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尾声/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祖皇帝遗旨。”隔着桌子孟玫把圣旨推到楚云暖面前,“我想你应该需要它。”

这是孟氏祖宅最大的秘密,也是楚云暖最想得到的孟家那个宝贝。据说孟家第一代天命之女,顺应天下局势,扶持太祖皇帝由山村农夫问鼎天下。太祖皇帝登基建国后,第一代天命之女功成身退,太祖皇帝感叹孟家女天女识趣,亲赐下一道空白圣旨,与之同赐的还有孟家现居祖宅。孟家人被赶出祖宅后,她曾三次派人去寻找,无一例外都是无功而返。她还以为那东西被孟莲拿走了,却没有想到居然在孟玫手里。

她难道不知道这东西的意义,这么光明正大的暴露在她眼前,还是她需要的是可以比拟这一份圣旨的东西,这样一想,楚云暖看孟玫的眼神不由自主带上几分怀疑和探究。

“你想要什么?”

见楚云暖不曾否认需要这东西以后,孟玫原本忐忑的心渐渐放了下来,这是她在梦里看到孟莲使用过的,司徒衍就是用这份圣旨将北堂光明正大的从大齐版图中划出来,从而建立的北国。她不是没有怀疑过梦里所见所闻的真实性,然而后来发生的一切几乎应验,比如孟夫人真的是她亲生母亲,祠堂里她真的找到了太祖皇帝遗旨。孟玫隐隐有一种感觉,那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她会看到那一切,但是她知道她欠了楚云暖一句抱歉。

“我什么都不要,只想跟你说一句——对不起。”

楚云暖一怔,更加奇怪了,孟氏覆灭以后孟玫变得越来越奇怪,话里话外的意思让她有些迷茫。

孟玫苦笑,“说起来你可能是觉得我疯了,有时候我都觉得我自己疯了,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跟你是朋友。楚云暖,我怎么可能跟你是朋友,你这么傲慢的女人,谁有资格成为你的朋友。”

闻言,楚云暖立刻睁大眼睛,手里的茶水洒了一桌都不自知,孟玫,难道她跟她一样——也重生了?!那么北国呢,她死后,北国如何,孟莲司徒衍如何?楚云暖有满腔满腹的话想问,然而所有的话在嘴边转了一圈以后,消失在嘴里,不知从何说起。

“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孟玫没有看见楚云暖复杂的眼神,她垂下眼睛开始讲述她梦里经历的一切。

永乐四十年,北国建立。

北国北帝元年,九月十四日,皇后楚氏被废,新后孟氏入宫,帝许诺其六宫无妃。

……

那些尘封许久回忆慢慢浮现在她眼前,她似乎回到段阴暗的时光。

北帝八年,废后楚氏故于冷宫,遗体与临安公主一同焚烧,没入江河。次年,天下大乱,大齐昭帝帅兵亲征,南楚新君剑指北国,烽烟四起,北国江山岌岌可危。北帝司徒衍陡然从美人温香软玉中清醒过来,然而大势已去,北帝九年末,北国都城被破,大齐、南楚两方大军入京,北国亡国,司徒衍自缢于未央宫,孟皇后以贱籍投入军营,冲为军妓。

“我远远看过昭帝一眼,虽然容貌尽毁我还是能看出来,他就是赵毓璟。昭帝攻陷北国,将废后楚氏存在过的痕迹一一抹去,自此天下没有北国废后楚氏,只有攻陷北国的巾帼女将赵夫人,昭帝正妻。”

孟玫寥寥可数的几句话,在楚云暖心头掀起滔天巨浪,她眼睛里几乎充满了泪水,她不知道赵毓璟如何从九嶷山逃出,也不知道他受了多少苦才成为皇帝。她由衷感谢她死后赵毓璟给了她新的身份,替她报仇雪恨。

“楚云暖,梦里那个我一开始是真心想和你做朋友,只是在后来的相处中变了味道。我利用你,让你对孟莲放下戒心,让孟莲得以顺理成章得封后……临安公主惨死,我看着你自毁双目进入冷宫,我是后悔的。我不知道自己出于一种什么样的心态,看着冷宫里日日被折磨的你,我亲手给怀孕的孟莲下了药,果然,她生下了一个怪物!我想好了,那天宫中大乱,我趁乱就可以把你救出去,然而我没有想到,我到冷宫的时候你居然死了!楚云暖你怎么可以死,怎么可以留下我日日夜夜睡得不安稳?”孟玫掩面而泣,“我欠你一句抱歉啊,对不起,对不起,阿暖。”

楚云暖静静的听她说完,心头百味陈杂,原来孟玫剩下的那个没有眼睛的孩子是孟玫一手造成的,原来冷宫的夜里偷偷为她上药的女人竟然是孟玫。她们曾经是好朋友啊,是什么让她们变成后来的模样?听着孟玫一声声的抱歉,楚云暖突然笑了,罢了罢了,有些事情就过去就过去吧。

想到这里,她浑身一轻,如释重负。

“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孟玫抬眼,眼中泪水如珠,容貌氤氲如玫瑰带露,“我想要离开这里。”

“你不想当天命之女了么?”楚云暖有一点点意外。

孟玫微微一笑,“我不是孟莲,更不想当什么天命之女,这个是一个困了孟家几辈子的魔咒,我不想也困我一辈子,我只想去找他。”华子靖为她而死,她曾经视其心意如无物,现在她要去找他,她想现在的华子靖应该还在那个小山村里,当他的猎户,曾经她生活花团锦簇,以后她只想要男耕女织,平淡渡日。

楚云暖不清楚孟玫想要去找谁,但是看着孟玫脸上真心实意的笑容,她也笑了。有的人之间不一定要你死我活,就像她和孟玫……楚云暖目送孟玫离开。

孟玫走后,楚云暖随意从花园里采了一朵玫瑰把玩,转眼间天边闪过一道白光,紧接着就是稀稀疏疏的落雨声。楚云暖看向亭外,雨来得那样急,不一会儿就湿了青石板,溅起一地水花,她渐渐出神。

春熙捧了披风上来,拢在楚云暖肩上就自觉退了一步,她也望着亭外的雨出神。孟玫所说她字字句句听得清楚,北国、废后、孟皇后……春熙觉得格外惊讶,既然孟玫能知晓那些事情,那么家主是不是也想孟玫般——梦到过,所以她才会百般对付孟莲?

百花城聚福三楼。

赵毓璟静静坐在红木镶嵌贝壳花卉四条屏前,他无聊的按弄着孔雀蓝釉暗刻麒麟纹三足香炉里的香灰。然而这本就是整个聚福楼最保密清净的地方门口站着几个侍卫小厮,暗处还有几个暗卫守护,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孟家已毁,南堂四大家族缺一不可,殿下可有打算?”

“周家想要?”赵毓璟神态温和,疏朗漆黑的眉毛略略挑起,他搁下香勺,“你呢?周家冶金术不比唐家,你们周家用什么来支持自己成为四大家族之一。”

来人正是周家大少周伯彦,周伯彦桃花眼微眯,嗤笑道,“我倒没什么想的,只是那群老头子要死要活的想重振门楣。可他们什么也不想付出,也不想想哪儿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周家——”赵毓璟面容沉静如玉,有楚云暖送的精铁冶金术在手,其实扶不扶持周家没有太大的意义。周家的确是由周伯彦这个人当家做主,但是周伯彦太过重情重义,又极其有责任心,这样的人原本是最适合当家主,前提是楚家、宋家这两个凝聚力十分强的家族,周家人旁支众多,人多事也多,周伯彦仁厚,只能被周家拖累。再说,精铁冶金术事关重大,他信任周伯彦,但对周家还没有那么放心。种种念头在赵毓璟脑海里转了一圈,然而他还没有开口顺什么就听见门外传来一个刁蛮的女声。

坦白来说,因为小时候楚云暖给他的印象,他并不讨厌刁蛮的女孩子,然而门外那个女孩却让他格外厌恶。

“你让开,你知不知道本小姐是谁?敢拦我,你有好大的胆子,你看我让不让伯彦打杀你你,狗奴才。”

周伯彦听得清楚,正是因为这样他面色格外尴尬,拦住朱岫烟的人是赵毓璟身边最得力的一个太监曹盼盼。周伯彦咳嗽一声,“殿下——”

“今日就说到这里吧,我们改日再谈。”朱岫烟太过无礼,赵毓璟心胸微微有些不悦,周家这种样子实在让他不放心,于是赵毓璟打定主意不会把精铁冶金术交给周家。周家式微,如同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此时此刻,周伯彦还不知道,自己错过一个多么大的机会。

赵毓璟打开门,朱岫烟瞪大眼睛往着从里面走出来的人,发束玉冠,衣袍华贵精致,他姿态悠闲如踏云而来,身姿轩昂,清雅出尘,若芝兰玉树,优雅华贵,不可描述。

朱岫烟顿时愣在原地,直到赵毓璟要从她面前走过时她才如梦初醒,一把抓住赵毓璟滚金边大团花锦袍,语调娇羞,“这位公子——”

赵毓璟难得皱眉,他一甩袖子退后几步,朱岫烟还想外靠近,曹盼盼立刻上前拦住。还没等曹盼盼说些什么,朱岫烟就怒骂起来,完全没有了方才含羞带怯的模样,“你个狗奴才,还不让开!”

第二次被人骂成狗奴才,曹盼盼面有怒色,“小姑娘,咱家挡你可是为你好,免得冲撞了我家王爷,吃不了兜着走!”

朱岫烟泼辣,听到曹盼盼这么说顿时就不高兴了,她扬起巴掌就要教训曹盼盼。刚踏出门的周伯彦恰好看到这一幕,顿时他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儿了,“住手!”

“伯彦,他欺负我,一个不男不女的阉人,你帮我教训他!”一见周伯彦出来,朱岫烟像是找到靠山一样,颐指气使。

曹盼盼面有愠色,周伯彦垂眸尴尬万分,他上前拱手,“殿下恕罪。”

朱岫烟的行为容貌,似曾相识。

赵毓璟盯着她的脸,面无表情,这次他在南堂待得太久了,都让周伯彦生出了其他心思。他以为他是为了楚云暖才停留在南堂,所以费尽心思找了这么一个容貌脾性跟她有三四分相像的女人来。

周伯彦心中一喜,“这是周家族老的孙女——”

赵毓璟面无表情,连平日里温和的笑容也不预备继续装了,他警告道:“下不为例!”

周伯彦在打什么主意别以为他不知道,他落后于他这么几步出来不就是想为朱岫烟和他牵线搭桥。朱岫烟行为刁蛮任性,的确和从前的楚云暖有几分相似,难道他周伯彦就以为这样他就能看上朱岫烟?没错,他喜欢刁蛮的女孩,但前提是那女孩叫楚云暖!

周伯彦垂着头,苦笑着说了声是,他就说这件事行不通,周家非得让他把朱岫烟给带过来,他们也不看看朱岫烟和楚云暖有可比性么?

“殿下。”朱岫烟眼神滴溜滴溜的在赵毓璟身身上游弋,面色发红,含羞带怯的模样异常娇艳。赵毓璟看也不看,抬脚就走。

楚云暖本来正在赏雨,却突然间收到孟月华想要见面的消息,她看着秋芷,“孟家都已经灭了,见不见我也没有太大的意思。算了,去看看吧。”

大雨倾盆,雷声滚滚。

大齐有两条河,一条九原河横贯南北,一条闽江横穿南堂,是南堂人的母亲河。

闽江边,孟月华撑着一把红色的油纸伞站在江边,那样浓烈的颜色,掩藏在朦朦胧胧的雨雾中彷徨而美丽。楚云暖渐渐靠近,滚滚烟雨沾湿她衣物发丝,竟没有丝毫狼狈,她背一直挺的笔直,似乎没有什么能压倒她一般。

“果然是你,楚家主。呵,我终于知道小八为什么那么嫉妒你。”百年世家出来的继承人就是不一样,雍容冷傲,丝毫不愧对与楚家人流淌的皇室血脉。

楚云暖低头看着脚下川流不息的江水,久久沉默。

“我第一次见到小八的时候,她机灵的不得了,完全没有孟家人矫揉做作的模样,我喜欢这个孩子。后来我发现她杀了孟修,我才知道这个孩子从前都是装的,她的心跟孟家一样,黑透了!孟家啊,这种腐烂而肮脏的家族,终于不存在了,我真的谢谢你,谢谢你打破了我们身上的枷锁。”

孟月华说着,突然抛下手里的雨伞,她上前一步,双手伸开,“你看,对面杨柳林?那是我出嫁时,和秦扬一起种的,他说等来年柳絮飞扬的时候,我们一起回来。可是——”孟月华陡然泣不成声,“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话才说完,孟月华居然又上前一步,脚底下碎石摇摇晃晃的。这下子楚云暖哪里不明白孟月华的打算,“孟月华,你——”

“我恨孟家,恨它毁了我的生活,我巴不得孟家毁了。然而我却不能不感谢孟家养育了我,让我和秦扬成婚。我有罪,我伙同旁人断送可孟家……夫君,你怪我吧,怪我这么多年来不曾来找你,夫君,月华无颜见你!”

“孟月华,你可以不用死!”

孟月华摇头,泪流满面,“楚家主,如果可以,我想求您日后若是能帮,就替我帮帮孟栀,我的女儿。”

什么,孟栀是孟月华的女儿?!楚云暖还来不及反应,就看见孟月华从江头一跃而下,整个人消失在滚滚江水之中。

楚云暖原本以为孟月华会和孟莲一样选择离开孟家,开始一段新生活,然而她却怎么也没想到孟月华居然选择自杀。南堂有个传说,投水而死的人是没有来世的,只有为赎罪的人才会选择投水而死。

孟月华忠贞,这是楚云暖对孟月华最后的印象,然而离开以后的她没有看见那个叫忆扬的男人站到了江水边,他泪流满面,“你没有对不起我,我告诉过你,我是秦扬,可你总不信月华,你不用怕,我这久来陪你。”

五月三十日,阴雨绵绵,随着孟家老宅上金灿灿的孟字被摘下,宣告着这座百年府邸换了一个主人。

楚云暖现在宅院门口,看着脚边四分五裂的牌匾,又看看上面崭新的楚字,微笑。

------题外话------

下一章开始写孟莲被追杀,还有乌蒙城唐家的结局,楚云扬要放出来溜溜了,然后是静娴郡主霍清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