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云扬之危/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家主,乌蒙城出事了!”

楚云暖吓了一跳,立刻站了起来,连手边的茶杯什么时候打翻都不知道,茶水顺着着桌子流淌,打湿了楚云暖的裙子,“怎么回事?!”

眼前两个人狼狈得很,浑身破破烂烂不说更是鼻青脸肿,几乎是看不清原本的模样。两人互相搀扶着单膝跪地,“乌蒙城,别院里的人都被唐家人控制了!”

“什么!”楚云暖她离开的乌蒙城别院的时候明明都安排好了,怎么还是出事了,上次是因为楚绮叛变,这次又是因为什么。再说唐家被她往死里打压,根本没有翻身的机会,所以她才放心把处理唐家的后续事情交给云扬,这才过了多久,唐家就死灰复燃,云扬到底做了什么!

“而且,”两人低头,惭愧,“少爷,少爷中蛊了,属下失职,求家主责罚。”

楚云暖倒退好几步,浑身发抖,“混账!你们怎么不早点来报。”蛊虫啊,没有人比她了解蛊毒得可怕,当年几乎是毁了半个北堂,沾上的人就没有活下来的,难道重活一次,她还要眼睁睁的看着云扬去死?

楚云暖雷霆之怒让两人不敢直视,其中一人嗫嚅着嘴角,道,“家主不是属下不报,而是我们出不了乌蒙城,这才属下两人能出来还是靠唐三少爷唐祺的帮助。”

“你先别忙着生气。”玉湖里也是知道楚云暖最宝贝那个弟弟,他劝说道,“现在就立刻回乌蒙城看看,我记得你们家有一个叫辛毅的大夫,艺术很不错,带着他赶紧回去,迟则生变。”

经玉湖里一提醒,楚云暖方才收敛起满心的怒火,“我先回乌蒙城,至于药材的事情你就多留点心,务必在十月之前全部收集好。”

玉湖里目光闪了闪,“你就那么相信孟莲说的话,九原河决堤?”

楚云暖反问可一句,“孟莲说的事情有几件没有应验的?”从前发生的事情太杂碎的她记不清了,但九原河决堤的事情她记得一清二楚,她现在聚拢粮食,收购药材只是提前做准备,企图减少九原府百姓的伤亡,毕竟当年她对不起九原府百姓,哄抬粮价,买卖人口,这些事情她哪一件都做过,逼得多少家庭买儿买女,她现在不过想赎罪,顺带让赵毓璟聚拢民心。

玉湖里沉默了一下,这才想起来孟莲曾经的说的事情没有一件不曾应验,他背上突然起了一层冷汗,是想洛家未卜先知献出的代价是整个洛家子孙,而孟莲却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玉湖里想起来他曾经看过孟莲的本命星辰,那分明是一颗暗星,毫无生机,若他没有看错,孟莲应该早就死了,可事实是在楚云暖对孟家动手之前,孟莲活得风生水起,身边环绕着众多出色男儿。

难道她,真的是个妖孽?玉湖里十分怀疑。

楚云暖带上辛毅急匆匆的赶回乌蒙城,只是让春熙留下替她和赵毓璟说一声。

乌蒙城那边春意则格外郁闷,也不知道少爷的乳母孙妈妈是从哪儿蹦出来的,这些日子不但得少爷信任不说,还隐隐有掌控别院的趋势,她跟少爷提过几次,总是莫名其妙被孙妈妈挡回来。

春意满腹怨念的端了一盅鸡汤往书房走去,自从家主外出以后少爷就开始阴晴不定起来,可她又不能告诉少爷家主让你修身养性,又让你想办法对付唐家,只能每日面对少爷的冷脸,还有孙妈妈的的挑刺。

走到书房的时候,秋桂正在门口候着。秋桂是不久前,楚云暖特意嘉陵城老宅调过来照顾楚云扬生活饮食的,没想到孙妈妈一来连带着她也不得小少爷信任,也不知道那老太婆给少爷灌了什么迷魂汤。想到这里,春意撇嘴:“又有谁来了?”

秋桂道,“说是孙妈妈的表亲,想求少爷给安排在别院做事。”

“他是什么东西,也值得少爷亲自见!”春意跺了跺脚,柳眉到竖。

秋桂摇了摇头,“谁知道呢?家主怎么说?”前几日她们就派人将别院的事,事无巨细的通知了家主,这几天就等家主回来了。

春意叹气:“还能怎么说,我不知道家主什么时候回来,我看再过几天,别院就该是那老货的天下。也不晓得少爷怎么想的,吃过楚绮一次亏,居然还敢让其他人掌控别院。尤其是那蛊——”

“哎哟,春意姑娘怎么过来了。”孙妈妈一张老脸笑成菊花,步伐轻快地穿过走廊。

午后阳光刺眼,照在院墙上,白晃晃的一片,秋桂不由自主皱起了眉头。一个老妈妈,步伐如此轻快,丝毫不输别院护卫……秋桂心中疑惑,抬头定定的看着孙妈妈,企图找出破绽。

春意冷着脸,站得笔直,言语之中分外没有尊敬的意思:“家主让我伺候少爷,我还来不得了?”

孙妈妈笑道,“姑娘说笑了,这种小事哪儿能劳烦姑娘,随意派个小丫头过来就行,您呀可是大小姐身边的红人,千万不能委屈您啦!”

这话说完,气的春意发抖,这老虔婆什么意思说她奴大欺主,春意皮笑肉不笑,“孙妈妈,您说错了,是家主!”别以为她不知道,老虔婆可是没少在少爷面前挑拨离间,说什么少爷才是楚家继承人,要家主退位让贤,她是个什么东西,也有资格说这种话?

孙妈妈就跟没听到一样,搅了搅清澈见底的汤盅,顿时哭喊起来,“这是什么东西,也能给少爷吃?连点肉也看不见!我的可怜的小少爷哟,大小姐就是这么对待您的,也不怕夫人在天之灵。”

春意浑身发抖:“孙妈妈又在你胡说八道!你看清楚没有,这是飞龙汤!”

飞龙又名榛鸡,乃山中珍品,太后尤爱,曾受太后玉口赞赏,是一种专给太后进贡的山珍,其肉细嫩,味道鲜美。而飞龙汤则是是将榛鸡脱毛去掉内脏后,直接用高汤熬煮,配以口蘑,汤呈乳白色,味道鲜美,极富营养,是滋补之美味汤菜。

一听是飞龙汤,孙妈妈立刻抢过一口喝完,然后砸吧砸吧嘴,嫌弃道,“这什么东西这么难喝!”

春意浑身发抖,“你太过分了!”要不是少爷身体有恙,他们投鼠忌器,她早就让这个老虔婆好看。

孙妈妈甩着帕子,嘴里说出更恶毒的话,“春意姑娘,老奴这是替少爷试毒。”

这下子连秋桂都变了颜色,春意是家主身边得力的大丫头,若是少爷听了孙妈妈的这些话,还不真以为家主要杀他?

“孙妈妈这话不能乱说。”秋桂笑得十分勉强。

孙妈妈扯着嘴角,“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大小姐会不会因为家主的位置对少爷下手?秋桂姑娘,您见谅,老奴是一定要保护少爷安全的。”

这些话听的春意目中喷火,她上前一巴掌几乎快甩到孙妈妈脸上,然而这个时候她听见一声呵斥,“春意你在做什么!”

原来书房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楚云扬小小的身影就站在哪里,双面绣缠枝纹月白锦袍,乌发如墨,他目光冷冷的看着春意,“春意,还不给孙妈妈道歉!”

“少爷——”

“道歉,怎么我说的话都没有用了!”

春意一口气憋在胸口,不情不愿的屈膝,“孙妈妈您大人有大量,请您原谅!”

孙妈妈笑眯眯的,慈眉善目,“哎哟,春意姑娘你严重了,咱们可都是为少爷做事的人。”

闻言,秋桂目光一闪,为少爷做事,这不是在跟少爷说春意是家主的人,要防着她。果然,楚云扬小脸略冷,“春意,你下去。”

“奴婢告退!”春意一甩袖,冲着孙妈妈冷笑,“哼,孙妈妈,您也不要仗着少爷宠信,就把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带进别院,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楚云扬沉下脸,“春意!”

春意心头怒气翻滚,防当下甩袖就走,秋桂连忙告退,追着春意而去。

“乳母,您也别生气,春意就是那么个性子。”楚云扬笑眯眯说道,“对了,乳母您的亲戚不错,就留在别院里头做事,日后也让他时常过来走动。”

孙妈妈大喜,“老奴在这里谢过少爷,张达还不快谢过少爷!”

楚云扬身后,一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子欢欢喜喜的跑出来,他噗通跪到地上,“谢谢少爷,您好人有好报。”

楚云扬乐呵呵的,“你快起来,别这么多礼,我日后还盼着你给我寻来更多的好玩意儿呢。”

张达满口称是,对着楚云扬谢了又谢,楚云扬毫不在意的摆摆手,让孙妈妈带着他下去安置。楚云扬脸上一直带着笑容,直到孙妈妈两人的背影消失后,才收起来,他不屑的看了眼书桌上放着的两个陶罐,“叫人拿出去扔了。”当他是什么人,两只蛐蛐儿就可以收买的?

“对了乙丑,她有没有和什么人联系。”

房檐下一个黑色的人从阴暗里走出来,浓密纤长的睫毛下一双眼睛又黑又亮,看向孙妈妈的眼神里充满了慕孺、不解,后悔等种种感情,然而这一切背对着他的楚云扬什么也没有看见,只能听见他一如往常冷静的声音,“没有。”这番违心之话让乙丑面上闪过一丝丝的愧疚,但很快就湮没了,他又道,“主子,该吃药了。”

“乙丑我到底得了什么病?”楚云扬巴掌大的脸上充满了不解,“你的药越来越没有作用了,我对姐姐的妒忌之心愈发严重……”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孙妈妈来以后,他居然妒忌上了楚云暖,他的姐姐。他总以为是孙妈妈是了坏,所以派乙丑监视她,更是装模作样的把别院交到她手里,为的就是请君入瓮,可是近段时间来,他越来越克制不住突然涌上心头的恶意,哪怕是乙丑尽力用药物压制。

乙丑低下头,不知道从何说起,“主子,若有一天你发现乙丑背叛了你,你会不会原谅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