尽褪,露出一截白生生的脖子,白皙如雪,顿时叫人想入非非。眼波魅惑,如秋水似新月,眉角微微上挑,乌发披散,整个人却像是迷路的妖精。

司徒衍看见一滴挂在粉腮边晶莹的泪珠顺着细长白皙的脖颈缓缓往下滚落,滚进胸前鼓鼓囊囊处。司徒衍不自觉顺着着看去,只觉得肌肤如玉,白的灼眼,他不自觉的想象那泪珠滑向某个不知名的所在,心就像快跳到嗓子眼儿处。

司徒衍一把拉过眼前女子,伸出手指颤抖着去抚摸他觊觎了许久的地方,她粗厉的手掌滑入女子衣裳之中,触手微凉旋即温热,有一种如上好丝绸的触感,不觉沉迷其中。孟莲媚眼如丝,咬着唇瓣细细的喘吸起来,情不自禁。

司徒衍的身体不停的叫嚣,但尚有一丝理智。他知道孟莲又在算计他,用力摇了摇头,努力使自己清醒一些,“孟莲——”

孟莲颤抖着吻上司徒衍的唇,只能听见司徒衍一声粗喘。

门外几人将里面的动静听的清清楚楚,各式各样嘲讽的眼神不要命的往孟玫身上砸,自荐枕席,孟家女儿都是这样没脸没皮不害臊么!孟玫气的浑身发抖,也不知道是气孟莲引诱司徒衍还是气孟莲毁了孟家女儿名声,在孟玫身边,好几个丫头跪了满地。

这个地方是孟玫在百花城的别院,最是风景如画,她当时以请罪的名义把司徒衍从客栈请到这里居住,就是为了日后能和司徒衍好好培养感情,没想到孟莲捷足先登。也是,这座别院当初本来就是孟莲送给她的,下人听孟莲的也实属正常。孟玫阴森森的目光往下人身上砸,下人们吓的两股战战。

九皇子摇着扇子,眼巴巴的望天,一派痛心疾首感叹世风日下的模样。反倒是楚云暖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孟莲她,她怎么敢?!

赵毓璟蒙住楚云暖的耳朵,“不要听,免得污了耳朵。”都说孟莲高贵典雅,如此看来分明放荡无耻。

洛天离听着里面的声音,心都碎了一地,这就是他心目中高不可攀的女人,她献媚的声音分明青楼妓子还要放荡不堪。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她……

“衍哥哥……衍哥哥……我爱你……我好爱你……啊……”女子的声音突然拔高,像是一道霹雳闪电动摇了劈得洛天离浑身电流乱窜,他终于忍不住心头的愤怒,浑身血液倒流,“嘎吱”一声他推开了门。

“孟莲!”

一股奇怪的气息扑面而来,赵毓璟动了动鼻子,回头看了一眼九皇子,九皇子露齿一笑,森森白牙说不清的阴森。九皇子赵毓璜,看似风流轻佻,最是重情重义不过,初阳公主无故命丧北堂,生母被孟莲害的日日被孟玉兰折磨,他当然会报复。

屋内场景叫人大开眼界,孟莲衣衫不整,露出大片雪白,肌肤上到处是不堪的痕迹,一旁的司徒衍发冠散乱,面色潮红,两只手还停留在孟莲的腰间和胸膛之上。

屋外的人品头论足的打量着媚眼如丝的孟莲,孟莲一下子从欲海之中清醒过来,她抱着自己不着寸缕的身体,尖叫一声就往司徒衍怀里钻,洛天离脸色愈发难看了。

终于还是孟玫忍不住,她迅速地冲过去,一把将孟莲拖出来:“你这个贱人!看你做的好事!孟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这么多人,孟莲惊慌失色的披上衣服,“孟玫,你怎么来了,你推门不会喊一声么?”随后孟莲仿佛意识到什么,猛的看像洛天离,“你没有死,洛天离你居然骗我!”

孟玫挡在洛天离面前,“喊一声?我喊了可就不知道我们家的莲花仙子这么放荡!你是不是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你逃婚不说,居然另一个男人床上,你还要不要脸!”

孟莲面色又青又白,可她依旧不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洛天离没有死,那是骗婚,婚约作废,他不过一个奴才。”

这一刻,洛天离的心跌入谷底,如万里冰封,他掏心掏肺,在孟莲眼中他就是个奴才。

玉湖里却是阴森森的笑了,眼角那一颗泪痣变得格外妖冶,“奴才?孟莲你好大的脸!”他精心养大的弟弟在她眼里就是个下人?那他是什么,下人得哥哥,她孟莲的奴才?哼,等回到杏林堂,他一定要调动天字一号杀手日日追杀孟莲,以泄心头之恨!

其他人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若是洛天离是下人,那么大名鼎鼎的玉湖里和凶名在外的楚云暖呢?

楚云暖冷淡的开口,“婚约岂是是你说作废就作废的?”

孟莲把目光移向楚云暖,恨恨道,“是你,又是你在陷害我,楚云暖你好毒的心思?”

楚云暖哼了一声,“什么陷害,孟莲,你眼瞎是不是,且不说我刚进来,就是先前我也是在喜堂上等着你孟八小姐来拜堂成亲。可你看看你的样子,简直就是败坏南堂女儿们的名声!”

孟莲披头散发,因为激动脸上的面纱也掉了下来,一道如蜈蚣的伤疤随着她扭曲的面色愈加恐怖,她无比愤恨,“贱人,明明就是你!”她的确有心勾引司徒衍,可在后来她就发现自己中计了,后来她问到的馥郁香气绝不是她先前准备好的,否则她也不会失控如斯……

司徒衍很快整理好了衣服,他看着楚云暖和赵毓璟并肩而立的时候,眼睛里很快地闪过一丝什么,随后他低下头,整理好发髻,带上白玉发箍,“今日是八小姐出闺大礼,就算我和八小姐真的有什么也不会让她等到今日,所以——”

“所以今天的事情一定有人设计?”九皇子摇着扇子走进来,他凑到孟莲身边嗅了嗅,“依兰花粉,八小姐好爱好。”

赵毓璟面容冷淡,“依兰花为大齐禁花!”

曾经大齐发生过一场名为依兰之祸的灾难,依兰花有催情之效,当时很多贵族世家使用依兰花,有的为了固宠,有的为了享受男女之欢,大规模的使用依兰花。后来弊端渐渐暴露出来,这种让人沉迷于男欢女爱的鲜花,会渐渐掏空身体,直到瘦成皮包骨头,同时也能影响子嗣孕育,又或者生出来的孩子有些严重的缺陷。后来皇族废了很大力气才平定风波,百姓才渐渐修养生息,繁衍正常的子嗣,从此以后依兰花就被列为大齐禁花,凡有种植使用者,一律流放三千里。

孟莲不知道,可司徒衍却是了解的一清二楚,就连北堂依兰花也是禁花,当初依兰花祸害的还有整个北堂。司徒衍冷眸盯着孟莲,她这是要害死他!

司徒衍咬牙切齿,“孟莲!”

------题外话------

九皇子表示,依兰花是他下的!

我昨天有上传,只是涉及了敏感内容,我不就写了香艳两个字,~~~~(>_<)~~~~好伤心,我的全勤,让我先去哭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