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生身之父,虎口拔牙/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不会原谅你。”楚云扬稚嫩的脸上满是肃穆,“乙丑,我们一起长大,如果连你都可能会背叛我,那么这个世界上除了姐姐外,我不知道再能相信谁。”

乙丑愧疚的底下头。

“你好好看着孙妈妈。”话落,楚云扬走回书房,合拢门不知道在里面做些什么。乙丑复杂的目光的落到门上,许久许久,叹息一声转头就走。

乙丑躲在一棵茂密的桂花树上,屏住呼吸,听着下面两人窃窃私语。张达鬼鬼祟祟四处张望一番,神神秘秘的凑到孙妈妈耳朵边,“楚云扬身体里的蛊虫还没成熟?”

孙妈妈摇头,“都半个月了,按道理蛊虫早该成熟,破体而出,而现在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也不知道是不是谁发现他中了蛊,等晚上的时候我再去给他加点料。”

张达又道,“你还是小心些,你听听外面传的孟家的事情,楚云暖那叫一个心狠手辣,百年传承的大家族就被被她一锅端了。嘶,那两个逃出去的兔崽子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说不定把消息传了出去,要是楚云暖回来了,你可千万别耽搁老夫人的计划。”

“这你放心。”孙妈妈慈眉善目的脸上尽是狠辣之色,“楚家别院尽在掌握之中,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我就——”孙妈妈摆了个杀的动作,张达点头,他还想再说什么就看见院墙的那一头站着一个绿衣服的丫头,他面上表情猛的一变,显得格外憨厚老实,“姨婆这院子真漂亮,就跟神仙住的一样,俺以后也可以住这里真好。”

他边说边朝孙妈妈使眼色,孙妈妈恍然大悟,立刻接口道,“达子啊,你以后可要好好做事,不要偷奸耍滑的,辜负了少爷一片好心。”

“哎哎哎。”张达连连点头,一双眼睛好似不够看的四处转悠,然后慢慢跟在孙妈妈去往下人住的小院。

两人离开以后,秋桂走到树下,踹了一脚树干,树叶落了秋桂满头,她语气不好,“喂,他们说什么了。”

树上的人没有任何反应,秋桂冷笑,“乙丑,还需要我上去揪你,说,他们两鬼鬼祟祟的说了什么。”

乙丑从树叶里探出头来,一跃而下,弹弹了衣摆上的灰尘,“没说什么。”

秋桂不相信,她深吸了一口气,“乙丑你不要忘了,你的命是楚家和少爷给你的!”

乙丑冷淡的嗯了一声,然后一跃而起消失在秋桂眼中,秋桂愤愤跺脚,她明明就听见两人说什么计划,偏偏乙丑的最跟河蚌似得撬都撬不开。

那边乙丑追上了孙妈妈,孙妈妈觉得很奇怪,“楚护卫你怎么来了?是不是少爷有什么吩咐?”

“你有没有儿子?”

孙妈妈楞了一下,脑中百转千回,她笑了一声,“你看你这说的,我当然有个儿子,可惜哟他跟在他老父身边,不在乌蒙城。”说完的时候,孙妈妈笑呵呵的打量着乙丑,心里却不停嘀咕着,乙丑突然问起她儿子,难不成是楚云扬怀疑她,想把她儿子当做人质。

乙丑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你爱他吗?”

孙妈妈又笑了,“那个当娘的会不爱自己孩子。”

“那——”乙丑顿了顿,话锋一转,“我知道了。”

乙丑来去如一阵风,叫孙妈妈心惊胆战的,立刻偷偷出了别院去看看自家宝贝儿子有没有好好的。

十日后,楚云暖风尘仆仆的到达乌蒙城,春熙林宿壁两人同行,她满脸疲惫,却仍旧不肯休息,打马朝别院而去。与此同时,别院里楚云扬手里捏着一把锋利的小剑,气势汹汹,“让开!”

春意和秋桂跪在地上拼死拦住楚云扬,“小少爷您不能去!家主有交代,不允许您擅自做主!”

凉亭里,孙妈妈冲了出来,劈头盖脸一阵怒骂:“小少爷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大小姐一个女儿家,不过暂代家主之位,将来还不是要小少爷继承的!你们两个丫头片子,还不快滚一边去!”

秋桂捂着胳膊上的伤口膝行上前,“小少爷,您想想家主,她为了楚家四处奔波,您不能帮忙也就罢了,难道还要给家主添乱!”

楚云扬一听到秋桂说的话,心上立刻蒙上一层愧疚,可不就又被乳母撺掇的话迷了心智。

他大声道:“我给她添乱,楚家明明是我的!她不交给我也就算了,现在还处处限制我的自由。我就是要杀了唐家那个老太婆为我娘报仇,你们给我让开!”

春意两人当然不敢放,她们死死抱住楚云扬,“小少爷!”

前几天不知道少爷从哪里听来的消息,说是前家主死在唐家手里头,少爷当时听完之后心里本来就不平静,被乳母撺掇几下就跟疯了一样,日日责怪家主不说,就跟疯了一样的想冲出去找唐老夫人报仇。可她们哪里敢让少爷单枪匹马的去,尤其那乙丑最近更是不见了踪迹。

“滚开!”楚云扬怒喝,一脚踢开一个,大步朝前。

“少爷,您不能去,羊入虎口啊!”秋桂还在劝,然而此时此刻,楚云扬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孙妈妈脸上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她偷偷捏了一颗石子儿朝秋桂射去。秋桂只觉得被小少爷踢中的肋下一疼,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单凭春意一人怎么拉得住楚云扬,楚云扬不管不顾,打伤秋桂后就跑了出去。

“家主不会放过你!”秋桂满身是血的倒在地上恶狠狠的看着孙妈妈。

孙妈妈居高临下,“不放过又怎么样?到时楚云扬在我唐家手里,她敢怎么样!”

“你是唐家的人!”秋桂咬牙切齿,他们真是引狼入室。

“重新介绍一下,在下唐月。”唐月洋洋得意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楚云扬满脸害怕,一步一步退了回来,她先是一愣,然后笑道,“小少爷你这是怎么了?”

不一会儿唐月就笑不出来了,这个时候她看到了楚云暖。

秋桂大喜,“家主,她是……”

唐月眼神一变,正要对秋桂出手就看见她咚的一声晕了过去。

“你想去哪里,说!”楚云暖站在门口,目光缓慢的扫视宅院里的情况,最后落到楚云扬身上,“楚家是你的?我限制你的自由?”

楚云暖每问一个问题,楚云扬就后退一步,他始终低着头不敢不去姐姐过于冷漠的脸庞。

长久的沉默后,楚云扬突然爆发起来,他眼眶通红,怒吼:“是,楚家是我的,你一个女人就该嫁人生子,而不是霸占着家主的位置!”

楚云暖望着额头上满是晶莹汗珠和满脸挣扎的弟弟,一瞬间只觉得窒息,她深呼吸几下,当着所有人的面一巴掌甩到了楚云扬脸上,怒不可遏:“楚云扬早知道眯这么狼心狗肺,我当初就该掐死你!”

楚云扬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顿时吐了一口血,“你不是我姐姐!”

“哼,”楚云暖冷笑,“你以为我愿意当你姐姐,楚云扬你就是个废物,没有我,你早死了百八十次,现在跟我说我不是你姐姐,那你现在就给我去死!”楚云暖说这些话的时候,双手都在发抖,可是她停的对自己说,楚云暖你不可以心软,不行!

楚云扬满眼受伤,巴掌大的脸上充满怀疑,楚云暖一步一步逼近他,“楚云扬,你什么都不会,你一个废物凭什么要我把楚家叫给你?”

楚云扬再也听不下去,他脑子里仿佛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一个嘶吼着让他冲上去掐死楚云暖,一个不停跟他讲述着姐姐对他的好。“啊!啊!”楚云扬大叫一声,仿佛再也受不住,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楚云暖顿时松了一口气,双手放松,被指甲抠破的手心里鲜血点点。

辛毅见状,立马被着药箱冲到楚云扬跟前。与此同时,夏妆立刻飞身上前制服了唐月,秋桂咕噜一下也爬了起来,从唐月脖子里扯出一把小小的玉笛。这正是唐月方才控制楚云扬的笛子,这个笛子吹出的声音普通人听不见,只有蛊虫才能听得到。

唐月被制服的那一刻,她知道,唐家完蛋了。

辛毅先是取了多种药物涂抹在楚云扬身上,然后割破楚云扬的手腕,一切准备就绪后点燃起七星龙纹草。七星龙纹草的问道极为好闻,带着点淡淡的香甜。

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动过楚云扬一根手指头,可现在她居然动手打了他!楚云暖觉得自己的手都在颤抖,她转过眼睛,狠狠刮了唐月一眼。

楚云暖的眼神像极了毒蛇,几乎让唐月一瞬间起了鸡皮疙瘩。

明知他们是在给楚云扬解蛊,可她没有任何办法,谁知道楚云暖这么狡猾。装作姐弟反目成仇,引她转移注意力,然后又让人出其不意抓了她,卸了她的下巴让她不能继续控制楚云扬身体里的蛊虫。

“家主,出来了!”辛毅激动的大叫,他屏住呼吸捏着一根银针缓缓将楚云扬手腕里探出头白色虫子扔进燃烧着的七星龙纹草中。

楚云暖松了一口气,眼神更冷的盯着被擒住的唐月,要不是她突然收到唐祺的飞鸽传书,提前做了一些准备,楚云扬不就死定了。

唐家,好一个唐家,好一个唐老夫人!

“唐月,你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楚云暖的声音轻飘飘的,“宿壁带下去好好招待。”

楚云暖着人好好照顾楚云扬,并让春意个秋桂下去好好休息,安排好所有的事情后,坐着马车去了聚福楼。

今日周伯彦不在楼里,楚云暖约了唐祺在三楼碰面。

想起几天前她翻看母亲手札是看到的一幅画,画上是一个站在玉阶上的男子,只有侧脸,但容貌俊郎至极,他身穿火红披风,背后白雪点点,她看到画上有一行字:云城八月雪,玉门阶上立,君子白无暇,谦谦世无双,落款楚明玥。当时她看画上人无比眼熟,她还纳闷,然而看到唐祺给她的消息后,她就无比震惊,再加上记忆里一些模糊不清画面……楚云暖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这样一个结果,真是叫人不喜。

好几个月不见,唐祺还是一副软糯好欺的模样,一见楚云暖进门,他赶忙屁颠屁颠的迎了过去,“楚姐姐,你来了呀?”

楚云暖解下披风,让春熙在门外守着,她倒了杯茶,“唐祺,你注意一下,我比你还小上几天。”

“楚姐姐……”唐祺这一声喊得缠绵悱恻,直叫楚云暖无语。算了,姐姐就姐姐吧,反正她两辈子加起来的年纪也比他大。

“你告诉我的消息是真的?”

唐祺正色道:“千真万确,我是从老太婆哪儿偷听来的。”

“南楚巫蛊之术天下第一,只是我没想到,在南堂繁衍一百年之久的唐家居然是南楚皇室埋下的棋子。要不是你告诉我云扬中的蛊如何去解,这一次我和云扬就完了。”

“老太婆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带着唐家子孙回到南楚,所以这一次才会听摄政王的话……”唐祺顿了顿,似乎是不敢说,“楚姐姐,摄政王,真的是你的生父?”

楚云暖沉默了很久,一些尘封了许久许久的记忆破土而出,她仿佛记得曾经有那么一个男人将她高高举起放在肩上……那时的她是多么快乐。

楚云暖合上眼睛,“是他让唐老太婆杀了我的母亲?”

唐祺不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只是默默从袖子里拿出一封信,平铺到楚云暖面前。信上从头到尾只有十一个字:杀楚明玥母女,夺楚家家产,最后是摄政王私印。

“他要杀我们母女!”楚云暖脸上罕见的流露出悲恸之色,曾经她有多幸福快乐,现在她就有多恨那个人。

“老太婆接到这个命令后,就开始接触楚姑姑,然后买通了你们身边的人,对你们下了蛊,不过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还活的好好的。”

楚云暖神情坚定不带有一丝感情,可唐祺清楚的看到她眼睛里隐隐流露出的晶莹泪光。

“杀母之仇不共戴天,我要他偿还欠我们母子三人的!”

什么亲情,什么父女,她压根就不在乎,她要让他还清他欠下的债!

“楚姐姐……”唐祺都不敢往下说了,“云扬的事情也是摄政王的意思……”

楚云暖怒得掀翻了桌子,价值千金的瓷器顿时碎了一地。楚云暖的身体都在颤抖,她可以容忍他对她出手,可绝不能容忍他对母亲豁出命都要生下来的云扬动手!云扬自出生起,就没喝过他摄政王府的一滴水,他想动云扬,简直就是在虎口拔牙!

“唐家,南楚摄政王,我楚云暖跟你们不死不休!”

------题外话------

没错,摄政王是她老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