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欠债还钱杀人偿命/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云暖微微一笑,接着道:“除非他们想要隐藏什么,比如,我的身世。”只是他们不知道,在乌蒙城的时候她就隐约想起来一些,加上水千柔透露的信息,她大概知道的七七八八了。

其实每个人都会好奇自己的父母,可楚云暖不一样,连小时候她都会问她的父母是谁,可楚云暖从来没有问过,楚云暖仿佛当自己从来没有父亲,这一点让春熙十分惊奇,故而在楚云暖说起身世的时候她惊讶起来:“身世?”

“二十多年前,肃王李世均以盛世花嫁迎娶平民女子为妃,五年后肃王妃离奇死亡,两人膝下年仅四岁的安平郡主因思母过度而忧伤至死,次年肃王迎娶丞相嫡女为正妃,三月后,八王之乱结束,李世均荣登摄政王宝座,从此娇妻爱子,共享天伦之乐。”

春熙沉默着听楚云暖说起南楚往事,其实她是不懂的,她们明明实在说家主的身世,怎么突然间就说到了南楚去。

“我记得李世均的嫡女安国郡主,只比我小上几个月。”安平,安国,从两人截然不同的封号上就能看出两者的区别。

春熙就算脑子再慢也反应过什么来,“家主,您在说笑吧。”

“我就是那个思母过度,忧伤而死的安平郡主。”安平,原本是那个男人希望她平平安安一辈子的意思,事实上却是他亲手毁了她的平安顺遂。

“夫人当年——”春熙都有点说不下去了,实在是这个消息太震惊,如果是家主的父亲是南楚摄政王,而唐家又是南楚人的话,这不就意味着是李世均杀了夫人!这个认知顿时让春熙呼吸一窒,身体都有些摇摇欲坠,“家主这不可能吧。”夫人何等心高气傲,怎会与人共侍一夫。

“这就是事实。唐家里的蛊来自于南楚,养蛊的人是李世均的师妹。”虽然楚云暖自己也不想承认她身体里流淌着那个男人的血液,但是她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母亲当年或许就是知道了李世均与别人有染,才带她离开南楚,但是母亲哪里能想到李世均如此心狠手辣,居然想要斩草除根。“我从千柔哪里知道了,楚家有内奸,我没想到竟然会是他。”

春熙从林宿壁哪里也知道了一些事情,她略略想了一想很快就明白过来,“这就是家主给族老们一个下马威的原因?那,家主要不要戳穿他?”

楚云暖摇头,“不用,等索昀从云州回来再说,如果真的是我想的那样——”她顿了顿,面上有一闪而过的阴冷。

“或许可以和索老商量一下。”春熙建议道,索老是整个楚家最值得信任的人。

楚云暖白皙的手指摩擦着淡黄的纸张,她垂目想了半天,道:“走,叫上春意秋芷,我们去古楼,免得那几个老头子有个三长两短的我不好交代。”

大雨哗啦啦打在两旁的的竹子上,一条布满石子儿的甬道上两个婆子撑着伞慢慢走来,小丫头捧着一个玻璃绣球灯跟在后面,不自觉的滑了一下,楚云暖在她身后托了一把:“小心。”

没想到大小姐不责骂她,反而那么温和的跟她说话,小丫头红了脸,更加用心的捧灯。

穿过小路就是古楼,远远的楚云暖就看见黑暗里几个老头子佝偻在雨中。楚云暖眯了眯眼,总不能因为一个人而迁怒其他人,她顿时觉于心不忍,于是她皱眉从春意手里接过伞,吩咐道:“送几位族老去洗个热水澡。”

古楼后院其实是围绕着楚家祠堂建立的小型宅院,阁楼水榭,应有尽有。

楚云暖推开书房门,无视多宝阁上放着的各种珍贵典籍和字画,径自走到主位上坐下。刚落座,就有丫头送上来热茶,她浅啜了一口,芬芳馥郁的香气在口中绽放。楚云暖差异挑眉,这个口感……她下意识的低头看着茶杯,杯身上粉红的梅花浅浅盛开,母亲最喜欢的明月花茶,最爱冰梅纹茶具。看来他们是知道自己的目的了?楚云暖含笑再喝了一口,这个味道真是很多年没有尝过了。

“家主。”带头说话的是楚老,他老脸微红,迟疑的站在楚云暖面前,然后把一个碧绿的戒指推了过去。

春熙低着头,眼观鼻鼻观口,她左看右看,都没有看出楚老居然是奸细,他藏得可真深。

楚云暖看了他一眼,神色莫名,然后低头看着戒指,并不去接,“追云的命我是要定了。还有,白天我忘记问了,楚家内部的奸细你们查得怎么样了?”她语气十分平缓,没有像白天那样咄咄逼人。

没有被骂,楚老松了口气,他扯了别索老的衣服让他上去回话,索老摇头,死活不去,把楚老气得吹胡子瞪眼。

啪,楚云暖在桌上重重敲了一下,她实在懒得看这几个老头子推卸责任,冷笑:“这么说你们是没查出来?我相信春熙跟你们说过,要是查不出来,就过去找先祖谢罪!”说到最后她从春熙哪里拿出一柄匕首,啪的一声拍到桌上,一片杀气腾腾。

几个老头子顿时不敢再交头接耳,索老赶忙道,“家主家主,查清了!”他是真的怕楚云暖一怒把他们都给杀了,历代家主哪一个不是对族老恭恭敬敬。偏就楚明玥和她女儿两个人完全不按常理出牌,说怒就怒说杀就杀,在她们母女两手底下真没一天好日子。

楚云暖接过索老送过来的花名册,草草翻了一遍,“三爷爷。”

被点到名,楚老立刻跳了出来。

“红袖和追云的名字怎么不在里面,我说的难道不够清楚?还有瑶光,她是奸细,谁说的?”

或许是楚云暖不带感情的目光极具穿透性,楚老心里都有些惶恐,刹那间他都觉得自己隐藏起来的一切几乎暴露在楚云暖眼皮子底下。楚老不禁垂下眼睛,心里盘算着把春意叫过来问问这段时间楚云暖到底发现了什么,好在他也是历经风雨的人,很快就镇定下来,一板一眼,“据查证,瑶光的确是背叛了夫人。”

无非仗着瑶光已死,想来个死无对证,不过现在她的确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楚老有问题,那就让他在潇洒几天。楚云暖淡淡一笑,把名册往楚老怀里一丢,“一天时间处理好。”

楚老本来想说一天时间不够,可对上楚云暖的眼睛后顿时蔫了,他垂头丧气:“是。”

接下来楚云暖不再开口,古楼顿时陷入沉默,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才听见楚云暖有些沙哑的声音:“如果我要杀了李世均会怎样?”

也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听过这个名字,族老们先是惊讶,而后面面相觑,最后索老试探着问道,“您都知道了?”

“知道什么?”

族老顿时松了口气,这口气还没舒完就听见楚云暖继续说:“是不知道他是我生父,还是不知道他抛弃我母亲,或者说是不知道他杀了我母亲?”

楚明玥死前一直隐藏的秘密被揭露出来后,几个族老不觉得轻松,反而愈发沉重,楚云暖为人偏激,他们生怕惹怒了她,连连劝慰:“大小姐,您是楚家家主,您忘了您说过要为楚家鞠躬尽瘁。”

“我当然没忘?”楚云暖大声道。她怎么会忘,怎么能忘,她这一世的目的就是保住楚家,护住弟弟,可这不代表着,她就要放弃为母亲报仇!

楚云暖自小执拗,她认定的事就算十条牛也拉不回来,这一点他们清楚,楚明玥更清楚,所以她在当年去世的时候就留下了只言片语,意图劝解疯狂的楚云暖。

“大小姐,既然到了这个地步我们也不敢再做隐瞒。”索老虽然这样说,可实际是什么只有他心里清楚。一则是他们怕楚云暖,二则是怕楚云暖赌上全楚家给楚明玥报仇。

不一会儿,索老捧上一个彩绘朱雀纹漆盒,盒子上挂着一把五言密码锁,索老打开锁,当着楚云暖的面前拿出里面的东西。那的确是母亲的手札,还有一封留给她的信。楚云暖拆开信,上面字很多,大概意思是说她知道李世均要杀她,并告诫楚云暖不要报仇云云,落款是楚明玥。

楚云暖盯着最后那十五个字看——弑父者天理不容,不要被仇恨迷了眼。明明是薄薄的一张纸,刹那间让她觉得有千斤重。她突然间觉得无比好笑,笑着笑着就想哭,她仰起头不让眼泪掉下来。

她曾经以为母亲只爱云扬,可在母亲去世的十多年后,她才知道母亲对她的爱跟云扬是一样的。甚至在母亲死前,仍旧费心尽力的教导她,告诉她不要被仇恨迷了眼。

可是,她怎么能放得下!

楚云暖跪在母亲灵位前,不停的问,不停的问:“娘,您告诉我,我该怎样放下仇恨?他背叛了您,抛弃了我和云扬,他还杀了您,更要对云扬动手!您告诉我,我该怎样去原谅他?”

这一刻楚云暖心底所有的阴暗都被勾了出来,她想起了很多,从前被她坑杀的百姓,被司徒衍活活打死的女儿,还有一根根被砍掉的手指头,活生生剜去的双眼……一切的一切突然在眼前回放。

她跪在祠堂里,面对楚家众多先祖,脑子里想起当年毁在战火中的楚家,还有那一句“南堂楚氏不留一人”的话语,忽然间她痛苦的抱着头,泪流满面,“我放不下,娘,我真的放不下!”

一瞬间她只觉得特别愤怒,而后又是深深的害怕,她抱紧自己瑟缩在一角,她楚云暖坏事做尽,哪儿有荣幸得到这种天赐的机缘。她真的好怕,怕自己一觉醒来又回到了闭眼前的那一刻。

从前的记忆里,只有死亡、敛财,还有各种各样步步为营的算计。她甚至在经常梦见那个死去的孩子,鲜血淋漓的对她说:

——娘,你为什么要杀那么多的人?

——娘,娘,他们都缠着我,要拉着我下地狱。

她可以放下对司徒衍的恨,可这个时候她突然明白,她从来没有放下过!

李世均和司徒衍一样,都是薄情寡义的人,他们都可以狠心绝情的对自己骨肉下手!虎毒不食子,他怎么能,他们怎么能!她真的不能逼迫自己不去报复李世均,若不是他杀了母亲,她怎么有那样的结局。

可是,可是她母亲跟她说,弑父,天理难容!她狠毒了一辈子,就是因为杀孽太重毁了一辈子,如今她想报复,可又不敢报复,可她怕遭报应,她更怕跟司徒衍有了纠葛后,自己又走回从前的老路——不得善终!

“阿暖!”

不知道在黑暗里独行了多久,楚云暖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冒了出来,就在耳边,她抬起眼。

在赵毓璟的记忆中楚云暖有一双极为漂亮的眼睛,水汪汪的好似黑水晶一般,明亮动人仿佛会说话一般此时这双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充斥着浓烈的悲伤与恐惧。

他不过是来楚家看看,哪里知道楚云暖居然把自己关在祠堂整整三天,不吃不喝,问原因,竟谁也不敢多说。于是他也没有多问,带着人硬闯了楚家祠堂。

“赵毓璟。”楚云暖一字一句,眼睛里闪烁着泪光,阳光透过厚厚的云层将淡金色的光芒撒在赵毓璟脸上,那一刻他仿佛能深深嵌入心窝。

“是我。”赵毓璟说完这句话后就再没有出声,而是静静看着跪在地上掩面而泣的楚云暖,她断断续续的说道:“毓璟哥哥,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他那样的人,杀了结发妻子不说,还要杀尽一双儿女……”

此刻楚云暖满脑子里都是那个素未谋面父亲的模糊面庞,还有司徒衍冰冷深邃的面孔,两张脸相互交织,最后竟然变成张女儿的脸!那雅儿满脸痛苦,口里似乎在叫着救救她,就救救她……楚云暖的眼泪流得愈发汹涌,身体也信愤怒而微微颤抖,“他们那样的人,母亲为什么不让我去报复!”

赵毓璟心思百转千回,楚明玥死于南楚细作之手,而照楚云暖的话,他可不可以理解成南楚皇室的某位主使了这场阴谋,而那个人正是楚云暖的父亲。想到这里一切基本清楚了,楚云暖敬重楚明玥,在得知谁害死了她之后,又被告知不许报复,云暖心中煎熬可想而知。

赵毓璟叹了口气,楚姑姑聪明一世,可惜死前却糊涂了一把,阿暖的性格让她放过杀母仇人基本是不可能的,强迫她放过,无异于逼她去死。赵毓璟神态温和,他拍着楚云暖的背:“你与其折磨自己,还不如放手去做,欠债还钱杀人偿命,理所当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