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杀机,我怀孕了/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哥,我就说了那女人不能留,可看看你们一个个跟吃了迷魂药一样,这下子可着了道了吧?”

说话的是响峰林的二把手黄章,他早就看孟莲那个娇滴滴的女人不顺眼了,不仅仅知道地底下有暗河,还知道响峰林岩石唱歌的秘密,这种女人绝对不能让她活着,否则他们一个个的就都完了。

“也不一定是她透露出去的……”

黄章虎目一瞪,粗声粗气,“不是他还有谁?难不成你还怀疑兄弟们?那女人一来,把你们迷得找不到北了,你们就没看见这段时间以来,我们损伤有多严重?”

黄章说的没有错,自打孟莲来到响峰林后发生了多少事情,且不说兄弟们为了她斗殴,就说地底有暗河这事被其他几个土匪窝给知道了,三天两头的打上门来,他们损失了多少人马。

来人顿时哑口无言,他转头面向一直沉默的大哥,“大哥你说这事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杀了她,以绝后患。”反正一句话,他黄章就是不会放过她。

被称作大哥的人沉默了一下,很明显有一点下不了决定,这段时间孟莲教了他们打了一种坎儿井的水井,还教了他们种植瓜果,晒制葡萄干……虽然她没有告诉他们她是谁,叫什么,来自哪里,但他总觉得这个女人受过良好的教养,说不准留下她可以教教响峰林的孩子念书。就在他犹豫的时候,外面有人高声道,“大当家的,您一定得杀了她!”

众人回头看去,那是个瘦瘦小小的青年,他走上前来,一字一句,“大当家,听我一句,那女人不能留!”

“小六,你不是去南堂做买卖去了,什么时候回来的?”黄章在所有人都愣住的时候上前拍了拍小六的肩膀,笑眯眯的,不错不错,终于有人和他有一样的想法了。

“黄三哥,你轻点儿。”小六疼的龇牙嘞嘴,他挪了几步,几乎快跪在大当家的面前,“大哥,孟莲不能留。”

天知道他在响峰林看见孟莲那一张貌美如仙的脸庞的时候有什么感觉,不是惊艳,而是害怕啊,孟莲在南堂事迹斑斑,随便挑出一件就足够让人心头发抖,据说她是以男子心头血养护容颜,据说她逃婚……更重要的是,这个女人得罪了皇室、楚家、还有三尊大佛,他们是土匪,可以不畏惧皇室,但不可以忽略楚家和杏林堂的想法,一个掌握钱财,一个掌握药材,随随便便动动手指头就可以要命啊。

孟莲,是谁?众人面面相觑,显然不知道小六说的人是谁。小六心里快骂死孟莲那个祸水了,“就是你们带回来的那个女人。我说几位哥哥,你们连人家底细都不知道就敢把人往里带,简直就是不要命!”

或许是小六的话说的太不客气,大堂里瞬间就吵了起来,两边人一方骂着小六着小兔崽子翅膀硬了、不同意杀了孟莲,一方坚决要小六把话说明白。看着眼前吵吵闹闹的人,大当家第一次怀疑自己做错了,那女人就是个妖孽,否则怎么会让同生共死的兄弟间生出那么大的嫌隙。

“够了!”他沉声怒喝,“你看看你们像什么样子!”

众人鸦雀无声。

“小六,你说,她是谁?”他好奇,是什么人让小六这么惶恐。

“大哥可还记得南堂孟家?”西北荒漠中有一种特殊的染料,可以使锦缎颜色华丽,如浮光跃然于上。这种名为茜草的植物生长在荒漠深处,只有最强壮的男儿才能把它带出来,然后运往南堂换取生活物资,而常常与他们交易的正是南堂孟家。

“孟家几月前已经亡了,据说动手的人正是南堂楚家现任家主,还有皇室。”

大当家倒吸一口冷气,对他们来说孟家已是庞然大物,居然轻而易举的被楚家灭了,只是这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反正茜草不缺买家。仿佛是看出了大当家的疑惑,小六笑了笑,“大哥带回来的女人叫做孟莲,孟家八小姐,传说中的天命之女。”

一瞬间,众人更是瞪大眼睛,那个像猫儿一样被他们蹂躏的女人居然是孟家小姐,惊讶过后带给土匪们的是兴奋,你们想啊,一个千娇百媚的大家闺秀居然被他们给霸占了,这事一种多么荣幸的事情。然而大当家的却不觉得事情有这么简单,孟莲既然是名门闺秀,又怎么会流放西北?

不知不觉中,他竟然把话给问了出来。

小六叹气,“孟莲许嫁杏林堂的洛天离,然而大婚大日她逃婚,更是用依兰花魅惑北堂定边王世子,恰好被瑞亲王、楚家主、还有玉湖里等人撞破,依兰是禁花,你说孟莲怎么会流放西北。而且——”说到这里,小六都觉得他们倒霉,这么多流放的犯人,他们怎么就把孟莲给弄回来了,“孟莲要嫁那人不仅仅是玉湖里的弟弟,更是楚家主的义兄,被落了面子,楚家和杏林堂哪里能誓罢干休?这还不说皇室和北堂那边……”

大当家的听着都觉得毛骨悚然,她一个女人居然得罪了这么多人,偏偏还被他们给带了回来。西北流放的女犯人,一般都会被流匪带走,这是西北与朝廷的一种默契。可是,西北流匪从不碰罪大恶极、身份特殊的女人,而这个孟莲恰好两者兼顾。大当家的头疼了,他当时也是看孟莲容貌姣好,身段妖娆才把她给带回来,哪里晓得她居然又这么复杂的背景。

“大哥,我在外面的时候还听说一件事。”小六顿了顿,“孟莲杀了自己的亲哥哥,还毒死了她父亲,最后被孟家主发现,亲手将其逐出家族,皇帝下旨苛责。”

一下子众人都惊呆了,他们这群杀人如麻的土匪都做不出这种要兄弟命的事情,那女人居然敢下手?真是看不出来,明明这么娇弱,下手却这么狠毒,简直就是毫无人性。这下子,没有一个人不同意杀了孟莲,你想啊连生她养她的父亲她都可以下手,更不要说他们这群强迫她的土匪,一包毒药下去,那可是死的不能再死。再说了,这女人知道太多关于响峰林的秘密,说不准那些得知消息来挑衅土匪就是孟莲引来的,为的就是借刀杀人,这女人,真狠!

“楚家和杏林堂绝不能得罪。”

孟莲还在熟睡,突然间就被一阵乒乒乓乓的吵醒,她睁开眼就看见几个三大五粗的妇人凶神恶煞的站在她面前,孟莲缩进被子里,只露出一双圆溜溜的眼睛,“你,你们想做什么!”

她实在是怕极了这群女人,一个下手都特别重,而且还明目张胆,要不是她最近小意温柔的奉承那帮土匪,早就被这群嫉妒她的女人给生吞活剥了。

站在最前头的妇人格外凶悍,她记得这个人是黄章的妻子,也是流匪出生,最是凶悍泼辣不过,有时候连最凶狠的黄章都怵她三分。她身边还站着几个孟莲从未见过的妇人,她们各个面色凝重,一言不发。

黄章妻子看着孟莲的时候,目光冰冷,格外厌恶,看得孟莲心惊肉跳起来。

这是一间采光极好的屋子,不同于她们帐篷,处处透露着精致,几个妇人越看心里头邪火越盛。她们拼死拼活的伺候自家男人,也没有得到男人的疼惜,反倒是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哭几声就能有男人巴巴得捧着东西上来求她开心,西北木材缺少,若不是这狐狸精太过魅惑,那群糙汉子怎么舍得用木头给她建房子。

“曾姐姐,你们这是……”孟莲忐忑的捏着被角,不等孟莲说话,四个妇人已经将一把揪住她的头发,把她从床上拽下来,压着她跪在屋子里的羊毛地毯上。

“啊!你们做什么?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居然敢这么对我!”

黄章妻子曾氏向来和夫君一条心,她也就格外厌恶孟莲:“南堂孟家八小姐,莲花仙子孟莲,是不是?”

孟莲叫喊声戛然而止,她挣扎的想要站起来,“既然知道我是谁,你们还敢这么放肆?还不放开本小姐,小心以后孟家要你们好看!”

曾氏冷笑起来,她神情凶恶,疾言厉色:“一个逃婚的贱妇,在这里耍什么威风?”

孟莲勃然变色:“谁告诉你们的,你不要听楚云暖那个贱人胡说八道!她嫉妒我!”

“你不用再废话了。”楚云暖是谁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她们只需要杀了她然后保全男人们的性命就好。曾氏的神情慢慢变的肃杀,“孟莲,你已经不是千金小姐,你流放西北的时候,孟家早就完蛋了,南堂四大家族里头在也没有孟家。仗着你父亲宠爱,戕害兄妹,给父下毒,气死生父,你这种人就该千刀万剐。你还不知道吧,孟家主已经把你给逐出孟家,你孟莲的事迹天下皆知。难怪,难怪你从不说自己的名字,原来你就是那不要脸的贱人!”

孟莲睁大了眼睛,这段时间她想了很多,她原本是打算利用这群流匪,就像当初椒山一样,她用财力和脑子里最先进的训练方式把他们打造成所向披靡的军队,然后让他们占地为王,她想到了所有,唯独没有想到孟家会败落,她会被逐出孟家,没有孟家财力的支持,她如何能完成心中所想。孟莲尖叫,“你胡说!你们骗我,你们都在骗我,我告诉你们,我孟莲天命之女,岂是你们这一群流匪悍妇可比的!”

曾氏似笑非笑。

旁边一个妇人道,“曾姐姐跟她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她现在都还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嗤,孟莲你算了什么东西,我们流匪,但我们也是良籍,比你这个一生都是贱籍的女人强!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你真不要脸!”

“你说什么贱籍?”

“孟氏八女莲,不忠君王,不孝父母,不悌兄弟,寡廉鲜耻,没入贱籍,其子女终身不赦!孟莲,你是贱籍,你们子子孙孙都是贱籍,你害人害己,活该!”

孟莲说什么都不愿意相信,这怎么可能!这个时代等级有多严苛她不是不知道,她原以为身为庶女就是她最大的耻辱,没想到变成贱籍才是她不可磨灭的痛,私教坊的歌女舞姬是贱籍,青楼女人是贱籍,而她孟莲居然也是?不这不可能,孟莲嘶吼起来,她不相信,绝不!

一旁的四个妇人七手八脚的把孟莲按在地上,孟莲惊恐不已,她愤怒的又喊又骂,用尽力气挣扎,怎么也挣不开几身强体壮的妇人。她抬头看了一眼曾氏,只见她目光里饱含冷意与杀意,她突然意识到,这群女人是想要她的命!

其中一个妇人取出一个陶瓶,瓶子里的液体十分难闻,西北植物不多,但有毒的动物多得是,而这一瓶药就是从毒蝎子尾巴里提取出来的,剧毒无比,沾之即死。妇人捏起孟莲的嘴巴就要往下灌,孟莲当然权力挣扎,“你们不可以杀我,我是孟家小姐,不能莫名其妙就死在西北,定边王世子不会放过你们!”

“定边王世子?”曾氏好笑的反问了一句,然后冷笑道,“八小姐,你还是乖乖喝了吧,你与其在在西北生不如死或者变成歌姬妓子还不如就此死掉,成全你们孟家的名声,也保证我们这些人的生命。你放心,我们会对外放出消息,孟小姐流放西北,听闻天京孟家主死亡,内心愧疚,自杀身亡。孟小姐,你应该谢谢我们,至少让你死前博得一个孝女的美名。”

孟莲瞪大眼睛,不可置信。

说着,她亲手捏着孟莲的鼻子,就要把蝎子毒给孟莲灌下去,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孟莲居然挣脱了几个妇人的钳制,发了疯的往外跑。然而不到一个呼吸,她就被曾氏给抓了回来,曾氏看孟莲的眼神愈发冷漠,“按住她,灌下去!”

四个妇人七手八脚的按住孟莲,眼看着毒药就要到嘴边了,孟莲尖叫起来,只觉得呼吸都快被这腥臭的药味夺取,突然间她灵光一闪,“你们不能杀我,我怀孕了,对,我怀孕了,你们不能杀我!”

几个妇人一愣,曾氏脸色难看,“灌!”她不管孟莲怀孕是真是假,她只知道,孟莲活一天,绝对会给响峰林带来致命的威胁。

刹那间,孟莲面如死灰。

这时候,大门突然从外面被人给踢开,一个人风卷残云的跑进来,他抱住孟莲,“你们这是做什么,没听见她说她怀孕了吗?!”

这是响峰林年轻的一个人,他眼睛里充满了对曾氏的愤怒,“曾姨,我以为你是最善良不过的人,可你明知她有孕在身,还要毒死他不觉得太过分了吗?你真恶毒。”

曾氏气得人仰马翻,这个孩子也算是她一手养大,看看他i现在说的是什么话,她恶毒?她要是真恶毒当年就应该看着他被鲜卑人给抓去当奴隶。孟莲这个女人太狐媚,绝不能留,打定主意,曾氏怒声道:“你给我滚出去!”

孟莲缩在青年怀中:“你救救我,我不想死啊,还有孩子,他还小,还没来得及看看这个世界,对了,孩子,孩子是你的,你救救我们母子。”

青年面有不忍,他看向曾氏,“曾姨,我求你。”

曾氏不为所动,青年突然朝门外跪倒,磕头道,“叔父,这是孩儿的孩子,求叔父网开一面,只要我们不说,谁会知道孟莲在我们这里,叔父,孩儿求您!”

曾氏回头一看,门外站着的正是大当家,他面色格外冷毅,完全看不出当时对孟莲的热忱,西北人民风淳朴,女子稀少,一般都是子承父妻,所以他并没有任何怒气,反而看着孟莲,冷声道:“你怀孕了?”

这一是唯一活命的机会,孟莲忙不迭的点头。

“你确定是阿荆的?”

孟莲面色一白,顿时觉得自己被羞辱了,她知道这段时间碰过她的男人不少,可那也不是她自愿的。孟莲垂下头,掩住眼睛里的愤怒和杀意,“是。”

大当家冷笑一声,并未说话,反倒是小六子上前,“阿荆你不要犯糊涂。”

阿荆大声道,“我没有,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求叔父放过孟莲!叔父,我们在西北,楚家势力在南堂,我用不着怕他们,再说杏林堂,不就是个买药的郎中,天下好大夫多得是,何必顾及他们。”

好啊,原来是楚云暖和玉湖里想要她的命,这两个人简直阴魂不散。孟莲恨恨的握紧拳头,浑身气得发抖,阿荆还以为她害怕,愈发怜惜她。

曾氏第一个不同意,“不行!”

“你们要是不同意,那就把我也一并杀了吧!”阿荆高昂着头,视死如归。

曾氏气得倒退了好几步,“你,你——”

大当家的沉默了片刻,“阿荆,你想好了。”

“是!”

“曾氏,这件事情就罢了吧。”大当家的摇摇头,为了一个女人,让阿荆跟他们离心,不值得,如此,他们小心一些就行了。

纵然曾氏不甘,却依旧没有违背大当家的意思,她狠狠等了一眼孟莲,扭头就走。

经过白天的闹剧,这一夜孟莲难得睡了一个安稳觉,然而后半夜的时候,她被一阵杀喊声惊醒——

------题外话------

打不死的小强

孟莲怀孕,你们觉得是真的假的?嘎嘎嘎,我绝对不会剧透,(*^__^*)嘻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