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谁是内奸,南楚之争/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家的奸细是追云,红袖……”

水千柔一个名字一个名字的往外说,林宿壁依稀能看见楚云暖越来越阴沉的脸庞,如风雨欲来。追云是前暗阁阁主,红袖是当年夫人身边最信任的大丫头,这两个人曾经在楚家举足轻重,几乎可以掌管半个楚家。楚云暖的笑容阴气森森的,但是声音听上去格外温柔,一如嘉陵水乡的吴侬软语:“告诉我还有谁?”

“还有谁?”水千柔跟着喃喃重复,好半天,她颤抖着嘴角什么也没有说,整个人似乎陷入痛苦之中,眉头深深皱起,不停挣扎,“楚——”

楚?楚云暖的声音更轻了,充满蛊惑,“水千柔,你告诉我楚什么?”楚家没有旁支,但进入楚家的死士暗卫可以选择姓楚,或是姓自己原来的姓氏,楚家庞大,人口众多,单单一个楚字她实在无法判断谁是奸细。

水千柔深陷迷茫中,楚云暖也不去催促耐心的等待她开口,水千柔脸庞上浮现着重重神色,或是困惑,或是挣扎,有好几次都差点从迷茫中清醒过来。楚云暖格外诧异,她使用过祝由术无数次,但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状况,是水千柔不会轻易被蛊惑还是她口中的那个楚太过厉害?

“她是楚……不对,她不姓楚,她是贺……”

就在这时候,牢门哐当一声响了起来,水千柔突然住了口,清醒过来,她像是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一样,呆呆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楚云暖。林宿壁惊了一下,目光落在前面不远处,楚云暖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却看到春意端着托盘站在哪里,她感受到楚云暖分外森凉的目光,突然双膝一软跪了下来,“家主——”

好不容易就要问出来,这个时候被人打断,楚云暖恼火的很,对春意的态度也不像过去那样温和,她呵斥道:“滚出去!”

从没有被这样对待过的春意先是呆了一下,然后在楚云暖饱含冰冷的目光中一路哭着跑了出去。楚云暖扯着嘴角,这还委屈了,地牢里来送茶,是她傻还是春意傻。

“你对我做了什么?”水千柔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她惊恐的瞪大眼睛,“你这个妖女!”

因为春意突然闯进了的缘故,楚云暖心情格外不好,她直接懒得继续利用刚才温柔的手段,顿时一脚踹到水千柔柔软的腹部,足尖用力,居高临下,“说姓楚的奸细是谁?”说着的时候,楚云暖脑子飞快转动起来,追云和红袖基本上算是母亲身边数一数二的人物,那么从当年母亲身边的人来筛选的话,也没有一个姓楚的人,楚云暖格外烦躁,藏得那么深,真是该死!

水千柔当然不肯说,还嚣张的让楚云暖等着那人一锅端了楚家满门,水千柔不停的挑衅着楚云暖,就像恨不得她立刻把她杀了一样,可楚云暖哪里会如她的愿,“想让我杀了你,你做梦,你死也得把你知道的事情,还有李世均的秘密给我说出来!”

楚云暖当下就让人抬来一个半人来高的木桶,桶力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林宿壁扭头看了一眼,不禁变色,原来桶中竟密密麻麻的堆满毒蛇,那些毒蛇相互缠绕撕咬,不停的发出嘶嘶的声音,他抬头看着楚云暖,欲言又止。只见楚云暖面不改色,伸手从桶中拎出一条花斑大蛇,蛇嘶叫一声扭头就朝楚云暖的手腕咬去,林宿壁惊了一下,正要动手的时候就看见她捏住蛇的七寸,这条凶悍的蛇自然不会任由她摆布,拼了命的扭动,蛇尾乱甩。

楚云暖狠狠捏了蛇的七寸一下,按着此蛇,用它的腥臭的嘴巴对着水千柔惨白的脸:“这蛇名叫七步蛇,七步断命,你要不要试试?”

“啊啊啊!”水千柔吓得尖叫起来,拼命地向后缩去,南厨多蛇虫鼠蚁,她第一次制蛊的时候,还是在是师兄的帮助下才勉强成功,也是因为师兄的缘故她才不怕蛊虫,可是她怕蛇啊,当年就算是师傅往死里逼她,她也不愿意用蛇制蛊。

“好可爱的小家伙。”楚云暖温柔的抚摸着蛇冰冷的鳞片,然后一甩手把七步蛇扔回了木桶,在水千柔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她一把抓住水千柔的头发按到木桶边。水千柔身上的血腥气非常浓郁,一下子就叫满桶的蛇沸腾了,一只只的吐着信子,一双双绿油油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水千柔。这一刻她似乎又变成了前世那个杀人不眨眼的毒女,面容阴沉诡谲“你说还是不说!”

水千柔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连忙尖叫着,“我说,我说!”

楚云暖松开手,水千柔浑身瘫软的滑落在地上,她靠着木桶喘息了几口气,然后又像见鬼一样远远得躲开。楚云暖站在木桶边上,纹丝不动,仔细看还能看出她面上有一丝丝讥诮闪过,“你就这么点胆子?”

林宿壁嘴角抽了抽,真想跟楚云暖说一句您以为人人都像您这样彪悍?是的,彪悍,林宿壁仔细想了想,似乎从他调到家主身边起,他就没有见过家主有害怕得事情,整个人如铜墙铁壁一样,无坚不摧。

水千柔心跳得格外快,似乎还没从刚才得惊吓中缓过神来,过了好久她才惊魂未定得看向楚云暖,扯嘴道,“师兄是你父亲,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对付他?楚明玥教你倒是教的好,连生父都不顾,简直是罔顾人伦!”

“你说不说?”楚云暖跃跃欲试,这一辈子她似乎还没把人给活生生的丢进蛇堆里试过。

水千柔满脸惊恐的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木桶,身体害怕的抖了又抖,立刻就说道,“我只知道师兄在千波湖那里有一个据点。”

“哦?”千波湖,那不就是她上次遇刺杀的地方,李世均你好样的!

水千柔低下头,掩盖住眼睛里的心虚,“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

不过是仗着她什么也清楚罢了,楚云暖嘴角扯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水姨娘,你既然不愿意说,那不如就留着跟你夫君说吧!来人,把水千柔送回唐家去。”

“你想做什么?”

“水姨娘深闺寂寞多年,是得需要唐家主好生疼爱。”水千柔能在当年被算计失了身子的事情过后,抱养唐祺,退居后院足以见她对唐镇的厌恶,想为李世均守身如玉,我偏偏不让你如意。楚云暖眼睁睁的看着尖叫着水千柔被人拉出去,有时候她真觉得自己手段温和了不少,若是从前——楚云暖冷笑,染指水千柔的可就不会是唐镇一个人。

“我说!我什么都说!”她原以为最恐怖的事情就是让她面对一堆蛇,没想到楚云暖居然要把她送上唐镇的床,这怎么可以。

楚云暖挥了挥手,走上前,俯视着狼狈不堪的水千柔,这一刻水千柔完全没有隐瞒的意思,不仅仅是招了李世均在南堂安插的三处据点,同时还告诉他们那个姓楚的内奸是谁。三处据点毫无疑问两处是青楼,另外一处是居然是嘉陵城中一个口碑很好的漕运码头,李世均,手都伸到嘉陵城去了,你不错,很不错!至于那个奸细,楚云暖表示十二万分的惊讶,因为谁也不会想到,在楚家待了近一辈子的他会是奸细。

“宿壁,你立刻回嘉陵城,我担心熙儿。”嘉陵城楚家错综复杂,她继任家主后后离开了嘉陵,并没有全部收复各族老和下属势力,原先她还不担心这些人会叛变,现在真不好说。

有十三在家主身边,家主的安危用不着他操心,现在知道内奸是谁以后他更担心春熙,所以楚云暖一开口他立刻就说了一声,“是!”

林宿壁离开后,偌大的牢房只剩下楚云暖和水千柔两个人,水千柔很畏惧楚云暖,她想不通当年刁蛮的小丫头是何时变得如此凶残,“你——”

“我不会杀你。”楚云暖知道水千柔想说什么,“我答应过唐祺不会要你的命。”

说到唐祺的时候水千柔的身体很明显僵硬了一下,她这才想起来她好像很久没有见过唐祺了,从前虽然她对唐祺不太好,但是唐祺每次有什么好玩意儿都会送过来,更是因为她几句意味不明的挑拨和老夫人、夫人等对上。唐祺自小对机关术极有天分,所以自小她就让严师傅严厉教导他,更是利用唐祺对她的爱母之心,不断灌输重振鲁班门的念头,后来让严师傅诈死,利用唐祺制作,或者得到的各种图纸,转头送给南楚,千机弩的图纸也是这样。

“我养大他,这是他该做的!”

水千柔这个女人,果真是为爱疯了。楚云暖对她的行为不做任何评价,她曾经也这样疯过,没资格评价别人的好坏,她只是可怜曾经的唐祺,被两个疯女人祸害了一生。

“你既然那么爱李世均,我给你一个机会。”

“你说什么?”

楚云暖很是淡定的开口,“我将你送到南楚,给你一个新的身份,让你待在李世均身边,成为侍妾或者侧妃,就看你的本事。”

这无疑是一个十分诱人的条件,水千柔沉默片刻,道:“你想要我做什么?”

只一句话,楚云暖就笑了起来。水千柔,真是一个难得的聪明人,可惜被李世均给祸害了。她淡淡笑道:“做我的细作如何?”

“不可能!”她做梦都想回到李世均身边,但死也不愿意背叛他。

“背叛一次和背叛两次有什么差别?你以为李世均知道你出卖他以后你还能活,要不是看在唐祺的面子上,我哪里会管你的死活。水千柔你想好了,要不改头换面,去李世均身边给我好好当细作,要不就在南堂等死!”

水千柔的脸色忽然变了好几变,如灯火明灭,她眼神飘忽,过了好久她的目光落在了楚云暖身上,破釜沉舟,“好!”

楚云暖微微一笑,扔下一个瓷瓶,“吃下去,我立刻让人安排好一切。”

水千柔颤抖着拿起瓷瓶,“毒药?”

楚云暖的笑容很讽刺,用毒药控制人是最最下乘的手段,她不屑,“这是养护容貌的药,一月一颗,可以让你永葆青春,一旦停止服用——”楚云暖顿了顿,很是恶毒,“容貌凋零如七十老妪。”

没有一个女人在意自己的容貌,很何况还是容颜不在的水千柔,对于楚云暖药效,她其实是抱着三分怀疑的,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神奇的药,她不相信。抱着这种存有一丝侥幸的心态,水千柔心安理得的一口把药服下。心知水千柔的心理,楚云暖有些意味不明,她以后就会知道什么叫做可怕,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比得到以后又失去更可怕,她等着以后水千柔来求着替她做事。

“我会让人立刻给你安排新身份,这段时间你就老老实实的待着,会有人来给你养护容颜。”楚家传承三百年,有的是美容方子,那可比孟家半吊子的美容方更加有效果,水千柔哪怕是朽木,她也能化腐朽为神奇。

“水千柔,我看好你。”

天下居然有这种好事,水千柔自然是求之不得,她满脸喜色,完全忘记了先前楚云暖给她的折磨,楚云暖叫来辛毅,让辛毅派人把水千柔带下去好好保养,争取在一个月内把她调教好,送往南楚摄政王府。看着水千柔离开的背影,楚云暖一脸笑容,冰冷的空气顺着鼻腔流入,浇灭她满腔怒火,她真是个二十四孝的好女儿,亲自调教好美人送给自己父亲。

“十三,你立刻带人去把千波湖,把李世均的据点给我一锅端了。”楚云暖微笑着说出一句残忍命令,“然后把人头给南楚摄政王送过去,这是警告。”

十三从阴影处飞身而出,一眨眼就不见了踪影。辛毅沉默着看楚云暖发出一道又一道命令,几乎是折毁了南楚在南堂的全部势力。据点的建立,花费了南楚几代人的心血,这些地方对于南楚而言,不仅仅是给南楚带去情报,更是为南楚敛财,平白失去这些地方,南楚皇室定会暴怒,这还不说楚云暖居然默不作声的把手伸进了南楚的事情。

“家主,您到底想要做什么?”辛毅这么是不明白了,如今南堂局势不稳,家主竟然还想去染指南楚。

“辛毅,你出生南楚,你觉得如今南楚如何?”辛毅是当初母亲从南楚逃回来时顺手捡的,据说是一个医药世家的后人。

辛毅想到他从楚家学成后在南楚行医的日子,默了默,“南楚摄政王势大,女帝李璃茉继位看上去名正言顺,但因其女子身份不服者居多,但也有女帝生父懿和太子的人支持,也就是所谓的保皇派,两方相斗,导致百姓怨声载道,而摄政王王妃娘家奢靡,卖官鬻爵已是常态,百姓生活水深火热,十年内,如果两方继续斗下去南楚必亡!”

他绝不是危言耸听,李璃茉不是好对付的人,摄政王又仗着手握大权大肆排除异己,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但也可能势均力敌,李璃茉和摄政王就是这种情况。

“如若,他们中一人有南堂财力支持呢?”或许当年李世均推举李璃茉登基是不得已而为之,如今李璃茉成长起来,对他而言,是个天大的威胁。“辛毅,不是我要插手南楚,是他们得寸进尺,意图把南楚的争斗引向南堂,楚家不能毁在我手里。”

楚云暖没有完全说实话,比如他没有告诉辛毅她对付染指南楚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李世均是她生父,想要她命的男人。

然而楚云暖不完全的理由让辛毅十分信服,“家主,楚家对我们恩重如山,我们发誓用命保护楚家安危!”

辛毅说的话震撼了楚云暖,她知道楚家人忠诚,却不知道他们可以为楚家豁出命去,相比之下她这个家主逊色多了,楚云暖心中惭愧。这一次她更深刻的认识到,她从前到底辜负了一些什么,想到这里她猛的想起水千柔说的那个奸细,同样是楚家人,为什么人和人之间有这么大的不同,有的人愿意为楚家肝脑涂地,有的人却为了一点私欲,害了她母亲。

“嘉陵城……”冷风灌满她的衣服,膨大的袖筒里被吹得鼓鼓的,“让索昀过来见我,告诉他,我有他身世的消息了。另外——”楚云暖沉默了许久,“让人看着春意。”

------题外话------

这个奸细前面有提到过,猜猜是谁,还有奸细和索昀是什么关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