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流放三千里/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孟莲完完全全的蒙了,什么依兰花她真的不知道,她只不过用了一些很常见的催情药粉而已,此时此刻没有人相信,孟莲慌了,她痛哭道,“衍哥哥,我真的没有!”

司徒衍阴冷的目光静静看着孟莲,那目光十分复杂,有着痛恨、厌恶,更有着一丝庆幸。

洛天离心中渐冷,他静静的看着那个美丽高贵的女人痛哭流涕的跪坐在另一个男人脚下,突然间觉得什么东西在耳朵边炸开了。他爱上的女人,是那个高贵美丽、温柔善良的莲花仙子,可那个女人已经消失不见,仿佛是他臆想出来的一般。

那边楚云暖好似乎想到什么,能够使人动情的香料太多了,譬如迷迭香,肉豆蔻,广藿香,锁阳等。司徒衍自小习武,所练的武功又是清心诀,一般的香料根本没办法引他失控,更何况可是中过一次招的司徒衍很明显更加谨慎了,这样的结果几乎是不可能出现的。

除非——楚云暖看了一眼桌上,黄花梨的桌子上放着一盏八宝酿梨,顿时她目光闪了闪,普通八宝酿梨是糯米、百合、芡实、该仁、莲子,牛乳等调制成八宝糖馅放入梨腹,再盖上梨盖旺火蒸。北堂高寒,食用八宝酿梨可生津润肺,然而司徒衍所用的八宝酿梨不同,他喜爱在里面多加一味蛇床子,能起到强身健体的效果,偏偏蛇床子和依兰花相互作用,能够形成更剧烈的催情药效。

别说她看不起孟莲,这种高深的手段绝不是孟莲能够用出来的,那么又是谁在背后设计了这么一出戏,是此时此刻气得发抖的孟玫,一脸冰冷的玉湖里,还是嬉皮笑脸的九皇子赵毓璜,楚云暖更相信是后者,赵毓璜或许是为了替初阳公主出气……无论是哪一种理由,她都得谢谢九皇子的——推波助澜。

“我等你们给楚家和杏林堂一个解释。”楚云暖的表情格外冷淡,透过这一对纠缠在一起的人儿,她似乎都能看到当初卑微的跪在地上求司徒衍放过楚家的那个她。司徒衍啊司徒衍,你薄凉如此,自私如此,我就看看你一个被永乐帝忌惮定边王世子,与即将与南堂第一世家和杏林堂联姻的女人苟且后,永乐帝会如何处理你,定边王府会如何厌弃你。

司徒衍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他死死盯着楚云暖,如果不是被这么多人盯着,他肯定已经冲过去质问楚云暖,问她为何如此心狠手辣,他有一种感觉,这个女人的心,黑透了!

孟莲像是反应过什么来一样,她痛哭道:“不,不是我!”孟莲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对着跟着楚云暖一行人前来的百花城世家贵族道,“你们相信我,真的不是我,是孟玫和楚云暖,她们两联手动了手脚!”

这个时候,她居然还愚蠢的把孟玫拉下水,楚云暖叹气,孟家之女斗得凶残众所周知,如果她一开始就攀咬孟玫,可信度会更高,可惜她错过了机会,现在再说是孟玫和她,别人只会觉得她孟莲黔驴技穷。

孟玫怒火中烧,“呵,我是第一次觉得你不亏对于你的名字,果然是舌灿莲花,那你说啊,我怎么算计你!现在整个孟家被我掌握在手里,你都有本事打晕我的丫头划伤她的脸代你出嫁,你现在跟我说我算计你,我没那个本事,也没那个能耐!”

孟玫真是口才了得,三两句话就把孟莲说成心机高深,手段了得的女人,其他还对她有几分幻想的公子们各个歇了心思,哪个人都爱美人,可哪个人都不愿意有一个太厉害的夫人。

孟莲顿时哑口无言,可她还是告诉自己不能慌不能乱,否则这次她绝对会被那两个人抓住死穴,孟莲深呼吸好几下,凝声道:“孟莲你还不清楚依兰花哪里来的,那分明就是孟家种植的!你不要满口胡言乱语,你从小就嫉妒我比你貌美,比你更得父亲宠爱,所以你陷害我,把我嫁给一个下人不说,还在我身上用了依兰花,你想要我的命,没有那么容易!还有你,楚云暖,一切都是你和孟玫在冤枉我!什么洛天离是你三哥,当初我要洛天离杀你的时候,他可毫不手软,你分明就是嫉妒衍哥哥爱我,所以今天才对我用了这么下流的手段害我,你以为这样做衍哥哥就会喜欢你,我就会彻底被厌弃对不对?我告诉你,你做梦!瑞亲王,九皇子,请你们一定要相信我,衍哥哥我认识这么久,你知道的,我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天离,你跟他们说,不是我,是楚云暖和孟莲,你帮帮我,是她们陷害我!”

孟莲说的声泪俱下,楚楚可怜模样忍不住让人心软,她扑倒在赵毓璟和九皇子的面前。

赵毓璟下意识地退了一步,九皇子却冷淡地道:“孟八小姐果然是舌灿莲花。,你何必口口声声都是别人冤枉你,男欢女爱的事情么,在所难免的。你若是喜欢三殿下早说就好了,何必扯上无辜的五殿下!”

“你口口声声说别人冤枉你,难道今日逃婚也是别人逼你的!”玉湖里真的是看不下去,他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你和司徒衍颠龙倒凤被抓个现形你就说别人陷害你,要是我们今天没有来,你是不是要说你只是情不自禁?!”

孟莲瞪大眼睛,声音惶急,“你胡说!”

玉湖里阴阴冷冷的笑着,“是不是胡说你心里头清楚,孟莲你这种女人,就算只是洛天离的通房丫头都嫌你脏了洛家门楣!司徒世子,勾搭别人府上的通房,好气度!”

在人家婚礼期间,居然闹出这样的丑闻,还不说爆出依兰花的使用,就已经足够让孟莲死路一条。再说司徒衍,勾引已婚女人,德行有亏,一旦传扬出去,莫要说他觊觎的皇位,就连世子之位都悬得厉害。

楚云暖真的很佩服设下圈套的这个人,简直就是一箭双雕的好计策。

“通房丫头?!”孟莲捡起面纱带上,一双美眸瞪得大大的。

孟玫冷笑,“你既然逃婚,不愿意做洛家大妇,而洛家又看不上你这么个贱胚子,当然做通房丫头。”

顿时,司徒衍的脸色格外难看。

“洛天离,你怎么敢!”孟莲把炮火对准从头到尾一直沉默的洛天离,“你居然让我做你的通房丫头,你哪里来的资格?你不是说你要一直保护我,你就是这么保护我的!”孟莲浑身颤抖。

洛天离掀开眼皮静静的凝望着孟莲,眸色无波,像极了她初见洛天离时的模样,孟莲有些害怕。

楚云暖好心提点一句,“通房丫头不需要聘礼,八小姐下嫁时,哦,不对,是婚礼是孟家送过来的嫁妆其实都是杏林堂送过去的聘礼,现在已经算数收回。换句话说,孟莲你现在所有的产业和钱财都是属于杏林堂的。”

孟莲赚钱能力不弱,随便写个戏本字画几张衣服图案就可以赚个盆体满钵,更别说她名下还是四通镖局等一本万利的产业,这些东西都是孟莲将来的资本,她就是要掐断孟莲的产业链。

“凭什么!”孟莲尖叫起来。

楚云暖含笑,“大齐律令。”她太了解孟莲,自视来自未来,不曾把大齐律法看在眼中,所以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跌倒在同一个地方。

孟莲发誓,她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大齐律令这四个字,同样司徒衍也是。北堂所实行的律法和大齐完全不一样,所以他根本就不懂大齐律法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发誓,他以后一定要好好研究大齐律法。

“天离,你怎么这么狠心?”她扑倒在洛天离跟前,梨花带雨。

洛天离正想去扶,玉湖里却冷声道,“孟八小姐精贵之身,天离只是个下人配不上你,孟莲你注意点,你的情哥哥还看着呢。”

洛天离一怔,随即通红的眼睛更加红了,他想到自己先前听到的每一句话,那些话如同钢针一样戳刺着他的心口,他知道自己被利用了,被他一心爱慕的女人利用了。洛天离收回了伸出去的手,愤懑不平的别过头,他发誓,孟莲今天给他的耻辱,他决不罢休!

“孟莲,我是下人,你是丫头,很相配。”洛天离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为你付出多少,你就还我多少。”

刹那间孟莲面如死灰,她知道自己的美人计失效了,她猛的扑向司徒衍,“衍哥哥,你帮帮我!”她不要做通房丫头,她是皇后啊,将来高高在上的孟皇后。

司徒衍冷冷望着眼前这一幕,只觉得是此生最大的耻辱,他睡了孟家的一个老女人不说,居然该碰了别人的通房丫头,孟莲啊孟莲,你真的好不要脸!他一根根掰开孟莲的手指,“八小姐请自重!”

孟莲不自觉的瞪大眼睛,赵毓璟看着火候差不多了,开口道,“孟家种植并使用依兰花,即日起查封孟家,天京城孟家主择日会与父皇请罪,代家主,还请你安排孟家众多族亲即日搬离。”

看着孟莲惨白的脸色孟玫还在高兴,没想到这一把火居然烧到自己头上,“瑞亲王,你说什么,这不关孟家的事,都是孟莲,是她做的,跟孟家没有关系。”

孟玫说这么一番话不是因为她有多爱孟家,而是因为她才执掌孟家不久,还没过够家主瘾。孟家如果在她手里败落,她还有什么资格耀武扬威?

赵毓璟面色温和,身姿轩昂,清雅出尘,还是那一句话,“本王择日会向父皇上奏,还请代家主带领孟家众人搬离。”

一字一句中说不出的坚定。

楚云暖摸了一把袖中藏的东西,那是孟宅地契,孟家人此次搬离孟宅,这辈子恐怕是没有再回去的机会。

“另,孟家八女莲使用依兰花迷惑定边王世子不思悔改,流放三千里,名下财产尽归夫家杏林堂所有。”

孟莲实在无法接受这样的局面,她愤愤出声,“我不同意!瑞亲王,我跟洛天离没有拜堂,他没资格拿我的财产……”

楚云暖笑容和煦,“通房丫头不用拜堂。”

她的语气里带着无穷无尽的幸灾乐祸,听在孟莲耳朵里却只有慢慢的恶意和挑衅,孟莲几乎是指着楚云暖的鼻子,“楚云暖,你这个贱人,我哪里得罪你了,你非得处处跟我作对,置我于死地!”

孟莲这种话说的格外可笑,前世的事先且不提,难道她忘了当初是谁联合高怀远要她命,是谁三番两次跟她过不去,现在居然问她哪里得罪她,真是可笑!

赵毓璟冷声道,“把孟莲压出去!”

随着音落,几个侍卫突然出现,压着孟莲就走了出去,途中孟莲一直在挣扎,可她毕竟是个闺阁娇女,哪里能敌得过几个人高马壮的侍卫,不一会儿她的谩骂声就完全听不见了。

楚云暖目光冷淡的望着她,“孟莲,你好好享受……”

这一番变故吓得孟玫面如土色,还不等赵毓璟说什么,只看他的目光移过来的时候,孟玫忙不迭道,“瑞亲王殿下宽心,孟家众人不日必当搬出孟宅。”

赵毓璟很满意,冷淡点头,孟莲赶忙退下。

------题外话------

流放了,有木有激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