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 章 看走眼,杀鸡儆猴/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暮色四合,响峰林里呜呜咽咽的唱起了歌,侧耳倾听似乎还能听到外面的杀喊声。孟莲披着衣服走出房门,冷风一吹,她不自觉的打了个寒战。

“你出来做什么,还不快回去!”阿荆带着浑身寒气走到孟莲身边,孟莲敏锐的从他身上嗅到一丝丝的血腥味道,刹那间,孟莲好像想到了什么,她抓住阿荆的手臂,一脸惊恐,“我害怕,睡不着。”

阿荆摸了摸孟莲顺滑乌黑的头发,“你不用怕,有我在呢。”

孟莲重重点头,大眼睛充斥着崇拜、信任等种种光芒,心里却嗤笑不已。见她如此乖巧,阿荆心里柔软一片,突然间他听到了什么声音,瞳仁收缩了一下,脸色微变,他轻轻推了孟莲一把,郑重道,“你还怀着孕,放心去睡吧,我会保护你的。”

“是不是出事了?”孟莲拉住阿荆的衣袖,阿荆刚想说没有就听见孟莲道,“你不用瞒我,这么重的血腥味儿,你不能有事,不然我怎么活?”

从没有人这么温柔的对待过他,阿荆目光复杂,良久,她才温言温语道,“不用怕,只不过是其他地方的人过来抢夺水源罢了。”

争夺水源,这么说是有人打上门来了?这简直就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孟莲按捺住心头的激动,反倒装作关心的模样:“啊,怎么会,你呢,你有没有怎么样?受伤了吗?”

阿荆心里暖暖的,他从八岁起就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父母,后来虽然跟在曾姨身边长大,但曾姨面冷心热,一直信奉男孩子是打着长大,所以他在外面被那些骂他没爹没娘的孩子打后,从来没有人替他出头,也没有人会这么温柔的问他有没有哪一点受伤,这种感觉像极了小时候母亲温柔的手掌。他握住孟莲的手,目光温柔,孟莲吓了一跳,差一点就反射性的一巴掌甩出去。

她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怎么了?”

“莲儿你真好。”阿荆说的是实话,他从没有见过像孟莲这样美丽温柔的女孩子,她就像荒漠里最美丽的美人蕉,婀娜迷人。

孟莲自然是在笑,她顺势提出自己的要求,“你可不可以带我过去看看,或许我能帮到你们。”

这下子,阿荆犹豫了,他只是单纯的担心孟莲去前面受到伤害。孟莲一见,立刻道,“阿荆你不用担心我,而且我待在后面我真怕你出事,你忘了我会的东西很多?阿荆阿荆,求求你带我去,我担心你。你要是有什么事,叫我母子两怎么活,你不是不知道,他们一个个的都想要我的命。”

说到最后的时候孟莲的眼泪划了下来,一滴一滴叫阿荆心疼不已,于是他立刻同意带孟莲前去,孟莲当下破涕为笑。

熊熊烈火照亮了半个响峰林,岩石间呜呜咽咽的歌声还在继续,夜风中浓烈的血腥味四处飘散,混杂汗味,异常难闻。地上死尸伏地,血流不止,然而此时此刻却没有人下去清理。两边人马虎视眈眈,黄章一身衣服已然残破褴褛,他身边曾氏一脸肃杀,一剑之间,又挡了一箭。

大当家的站在最前头,他大声道:“刀疤荣,我们进水不犯河水,你带人过来是几个意思?!”

对面是一个皮肤黝黑的大汉,他肩膀上扛着两把巨大的斧头,仔细看还能看见斧头上沾满了血迹,他哈哈一笑,“七爷,这可就是您的不对了,坐拥着下头巨大的地下河,可却看着我们哥几个为点水争的头破血流。哟,七爷,您可不厚道!”

话说完,一帮土匪就吆喝起来,“七爷,有福同享啊!”

“七爷,西北的水源是大家的,你们可不能独占啊!”

夜色沉暗,让人看不清大当家脸上的表情,只能看见他一双眸子闪烁着狠厉的光芒,他也没有否认水源的事情,而是道,“刀疤荣,这事我们可以商量。”刀疤荣是西北最大的流匪头子,手底下有一千多人,都是一群亡命之徒,硬碰硬对他们来说没什么好处,看来只能把他骗进响峰林再徐徐图之,最好是梦杀了他,接收他的人马,打定注意,大当家当下就约刀疤荣入内详谈。

刀疤荣自视身手不凡,不顾底下兄弟的劝诫就单枪匹马上前。见到这一幕,悄悄躲在一旁的夏华听到耳边人嗤笑道,“这就是你们的主意?还想借刀杀人,这下子偷鸡不成蚀把米了吧,等两边人联合起来,你们还想要孟莲的命,嗤。还是乖乖回去吧,孟莲的命我们堂主要了!”

说话的是杏林堂天字一号杀手,他长着一张清秀的娃娃脸,嘴里没命的讽刺夏华,“这就是你们楚家实力,看起来也不怎么样,还不如我们杏林堂有本事,缩头乌龟,要我们直接就冲进去杀了那贱人。”

夏华手里的剑几乎快拔了出来,孔飞抹了把冷汗,不停的说道,“华姐华姐冷静,咱不跟他一般见识,他就是一没脑子的莽夫。喂,臭小子,你难不成忘了上次是谁刺杀我们家主,反倒被我们楚家当成兔子给剥皮了,我们楚家护卫那可是数一数二的!”

孔飞不忘自吹自擂,夏华一巴掌就朝他头上甩了过去,“闭嘴,还不想想怎么补救,看你出的馊主意。”

孔飞委屈得很,当初事谁夸他聪明的,翻脸不认人,孔飞心里腹诽,嘴上说的格外好听,“华姐,他们是土匪,一言不合又打起来是很正常的,你还真以为他们会结盟……”

或者该说孔飞就是一张乌鸦嘴,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不知道哪里来的箭镞一下子就穿透了刀疤荣的胸膛,刀疤荣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低头看了一眼胸口上还在震动的箭羽,噗通一声从马背上栽了下去,死不瞑目。

孔飞简直要惊呆了,这到底咋回事?夏华默默摇头,“乌鸦嘴。”

巨变来得太突然,谁都没有反应过来,道上赫赫有名的刀疤荣就这么死了?一时间,场面诡异的安静下来,直到一个男人站在高高的岩石上,气沉丹田,“刀疤荣犯我响峰林,该死!你们还不快快退去,否则别怪我手中弓箭无眼!”

这一句话说的那是一个荡气回肠,岩石上那人的身形亦是显得高大无比,他单手执弓,一手环抱美人,夜风下,衣袂飘飘,真是积石如玉,列松如翠,整个人卓尔不群。

“孟莲。”夏华和天字一号磨刀霍霍,就差冲出去第一个结果孟莲。

不错,来人正是阿荆和孟莲,孟莲披着雪白的狐狸毛披风,娇娇弱弱的靠在阿荆怀里,隔得太远,他们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只觉得有一种满满的怪异感。这种时候穿白色,那不明摆着给人当靶子么?

大当家的脸色瞬间就黑了,他怒喝,“阿荆你在做什么!”他原本是打算请君入瓮的,但现在全被这臭小子的给打乱了计划,看着自家老大惨死,这群土匪不得疯了。

阿荆一身正气,“叔父,孩儿这是杀鸡儆猴。”

孟莲在她他怀里连连点头,她过来的时候就看见刀疤荣正要往这边走,大当家的脸上的表情她很熟悉,那种带着的算计与狠毒交织的光芒是她生活里的一部分。她几乎是下意识的知道大当家的想做什么,但不,她绝不让他们成功。对于一群凌辱了她,还要她命的土匪她绝不会放过。所以,她立刻让阿荆出手,杀了刀疤荣挑起两方争斗,而她顺势逃跑,至于作为靶子的阿荆的死活,她根本就不在意。

结果显而易见,孟莲成功挑起两方争斗,激烈程度更胜先前。

“兄弟们,上,为荣哥报仇!”

“冲啊!”

“杀!”

月华如水,清清冷冷的月光下血流如河,半空里秃鹫在盘旋,三三两两的冲下来啃食人肉。西北土匪彪悍,向来都是为水源争得你死我活,但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不要命过。一刀一剑,刀刀见血,后面同样有人前仆后继,黄色与血红色交织,满地堆积的残肢恐怖而狰狞,浓重的气息让人几乎窒息。此刻,双方人马损失过半而且都已疲惫不堪,大当家死守前方,安置好孟莲后阿荆也加入战局。

阿荆杀红了眼,他踢踢脚边的尸体左顾右盼,左边是黄章叔叔,他右臂上插着半截箭,却不肯后退半步,用不太熟练的左手狠命挥着,而右边的一个兄弟噗通倒在地上,温热的鲜血喷了他一脸。

曾氏手上退下,她靠在岩石上咬牙替自己处理伤口,孟莲趁机从后面跳了出来,一根金簪轻而易举的插进曾氏的胸膛,曾氏瞪大眼睛,孟莲嫣然一笑,狠狠用力,簪子全部插了进去,“你该死!”所有违背她的人都该死。

阿荆因为担心孟莲,所以回头的时候恰好看到这一幕,不可置信,这还是那个温柔如水的女人。苍茫的夜色中,孟莲脸颊边的血红色显得她格外妖冶,孟莲毫不在意的擦拭,而后她解下雪白的披风,朝某个方向用力一扔,然后砰的一声巨响,火光四起,一个巨大的深坑出现在地上,旁边躺着一群尸体,刹那间响峰林损失惨重。孟莲这一手惊呆了所有人,夏华却觉得奇怪,“她哪里来的火药!”火药这东西她都只见过一次,还是当年前家主从一个炼丹术士那里弄回来的,火力强大,瞬间可摧毁一座城池,让当时的前家主讳莫如深,将配方收入楚家古楼。现在谁能告诉她,孟莲手里居然有火药,还是比楚家收藏更爆力的火药!

“原来这东西叫做火药——”天子一号眼里闪过浓烈的兴趣。

孟莲脱下披风,里面是一件深色的衣服,她站在那里神情异常冷漠,面色残忍鲜活,就跟吞了人后娇艳欲滴的食人花一样,“你们都该死!”

阿荆瞪大了眼睛,满眼不可思议,这要他怎么相信,她一心护着的孟莲杀了曾姨,杀了他这么多兄弟,阿荆茫然的蹲在巨坑旁,脑子里一片空白。大当家受了波及,他勉强压下心头翻滚的气血,心里后悔的不行,他应该听小六子的,杀了孟莲,这种连亲生父亲都下的去手的女人,他怎么能指望她不报复他们。

孟莲高傲一笑,转身就走。

她这一走,原本还在忌惮她的人,纷纷举刀,最终响峰林全部死绝。当刀子朝阿荆落下的时候,他恍然想起第一次见孟莲时她羞涩的表情,在想到她杀了曾姨时的残酷,心里头冷得可怕,他看走了眼,阿荆闭上眼睛。

孟莲一走天字一号跟离弦的箭一样,飞快的冲了出去,夏华咒骂一声,起身就追,“走啊,还愣着干嘛,要是被他抢了先,我非抽死你!”

孔飞楞了一下,“华姐,我不想回去了。”

“你说什么?”

孔飞鼓足勇气,“华姐,我要留在这里,不回去了!”

夏华停下脚步,“你想好了?你要知道,你回去以后就是家主护卫。”这是楚家众多死士最大的愿望。

孔飞咧着嘴笑了,“家主身边那么多人,也不缺我一个,我想留在西北,替家主做更有用的事情。”

夏华突然明白他想做什么了,他想掌控西北,掌控西北众多流匪的第一步就是成为他们中的一个。夏华笑了笑了,她拍拍孔飞的肩膀,“我们会支持你。”楚家也会支持你,他们是楚家死士,但楚家绝没有强迫他们做任何事,他们都是自愿为楚家奉献。

孔飞重重点头,挥舞着剑就冲了上去,孔飞功夫了得,用最快的速度救了阿荆,威慑了前来挑衅的土匪。他执剑的背影格外肃穆,一瞬间点亮了阿荆的求生欲望,于是他站了起来,与孔飞一同并肩作战。厮杀了整整一夜,天空泛白的时候敌人才缓缓退去退去,孔飞和阿荆背对背瘫痪在地上,遍地残肢。大当家已死,响峰林众多兄弟死里逃生,剩下不到五十人,几人商议,愿意推选阿荆为新的大当家,阿荆说什么也不愿意,故而他把位置让给救了大家性命的孔飞,自己担任二把手。

如此,孔飞渐渐在西北站住脚跟,他并没有像以往的流匪那样,打家劫舍,而是对响峰林进行改造,就地休整与西北百姓打成一片,他从楚家运来大量耐干旱的粮食种子,预备在西北种植,这时候孟莲所留下的坎儿井也在这个时候起到巨大的作用,然而没有一个人记住孟莲。西北粮食问题解决以后,孔飞开始训练百姓,西北百姓体格彪悍,如今受到训练得到兵器更能抵御入侵,于是孔飞用蚕食的手段渐渐掌控了西北,当然这都是后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