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流放,西北轶事/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北荒凉,抬眼看过去,灰蒙蒙一片,到处充斥着沙石,也不知道这是她经历的第几场风暴,孟莲同一群犯人瑟缩在小小的角落里,只等着外面呼呼的沙尘过去。

孟莲穿着往日绝不看上第二眼粗衣,低头抱着双膝躲在角落里,粗厉的镣铐磨破了她的手腕、脚踝,妩媚的大眼睛里没了光泽,脸上伤疤还在,由于没有精心养着,格外明显。流放的日子几乎是与世隔绝,不知今夕何夕。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的风声渐渐小了下来,衙役们呼呼喝喝让人出去,前几日鞭子打在皮肤上的痛,仿佛还在昨日,让孟莲也不敢停留,跟着一溜儿女犯人爬出去。

是的,爬。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孟莲从来没有想过她会过这种日子,她不是应该宝马香车、奢衣华服,风风光光的过一辈么,怎么变成了流放的犯人?都是楚云暖,那个贱人,她居然敢陷害她!孟莲望着一望无际的戈壁,眼睛里爆发出无穷无尽的恨意,从她来到这个世界至今,没有人能让她受这么大委屈,楚云暖我们走着瞧!

“还不快走,磨磨蹭蹭的,还当自己是千金小姐呢!快走快走!”衙役咒骂着,更是一鞭子甩到孟莲背上,孟莲蜡黄的小脸瞬间惨白,她压下心头的咒骂声,踉踉跄跄的很上众人步伐。

头上太阳愈发炽热了,照得人心口发疼。走了大概两个时辰,孟莲头晕得不行,然而前方的人还在继续没有停下来休息的意思。孟莲脑子里思绪翻飞,她必须得离开这里,否则她还没报酬就得死在半路上。只是她怎么离开,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娇娇女,孟莲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想念洛天离,如果他在的话——孟莲摇摇头,那个没用的废人,他在也没有用!

西北,西北……孟莲顶着晒得人头疼的太阳努力回想着自己曾经知道的一切,西北贫瘠,外有鲜卑族磨刀霍霍,内有流匪兴风作浪,是全大齐最乱的地方。可是这些信息又什么用,根本救命不了她!

孟莲烦躁极了。

然而这个时候异变突起,不远处黄沙滚滚,竟然冲出一群骑着马手持兵器的人来,为首那人体格彪悍,脸上一道长长的伤疤显得他狰狞凶悍。孟莲远远看了一眼,就被几个女犯人尖叫着推向那人的马蹄,“流匪来了,快跑!”

流匪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思,只当没有看见孟莲,驱着马儿就要从她身体上踏过去。千钧一发,也不知道孟莲哪里来的力气,竟然从马蹄下滚了出去,满脸黄沙。

那人似乎很惊讶,他看了眼孟莲精巧的小脸,眼睛里闪过掠夺的光芒,手臂一挥就把惊魂未定的搂在怀里。他似乎也不嫌弃浑身脏乱的孟莲,在孟莲身上肆意流连了一番后,赞叹道,“好个美娇娘!”

男人眼里有着惊艳,西北女子彪悍不求输男儿,浓烈的像火红得荆棘花,完全没有女人家的柔美。看这美人骨架玲珑,一看就是来自南方水泽,南方多美人,柔情似水,身娇体软像没有骨头。他们虽然经常劫堵女犯人,但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漂亮的女人!

被人如此轻薄,孟莲又羞又怒,几乎是扭身就给对方一巴掌,“流氓!”

“敬酒不吃吃罚酒!”从来没有对人这么对待过,男人面上冷笑,二话不说抓着孟莲的头发就跳下马背,孟莲吃痛,不停挣扎,然而下一刻天旋地转,她竟然被扔在了炽热的黄沙中,午后沙子的热度几乎可以灼伤她娇嫩的肌肤,孟莲忙不迭的爬起来,然而下一刻她却被男人死死压在身下不得动弹。

他眼睛里有些浓烈的兴趣,孟莲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女孩子,她清楚这意味着什么,故而她忙不迭的挣扎起来,就算她不看重贞洁,也没有兴趣在光天化日之下和一个土匪发生点什么,更何况,她将来会是皇后,怎么可以委身于一个土匪?!

“你放开我!”孟莲惊恐到不行。

男人充耳不闻,近乎粗鲁的对待一个娇媚的美人。虽然过了一个月颠沛流离生活,但孟莲一身不同于西北女子的雪白肌肤,依旧让人爱不释手。于是他不管不顾,顺着自己的心意而来,墨绿色绣着嫩粉色的荷花鞭缠绕着,只让人觉得气血上涌。

“不要,求你不要!”孟莲终于哭了出来,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都不像是自己的,她害怕极了,忍不住颤抖起来,“我知道哪里有水源,求求你,放过我!”

男人抬起头,“水源?”西北最重要的就是水源,可他不相信这个女人会知道,一看她娇小玲珑的骨架就知道她不是西北人,怎么可能知道水源。

“对,水源!”孟莲忙不迭道,可身体依旧不敢乱动,她真的是快哭了,“在西林郭勒,不,是在一个有会唱歌岩石的地方!”西林郭勒在她生活的时代是一个非常出名景点,但是这里的人不知道啊,她只能说是会唱歌的岩石那里,她记得,那里似乎还有一条宽阔的地下河。

孟莲本以为男人会放过她,哪里想到他脸色居然狰狞起来,就像要吃掉猎物的雄狮。响峰林里有地下河,他们从来没有对其他人说过,这个女人——男人眯起眼,冷笑,无论她如何知道的,这女人必须死!

想到这里,在孟莲惊恐的眼神中她已经不着寸缕,“你不守信用!”

“信用,给土匪说信用?小娘子我承诺了你什么么,你可真天真!”说着他毫不留情的按住孟莲,不让她随意动弹。

众多流匪兴奋的吹了口哨,没多久就把窜逃的女犯人围拢在一起,女人的尖叫,马儿的嘶吼,再加上几个衙役跪地求饶的声音,吵闹不堪。

孟莲仰着头,望着一碧如洗的天空,突然觉得有什么离自己而去,自从乌蒙城第一次见楚云暖后,这种感觉第一次如此强烈。她双眼失神,几乎感受不到身体是自己的,只有一滴泪水从她眼角滑落。

她落到这种地步都是楚云暖害的,如今她受了多少屈辱,来日就要楚云暖百倍偿还!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孟莲都以为身体不是自己的时候,男人终于折腾完,他站了起来,表情愉悦了几分,看上去似乎很满意,于是他不吝啬的给了孟莲一件可以蔽体的衣服。孟莲抱着衣服,低垂着眼睛,叫人不知道她究竟在想些什么。旁边几个流匪在男人插科打诨,更有人睁着一双绿油油的眼睛不停扫视着孟莲每一寸肌肤,那样赤果果的目光让孟莲怒,可她却什么也不敢做,这世界在再也没有比这更憋屈的事情了。

其余的女犯人似乎也被蹂躏得差不多了,几个衣衫褴褛的女人凑在一起哭的格外伤心。孟莲没有哭,反倒让男人起了兴趣,他上前挑起孟莲下巴,仔仔细细看着她的脸蛋,如果不去看脸上的疤,的确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也不知道这样的美人犯了什么大罪,居然被发配到西北来。然而无论她犯了什么罪,既然来了西北,那就是他们西北的女人。

孟莲眼睛黑白分明,眼泪顺着眼角落下,如花落无声,带着难见的潋滟美态,土匪头子难得心软下来。无论是出自于一种什么样的原因,看到那人眼中的杀意和冰冷终于消散后,她浑身松了下来,她怕死,真的怕死,如果在死亡和进土匪窝中选择,她毫不犹豫的选择第二种,只为了她能活下去,然后报仇!

“走吧!”男人把衣服往孟莲身上随便一卷,抱着孟莲上马,离开,与之同行的还有他们的战利品,至于那几个衙役,已经死的不能再死。

马背上孟莲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往日里欺负她的那些衙役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天空里有几只秃鹫在盘旋,她心里突然觉得无比解气。

马蹄声声,随着风吹过,任何存在过的痕迹都被掩盖,只有那一具具散发着恶臭的尸体。孟莲被人带走后,一群训练有素的护卫来到这里,夏华冷着脸四处检查,然而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该死,到底去哪里了?”

她在流放队伍必经的路上埋伏了一天,只要等孟莲过去她就能悄无声息的解决了她。哪里想到,他们在哪里整整等呢两天也没有见有人过来,夏华觉得计划出了问题,于是带人来到这里,哪里想到衙役居然全死了,到底是谁救了孟莲!

夏华气愤的捅了一把沙子,完不成家主交代的人物,她还有何颜面回去面对家主?这个时候,夏华突然觉得剑鞘捅到了什么,她立刻拨开黄沙,那是一柄刀,夏华一寸一寸的的看着刀身,在刀柄上看到一个细小的印记,那是宫廷司造坊的标志。

“难道是宁王?”皇室中只有赵毓筠对孟莲一往情深,而且又和家主有仇。

“宁王瘫痪在床,应该不是他。据说前段时间朝廷运往西北的军需被响峰林的流匪给劫了,对了华姐上面除了司造坊有没有数字,那一批军需编号十六。”闻言夏华看了看果然,看到一个细小的数字,“果然。”

孔飞有些苦恼,“这么说是他们救了孟莲?响峰林哪地方,不好进啊。”

“响峰林?”

“那地方邪门得很,据说夜里会有女鬼唱歌,进去就跟迷宫似的走不出来,而且地势险要,易守难攻。”说着,护卫孔飞打开地图指了指某一处,“你看,就是这里。如果真是他们的话,要孟莲命这事儿,悬!”

“就没什么弱点?”夏华不愿意无功而返,再说孟莲三番两次对家主不利,绝不能让她有命活着兴风作浪。

“地底下有暗河算不算?”说到这里一个绝妙的主意出现在孔飞脑子里,他眼前一亮,“这样华姐,我们可以借刀杀人!”

在夏华不明所以的目光里,孔飞简单说了起来,西北流匪众多,盘踞着各大绿洲,绿洲有限,水源稀缺,若是有人在这个时候给出准备消息,说响峰林那边有地下河,那群土匪不得炸开锅,抢夺地盘是必须的,到时候他们浑水摸鱼潜入响峰林,不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杀了孟莲。听完后夏华拍了拍孔飞的肩膀,“你小子,行啊。”居然能想出这么损的主意。

孔飞有些不好意思,他腼腆的笑了笑,“在家主面前还请华姐你多多美言几句,也能让我成为家主近卫。”楚家沿袭前汉皇室护卫制度,除了有影卫外,还有贴身护卫,近卫。十三是家主影卫,贴身护卫有夏妆夏华,孔飞也就希望自己能成为家主近卫。

被带到响峰林的孟莲第一时间被人送下去清洗,西北水源难得,孟莲也只是被几个粗糙的妇人随意擦了擦身体而已,而且用的布还不是南堂细腻如雪的千丝缕,粗制的布料擦在身上只觉得火辣辣的疼。

孟莲格外不高兴的给了那个妇人一巴掌,妇人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仗着力气大,在孟莲身体最娇嫩的地方狠狠掐了几下,疼得孟莲倒吸一口冷气。掐完以后,妇人还不解气,她啪的一下摔了布,“你还真当你是什么千金大小姐,来了这儿还不跟我们一样,你不就颜色好一点,不还是千人骑万人糟蹋的贱货!”

孟莲气的浑身发抖,然而那妇人却走了出去,竟然连一件衣服都不给她留下,孟莲委屈的眼泪刷刷刷的往下流,此时此刻她无比怀念曾经再百花城的日子。

然而还没等自怨自艾完,先前那个男人居然浑身赤裸的走了进来,看见孟莲在哭他也没有安慰,反而直接扯过孟莲。

孟莲眼泪汪汪,顿时觉得天都塌了,在这个注重名节的时代里,她失了身就意味着她和司徒衍再也没有可能。这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我是孟皇后啊!

无论孟莲心里怎么难受和不愿意,进了土匪窝的她如同羊入狼群,几乎是每日每夜都被人翻来覆去得侵犯,他们对她毫无怜悯之情,只是单纯的方法欲望。这样生不如死的日子她整整过了半个月,直到有一天,响峰林里因为孟莲居然爆发出极大的争端……

------题外话------

我写这一章的时候感觉那个别扭啊,简直就是打造了一个肉文女主的赶脚,咳咳,希望不要锁吧

我就知道锁了〒_〒,为什么

这是我改的第三次,只期盼不要锁,呜呜~~~~~

哭死再半路上,这都第四次了,我真的什么都没写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