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梳洗之刑/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老夫人突然间站了起来,水千柔看起来的确是唐家最不值一提的人,但实际上对他们来说水千柔十分重要,别的不说,单单说要是没有了她蛊虫还怎么继续养?更何况她还是最了解楚家的人,要对付楚家还得靠她。

刘妈妈也是在瞬间惊讶了一下,她立刻安抚老夫人几句,亲自出去把绿柳给领了进来,绿柳一进门就恭恭敬敬的跪下,“奴婢绿柳见过老夫人。”

经过上次被唐祺少爷责罚那件事以后,她一直兢兢业业的服侍水姨娘,哪里晓得突然有一天水姨娘一声不吭就不见了,她瞒了许久,以为水姨娘和原来一样,消失个几天就回来了,谁知夫人居然派人去查。人人都以为她是夫人的人,可实际上她一直就是老夫人安排在水姨娘身边的,那个时候她不得已只能来找老夫人坦白。

老夫人也没有废话,开口就问,“她什么时候不见的?”

绿柳低垂着头,浑身发抖,但还是鼓足勇气道,“三天前。”

闻言,老夫人是真的怒了,“混账!既然她三天前就不见了,那你怎么不早点来报?!还是你真心把她当主子看了,所以隐瞒不报?”

绿柳一听,吓得立刻趴在地上,就连声音也发抖了,“奴婢……奴婢……”她的确是得了水姨娘的好处,替她隐瞒一些事情。

唐老夫人是经历过风浪的人,哪里看不出绿柳的心虚,她声音陡然变得森冷,道:“还不快说!”

绿柳见老夫人容色冷厉,声音森寒,顿时吓得面如土色,好半天才哭泣道:“奴婢……奴婢不是有意隐瞒老夫人的,而是奴婢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水姨娘她每日的确老老实实的待在西院,可有的时候她也会偷偷摸摸的出去,至于去哪儿,奴婢真的不知道,求老夫人明鉴!”

水姨娘居然偷偷摸摸的出去,而她竟然不知道。唐老夫人眼睛里都快喷火了,绿柳吓得瑟瑟发抖,她眼珠子一转,立刻道:“水姨娘失踪那天奴婢看见二小姐了!二小姐在西院赏花,然后水姨娘就不见了,奴婢还听见二小姐的尖叫声。”

唐梦铃喜欢西院的花是整个唐家人都知道的,绿柳故意把事情扯到她身上就是吃准了老夫人不会怀疑,果然她偷偷抬眼时看见老夫人眼里有一丝丝的怀疑,顿时她心口的气微松。

刘妈妈问道,“除了二小姐,你还看见谁了?”

绿柳忐忑,沉默了好半天白搜肠刮肚的找出一个人来,“还有夫人,对,夫人,二小姐叫起来以后夫人就出现了,当时天色太晚,奴婢也只看到夫人身边的妈妈像是拖了什么东西一样。”

一切似乎明朗起来,当日水千柔失踪,唐梦铃在场,而后就是唐梦铃突然卧病在床,这一系列的事情里唐夫人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老夫人轻轻敲着桌面,她一开始就知道她那好儿媳有问题,可没办法,与其让她在背后做手脚,还不如光明正大把她拉到跟前看着,果然还是她太小看那个女人了?

刘妈妈悄声道,“老夫人您说会不会是绿柳这丫头说谎?二小姐是最沉不住气的人,要是她看到什么,知道什么老早就闹开了。”

刘妈妈说的不无道理,老夫人手里的念珠一停,“如果是她在背后支招呢?在我眼皮子底下,她倒是有本事得很!”

刘妈妈自然知道老夫人说的她是谁,“可这些年也不见夫人有什么动静。”他们观察夫人十多年了,也没见她和其他人联系,一直安安稳稳的做她的唐夫人。

唐老夫人摇头,“会咬人的狗不叫,让人好好盯着她,千万不要让她再把唐元兄妹俩再送出去,另外告诉唐月,让她加快速度,赶快把楚云扬弄过来,主子爷那边已经等不及了。”

刘妈妈点头称是,转头就要走,老夫人叫住她,“绿柳不必留了。”一个背叛了主子的奴才,留下来也没什么作用。

很快,唐元那一边就感受到家中环境的诡异,似乎他和梦铃都被人给监视起来一样,出门都需要向老夫人请示。很快,宁王赐婚的圣旨也到了乌蒙城,叫人奇怪的是,赐婚的对象从大小姐唐梦瑶便成了二小姐唐梦铃,而同时下的圣旨还有唐梦瑶入宫,封正四品美人。接旨后,唐梦铃几乎是喜极而泣,而唐梦瑶却跟疯了一样,当着传旨太监的面就大闹起来,当下就被老夫人关在了院子里,宫里立刻派嬷嬷教导她规矩。唐梦铃婚事定下以后,老夫人原本还怕唐夫人心里不满,三番两次派刘妈妈过来开导示威,对此唐夫人没有任何动作,一切似乎平静下来,然而只有唐元知道这平静下是怎样的波涛暗涌,这下子更是让他打定了注意。

楚家地牢,失踪许久的水千柔被一桶冰冷的水给泼醒,她一抬头就看见楚云暖坐在阴暗里喝茶,茶香袅袅,正是南楚上好雪毫针尖。这是上次事情发生后的第三天,她原本以为楚云暖是忘了,没想到今天却被她撸来了。这个结果她要有心理准备,于是在最先的惊慌失措后很快镇定下来,她看着楚云暖酷似爱人的脸庞,眼里流露出怀念和迷恋等种种情绪。

“你这样看着我,只让我觉得恶心。”楚云暖突然扔了茶杯,滚烫的茶水落到水千柔脸上,然后茶杯顺着滚下来碎了一地,“跪上去。”

就是这样高高在上的语气,简直跟楚明玥那个贱人一模一样,水千柔这个时候才清楚的认识到,这个女孩子不只是师兄的女儿,更是楚明玥的掌上明珠!想到这茬,她看楚云暖的眼神突然变得恶狠狠的。

夏妆冷着脸,反手压着水千柔在碎瓷片上跪下,一阵钻心疼痛从膝盖上腾起,她疼得脸色都变白了,她几乎快跳了起来,“楚云暖,我可不是你楚家的奴才!”

“神经病!”秋芷冷冷道,她一点儿也不同情水千柔,当初夫人的死对楚家和家主是多大的打击,楚家那段时间更是水深火热,家主几乎是要疯了。就是因为这个女人的一己私欲,这样忘恩负义的女人,死不足惜!

楚云暖淡淡道:“你应该知道我找你做什么,老实说吧。”

水千柔一愣,楚云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楚云暖淡淡一笑,“李世均给你灌的迷魂汤不少吧,不然哪儿能让你死心塌地的为他办事?我给唐祺的千机弩图纸也是你给他的吧,想要我命,他李世均还不够资格。说吧,他在南堂安插了多少棋子,楚家有多少人投奔了他?”

水千柔呼吸微微变了,她依旧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你胡说八道什么,师兄是你生亲,有你这么说自己父亲的么?不要说他只是想要楚家钱财,就是他要你楚云暖的命,你也得乖乖受着!”

真以为她不敢动她?不过是看着唐祺的面子上对她客气一些罢了,既然不肯说,那也就不要怪她了。什么父亲,她楚云暖从来就没有父亲,只有一个杀母仇人。还记得千波湖遇刺的时候出现灰衣刺客,现在想来肯定是李世均的人,既然李世均敢派人用千机弩杀她,她就敢一锅端了李世均在南堂的所有据点,否则他真以为楚家人好欺负。楚云暖面上微笑,无端端让人心头道:“现在我给你机会让你说,你不愿意说,待会儿你想说的话也晚了。”说着她站了起来,往外走去,“让向厉进来伺候。”

秋芷会意,她想到了什么,凑到水千柔耳边轻声说,“从向厉手里出来的人,就没有一个嘴硬的,水姨娘,你要是真不想说,就好好扛着。”

她声音里带着满满的恶意,水千柔浑身一抖,这几年她也算是养尊处优,如果真要她面对酷刑,她绝对受不住,水千柔惊恐了。

这时候向厉从外面走了进来,一步一步带着极强的压迫感,水千柔退了又退。向厉命人提来一壶滚开的水,缓缓倒进锅中,然后点燃柴火,加热,咕噜噜的沸腾声在不大的空间里回响。

水千柔实在搞不清向厉到底要做什么,只感觉到空气里一下子热了起来,然后很快他拿出一把铁制梳子,在沸水里滚了一圈后落到她裸露的手臂上,用力一刮,顿时梳下一层肉来,水千柔疼得尖叫起来,额头顿时渗出一片细汗。

这种刑罚正是梳洗,但并不是女子的梳妆打扮,而是一种极为残酷的刑罚,它是用铁刷子把人身上的肉一下一下地抓梳下来,直至肉尽骨露,最终咽气。其实真正过程就像民间杀猪用开水烫过之后去毛一般,直到把皮肉刷尽,露出白骨,这种刑罚与凌迟有异曲同工之妙,但却更加残忍。

向厉将铁梳往沸水里又是一滚,细细的肉屑混合着血丝在沸水里翻滚,空气里有奇异的味道,百忙之中向厉抽空问了一句,“水千柔,你说不说?”

水千柔还是摇头,虽然她痛到不行,但是她依旧坚持着,向厉梳了三四次她硬是熬过来了。这是继唐月之后第二个让他折了面子的人,向厉顿时狠下心来,更是凶残的往水千柔血肉模糊的皮肉上抹上蜂蜜,然后放上毒性最强的红蚂蚁,红蚂蚁如跗骨之蛆,不停的的往她皮肉里钻,水千柔尖叫起来。

牢房外,听着里面的惨叫声楚云暖眉头都没有动一下,反而面色更加冷厉。

春意小心翼翼,“家主何必这么残忍。”

楚云暖眉头一挑,格外好笑,“我残忍,春意我是不是太宠你了?”春意这段时间做了些什么她一清二楚,她收服了索昀,不允许他私自朝嘉陵城传递消息,而后来居然是春意暗地里跟嘉陵城通信,要不是林宿壁告诉她,她还被春意暗地里瞒着。春意真是长本事了,要不是看在从前的情面上,她绝不会带春意过来看戏,意图敲山震虎。

春意吓了一跳,仿佛自己所有的小动作都被家主看穿了,她立刻跪下,“家主,我……我不是……”

“行了,我不想听你多说,你只要心里清楚你到底是谁的人。”

春意垂下头,“家主,楚老也是关心您。”

原来是楚老?楚云暖微微一笑,道:“意儿,你是我身边最信任的人,如果你都不效忠我,哼哼——”

楚云暖哼了一声,春意头皮发麻。

估摸着牢房里的审问还有一段时间,楚云暖留下春意看着,自己带着秋芷秋桂就往外而出,她才出牢房就看见林宿壁行色匆匆,“家主,夏华回来了,可她,浑身是伤。”

楚云暖神色一凛,夏华被她派出去追杀孟莲,落得一身伤回来,她脚步不停,赶忙朝着院子走去。夏华的情况比林宿壁说的更严重,整个人瘦成皮包骨头,身上大伤小伤无数。楚云暖站在门口,一声不吭,看着辛毅在里面忙碌,她冷眼看着躺在榻上不死不活的两个人,“到底怎么回事?!”

她声音格外低哑,林宿壁依稀能听出里面磅礴的怒气,林宿壁道,“夏华是楚家商队在西北捡回来的,跟她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年轻的男子,据当时带回他们的人说,两人受伤严重,失血过多又脱水严重,能等到他们救下他们是个奇迹。”

楚云暖没有继续说话,只是目光阴沉的看着里面,许久没有说话,浑身气压低得让人退避三舍。辛毅在里面忙了许久,直到傍晚时分才从里面出来,他朝楚云暖施礼,“家主。”

“人怎么样了?”

“暂时没有问题,”顿了顿,辛毅又道,“家主,您什么时候惹上了迦叶寺?”

迦叶寺?大齐佛教第一寺,楚云暖皱眉,“怎么回事?”

“夏华是被迦叶寺独门内功所伤。”

“迦叶寺……”楚云暖喃喃着这个名字,这好像是当年北国国寺的名字……

------题外话------

原来救走孟莲那个寺庙叫做怀远寺,我突然觉得名字不好听,现在改名为迦叶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