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身为唐家人,我们不逃/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元都被气得笑了,“大姐你是魔怔了吧?唐妃娘娘亲自开的口,你说换人就换人,你把皇室颜面放在哪里?”

如今宫中局势诡谲,没有了孟家作为后盾的孟贵妃,靠着九皇子依旧稳坐钓鱼台,唐家式微,唐妃又没有了成器的儿子,后宫之中渐渐不得帝宠,连带着京城闺秀没有一个愿意嫁给宁王,唐妃自然是把注意打到了唐家身上,尤其是唐家明珠唐梦瑶,缄默美丽,一直都是唐妃早就看好的儿媳妇儿。依照唐家现在的情况,实在不允许他们得罪任何一方,就算唐梦瑶不愿意老夫人也会把她给绑上花轿。

这些道理唐梦瑶都懂,可是她不甘心,想她唐梦瑶貌美如花,精通琴棋书画,哪里能嫁给赵毓筠那样一个废人,更何况赵毓筠瘫痪前她都看不上他。

“好弟弟,你就不怕我对铃儿下手?”唐梦瑶眼睛里有危险的光芒不停闪烁。

“大姐你不要犯傻,否则弟弟我一不小心就把大姐那些香艳的事情抖出去,到时候……”唐元冷笑了一声。

“你居然敢威胁我!”唐梦瑶在唐家向来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什么时候这么憋屈过。

“这不是威胁,你可以试试!”

唐梦瑶喘着粗气,恶声恶气道,“唐元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不就是舍不得唐梦铃那个小贱人嫁给赵毓筠?叫唐梦铃滚出来,我倒是要看看她哪儿来的胆子,敢这样糟蹋我!”

话说到这份上唐元也懒得再和她多费唇舌,“大姐,你确实是被糟蹋了,要不是祖母护着你,你早就不知道被送到哪里的庵堂思过去了。我劝你一句,你既然享受了唐家给你锦衣玉食的生活,就有必要为唐家奉献。莫说宁王只是瘫痪,哪怕是他有个什么意外,你就是守寡也得嫁过去!”

唐梦瑶不由自主的倒退了一步,完全不想承认唐元说的是实话,不,她还有其他选择。一个念头在唐梦瑶脑子里转了一圈,她还没来得及做打算就听见唐元冷笑了一声,更是道,“大姐你也千万别想着逃婚,你看看孟莲逃婚变成了什么模样?孟莲的名声可比大姐你好太多了!”

孟莲的事情传得天下皆知,都说她不知羞耻连累了孟家,唐梦瑶面色白了一下,手指紧紧捏着裙摆,她一点儿也不想落得跟孟莲一样的结局。

这时候,两人只听到一个威严的声音:“元儿你说的好!”

唐梦瑶吓了一跳,回头一看,竟然是精神矍铄的唐老夫人站在不远处,身边站着的是娴雅温和的唐夫人,她顿时都呆住了,连忙堆起满脸的笑容,走上前,不留痕迹的把唐夫人从老夫人身边挤开,殷勤的搀扶着,“祖母,您怎么过来了。”说着她暗暗瞪了一眼唐夫人,她就知道这女人不安好心,为了不把唐梦铃嫁出去居然给她使这招。

唐老夫人看上去慈眉善目,实际上鹰眼里冒出的狠厉和危险与先前唐梦瑶的眼里的光芒一模一样,她冷哼了一声,“我要是不来,就怕你把梦铃的竹安院给拆了。”

唐梦瑶笑得很勉强,“祖母——”

唐老夫人根本就不看唐梦瑶,反而一脸赞赏的对着唐元道,“元儿你说的对,既然享受了家族给的一切,就要做好为家族奉献的准备!”

唐元看了母亲一眼,母亲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只觉得异常嘲讽,他赶忙低下头,格外谦和恭顺,“孙儿生在唐家长在唐家,自然会为家族奉献。”

这个说法让唐老夫人满意极了,却让唐梦瑶怄得吐血,唐元这个蠢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居然踩着她讨好祖母。唐梦瑶刀子一样锐利的眼神落到唐夫人身上,几乎要把唐夫人给活剐了,肯定又是她教的,从小到大,那个人不说她大度善良,对她这个原配嫡女好的不得了,可只有她自己清楚的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怎样的包藏祸心。

几人没说几句话,唐老夫人就把唐梦瑶给带走了,似乎她过来似乎就是为了带走唐梦瑶一样,唐元觉得十分奇怪,“娘,是您把老夫人请来的?”

唐夫人点头,她看着消失在院墙下的身影,沉默许久,“元儿,带着你妹妹去益阳郡找你们外公,永远也不要回乌蒙城,无论是谁让你们回来。”她原本就把一双儿女送出了乌蒙城,后来却因为老夫人病重被叫回来。唐家表面上看似是她管家,可实际上老夫人耳聪目明,她不敢想老夫人是否发现她是瑞亲王的放在唐家的奸细。

“我不去!”说话的正是唐梦铃,她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床上起来的,只是随意披了件衣服,单薄的现在冷风中,面色苍白而又倔强,她定定的看着唐夫人,“娘,我哪里也不去,我要嫁给表哥!”这几天她浑浑噩噩的,直到刚才听见唐梦瑶说起宁王表哥的时候才清醒过来,她绝不让唐梦瑶那种女人玷污了高贵的表哥。

唐元第一个不赞同,“不行!”

唐梦铃目光灼灼的看着唐夫人,大有她不说话她就一直看下去的意思,唐夫人劝慰道,“瑶儿是唐妃亲自承认的宁王妃,你也知道的,唐妃她看不上你。”

“不是我也不能是唐梦瑶!”唐梦铃瞪大眼睛,“娘,我长这么大没求过您什么,我只想嫁给表哥!”

唐夫人不说话,女儿性格跳脱,为人行事又过于很辣,完全不懂收敛和迂回,她是真不愿意让女儿搅和进皇家深水潭里,奈何女儿对宁王情根深种。

“祖母他们对楚云暖的母亲动手,您觉得唐家里还能有人活下去?娘,我知道您爱我和哥哥,所以想把我们送出去,可娘,您想想看,这事真有那么容易就过去?要是我是楚云暖,知道杀母仇人就在眼前,绝对会将他们赶尽杀绝,很何况我们唐家还是楚云暖的母亲一手提拔起来,叛主的奴才,谁敢要,谁敢留着!”

这几日她想了很多,从一开始的惶恐不安到后来的冷静分析,楚云暖这个人绝不像外面传说那样胸无点墨蛮横霸道,她对付的人几乎都是得罪过她的,比如自己和哥哥,那时候她只不过断了他们两人腿,更多的考量是在唐家,因为那时的唐家还勉强属于自己人。而如今呢,唐家毒杀楚明玥,叛主在先,对楚云扬起杀心再后,又是南楚细作,她相信楚云暖绝不会留下任何一个活口。

“娘,我和哥哥不要逃,我们姓唐,是南堂唐家人,我们生在大齐长在大齐,我们绝不承认自己是南楚人!”

无论唐梦铃一番话是为了什么,唐夫人心里是震撼的,女儿说的不错,一旦他们离开唐家,那么南楚细作的名声绝对逃不了,无论日后他们身处何地。

唐元整个人都呆住了,他听见了什么,原来唐家竟然是这样的不堪,竟是南楚派来大齐的细作。他唐元的确游手好闲,但他好歹知道家国天下,知道礼义廉耻,唐家寡廉鲜耻,得楚家帮助后反咬一口,赚了大齐钱背后却支持着南楚,唐元无法接受。

“娘?”唐元看向母亲。

唐夫人摆手,“让我想想,让我好好想想。”她的确忽略了好多,比如一双儿女今后的生活,难道真要他们隐姓埋名的过一辈子。

唐元张张嘴,一个大胆的想法突然从脑子里一闪而过。

唐老夫人一回到屋子里,便立刻让所有下人退下,她高高坐在椅子上,厉声道:“跪下!”

唐梦瑶一怔,几乎是下意识的跪在了地上。

“你可知今日做错了什么?”

唐梦瑶一听到祖母说的话,立刻意识到祖母这是要替唐梦铃出气了,她知道自从她毁了贞洁以后祖母就看不上她,要不是她知道唐家秘密,恐怕早就死的不能再死,想到这里她便低下了头,不说话。

“这么年我培养你,要你名扬天下,不是因为你是我亲孙女,而是因为你聪慧漂亮,识时务,你看看你现在,你都做了什么!”

唐梦瑶猛地抬起头:“我知道祖母的意思,不就是因为我毁了身子,所以才想把嫁给赵毓筠,祖母您不想想,他是个残废!宁王妃说的好听,可实际上跟守活寡有什么区别!”

唐老夫人怒气难挡:“愚蠢!你平时的聪明劲儿都去了哪里?你从小在我身边长大,我怎么教你的,宁王是瘫痪了,可他是皇子,只要他活一天,你王妃的身份就足够让别人对你卑躬屈膝,你趁现在嫁过去,谁不夸你一声重情重义?呵,不然你觉得你现在的情况嫁到其他家族会有这么幸福?!”

说的再怎么好听也掩盖不了赵毓筠是个残废的事实,唐梦瑶别过脸,泪水盈盈欲坠,偏偏就是不肯认错,“祖母您要是铁了心要把我嫁给赵毓筠,就别怪孙女做出大逆不道的事情!哼,府里的蛊虫是养在水姨娘院子下面的吧?”

简直是赤果果的要挟,唐老夫人急怒攻心,几乎是要背过气去,刘妈妈见状赶紧上来替她顺气,又轻声劝慰了几句,老夫人喘息了好几下才勉强平缓下来:“你既然不愿意做宁王妃,那就算了!”

惊喜来得太快,唐梦瑶一愣,有点不知所措,“祖母说的真的?”

唐老夫人的笑容格外怪异,“自然是。”这丫头心太大,留在家里始终是个祸害,她原先还念着一丝丝祖孙情意想给她安排好后路,那晓得这死丫头不领情。

唐梦瑶试探道,“那唐妃娘娘那边——”

唐老夫人笑得愈发慈眉善目,“她只要一个唐家女儿,没有你还可以是其他人。”

现在已经不能说是惊喜了,唐梦瑶简直开心的要跳起来,她按捺住心思,长长的睫毛抖动了一下,“祖母,不如就让铃儿妹妹嫁过去?”反正唐梦铃心心念念的要嫁赵毓筠,正好把他们凑成一对。

老夫人呵了一声,假装没有看到唐梦瑶眼睛里满满的恶意,反而让刘妈妈亲自走上去将她扶起来,坐在一旁的软榻上,“梦瑶你是我最得意的孙女,是唐家最美丽、聪慧的女儿,你从小我就对你严格要求,要你精通琴棋书画,更是请了无数名师教导你,无论诗书谋略,你都是个中翘楚,你知不知道我做真多是为了什么?”

唐梦瑶抿了抿嘴,“那是因为祖母疼我。”这一句话她说的犹豫不定,如果真的是疼爱,那她为何还要学习房中术,说的好听是为了拢住日后夫君的心,可事实呢,唐梦瑶有些不敢想。

老夫人的笑容有些神秘:“梦瑶,你知道府里养蛊,那你知道蛊是从哪里来的?蛊起源于南楚,是南楚最神秘的技艺。”

唐梦瑶隐隐猜到什么,心里越发忐忑,可面上显出不解之色。

“我们唐家人,是堂堂正正的南楚人。梦瑶,你在唐家学习了这么多年,又不愿意嫁给宁王,那不如就入宫,为南楚发光发热。”

唐梦瑶整个人都呆住了:“您想让我入宫,可是当今陛下已经……”

老夫人笑了,如吐着信子的毒蛇,“傻孩子,陛下是老了,可他依旧是大齐最尊贵的男人,梦瑶你入宫后好好侍奉陛下。”

“祖母,祖母我不要!”唐梦瑶惊恐极了,永乐帝的年纪足够做她的父亲,她怎么能入宫。

老夫人微微一笑,缓慢转动手里的念珠,“丫头,别想着威胁我,你入宫后只要唐家好你就好,记得你是南楚人,这么多年的学习你没有忘记吧?我可是按照顶级细作培养你的。”

刘妈妈垂下头去,原来,老夫人的心里早就盘算好了。

唐梦瑶几乎是从软榻上滑下来,“祖母,您早就打算好了!”唐家上下只有她在老夫人身边学习长大,她还真以为自己受老夫人宠爱,没想到事实竟然如此残酷,细作,她居然是亲祖母一手培养的细作!

“把她带下去,好好看管着!”老夫人冷酷挥手,很快万念俱灰的唐梦瑶就被几个婆子带了下去,关在院子里寸步不离的看守着。

刘妈妈添了茶,“老夫人您当真要大小姐入宫?”

唐老夫人道,“我原先也没打算让她入宫,对她来说嫁宁王是最好的选择,可惜这丫头心气太高,她也不想想她现在是什么样子。对了,这几天叫人好好调教她,让她知道一个细作该做些什么。”

刘妈妈点头,又问道,“那唐妃那边?”

老夫人轻轻敲了敲桌子,沉吟半天,道:“让梦铃嫁过去。”唐家两个嫡女,唐梦瑶废了,只有唐梦铃身份足够,可以嫁过去。

“就怕夫人不愿意——”

刘妈妈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老夫人皱眉,她原来也打算把唐梦铃接到身边,像教养梦瑶一样,可惜唐夫人不愿意,非得把女儿留在身边,要是当初唐梦铃同样在她身边长大,那么她可用的棋子就多了几个。

“不用管她,只要梦铃愿意就行。”

唐梦铃做梦都想嫁宁王,只要她说一句同意,唐夫人也没有办法。

“楚云扬那边,唐月有没有消息传过来?”说完唐梦瑶姐妹的事情以后,唐老夫人才想起楚家别院的事情,原先计划是他们活捉楚云扬,并用楚云扬身体养蛊。但是整整十天,那边只收到唐月传来计划有变的消息后再也没有任何信息,唐月如同石沉大海。

刘妈妈摇头,“没有,老夫人,是不是那位回来了?”

唐老夫人心里咯噔一下,她做了那么多事不就是仗着楚云暖不在乌蒙城,想想她在百花城闹的那么大,老夫人心下有些犹豫,“让底下的人注意着,绝不能让楚云暖入城!”

话刚说完,两人就听见外面吵闹起来,有丫头进来禀报道,“老夫人,水姨娘身边的绿柳来说,水姨娘不见了!”

唐老夫人突然间站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