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孟家覆灭/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下来事情发展的顺理成章,永乐帝旨意下达百花城的第二天,孟家许多旁支纷纷宣布脱离主家,也就是不愿意拿出银钱来堵孟家的这个窟窿的意思。孟玫心烦气躁,想起以前这些人一个个不要脸的贴上来,一旦有出事了跑的比兔子还快,再说那几个堂兄弟,刮走的可是孟家最有油水的生意。

孟玫疲惫的揉着太阳穴,这时候房里擦拭瓷器的一个小丫头不小心打碎了架子上珐琅瓷,孟玫吓了一跳,啪的一声摔下手里的账本,怒道,“滚出去!”

小丫头低着头,赶紧退下。

檀香毁了貌,不能留在身边伺候,原本她用的还算顺手的秋芷却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孟玫这个时候突然忆起的秋芷的好来,似乎有秋芷在的时候,她顺顺利利掌管了孟家。其实她后来也派人去找过吴大夫,想把秋芷找回来,可吴大夫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再结合秋芷的消失的时间,孟玫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那天她和楚云暖撕破脸皮,自以为可以独当一面,所以楚云暖就撤了给她的所有帮助。然而事实证明她天真的可怕,没有楚云暖在背后支持,在孟家如狼似虎的几个兄弟中她撑不了一个回合,现在她还能在代家主的位置上,不外乎孟家已经无药可救。孟家的产业四分五裂,她所掌握的不过两成而已,还不够一百万金的五分之一。

孟玫叹息一声,不知不觉人竟然孟夫人房门前,孟夫人在房里做着绣活,夕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她脸上,温柔宁静,有那么一瞬间,孟玫是嫉妒孟栀的,嫉妒她有那么好的母亲。孟玫惊讶于自己的阴暗,她垂下头就要离开,孟玫走得很快,故而没有看到孟夫人复杂的目光。她脑子里一直回响着搬出孟宅时,孟夫人问的一句话,“孟家已经没有了,小玫,你还要争到什么时候?”

是啊,孟家没有,孟莲不在她头上压着,她还要争什么,一个虚无缥缈的家主的位置?

孟玫的心情很奇怪,又喜又忧,曾几何时孟莲像一座大山深深的压在她头顶,孟家像一座华丽的牢笼将她死死困住,突然之间两样都没有了,竟然让她无所适从。孟玫想,或许她可以去过她想要的生活。

孟玫离开后,孟月华摇着扇子斜倚在孟夫人门前,“大嫂,你这是想做什么?同情孟玫么?”

孟夫人放下绣活,沉默了许久,怅然道,“其实,孟玫是我的女儿!”

孟玫不是四姨娘的女儿么,怎么会——孟月华瞪大眼睛,“大嫂说什么?”

孟夫人像是陷入回忆里,那一夜山林漆黑,冷的不只是夜晚,还有她一颗心。孟夫人第一次说出当年发生的事情,“当年表哥想要带我走,我知道,他真的只是单纯想带我走,让我离开孟家,可是谁能相信?孟鸿追到了我们,把表哥推下悬崖,更是当着家丁的面强了我,刹那间我心如死灰,他死了,我的心也死了……孟鸿怕我自杀,把我关了起来,他心里没有我,却还是不停的强迫我,再后来终于找到自杀的机会,可是我发现我怀了孟玫,我恨孟鸿,却无法舍弃这个孩子……”

孟月华惊得睁大眼睛,孟夫人接下来说的话几乎颠覆了她所有的认知。当年孟夫人九死一生才勉强生下孟玫,孟玫体弱,孟夫人只是一个没有实权的后宅主母,根本养不活孟玫,于是她把孟玫和四姨娘的亲生女儿调包了。后来四姨娘看待在孟夫人的女儿十分的孟鸿喜爱,心中不愤,于是设计把那女孩杀死,投尸荒野,孟夫人知晓这件事情时那个孩子已经死了。四姨娘歹毒,竟然不知她杀死的孩子正是她的亲生女儿!

“那么栀儿——”孟月华心里隐隐有一种猜测。

“你还记不记得你和秦扬曾经有一个孩子。”孟月华产女后回孟家小住,因貌美,罕见的被先帝爷看上,孟鸿无耻,把亲妹子灌药后送给先帝,后来为控制孟月华,更是把想孟月华的女儿和秦扬杀死,秦扬自知必死无疑,舍不得女儿惨死,于是在孟夫人外出寻女之时托付女儿,孟夫人把秦扬之女充当真正的孟栀带回孟家抚养成人。

“栀儿?!”孟月华又惊又喜,眼泪不停的流,难怪,难怪她看见孟栀就觉得喜爱,她还一直以为是因为大嫂的缘故,原来,原来她竟然是她的囡囡。真好,真好啊,她女儿没有死,秦扬你看到没有,我们的女儿没有死!

“大嫂,谢谢你!”孟月华跪下,不顾满地灰尘不停磕头,不一会儿额头一片通红。孟夫人扶起孟月华,只是摇头,眼睛里满是落寞,“要是当年没有你,我也活不下来。”她刚嫁入孟家的时候不得孟鸿喜爱,被婆母磨搓,后来更是要看妾室的脸色,要不是当年孟月华帮她,她不知道死了多少次,她只是报恩而已。

“大嫂,你在担心孟玫?”说起孟玫,或许因为知道她是大嫂的女儿,孟月华心里罕见的带了三分怜惜,这个丫头活得很不容易。

孟夫人叹息一声,“我原以为跟在四姨娘身边她会生活的很好,哪里想到……唉,到底是孟莲太厉害,压得她抬不了头,我不是个合格的母亲啊。孟家现在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要是她真心不愿意放弃家主位置,也只能跟着孟家一同落败,我,不愿意看着她随孟家枯萎。”

孟玫自是不知道孟夫人心中的焦虑,此刻放下孟家的她难得睡了一个好觉,今夜她做了一个梦,无比真实的梦。第二日一早,小丫头端了伺候她过来洗漱的时候,孟玫脑子里还是昨夜梦里情景,她摸了摸脖子,只觉得那股冰凉之感挥之不去。

孟玫暗自疑惑的时候,就听见下人说,夫人过来了。孟夫人今日来得格外早,她一进屋就对上孟玫一双好奇、慕濡又带上一点点怨恨的眼睛,孟夫人觉得不对劲,只是一晚孟玫怎么就变得如此奇怪,难道她都知道了?

孟夫人心里正纳闷的时候,就听见孟玫问道,“母亲今日来是有什么事?”

说起正事,孟夫人也回过神,她斟酌着言辞小心翼翼的劝说孟玫放弃孟家,谁料孟玫听了半天竟然什么也没说,只是用越来越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孟夫人。孟夫人浑身一僵,呐呐道,“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我,我——”她顿了顿,语气格外坚定,“我会保护你的!”

孟玫闻言,脑子蒙了一下,昨夜梦里的情形又出现在眼前。那时候她是三品嘉仪郡主,北国城破,她被孟莲绑在高高城楼上,要求敌军主帅华子靖投降,否则就杀了她,敌军不允。孟莲怒,执箭亲射,孟夫人一跃而死,替她挡箭,故去,尸体落于千军万马,战马铁蹄下尸骨无存。后,孟栀告知孟夫人是她亲母,她愤怒,欲杀孟莲不成被困于北国山脉,做为诱饵引华子靖前来,华子靖为救她惨死,她饮剑自刎……

想到这些的时候,孟玫头痛欲裂,孟夫人和华子靖两人的容貌在她眼前交替出现,她有些分不清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偏偏这个时候四姨娘挥着香气逼人的帕子来了,她一进门什么也没说就先哭上,孟玫听得烦躁,手重重落在桌上,“哭什么哭,我还没死呢!”

四姨娘先是一咽,然后哭得更大声了,什么不孝啊,天打雷劈之类的话,不要命的往孟玫头上栽。孟玫脸色越来越差,看得孟夫人心惊肉跳,直到她听见四姨娘说让孟玫用自己去把身为贱籍的孟莲换回来的时候,孟夫人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谭氏,你胡说八道什么,孟莲的贱籍是陛下下旨赐的,哪里是你说换就换?再说,孟玫是我的亲生女儿,凭什么为你和你的女儿奉献!”

一下子,四姨娘蒙了,“你,你说什么?”

孟夫人完全不觉得还有再瞒下去的意思,“我的意思是,孟玫我十月怀胎生下的亲女儿,孟家正正经经的嫡出小姐!至于你女儿,你忘了当年被你丢在荒郊野岭的婴孩了吗?!”

四姨娘脸色惨白,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她尖叫一声,“你胡说,你胡说!”四姨娘固执的不肯相信,孟夫人看着脸色不好的孟玫,挥挥手就让人把她带下去。

“你,你是我亲生母亲?”孟玫放在裙摆上的手紧紧握起。

孟夫人先是沉默,然后沉重的点头,她偏过头,不敢看孟玫的眼睛。孟玫呵呵呵笑了几声,然后咕咚一声晕了过去,晕过去之前,她听见孟夫人焦急的声音,母亲,她也是她的娘亲了么?

这一次,孟玫完完整整的看清了梦中发生的一切,司徒衍,楚云暖,孟莲……每个人的脸不住地出现在她的梦境中,她以旁观者的角度,清楚的感觉梦里人的喜怒哀乐。孟玫这一晕就是整整三天,孟夫人整日整夜的陪在她身边,就连孟月华也来看过好几次。

第四日的一早,昏迷许久的孟玫终于清醒过来,她一睁眼看到的就是靠在床边的孟夫人,感受道孟玫的目光,孟夫人立刻就醒了,“小玫,你醒了?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孟玫按住焦急的孟夫人,张口道,“娘。”

孟夫人一愣,喜极而泣。

五月二十八日,徐泽手持永乐帝圣旨亲至百花城。徐泽换了一个身份,以帝王宠臣的身份高高俯视着孟家,责令孟家十日内聚集黄金百万,孟家怨声载道,更是有人出言责骂徐泽是叛主的走狗。徐泽当下就让侍卫捉住那人,杖责五十,逼迫孟家五日内交出黄金。

一下子,孟家人也不闹了,立刻冲到孟玫住的别院,要孟玫这个代家主交出黄金,然而等他们到的时候,别院已经人去楼空,甚至主人都换了一个。孟家人怒骂,然而也只能去四处筹集黄金。

五天时间转瞬即逝,孟家人就算拼了老命也只是堪堪筹到六十万金,其中还包括了名下不动产,还有女人们的首饰。孟家女人们养尊处优的活了好就,一时间没有了华美的衣服和精致的首饰,死活不愿意出门。徐泽哪里能放过他们,非逼着他们把箱底都给拿了出来,一时间曾经光鲜亮丽的孟家就此湮灭。

随着山穷水尽的孟家人大批大批的离开百花城,百花城孟家,从此消没在大齐历史之中,天命之女也成为一个传说。

孟家人倒大霉时候,背后推波助澜又帮着刮下孟家最后一层皮的孟玫正坐在楚云暖的别院中,她偏过头,看着逼迫孟家人的狠厉的男人一脸温柔的和娘亲说话,不自觉的笑笑。她走上前,拉住娘亲的手亲自把人交到徐泽手里,微笑,“徐叔叔,从今以后我娘就拜托你了。”

徐泽一脸欣喜若狂,然而刘娇面色通红,抽了好几下也没有抽出手来,“小玫你胡说什么?”

孟玫一直在笑,洗去了一身浓妆,她神色温和缄默,“没有胡说,在孟家,您的受的苦太多了,既然孟家没了,您就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小玫——”

“乖女儿你放心,我会照顾好你娘的。”徐泽满脸是笑,他也是不久前才知道孟玫才是刘娇的女儿。

孟玫笑得更灿烂,她低头敛裾,行礼,“如此,就谢过爹爹。”说罢,孟玫退下,只留下面色通红的刘娇和徐泽两人独处。

后院凉亭,楚云暖等候已久,她端坐在石凳上,歪着头翻看一本书,乌黑光洁的头发松松的绾成一个半仙髻,发间斜一支坠有几串米粒大小珍珠流苏的雕花累金丝圆珠祖母绿步摇。细碎的珍珠流苏垂到她一侧的脸颊旁,粉腮莹面,竟把那通透莹白的珍珠都比了下去!

孟玫看到她的时候一些记忆不可避免的涌上心头,她放重脚步,“楚家主。”

看见她来了,楚云暖合上书,“坐。”

孟玫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桌上的书,上面写着道德经三个字,“我记得你以前不爱看这种书——”话才说完,孟玫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楚云暖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她们两人现在的关系恐怕还没有这么熟吧。

自知失言,孟玫略略有些尴尬,“我这次来是有事求你。”

“请说。”楚云暖正襟危坐,这次孟家覆灭很大程度上得感谢孟玫帮忙,要不是她里应外合,他们还没有这么快就拿下孟家。

孟玫看了一眼楚云暖,目光格外复杂,她低垂的眼睛,轻声说,“这是我从孟家祠堂拿出来的东西,对你来说应该有用。”

说着的时候,孟玫打开大红绸缎,露出里面明金黄龙纹的提花锦缎,锦缎两端是织成两条提花翻飞的银龙,上面“奉天承运”四个篆字格外端庄古朴。

楚云暖定睛一看,十分惊讶,这是——

------题外话------

孟家终于完蛋了,我想问问,关于孟莲被追杀药没有人要看,不看的话就直接跳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