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静娴郡主霍清华/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来做什么?”赵毓璟的反应十分冷淡,他自顾自走到桌前倒了一杯热茶坐下,今日他穿着一身深红色镶金边束腰广袖衣袍,看起来气势十足。

“我这不是听说你被你小未婚妻摆了一道,特意过来安慰你的。”霍清华呵气如兰,手指从赵毓璟胸膛前抚过,看起来暧昧极了。

赵毓璟敛眉,低头饮茶,完全不为所动:“松手,你当心我剁了你的爪子。”

霍清华所有的动作就是那么一顿,他咬牙道:“你这么无趣的人,难怪楚云暖看不上你!”

赵毓璟哼了一声,冷淡道,“那也比你这个不男不女、没人爱的人妖好。”

被人戳到痛处,霍清华顿时无言以对,赵毓璟这张破嘴他早就领教过,可每一次他总是贱得去招惹。见霍清华不说话,赵毓璟挑眉,揶揄道:“倾国倾城的静娴郡主,怎么不说话了?”

霍清华顿时烦躁极了,他扯下满头珠翠,咒骂道:“那该死的老头子,我堂堂七尺男儿竟然让我装个女人!”

赵毓璟见怪不怪,他拍拍手,当即有下人过来,领着霍清华去隔壁换衣服。

平南王世代掌握大齐兵权,位高权重,可以说得上是功高震主。永乐帝三番五次想收回兵权,可有平南王府有开国皇帝有圣旨在前,不得不按耐住蠢蠢欲动的心思。平南王这一代共有六个儿子,可一个个都死于非命,平南王便知皇帝这是容不下他们霍家。为了让霍家血脉不至于就此断绝,他便将最小的儿子霍清华,装成当年早逝的女儿霍静娴。霍静娴去世的时候只有七岁,而当时的霍清华已经十二岁。无奈之下,平南王只能请来师傅,教霍清华练习缩骨易容之术,算算如今已经过去十年了。

霍清华再出来时,明显变成一个翩翩公子哥,俊眉修目,鬓角斜飞,俊郎逼人,眉眼间自成一派风流。或许是因为常年扮作女儿家,霍清华换上男装时从来不选鲜亮的颜色,总爱穿一身灰扑扑的衣服。

“对了,老皇帝叫你进宫干什么?”霍清华扯了扯勒得太紧的衣领,不客气的端起赵毓璟才倒好的茶喝了一口,“啧,你够穷的,去年的龙井你还喝。”

赵毓璟抿唇:“早知道知道你会来,本王特意叫人备了去年的美人茶。”

所谓美人茶,其实就是每年三月的时候,十三岁的姑娘用丹桂净口后,在每日早晨雾气最浓之时用唇瓣采下的茶叶,并用十七八个及笄的女子以体温烘干的龙井。故而美人茶十分难得,极受各贵族欢迎。

霍清华一口水喷了出来,“赵毓璟你个混蛋!”明知他有轻微洁癖,居然用这东西来恶心他!

“谁不知道你霍公子极其挑剔,本王当然用最好的来招待。”赵毓璟并不饮茶,而是面带笑意的看着霍清华,其实他自己也是十分嫌弃所谓的美人茶,自从去年皇帝赏赐下来后,他就没有喝过一次。

霍清华嘴角抽搐,他就知道赵毓璟这滚蛋记仇得很。得,谁叫他嘴贱,霍清华也不和他一般见识,绕到另一头倒了杯温水不停的漱口。

“九原河决堤的事你知道多少?”先前在养心殿听闻九原河决堤一事,他是惊讶的,第一反应就是孟莲说的话应验了,可细细一想,现在不过六月,孟莲说的决堤是在十月底,而且若是真的发大水父皇还会是那样淡定的模样?

“决堤?”霍清华漱着口,口齿不清的说,“没听过有这事啊。你听你家老皇帝说的……”顿了顿,他好像想起了个什么事情,“我倒是九原河支流沫水改道,不过就是淹了些田地而已。哎,你知道那田是谁家的吗?有白皇后,还有死太监曹德庆的,当然最大头还是你家小未婚妻的。不过你放心,也没出什么大事,楚家早就对名下佃户做出补偿……我说你不会现在才知道,消息够落后的。”

原来如此。赵毓璟冷笑:“说什么太后千秋节,压下九原河决堤一事,原来是沫水改道,淹了良田。”

霍清华端着茶杯,回头:“你说什么?”

“父皇命我下九原府,彻查蔡桓贪污一案。”

“蔡桓贪污!”霍清华高声道,他觉得这件事十分不可思议,“蔡桓七年前修建堰塞坝,造福九原府百姓,深受爱戴,若你去查蔡桓,不是得罪了九原府百姓?”

“益阳郡乃前皇后故乡,傅老先生如今就住在九原府!太子,更在益阳郡安插了不少眼线,那是雍王的地盘。”赵毓璟一针见血道。

随着皇帝年事渐高,雍王也没有再养精蓄锐,反而在宁王倒台后冒了出来,直逼太子。永乐帝向来不待见雍王,哪会容忍雍王爬到太子头上,这不迫不及待的把他给推了出来。

霍清华前后一想,顿时明了,“他是要你做太子和雍王之间的靶子?”

只要赵毓璟吸引太子和雍王的目光,皇帝就能在朝堂中肃清雍王势力,让太子顺利登基,永乐底对太子真是一片慈父之心。

可是,被太子和雍王两人夹击,赵毓璟该如何存活?霍清华不由看着赵毓璟,只见他眉眼寡淡至极,他笑了笑,语气里带着说不出的意味深长,“被淹没的田地有白皇后和曹德庆的?”

“你想干嘛?”这个时候说死死太监曹德庆和白皇后,霍清华不由自主的警惕起来。

“曹德庆身为父皇身边大太监,有的是人想巴结他,他的日子太顺风顺水了。”赵毓璟语气凛冽如料峭春寒扑面而来,“至于白皇后,这些年为太子打点花了不少钱。要是曹德庆知道,白皇后在他田地里挖出点东西,又埋了点东西……”

霍清华脑子转得飞快,一个念头划过脑海,他惊呼,“不是我想得那样吧!”

赵毓璟完全不以为意,“皇后不仁,大太监贪婪,两人总是需要斗起来,不然让我们这些人怎么活。”

霍清华在房间里来回走动,烦躁,“王爷,您可要想清楚,这厌胜之术可是轻易用不得。”

三十年前,皇帝还是太子的时候,那一年先帝宠妃突然暴毙,有嫉妒当时皇后,也就是如今太后的嫔妃,诬告太后用厌胜之术诅咒先皇。陛下一怒之下彻查,果真在太后寝宫发现两个布偶,布偶上分别写着先帝和暴毙宠妃的生辰八字,当时先皇大怒,险些废后废太子,要不是纯孝恭良皇后请来父亲傅宁为太子担保,永乐帝当时早就被废了。后来永乐登基,下令彻查当年之事,结果在后宫嫔妃的居所里,搜出不少用于巫蛊的器具。宫女嫔妃在严刑拷打中,承认自己施用巫蛊之术来诅咒皇上太后,也诅咒其他宫女嫔妃,就为这事当年还处死了好几批大臣。再后来皇帝下令,一旦发现有施行厌胜之术的人,不论是皇亲国戚还是平民百姓,全部处死以儆效尤。

赵毓璟莫名其妙看了他一眼,“你劝本王做什么,又不是本王要做,你要劝就去劝白皇后,称霸后宫多年,她的手都伸到了前朝。”

霍清华顿时无言以对,只听赵毓璟又说道:“既然他都要置我于死地了,那就不要怪我挑拨他们他们父子关系!”这一次他倒要看看,在太子心中是他的母后重要还是父皇更重要。

霍清华道:“那你想要怎么做?”

“楚家在佃户中的名声极好,又财大气粗,这种事当然是找楚家。况且,本王也要和楚云暖好好沟通一下。”赵毓璟眉梢眼角露出一抹霍清华看不懂的高深。

霍清华白了他一眼,“楚大小姐会帮你?我可是听说她在桃花山狠狠坑了你一把!”

不过是要聚福楼三分之一而已,她可是坑了司徒衍一座温泉山庄。一想起司徒衍最近在天京水深火热的生活,赵毓璟就觉得好笑不已,九弟从来不是好性的人,一听说司徒衍吹的一手好萧就每日举办宴会,让司徒衍充当乐师,简直是把定边王世子的脸皮往地上踩。偏偏司徒衍什么也不能做,只能任由九皇子和其他权贵子弟落他的面子。

“但人家可是给了补偿的。”赵毓璟白了一眼霍清华,“不然你以为霍家军今年的军饷是谁给的?”

霍清华瞪眼:“真的假的!她有那么大方?”

“不信就回去问问平南王,你以为本王有那么多钱?”虽然聚福楼开遍大齐,可他也没那个财力可以供养五十万大军一年。

霍清华撇撇嘴,有些嫉妒的说道,“你未婚妻可真有钱。”

赵毓璟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慢慢道:“清华,你这样夸自己可不好。”

霍清华浑身一抖,他没听错吧,赵毓璟的意思怎么听怎么再说——清华,我的未婚妻是你!想到这里,霍清华浑身就起了一阵鸡皮疙瘩,整个人觉得恶心的不行,“王爷,您放心。小的可不敢对你有非分之想。”

赵毓璟看到霍清华的神情,笑了笑,道,“收拾收拾东西,本王过几天带你去九原府看看,顺带带你去一趟南堂,南堂六月,风景不错。”

霍清华脸上丝毫未动,他恹恹的躺在榻上,一副没有骨头的怒赞,“南堂路途遥远,在下不胜颠簸,瑞亲王还是自个儿去吧。”

就知道会是这样,赵毓璟唇角含笑,眼睛几却绽放着摄人的冷光,他平静的声音里不带有一丝感情,“霍清华,当年南楚皇室派细作杀了你二哥,你就不想报仇?”

“你找到了南楚细作!”霍清华唰的一下爬了起来,眼睛都瞪得大大的,“在哪里?”

“南堂唐氏。”

乌蒙城唐家,唐梦铃连续三天闭门不出引起了唐元的注意,在唐元印象里妹妹从来都不是这么安静的人,几乎安静到连唐梦瑶的上门讽刺都不顾上,终日躲在屋里不知道在做什么。唐元是真以为妹妹是听说了唐梦瑶要嫁给宁王赵毓筠而伤心过度,于是他在傍晚的时候去了竹安院开解妹妹。

唐梦铃瑟缩在床上,下巴尖尖的双目无神,似恐惧又似哀怨,唐元叹息一声,“你就别想了,宁王瘫痪在床,你不嫁过去是好事。”

唐梦铃还是没有说话,整个人呆呆楞楞的,唐元不知道怎么劝,这个时候又听见门外唐梦瑶咋咋呼呼的声音,不停的骂着,什么难听的话都往外冒,唐元都不敢相信,这还是那个高贵温柔的唐梦瑶?门外唐梦瑶的声音还在继续,唐元听着都觉得心里头疲惫得很。唐家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生变化的?好像是从他断了楚云扬的双腿,被楚云暖找上门来的时候。百花城的事,他也听说了,楚云暖真厉害,不费吹灰之力就端了孟家,那唐家呢,这样一个不知感恩,卖主求荣的家族又会如何?

“大姐,你在这里闹能怎样?反正宁王你是嫁定了,这是祖母的意思!”唐元听不下去了,他看了一眼没有任何反应的妹妹,直接拦在唐梦瑶面前,“大姐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跟个疯子有什么区别!”

唐梦瑶头发几乎半散,歇斯底里,“赵毓筠瘫痪了,你们就要我嫁,这天下哪儿有这种事情!唐梦铃不是喜欢吗,让她嫁啊!”

------题外话------

没错,霍清华是男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