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将计就计/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月脸色煞白,她怎么知道的!

楚云暖仿佛是知道唐月心中所想,冷声道,“我母亲当年身中寒毒,楚家上下拼尽全力足够让母亲活到云扬成年,接替家主之位。母亲早逝,如果不是有人对母亲下了手,我想不到第二种可能。你说是吧?”

看着楚云暖那双清凉如冰又洞悉一切的双眼,唐月背后冒出一层冷汗,若说她方才还有撒谎的心思,现在是一丁点儿也没有了,可真要她背叛家族她做不到……

“你知道这把刀是做什么的吗?”楚云暖的声音轻柔的不像话,她挑出一柄带凹槽的小刀,轻轻在少年光洁的脖颈上划了一刀,鲜血争先恐后的流出。

瑟瑟发抖的少年立刻惊恐的叫起来,“娘,娘,你快说,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唐月依旧在犹豫,她爱儿子,可她也爱家族!

楚云暖叹了一口气,声音森冷,“我母亲对你们不好吗?唐家本是南堂百余世家之末流,是我母亲一步步扶持你们成为四大家族之一,你们就是那么回报她的?你唐家人生在大齐长在大齐,何苦要回一个放弃了你们的南楚?”

唐月心中凄然,其实她并不在乎能不能回南楚,只是唐老夫人对她恩重如山。

楚云暖知道唐月在顾虑什么,说起来唐月也是个可怜人,本是唐家第二代名正言顺的大小姐,如今却成了一个杀人机器。她缓和了语气,“唐月,唐姑姑,为了一个杀害你母亲和丈夫的仇人,为了一个不忠不义的家族,你值得用命去维护吗?”

唐月面色微微一变,她低头,良久不发一言。

楚云暖也不催促,她知道唐月内心正在激烈的挣扎,于是她什么也不多说,扔了一本书在唐月面前,“你自己看看吧。”

唐月颤抖着手,一页一页的翻来,最后越翻越快,等看到最后一页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崩溃了。她跪坐在地上又哭又笑,抬手狠狠抽了自己两巴掌,“我真傻啊,真傻……”这么多年,她怎么就没再去查查母亲的死因,也没去看看丈夫的遗体。

一本书,不过十几页左右,却字字如刀,横插她的心窝。母亲被唐老夫人毒死,掩口后封入枯井,夫君因体质特殊,被活生生的丢去喂蛊……

唐月哭了好久,最终她开口的时候声音都沙哑得不像话:“追云,我只知道追云一个。”

楚云暖神色一凛,这个人原是她娘身边最器重的人,跟了母亲大半辈子的前暗阁阁主。

绕是林宿壁那么淡定的人这一刻也不由变了脸色,他立刻跪下:“暗阁督察不利,请家主责罚!”

楚云暖沉默不语,唐月则继续道:“这一次,我接到的任务对楚云扬下蛊,鼓动他孤身去往唐家。那只蛊,它的作用不仅仅是迷惑心智,更主要的作用是——活体养蛊。”

此时此刻,楚云暖说不清心里的感觉,就觉得心里好像破了一个大洞,冷风呼啦啦往里灌,那么冷,如至冰窟。他真这么狠,哪怕他们回了南堂,跟他再无瓜葛,他也还是要他们的命。李世均,你欺人太甚!

楚云暖疲惫极了,“你带着你儿子走吧,再也不要回来。”

林宿壁阻止,“家主,你这不是放虎归山吗?”

楚云暖摆摆手,心意已决。

唐月没想到楚云暖这么容易就放他们离开,她不可思议的望着楚云暖,楚云暖精致的容颜藏在阴影里,表情模糊。可唐月却罕见的从她身上感受到一股冰凉刺骨的寒意,那分明是浓烈到极致的恨意,唐月呼吸为之一窒。

唐月扶着儿子站起来,她走了两步,突然回头扑在楚云暖脚下,“楚家主,唐家养蛊的地方就在水姨娘住的院子下方!”

水姨娘,唐祺的生母?楚云暖一怔,然后哑然失笑,唐老夫人真是机关算尽。也是,谁能想到唐家不受宠的姨娘院子下面,竟埋着唐家最大的秘密。

“我只求楚家主能够毁了那些蛊虫,然后……”唐月顿了顿,仿佛鼓起最大的勇气,“灭了,唐家!”

唐家跟她的仇不共戴天,可她有儿子要照顾不说,更没有能力灭了唐家,她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跟她有同样杀母之仇的楚云暖身上。

楚云暖看准了唐月的软肋,自然轻而易举的拿捏住她的七寸,这一点林宿壁看得清楚。林宿壁不由称赞,家主年纪不大,可心沉如海,真叫人半点都看不清。

“七星龙纹草是蛊虫克星,只是世面上所有药草都被唐家给买空了,现在都被藏在乌蒙城外三十里处的一个小村庄里。”唐月说完以后就离开了地牢。

楚家不做药材生意,可确是大齐最大的药材商人,大部分的珍贵药材都出自于楚家。尤其是七星龙纹草和血参这两种药材,楚家一直控制它的流出数量。

林宿壁问道,“要不要调用种植园的龙纹草?”

楚云暖摇摇头,淡淡道:“区区一个唐家,不值得我大量调用种植园的药材。”

“家主想要做什么?”

“唐家费尽心思的想要云扬的命,那我就来个将计就计。”楚云暖唇角的笑容诡异森冷,“飞鸽传书给陈驷,让他从酒坊回来。”

林宿壁称是,楚云暖转动食指上的戒指,冷声道,“乙丑你听够了没有?”

话落,一个小小少年出现在楚云暖跟前,他低头跪下一声不吭,然而楚云暖却没有那么容易就放过他,她突然拿起刑架上的鞭子,狠狠抽了过去,“我让你从嘉陵城过来保护少爷,你就是这么保护的?!”

鞭子上带倒刺,瞬间刮下他一层皮肉,乙丑疼的满头大汗,仍旧咬着牙不肯说一个字。见状,楚云暖越抽越狠,每一鞭都带上几分内力,三十鞭过后,乙丑如同刚从血水里捞出来一样,浑身湿淋淋的抽搐着。

“你的忠义呢?当年为了云扬刺杀我的血性呢?你明知唐月有问题,明知她给云扬下了蛊,可你什么也没有做,还护着藏着的,你把云扬和本家主放在什么位置!”楚云暖一鞭抽到乙丑脸上,这个小小少年她曾经很看好,现在就只剩下一片失望。

乙丑整个人瘫软在地上,他艰难的喘吸着,祈求道,“求家主,不,不要告诉主子。”从他被家主发现的那一刻他就清楚他暴露了,又或许在更早以前,家主入乌蒙城之前,她就知道是他护着唐月导致主子中蛊和计划失败。

楚云暖冷笑一声,她蹲下身体,裙摆上立刻沾满了斑斑点点的血迹,“不要告诉云扬?乙丑你以为你是谁,还想让云扬心里记挂你,一个叛徒?我当年就告诉过你,楚家不缺影卫!”

乙丑浑身一僵,他原以为家主放他回到少爷身边是因为家主变了,原来她还是那个凶狠残酷的楚云暖。还记得三年前他为了少爷不被赶到乌蒙城下手刺杀家主,他当时就被家主抓住,家主爆怒,欲杀了他泄愤时就跟他说过同样的话。那一次是他成为影卫多年第一次那么近的面对死亡,如若不是后来少爷求情,自愿前往乌蒙城不再回嘉陵城,他说不准就死了。

“楚家人哪个没有生母生父,楚家从未阻止你们去寻找自己的父母,允许你们报生恩,可却不允许你们为了父母损害楚家的利意!乙丑,或者该叫你王浩,唐月是你生母吧?”

乙丑面色猛的一变,张口就要反驳,楚云暖却不听他狡辩,“你姓楚,不姓王,你多让我失望,多对不起你的姓。乙丑,我不杀唐月,那是看在你曾经为楚家鞠躬尽瘁的面子上,否则你以为一个对云扬动手的人,我会放过?”她原先跟云扬说的话七分真三分假,她不想让云扬知道,乙丑背叛了他,害得他计划失败。其实如果不是乙丑倒戈护着唐月,时时刻刻替唐月遮掩,云扬不会中蛊,更要就把唐家一网打尽,然而……

林宿壁抱着剑,眉眼不动,这件事还是他亲自查清后告诉家主的。当年唐老夫人把真正的唐浩丢弃,那晓得阴差阳错之下,丢了孩子疯狂的唐月居然抱回一个婴儿说是自己儿子,而唐浩就被楚家捡回去教养长大,成了影卫楚乙丑。

乙丑心中羞愧难当,他承认他当时是有私心的,他也感谢家主能够放过母亲,两种情绪交织在乙丑心底,叫他愈发难安。

楚云暖缓缓站了起来,她背对着乙丑,“自己去暗阁领罚,从此以后你就不必再待在云扬身边,他的影卫我会让他重新选。”

这便是否认了乙丑的存在,乙丑这下子呆住了,他从没有想过离开主子,他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却不知道从何说起,最后只能颓废的爬起来,朝着外面走去。

林宿壁对他萧瑟的背影毫不同情,“家主,就让去领罚是不是太清了。”

楚云暖摇头,“离开云扬是对他最大的惩罚。”乙丑曾经视云扬为信仰,没有什么比剥夺了信仰更残酷。

没有几天,陈驷就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他刚冲进书房就看见楚云暖坐在一张紫檀木嵌象牙花的书桌后,手边是一摞高的书本。

陈驷眼珠子转了转,按耐住心头的激动,“属下见过家主,见过小少爷。”

经过楚云暖前几天的敲打,楚云扬看起来比前些日子沉稳多了。

楚云暖撇了他一眼,“坐。”

“家主召属下回来是不是要大干一票。”说起这个陈驷就眼睛发亮。也不怪陈驷激动,经过上次的事后,他就知道只要从家主手里过的生意,没有那一个不赚钱的。别的不说,单说孟莲手里头以葡萄为原料酿的酒,那可是绝无仅有的新品,一旦面市,那可是一本万利的好生意!

楚云暖一听,掩唇咳嗽了几声,没好气道:“杀人放火你干不干?”

陈驷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楚云暖扶额,只觉得不忍直视。楚云扬面上含笑,只觉得陈驷直爽可亲。

楚云暖看在眼里,默默摇头,弟弟还是太嫩了。她打起精神,趁机教导起来:“你别看他总一副笑容满面的样子,他可是个黑心肝的家伙,你小心些,千万别被他给买了。”这些人,她要云扬慢慢熟悉起来。

陈驷嘴角抽了抽,要说黑心肝他那里比的上家主,他充其量就是个跑腿的。

言归正传,楚云暖正色道,“唐家大量购买七星龙纹草的事,你了解多少?”

一谈起正事陈驷就正常不少,“这些年楚家减少了龙纹草的交易,现在市场里流通的不过是几年前的老药材,而且几乎被各大世家和皇族手里。这么算起来的话,唐家囤积的应该不足百株。”

楚云暖敲了敲桌子,“不足百株……云扬,你说说看我们该怎么做?”

楚云扬先是一愣,然后从善如流道,“自然是烧了那些草。”

楚云暖点头,“这是最保险的办法。”

陈驷目光闪了闪,“家主还有什么良策?”

“羊毛出在羊身上。”楚云暖微笑着回答,“我已经派人去偷唐家的药材了,哄抬价格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陈驷恍然大悟,“家主是想空手套白狼!”

楚云暖推开窗户,窗外草绿天蓝,欣欣向荣,“这个世界是最公平不过的,不论欠了什么,都得还!”

三天后,楚家小少爷中毒昏迷,需要七星龙纹草治病的消息传遍了南堂。一时间,南堂地界上,七星龙纹草价格爆涨。

自春熙回了嘉陵城后,楚云暖就把原本安排在楚云扬身边的秋桂调到身边来。至于楚云扬哪儿,这一次楚云暖决定让他自己去挑人。

楚云暖躺在美人榻上,一块绣着寒梅的手帕覆在面上,阳光晒得她舒服极了。

听完秋桂的话,楚云暖笑道,“这么说唐家按耐不住,从陈驷手里高价买了很多龙纹草?”

秋桂笑道,“七星龙纹草本来就珍贵,这段时间价格比黄金还要贵,这次唐家可是贴了老本了。要是唐家知道这是家主的手笔,不知道该怎样闹腾呢。”

楚云暖没有说话,呼吸渐缓,秋桂以为她睡着了,便蹑手蹑脚的抱出一床薄被来。

这时,春意走了进来,道,“家主,瑞亲王送了东西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