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大师救命啊/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却说夏华那边,等她带人追过去的时候天字一号已经制服了孟莲,此时此刻他正对孟莲上下其手。夏华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不可思议,难道孟莲真的可以美到让男人忘记她的恶毒与肮脏,夏华表示完全不能理解。

“原来你这么重口味!”

夏华的话瞬间让天字一号黑了脸,孟莲真的快哭了,难道她才从狼窝里逃出来又得进入虎口?她欲哭无泪,恰好在此时她看见了夏华,孟莲不认识夏华,但好歹夏华也是一个女人,她应该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被人糟蹋。

“这位姑娘,救命啊,这恶霸看我容貌美丽就想强占于我!”

夏华顿时目瞪口呆,孟莲这是疯了吧。

天字一号的脸更黑了,他怒吼,“闭嘴,连人家来做什么都不知道就求救,你不怕人家是要杀你!把东西给我交出来,我留你全尸!”

这下子轮到孟莲目瞪口呆了,她对着夏华道,“你要杀我!我哪里得罪你了!”

夏华简直不想和她废话,提剑就上,前家主说过要杀人的时候千万不要废话,直接抹脖子,否则会生变故。夏华的剑砍在了天字一号的袖剑上,溅起一阵火花,夏华只觉得虎口发麻,她怒喝,“你什么意思!”

天字一号的表情也不轻松,他昂头,“你不能杀她。”

闻言,孟莲大喜,忙不迭道,“英雄救命。”

夏华快要抓狂了,“你别忘了我们是来什么的,你就不怕玉堂主责罚?”

早就听说杏林堂背后做的是杀人的买卖,孟莲心头一跳,玉湖里,他派人杀她,就为了个洛天离?那么这个女人又是谁的人,楚云暖?孟玫?还是赵毓璟?不,不应该是孟玫,孟家覆灭她忙得焦头烂额,应该没有功夫派人杀她,那么只剩赵毓璟和楚云暖了,该死,这两人真是阴魂不散。

天字一号清秀的脸庞格外冷漠生硬,他几乎是从牙缝里憋出来几个字,“不用你管。”只要他拿到火药,堂主那边自然好交代。

既然天字一号都这么说了,那夏华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你不怕玉堂主责怪,可我要向家主复命。”

正说着夏华一剑砍了下去,气势汹汹,天字一号略略矮身,袖剑就往夏华腹部而去,夏华轻轻一跃,跳到天字一号身后,挥舞着剑刺向他的右手手腕,天字一号轻巧躲过。夏华剑术以轻灵见长,天字一号的功法以迅捷为主,两人缠斗在一起,几乎不分上下,天字一号胜不了夏华,可同样夏华也无法杀了他保护的孟莲。

孟莲看得惊心动魄,好几次夏华的剑快指着她喉咙的时候,她都忍着没有叫出来,那种距离死亡只有一线的感觉她无力再来几次。

夏华是楚云暖的人!楚云暖真可恶,把她逼到这种境界居然还敢派人杀她!

夏华退后一步,微微喘息,跟天字一号虎视眈眈的对望,她余光扫过孟莲,她正恶狠狠的盯着自己,恨不得将自己生吞活剥了。夏华转了转手腕,一蓬暗器射出,角度格外刁钻,然而依旧被天字一号挡下大部分,只有小小的两根落到孟莲身上,孟莲痛呼。天字一号瞪了夏华一眼,回头一看,见孟莲没被伤到要害也没有废话,直接一脚踩在孟莲伤口上,“把东西交出来!”

“什么东西?”孟莲蒙了,她真的不知道对方想要什么,而且现在她身上根本没有值钱的东西。

“火药。”天字一号言简意赅。

原来是要火药。孟莲心口一松,对他也不那么害怕了,既然他需要火药,想必不会对她动手。“英雄,只要你带我南堂,火药配方我必双手奉上。”

天字一号有些意动,火药的威力他看在眼里,确实诱人,但是放孟莲一命,这不可能,堂主对他恩重如山,他绝不会违抗堂主命令。

“先交出来。”

孟莲咬着唇,楚楚可怜的看着天字一号,泪光点点如雨后新荷,“英雄难道你就这么狠心,我只是一个弱女子罢了,我人都在你手里,你还怕我耍赖不成?”

天字一号一脸生人勿近,毫不为孟莲的美人计迷惑,孟莲咬牙,脑子一转,突然间就从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变得扭曲凶恶,她指着夏华就道,“你杀了她我立刻把配方给你默出来!”

天字一号正在权衡利弊,得罪楚家,放弃火药,那个对他来说更好一些。

原来天字一号看上了火药?夏华眯眼,秉着先下手为强的作风,她立刻挥手让身后的几个护卫一起上,她就不相信人多了,天字一号还能不露破绽,打不死他也要他退层皮!

四个护卫,连同夏华五把剑从不同方位刺向天字一号,这是避无可避的死局,然而天字一号的身体从诡异的角度曲起,一连躲开两个护卫的攻势,夏华身形一晃,使了虚招就从天字一号面前闪过,她势如破竹直奔孟莲心口而去。天字一号被五个护卫拦着,无法上前,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夏华下手,懊恼极了,他是真心疼火药。

然而在所有人以为孟莲必死无疑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弹出一颗珠子,生生打歪了夏华的剑势,剑锋一偏,只入孟莲胸膛半寸,而被珠子打到的剑居然断成两截,一截停留在孟莲胸口,一截在夏华手中。功亏一篑,夏华恼怒不已,“什么人!”

一声佛偈响起:“女施主,得饶人处且饶人。”

夏华回头一看,地平线的那一头太阳渐渐升起,几个穿着深色纳衣的和尚从远处而来,璀璨的阳光下给他们镀上一层金光,宝相庄严。开口的正是为首的老和尚,慈眉善目,怀虚若谷,仿若心怀天下,他上前,双手合十,“两位施主切莫再造杀孽,得饶人处且饶人,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看清来人后,孟莲大喜过望,她几乎是爬到老和尚脚边,“惠恩大师救我!”

原来是怀远寺的禅师惠恩和尚,夏华和天字一号两人脸色都十分难看,他们曾经都是活在苦海里的人,从没有看到过岸,他们只看到救赎了他们的主子,天字一号冷笑,“老和尚,你说话真可笑,既然苦海无边,那回头怎么看得到岸?”

惠恩摇头,叹息,“痴儿。”

夏华最讨厌这些道貌岸然的和尚,她抽出身后护卫的剑,“让开!”

惠恩纹丝不动,“此女有大气运在身,杀之则天下乱。女施主不要为一点私欲,搅得天下大乱,苍生何辜?”

“这么说你是要保孟莲?”惠恩的意思谁听不出来,夏华冷笑连连,“大师别说的那么好听,你怕看孟莲美貌,动了凡心吧!”

“胡说八道!”惠恩背后一个背着棍子的武僧怒喝。

夏华笑了一声,“原来是有备而来。”怀远寺武僧以内家功夫见长,尤其是寺中世代相传的十二金刚阵,据说可以困住神佛。而惠恩身后十二个背着棍子孔武有力,太阳穴凸起的内功高手们,就是为了摆出金刚阵,困死他们救走孟莲。

“十二金刚阵,怀远寺也是下了血本!”天字一号不屑得很,“红颜祸水啊,连最不理俗事的和尚都入了凡尘。”

惠恩无悲无喜,念了声佛,道,“两位施主,这位女施主我是一定要带走的。”

明知实力悬殊太大,但夏华心有不甘,她和天字一号对视一眼两人格外默契的冲了上去,一人在前方吸引十二金刚注意,一人趁机杀了孟莲,此时此刻,天字一号也没有了索要火药的兴趣,他唯一的目的只有一个,杀!

众多护卫一拥而上,然而十二金刚阵确实霸道,一个人力量就算再大也无法撼动十二个人的力量,如同蜉蝣撼树。几招过后,婴儿手臂粗的棍子狠狠打到夏华心口,夏华往后退了好几步,然后哇的一下吐出好大一口血,血里还含着肉沫,而她身边天字一号也好不到哪里,浑身上下就没一个好地方,右手更是软趴趴的搭着,他抹掉嘴角溢出的鲜血,眼神阴狠,如鬼魅作祟,“好一个慈悲为怀的怀远寺!”

惠恩叹息一声,“贫僧此举是为了天下苍生。”

两人嗤笑,装模作样。

孟莲心中痛快,她捂着受伤的伤口上前一步,恨不得冲上去杀了这两个人,然而对上他们充满杀意的眼睛后,孟莲犹豫了,然后退缩了。死里逃生好几次,孟莲格外爱惜自己的生命,这个时候上前等于找死,谁知道他们还有什么后招,于是孟莲退后,躲在一群和尚中间,“你们回去让楚云暖和玉湖里给我等着,我孟莲一定会把他们碎尸万段!”

“我呸,你这个不自量力的贱人,就你还想动家主?”

天字一号虽然没有说话,但眼中的鄙视之情溢于言表。孟莲咬碎一口银牙,险些控制不住冲上去杀了他们,然而最后的理智告诉她冷静,一定眼冷静,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惠恩和尚,你今日不杀了我,你最好跟佛祖祈求十二金刚天天跟着你,否则,你等着!”

天字一号放完的狠话后,就看见惠恩摇了摇头,“贫僧不杀生。”说完后他带着孟莲和十二金刚转身就走,留下两个浑身是上的人在西北荒漠里自生自灭。是,他不杀生,他只是让这两人在死亡中挣扎,好慈悲的和尚!

百花城一年四季花香如海,正是应了那一句南堂六月花如絮,百花城中香最浓。

楚云暖正在百花城中赏景,此刻她坐的地方正是整个城中最美丽的地方,牡丹花败后芍药雍容而来,一朵朵芍药花俏丽如美人亭亭,尖尖的叶子翠绿得似绿蜡一般,众星拱月的拥簇着滑润如玉的花朵,五颜六色的芍药竞相开放,单瓣花瓣如盘如盏,微风一拂,轻轻摇晃,似未嫁少女般满脸羞涩,多重花瓣,形如荷花,层层叠叠密密实实的,极雍容华贵之美,烂如云霞,艳如胭脂,随风摇曳。

楚云暖被这一片艳丽多姿的芍药给吸引了,她突然手痒,正准备摘下一朵芍药泡茶时,一只修长的手快她一步。绚丽多彩的芍药花田里,赵毓璟手执一朵粉色的花朵,微微一笑,眉眼弯弯,目若星辰,惊艳独绝的模样,世无其二,“溱与洧方涣涣兮,士与女方秉蕑兮。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洧之外洵訏且乐!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勺药。”

这是先秦诗经中一首男女以芍药定情的诗句,赵毓璟声音清朗,洋洋盈耳,如珠落玉盘,楚云暖突然就被蛊惑了,她接过芍药,面颊微红的靠在赵毓璟怀中,“有时候我真觉得一切都像做梦一样。”你没有死,我没有嫁。

赵毓璟抱住楚云暖,没有说话,反倒是楚云暖抬起头,道,“赵毓璟我心悦你,你不可以负我,就算你要娶霍清华也不可以,立刻退婚!”这是定亲一事过了这么久后,楚云暖第一次直面这个问题,霍清华不在南堂,她不在天京,就算两人这辈子碰不到一面,她也绝不允许赵毓璟的妻子是其他人。

“我和霍清华没有什么,只不过是各取所需,不会成亲。”赵毓璟想到霍清华的真实身份面上就一阵扭曲,“你相信我,阿暖我心里只有你。”

楚云暖高昂着头骄傲如孔雀,“我信你一次。”

赵毓璟哑然失笑。

楚云暖芍药花瓣一片片拆下,投入壶中,冲入清晨从芍药花叶上取下的露水,泡制成茶后推到赵毓璟面前,赵毓璟饮了一口。

楚云暖满脸好奇,“怎样?”

“唇齿留香。”

两人相视一笑,难得开始享受起独处时光来,天南地北的说着,每每说到关键处总会发现两人的想法是那么合拍。赵毓璟格外温和的看着楚云暖,眼里的温柔仿佛能溢出来,他的阿暖是这个世界上最懂他的人,也是他唯一的温暖,只是有时候他不懂,她眼睛里为什么有那么多沧桑。

这一日,楚云暖正在和玉湖里商议事情,突然间见两个浑身是伤的人冲进来——

------题外话------

怀远寺就是孟莲拿到金鲤令牌的地方,佛教是从汉代传入的,你们猜猜看,怀远寺在整个事件中充当了什么角色?咳咳,说明一点,这些和尚不是真的高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