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为奴为婢/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无论孟家人再怎么心不甘情不愿,三天时间一到,通通被赶出了富丽堂皇的孟宅,面对煞气腾腾手握刀剑的士兵,孟家一群高高在上的小姐公子贵妇们吞下满嘴的怨气,只能灰溜溜的去往别院。

紧接着,瑞亲王赵毓璟下令命人搜查孟宅,百花城主亲自前往,果然在孟家发现大量依兰花,一时之间天下哗然,嫁出去孟家女儿们纷纷受到怀疑,孟家女儿的名声跌入谷底,各处生意更是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击。

远在天京的孟家主比永乐帝更早收到消息,此时此刻瘦得只有皮包骨头孟家主不禁悲从中来,“孟家,孟家居然毁在我手里……”

“家主,这件事情跟您没有关系,是八小姐,都是她的错!”

说话的人真是孟家主身边最得力的管家,他此刻正言简意赅的把这段时间百花城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本就身体不好的孟家主听到是孟莲用依兰勾引司徒世子不成后,说依兰花是孟家所有的时候,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逆女!”

盛怒之下,孟家主猛的掀翻了桌子,落了一地笔墨纸砚,然后整个人气喘吁吁的坐回椅子上。

管家低声道,“这次奴才回百花城,还发现一件不得了的大事。”

孟家主不由皱眉,“什么事?”

管家没有说话,反而让人把门外跪着的丫头给押了进来,那丫头眉清目秀,看见孟家主的时候就已经瑟瑟发抖,跪地不起。孟家主看了她一眼,透过面上的肮脏勉强可以看出她是小八身边的丫头——如画。

“八小姐流放三千里,这丫头就被卖了,奴才是从在伢行哪里遇到她,本来不想理会,可她说她知道八小姐很多见得不得人的事,其中就包括——”管家顿了顿,声音更低也更忐忑,“家主您的身体。”

“什么!”在天京的这段时间,他是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看过几个大夫,都说他身体没有任何问题,无非是早年被女色掏空了身体,好好保养就是。可事实上,他近来进补了不少奇珍药物,最好的结果不在乎让他陷入昏迷的时间少了点而已。

管家使了使眼色,让如画赶紧上前,如画跪行几步伏地跪下,嘴唇颤抖,几乎语不成调,“家主您身体不好,是因为,因为——”如画闭眼,豁了出去,“小姐给您下毒了!”

孟家主瞪大眼睛,不可置信,“你个丫头,居然敢污蔑主子!”孟家主说这句话的时候,不是因为他有多信任孟莲,而是因为他受不了最疼爱女儿给自己下毒这件事!

“家主,您相信奴婢!”如画高呼起来,她实在不愿意再回到伢行,任人买卖,像她这样的妙龄女孩,容貌生得又好,十有八九会被卖到青楼楚馆。“毒就下在您日日喝的茶叶里,是小姐把茶叶给了七小姐,想在您毒发以后让七小姐做替罪羔羊,小姐最终的目的是成为家主啊!”

如画虽然语无伦次,但孟家主还是能理解她的意思。孟家主本来以为这就是孟莲做的最过分的事情,哪里还想到如画接下来说的话,更是让他痛如剜肉。

“还有六少爷,他染上五石散都是小姐做的……”

六少爷孟修,三岁会诗五岁能武,惊才艳艳,可以说是孟家男儿里最出色的一个。可偏偏他十七岁在外游学的时候,和青楼妓子厮混并且染上五石散,终日沉迷其中,最后失足落水而死。孟家男儿的确众多,可他只有孟修这么一个儿子,想到当年为了生下儿子难产而死的那个女人,再想到儿子被捞起来泡得发浮的尸体,孟家中悲从中来。他为了孟家,让心爱的女人做了妾,最后还没能保住他们的儿子,他该死,真是该死!

“六少爷当时是做好了戒掉五石散的准备,也查出来事情都是小姐做的,所以在晚上的时候把小姐约了出去,希望小姐能够幡然醒悟……”

时隔多年,再一次想起那晚的事情如画忍不住身体发寒。六少爷文雅,风度翩翩,那个丫头没有对六少爷起了点心思,当时她知道六少爷约小姐见面的时候还特意梳妆打扮,而后来发生的事情却让她一辈子都不敢穿粉色衣服。小姐和六少爷在争论,一言不合,小姐就把六少爷推进湖里,更是站在岸上凶悍的用石头砸破了六少爷的头,她看见六少爷雪亮眼睛里的光芒逐渐熄灭,然后慢慢合上,沉入水底,再也没有爬起来。百花城六月的热风吹在脸上,让人心口发寒。

“四姨娘,四姨娘一直旁边看着,后来更是把这件事栽赃到夫人头上,让家主彻底厌弃夫人,六少爷的死,和夫人没有半点关系。”孟夫人彻底被冷落的原因正是因为当年六少爷的死,当时种种证据都指向了她。

孟家主听完后,重重一巴掌拍到桌上,喘息不止,孟莲啊孟莲,果然是她的好女儿,够狠,够毒!

如画低着头,更是说出一些不为人知的往事,比如孟莲的野心,这些年大大小小的动作。孟家主越听心头越冷,他好像第一次才认识到他疼宠了多年的女儿到底有多可怕。如果不是因为她杀了洛天离被人发现,被楚云暖逼着嫁给人家,或许她会一直默默蛰伏,给与他和孟家致命一击!然而就算现在他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孟莲使用依兰花,并说是孟家所有,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灭了世家的机会,永乐帝怎能放过?或许,他可以求助楚家?唇亡齿寒,他相信楚家一定会帮他!

管家看着满眼戾气的孟家主,又看着他衣袍下微微颤动的两条腿,一面飞速思量着接下来要做的事,一遍格外解气的叹息,这件事情,真是让他太爽快了。

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如画可以说是知无不言,她又道,“小姐她去过北堂,她是司徒世子的幕僚,椒山土匪就是小姐和司徒世子两人连手弄出来的……小姐她,还让人去杀楚家主……”

刹那间,孟家主脑子里一根弦断了,大齐皇室有多忌惮北堂他不是不知道,本来世家就足够让皇室如鲠在喉,而他的好女儿居然还联合北堂,她这是想做什么,想造反?!这是要把孟家往死路逼啊,孟家主剧烈喘息着,看向如画的眼神有些毫不掩饰的杀意,这个丫头知道的太多,留不得了!

管家心领神会,挥手让人把如画带下去处理了,然后他上前,端了杯茶,指甲里的粉末弹了进去,劝解道,“家主,您也别生气,我们现在如何让孟家转危为安。”

孟家主很烦躁,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一个细节,他一口将茶水喝尽,咳嗽了一声,“只能找楚家帮忙了。”

听到这句话管家眼里的鄙夷一闪而过,楚家帮忙?人家凭什么帮,这一次孟家犯得可是大忌,惹怒的人是永乐帝,楚家又不是傻。难道他没听见,他那个宝贝女儿可是让人去杀楚云暖,楚家这样都能帮忙的话那就实在是贱,再说,他恐怕还不知道孟家现在的局面,就是楚云暖在背后兴风作浪吧。

“八小姐和楚家主有过节。”管家幽幽提醒了一句,孟家主面色一黑,恨不得掐死那个孽障,只听管家继续道,“当务之急,是如何处置八小姐,司徒世子即将进京,消息要是传出去……”

管家没有继续往下说,但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孟家主咬牙,“把那个孽障逐出家门!”说着,他取来笔墨纸砚洋洋洒洒写上一份断绝书并在其中说明孟莲戕害同族兄妹,毒害亲父,同时还列上种种证据。

管家目光闪了闪,收好断绝书,他出门的时候回头说了一句话,“家主,还请您安心上路吧!”

孟家主一愣,端着茶杯的收不住颤抖,一口黑血猛的喷了出来,这下子他什么都明白了,“你下毒……为什么?”

管家微微一笑,“孟鸿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十六年前被你命人推下的悬崖的书生你忘了不是?”

孟鸿浑身一震,“是你!”

“是我,我回来了。我说过,我会从地狱里爬起来向你报复!”

他本名徐泽,原本是和孟夫人青梅竹马的表哥,两人本来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后来却被孟鸿横刀夺爱。孟鸿不爱她,娶她也只不过是为了得到孟家家主的位置,然而在他继任家主以后,不仅光明正大的纳了贵妾,日日琴瑟和鸣,不珍惜她不说,还命人将她关在院子里。他后来去看过她,原本春华烂漫里折花浅笑的明媚少女在孟家两年得生活里被折磨的形容枯槁,他心痛,要带她走。最后两人在一个夜里出逃了,他没有想做什么,只是单纯的想带她离开那座牢笼,然而他们被孟鸿追到了,当着他和众多家丁的面,孟鸿侮辱了她,还让人把他丢下悬崖,落崖的那一刻,他看见她哭着跪在地上,嘴一张一合喊着他的名字,悲痛欲绝。

所幸的是,他落崖以后没有死,只是浑身骨折,经过的商队救了他,后来他回到百花城,改名换姓,把自己卖入伢行,废了好大的劲儿才得到孟鸿青睐,买入孟家。十六年,他整整等了十六年,筹谋是十六年,才等到今天,他和楚云暖交易,只要他毒死孟鸿,让孟莲逐出孟家,她就会在孟家巨变以后,替嫁入齐鲁郡的孟栀撑腰。

“徐泽,是不是你!这一切是不是你做的?你以为你毁了孟家,刘娇就能有好下场?”

徐泽一拳送了过去,“你没有资格提她的名字。”打完人后,徐泽整了整衣服,又变成那个严肃管家,“家主,奴才告诉你一件事,六少爷死那一天,我是亲眼看着他一点点被孟莲亲手淹死的。”

孟鸿目眦欲裂。

“还有,楚家不会帮你,因为,是我引狼入室的!”在孟鸿入京的第二天,他就把孟家最赚钱的几个生意透露给了楚云暖,更是釜底抽薪的从中抽走了大量真金白银,现在的孟家就是一个空壳,哦不,孟宅被查封,一个空壳都不剩下。

“徐泽你不得好死!”孟鸿在徐泽背后怒吼,嘴里鲜血不住的往外溢出。

第二日,永乐帝收到瑞亲王的奏折,当下大怒,命人宣孟家主进宫。传旨太监在门外等了许久也没见有人出来,于是不耐烦的推门进去,一进门看见的就是口吐鲜血倒地不起的孟家主倒地不起,经太医院探查,孟鸿中毒而死。这时,管家徐泽拿出孟鸿死前写下的断绝书,众人这才知道,孟鸿居然是被亲生女儿孟莲给毒死的,一时间孟莲黑莲花之名,人尽皆知,甚至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由于孟家主死在天京城,对于孟家使用依兰花这件事上永乐帝打算宽大处理,只是让孟家交上一百万黄金赎罪。至于始作俑者孟莲,戕害兄妹,毒杀亲夫,天理不容,永乐帝降旨将其归入贱籍,其后代子女永不赦免,永为贱籍。

楚云暖收到消息的时候,已经过了整整半个月,孟家女儿的名声也到了臭的沟底。她合上一本母亲写的手札,沉默好半天,道:“让人去齐鲁郡夏家送份礼,指名送给孟栀,另外把那边一处铺子一并送去。”她这样做就是有为孟栀撑腰的意思,既然徐泽这件事办得如此出色,她理当给出回报,她相信有她在背后,夏家定然不会太欺辱孟栀。

徐泽,并不是她找上门要求合作的,而是他自己来的,那天什么他也没有说,只是透露一些孟家生意上的消息而已。她对这个人没有太大印象,也不知道他出手可以这么利索,顺势得到永乐青睐,留在天京,虽然只是个七品执笔,但确是近身官员。他手段实在太狠太高,挑动永乐帝不处罚孟家,只是交黄金赎罪,看上去仁至义尽,也让永乐帝对他这么个忠心爱主的奴才放心。可事实怎样,他们心里都清楚,孟家已经被掏空了,没有一点点钱,要他们交,只能砸锅卖铁,只是孟家向来人心不齐,要拿钱,他们只会互相推诿,最后的结果无外乎孟家四分五裂。徐泽这样的人,的确是个人才,若是他顺风顺水走科考这条路一定可以安邦定国,可惜了——楚云暖叹息一声,“让索昀过来。”

索昀来的格外快,“家主,您是不是找到了什么线索。”

楚云暖默默摇头,“还没有。”

索昀顿时有些失望,只听楚云暖说道,“母亲手札太多,我总得慢慢翻阅。我叫你来,是有事要说,种植园的粮食怎么样了?”

“半年一以来,所有收上的粮食都存了起来,加上楚家存粮,足够养活一支百万军队。”

闻言,楚云暖似笑非笑,“你难不成以为我要供养军队?”

索昀老老实实的回答,“瑞亲王不得皇帝陛下宠爱,没有母族,出生低微若是他想……除了举兵造反,没有第二条路。”

原则上是这样,永乐帝不缺皇子,多一个赵毓璟少一个赵毓璟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可若是天下大乱呢?有没司徒衍,北堂都会反,到时候也只有一个赵毓璟能够力挽狂澜。当然这些事都是以后要发生的,当务之急是要应对即将到来的水患。

楚云暖摇摇头,“不,我找你来是要你聚拢粮食,应对九原河决堤的事情。”

“家主,你难道也信孟莲的胡言乱语。”孟莲说九原河要发大水一事,他也是略有耳闻,只是他想不到家主竟然也会相信。

楚云暖笑了,“为什么不信,她是天命之女——未卜先知。”

------题外话------

既然要看孟莲和司徒衍前世的番外,那么过几天就更,名字叫浮生若梦,嘎嘎嘎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