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内奸是谁/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孟皇后笃信佛教,北国佛教盛行,正统道教被压得毫无还手之力,其中迦叶寺则号称北国第一佛寺,香火鼎盛。当年她就纳闷了,像她们这种出生世家的人,哪儿会信什么佛教,原来竟然是迦叶寺和孟莲狼狈为奸,那么当初孟莲封后时出现的所谓佛光普照、恩泽大地也是假的。呵,还真是可笑,让她曾经对孟莲敬畏了那么久,真以为她是上天派来的人。果然这个世界上神佛不可怕,恶鬼不可憎,最让人心生戒备的还是人心。

“家主,迦叶寺信徒众多,在百姓间名声极好。”辛毅这番话就是劝楚云暖不要随便动手的意思。

楚云暖负手而立,掐金累红丝牡丹云纹衣微微扬起一个弧度,宽大的袖摆下她一双手握起,然后又放松,“我没想对他们做什么,只要他们不来招惹我。”迦叶寺救走孟莲,打伤夏华的事她可以不去计较,但前提是迦叶寺以后不要发疯找她麻烦,否则她管它是什么佛教第一寺。

“您心里有数就好。”话都说到这份上,辛毅自然不好继续说,他话锋一转,“和夏华一起回来的年轻人,我看应该是杏林堂的人,估摸着是天字一号。”

看来玉湖里也想杀孟莲。楚云暖心中了然,道,“把人给玉湖里送过去,记得跟他要出诊费。”

辛毅抽了抽嘴角,“是。”

这个时候楚云暖不再说话,她站在门前静静的等待夏华清醒,辛毅也默默退了下去,顺手带走了天字一号。楚家别院里掌上了灯,照得整个院子明晃晃一片,楚云暖就在这一片光亮中默默仰头看着天空,记忆里朦朦胧胧的出现一个男人慈爱的音容笑貌,他欢喜的抱着她,把她高高的举在头顶,一颗颗指着天上的星星教她辨认,身旁是母亲温柔的笑容。楚云暖合上眼,再看见的是漫无目的的追杀,到处都是举着大刀的杀手,漫天都是血,比她当年亲眼看见楚家被毁时还要通红的天空,母亲身边的影卫瑶光拼死护着母亲和她逃跑,再然后她看见了高怀远,救了他们母女一命。

虽然她嘴上不说,其实她知道母亲当年离开南楚的时候,李世均要杀她们!孩提时代她对李世均有多少孺慕之情,母亲死后她就有多恨他,如果不是他,母亲不会身中寒毒,如果不是因为他觊觎楚家财物,母亲不会早死,曾经她和赵毓璟也不会走到最后那一步,她的雅儿也不会惨死。她知道她这是迁怒,但是她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怨恨李世均,或许她真的是疯了,自私到疯了,总想把自己的错误推到旁人身上。

楚云扬从一旁走出来,“姐姐,你在想什么?”

楚云暖回过神,笑了笑,“你怎么过来了?”

“他们说你在这儿站了三个时辰,我担心你。”

原来已经三个时辰了,楚云暖揉了揉弟弟柔软的头发,转了话题,“你想好怎么对付唐家了吗?”

楚云扬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楚云暖,他从身后小厮手里拿过披风,示意楚云暖蹲下,楚云暖哑然失笑,她配合着弟弟的动作,低头看着她为自己整理衣服,楚云暖只觉得吹了一夜冷风的身体一点一点回暖。云扬,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哪怕是弑父!

“姐,我本来是想来个将计就计的。”

楚云暖挑眉,饶有兴趣的听着,楚云扬道,“姐姐几乎是控制了唐家所有的生意,但唐家乃大族,哪儿没有一些压箱底的宝贝,所以我打算先掏空唐家。”

这与楚云暖先前的想法不谋而合,楚云暖点头,“然后呢?”

“唐元来找过我。”楚云扬如是道。

这下子楚云暖有些不解了,“唐元,他来做什么?唐家最近乱的很。”唐梦瑶自从听说要入宫后,那是在府里两天一吵三天一闹的,听说还威胁上了唐老夫人。

“姐姐,唐家不能灭!”

听到这话,楚云暖本来是想发火,她就怕楚云扬又像在唐月的事情上又犯了蠢,她可是早就收到唐老夫人传给唐月加紧动手的消息,她真怕弟弟一时间又脑子不清醒,被人蒙骗。然而当她楚云扬一双清澈见底的眼睛直勾勾的看到她,似乎能看到她心底的时候,她态度软了下来,“你继续说。”

“四大家族姐姐灭了个孟家,南堂各家族虎视眈眈,恨不得自己能成为四大家族一员,而这个时候唐家又毁了的话,南堂势必会乱,而楚家也会树大招风。”

树大招风的她不怕,大不了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楚云暖心底杀气腾腾的想着,但是她也没有打断弟弟的话,一脸冷静的听着楚云扬继续说。

“南堂一乱,一是给了皇室和各处插手南堂的机会,二是削弱了楚家实力。唐家是娘亲一手提拔,占了个四大家族的位置,唐家在一日,哪怕是背叛也打上了楚家烙印,无人敢小觑我们一分。可如果唐家灭了的话,姐姐能保证新上任的家族不是一匹恶狼?”

“所以——”楚云暖顺着楚云扬的意思往下说。

“灭唐氏满门,独留唐元等听话的几人!”

楚云暖笑了,“这是唐元的意思,还是你的想法?”短短几天而已,就算弟弟再成熟也想不到这种招数,肯定是后面有人给他支招了。

楚云扬啊了一声,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脸颊微红,“姐姐,你怎么知道的。”

就知道会是这样,楚云暖直接开口,“唐元想做什么?”

楚云扬抿了抿嘴,“唐梦铃要嫁宁王,他说他想给妹妹一个强大的娘家。”

这个理由,她也不能说不对,毕竟唐元兄妹感情是真的好,“他的意思是想当唐家家主?”

楚云扬点头,“姐姐我有认真想过,唐元掌管唐家对我们双方来说百利而无一害,唐家不能灭,也不能放任,纵观唐家诸多人,也只有唐元最合适接管唐家。”

“与其把唐家交给唐元,我更信任唐祺。”楚云暖一副等着楚云扬说服她的模样,“唐祺至少是我的人。”

楚云扬好惊讶,“唐祺什么时候变成你的人了?!”

楚云暖不做解释,神秘极了,“你说的有道理,唐家不能灭,所以我准备把唐祺从十万大山叫回来。”

“唐祺不合适,他痴迷机关术,或许能成为机关大师,但不可能成为出色掌权人。”楚云扬知道十万大山建造新楚宅的事情,新宅大体构建基本完成,现在只剩下机关和阵法两处,“新宅建造迫在眉睫,我也不建议你把唐祺叫回来。姐姐,你还是考虑唐元,他很不错。”

楚云暖没有说话,反而直勾勾的看着楚云扬,楚云扬心头毛毛的,来找姐姐说这件事,他其实是希望得到姐姐的鼓励和支持,可是结果——他有些失望,低着头垂头丧气道:“姐姐要是不同意就算了。”

“云扬,你长大了。”楚云暖脸上带着笑容,一副十分欣慰的样子。

楚云扬惊喜的睁大眼睛,“姐姐的意思是?”

“楚家将来是你的,如果你觉得你控制得住唐元,那你就用他,我不会干涉你。云扬,我们是相依为命的姐弟,或许有些时候我这个做姐姐的有不对的地方,你一定要跟我说,我不希望有一天,我们像其他家族的手足一样,斗得你死我活。”

这是这么天以后,楚云暖第一次正正经经的和楚云扬说起那天的事情,楚云扬重重点头,眼睛有些湿润,“姐姐,我知道。”

楚云暖摸了摸楚云扬的脑袋,少年长得很快,不到一年就到了楚云暖的肩膀,稚嫩的脸庞上有对楚云暖的信任,更有一丝丝有刚毅,他容貌俊美,灯火下漂亮的如同漆雕画中走出来一样。楚云暖微微有些失神,云扬容貌酷似母亲,她一时间像看到母亲在向她微笑,灯火阑珊。

楚云扬害羞的挠了挠头,“姐姐,唐元他还等我回复呢。”

楚云暖微笑,“去吧。”

楚云扬扬起笑脸,明媚得像盛开的向日葵,温暖而朝气蓬勃,“我不会让你失望!”

不让我失望。楚云暖慢慢咀嚼着四个字,云扬你可知道你做的一切不是为了不让我失望,而是为了在日后更好的掌管楚家。云扬,你可知道唐家是南楚细作,母亲的死都是那个男人指使的,那个人是我们的父亲。

“家主,水千柔招了。”

楚云暖浑身颓废的气息陡然一收,她昂首阔步气势斐然。再次回到地牢的时候一切似乎都没有变化,楚云暖依旧喝着上好的雪山针毫,居高临下的瞧着水千柔,唯一不同的是原先一脸不服输的水千柔如同死狗一样瘫软在地上,两只手臂白骨森森,空气里飘荡着奇异的味道。

水千柔一直没有开口,楚云暖也没有说话偌大的地牢只能听见楚云暖磕茶杯的声音。许久,还是水千柔最先沉不住气,她的声音格外沙哑,似乎是在刚才的酷刑中使用过度一样,“你真够狠的。”

“说吧,我没时间跟你废话。”

水千柔嘎嘎嘎的笑了起来,“没时间?你不就是想知道我和师兄在楚家安排了多少棋子,师兄在南堂又有多少个据点?楚云暖,我告诉你,你就是把我折磨死,我也不会背叛师兄。”

“你对李世均倒是情深意重。”楚云暖白皙如玉的手指轻轻弹了一下杯子,完全不在意她嘴里说的人名是她父亲的名字,“我难道没告诉你,唐家也是李世均安排在南堂的人?”

水千柔瞳孔缩了一下,“你又在哪里胡说八道,楚云暖师兄的好你怎么半点没有学会,非得学你那个不知廉耻的娘——”

啪,楚云暖挥手间一个响亮的巴掌声回荡在阴森森的地牢里,荼靡冷香的味道从她袖子里穿出,迷惑了人心,她目光冷淡至极,“何必自欺欺人。李世均没有爱过你,就算没有我娘他也不会爱你,你跟我娘一样,都是被抛弃的人。”虽然楚云暖不想承认这个事情,但事实摆在眼前,“如今他身居高位,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摄政王,他有娇妻爱子,你和我母亲算什么?水千柔哪怕是你今日为他而死,他也只会说你一句活该。”

最后两个字她说得极轻,却如同有千万斤重一样狠狠压向水千柔心头,她捂着耳朵不愿意去听,更不愿意去想,然而楚云暖的话依旧传到她耳朵里,如影随形。

“唐家一百年前来到南堂,在南堂落地生根,李世均身为南楚摄政王,怎么可能不知道唐家背景,可他还是让你来了。”楚云暖知道怎么把握人心,挑起心里的阴暗,尤其是像水千柔这种视爱如命的女人,在遭受酷刑意识体力下降的时候,三言两语的挑拨最能激发她心里的阴暗和不甘。

“你胡说,你胡说!”水千柔捂着耳朵尖叫。

“在你踏上南堂的土地后,为了不让你回去,让你为他卖命,李世均就计划好了,让唐镇占了你的身子,让你因为对他的愧疚和歉意,老老实实待在南堂替他收集消息。”楚云暖一字一句直击水千柔最脆弱的地方,她不是最在意自己师兄么,她不是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被最爱的师兄奉献么,那她就赤果果的告诉她,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一个笑话!

“不……不是……不是这样的!师兄,师兄你告诉我,她在说谎!”水千柔抱着耳朵,鲜血不停从她手臂里流出,可她就像没有感觉一样,又哭又笑。

楚云暖缓和了声音,她弯下腰,黑漆漆的眼睛对上水千柔空洞无神的双目,“来,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楚家奸细是谁?”

林宿壁惊讶的瞪大眼睛,他屏住呼吸,家主是什么时候学会祝由术的,完全没有听说过。祝由术是一种巫术,传说起源于轩辕黄帝时代,是由轩辕黄帝亲口所赐的一个官名。这是一种很神奇的巫术,传说在轩辕黄帝时代,有人能够利用这种巫术套说出犯人心里的秘密,更可以治疗疾病,这种巫术一般都是口耳相传,由师父教会徒弟,他想不通家主是什么时候学会的。

“楚家,楚家奸细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