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静娴乃家妹闺名/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云暖抬起眼,喃喃重复。

赵毓璟微笑:“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弱肉强食,这本就是世家贵族生存之道,不忘初心便好。”

楚云暖怔了一下,她从前的所作所为,不正是是这样。不杀人,就要被人杀……不忘初心,她曾经的遭遇就是因为她忘记了善良,泯灭了人性,所以她的结局如此凄凉。是她走进死胡同了,天真的以为不杀任何人,她就可以安安稳稳的护楚家一世,可这个世道那么混乱……她垂下眼,“你说的对……”

她欠的要还,别人欠她的也要还。

想通之后,楚云暖再也没了力气,软软的倒在赵毓璟怀里,她双手圈住赵毓璟的腰,冰凉的泪珠从眼眶里落下,“毓璟哥哥,答应我永远也不要有事,我宁愿我们一直相互算计。”

她可以死,但楚云扬不可以,赵毓璟也不可以!

冰冷的泪水顺着他的脖颈一直往下流,似乎能一直流到他的心窝里,明明是那么冷的泪珠,但赵毓璟的心却仿佛被烫了一般,莫名的刺痛。他惊讶于楚云暖行为的同时,也对她产生了愧疚感,不浓烈,却足够让他终生难忘。

“我不会再让人伤害你。”他摸了摸楚云暖柔软的头发,语气格外温柔。

楚云暖蓦然想起了什么,她猛的回头看着供奉在上头密密麻麻的牌位,她扯着嘴角,“我要给他立牌位。”

第二日,打扫的下人突然发现祠堂里多出一个小小的无字牌位。

赵毓璟开解后,楚云暖仿佛在一瞬间想通了很多事,行事也不像原来那样,看似锋芒毕露,实则畏首畏尾,如今的她宛若重生,一举一动都带着莫大的光芒,如初生太阳,光华万丈。楚云暖从祠堂出来的第一件事搬空了古楼,里面珍藏的字画典籍、楚家历代家主手札和珍藏,通通都被她搬往十万大山的新宅,古楼一空,代表着嘉陵城楚宅名存实亡。四位族老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其中以楚老最为焦急,当下就向春意询问。

春意自然不知,眼看几个族老的权利就要被楚云暖架空,楚老心烦气躁怒斥春意。春意委屈的不行,这段时间以来,也不知道家主怎么回事,根本就不信任她,她知道她比不上春熙姐姐,可比起秋芷来她肯定是好上不少,她不明白家主为什么如此信任秋芷,就连运送古楼财物都让秋芷亲自去。

于是忿忿不平的春意第一时间去找了楚云暖,此时此刻楚云暖正在古楼中发现了一样有趣的东西,那是一尾活灵活现的鲤鱼,通体金色,鱼尾上镶嵌着八颗颜色各异的宝石,鱼腹上刻风雨雷电并一柄剑。楚云暖看到它,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金鲤令牌四个字,只是这个令牌不是应该在孟莲手里,桃花山寻宝之时,孟莲不就是用金鲤令牌来要挟的洛天机?

正当楚云暖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春意突然冲了进来,她满脸委屈,哭哭啼啼的望着楚云暖,“家主。”

楚云暖眼也没有抬,自顾自的赏阅着一副字画,居然是前汉大诗人司马相如真迹。春意哭了半天也没见楚云暖有丝毫反应,她咬了咬牙,扑到楚云暖跟前,楚云暖被扑了个正着,她身形一晃,手里一副好好的字画落到水中,墨迹晕开。

“家主您都不疼意儿了。”

看着春意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楚云暖没有第一时间就发怒,反而好声好气的说道,“我怎么就不疼你了,意儿,像从前好好待在我身边不好么?”

春意选择性的忽略了后半句,“家主,您可不就是不疼我,既然要送东西去新宅,您怎么不叫我去?难道在家主眼里秋芷比我更值得信任?”

楚云暖觉得好笑,“意儿这是吃醋了?”

“才不是!”春意立刻反驳,好半天才弱弱的说道,“有那么一点点吧,家主您可不能有了秋芷就忘了意儿。”

说的跟她是个负心汉一样,楚云暖哑然失笑,虽然她现在不太信任春意,但对她的怜爱之意识一点儿也不少,她摸了摸春意的脑袋,“新宅有什么好,这几天下雨,那边全是泥巴,你就愿意去?”

春意眨巴眨巴眼睛,捏着手指头,“好嘛,不去就不去,可是家主,您什么时候建造的新宅,我一点儿也没听说呢。家主,嘉陵城不好么,为什么一定要搬到乌蒙城去,楚老他们都不愿意去。”

楚云暖的笑容渐渐淡了,“不愿意去,就在嘉陵城待着。”她看着春意的眼神里透露出一股失望,然而她还是什么也没有说,继续道,“意儿呢,你想在哪里?”

“家主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春意不假思索,然后又问道,“对了,家主,您打算怎么处理唐家?”

楚云暖奇怪的看了春意一眼,依照春意的心思,一般没有这么容易主动去询问家族事务,今天好奇怪,然而更奇怪的是她居然看见春意手腕上带着一只水润莹亮的镯子。楚云暖记得春意曾经说过,她最不爱的就是冷冰冰的玉石,故而她手里除了自己赏赐的几样玻璃种翡翠以外,身上并没有其他的玉石首饰,可是她手上的玉镯子是怎么回事?

楚云暖身为楚家家主,见识过无数珍宝,自然也知道那镯子的不凡之处,极品水种翡翠,通透如水但光泽柔和,看不到一丝的瑕疵,仔细观看其内部,依稀可见少许的波纹。

楚云暖脑子里电光火石,她没有记错的话,乌蒙城唐家名下的矿山就有一座玉矿,里面开采的正是水种翡翠。一瞬间,楚云暖看春意的眼神充满怀疑,是她多想了么,还是她不再乌蒙城的日子里春意果然做了什么事,比如,联合了唐家。这样一想,楚云暖浑身竖起汗毛,她原本是是怀疑春意是楚老的人,现在看来并不仅仅这样。

“其实唐家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坏人,也有不错的啊,家主您也不能一竿子全部打死。”说到这里的时候,春意脸颊都红了起来,活脱脱一副思念心上人的模样。

屋外雨声哗啦啦响成一片,屋内楚云暖声音格外温柔,“唐家那个人不错?”她倒是想知道,那个人胆子这么大,主意都打到她身边来了。如果在乌蒙城时,春意就被唐家人收复的话,那么云扬中蛊的事情就有待商量。

虽说楚云暖的声音的确很温柔,然而春意还是很快反应过来,她嗫嚅着嘴角,有些欲盖弥彰的说道,“我只是觉得唐家有些人的确很不错,家主您不是放过唐月了么,像她这样罪大恶极的人您都能网开一面,其他人您也一定可以,家主您是最善良大度不过。”

放过唐月是因为乙丑求情,至于唐家其他人要死要活的,跟她有什么关系。至于春意说的善良大度,楚云暖嗤之以鼻,她只知道自己睚眦必报,凶狠残酷到令人发指。

“意儿你知不知道这幅画值多少钱?”楚云暖突然指着落在地上的字画淡淡到。

春意不明所以,懵懂的睁着眼睛。

“前汉司徒相如真迹,上林赋,有市无价,全天下只有这一副。”传言当年汉武帝驾崩,上林赋和子虚赋陪葬入皇陵,然而事实却是司马相如的两幅真迹都被武帝赏赐给爱女舜华公主。

春意微微变色,立刻跪下,“家主,奴婢,奴婢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楚绮是,春意是,一个两个的都是这样,仗着她的宠信蹬鼻子上脸,楚云暖轻轻擦干上面的水迹,“我也不罚你什么,回去闭门思过,再罚一年月奉和供给。”

在楚家月奉不算什么,真正好的地方在于每月供给,有了这些供给,楚家一个二等丫头过的日子都比小世家的小姐们还要舒坦。一听说家主要断了她的供给,春意面色微微变了格外难看和委屈,然而对上楚云暖冰冷如霜的神色,她什么也不敢说,只能怀着满腹委屈退下。

春熙进来的时候恰好看到腮边带泪的春意,她好心好意上前问了一句,那晓得春意居然给她甩了一个脸色扭头就走,春熙莫名其妙,于是在看到楚云暖的时候多嘴问了一句。

楚云暖冷笑一声,“不用管她,估计是觉得自己翅膀硬了。”

这句话对于一个忠心于楚家的死士来说其实是莫大的侮辱,春熙一时间都迷糊了,然而她却也没有多嘴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把最近楚家发生的事情事无巨细的禀报了一番。

“哦,今天楚老去见她了,难怪今天这么反常。”

听到这句话春熙心口一跳,因为楚家抓出内鬼的事情,春熙现在格外警惕,“家主,您怀疑意儿?”

楚云暖挑眉,“春意和楚绮是同一个死士组出来的人,楚绮又是楚老的干孙女,楚老是奸细,楚绮也是,熙儿你会怎么想?”

春熙心道,她当然会怀疑春意。

楚云暖道,“另外我怀疑春意和唐家有点什么,你让人看着她,必要的时候来个人赃俱获。”

说实话,她并不希望她身边再出第二个楚绮,然而有些事情并不是她希望不要出现就不会出现,果然三天后有人说看见春意和一个男子行为格外亲昵暧昧,楚云暖继续往下查的时候才发现那人居然是唐家三少爷。唐家三少爷唐浩,五年前在外游学,实际上是充当了唐家和南楚的纽带,来往于两边交易情报和钱财,这个人可以说是整个唐家最狡猾的人。

知晓这件事情以后,楚云暖默默瞒下,只是派人更加用心的协助楚云扬让唐家早日易主,只要唐家换了当家人,唐浩就算有三头六臂也蹦哒不起来。

亭子里,霍清华一身朴素无华的灰色长袍,他一手支着头,一手捏着黑色棋子,迟迟没有落下去。

赵毓璟坐在他对面,美冠华服,衣襟与袖口处都用细致的金丝银线绣上云海翱翔仙鹤图,再配上通体碧绿的腰带,看起来温和如玉,卓尔不群。

他落下一枚白子,“在想什么,你都快输了。”

在赵毓璟面前霍清华从来不会隐瞒,他淡淡道,“我在想怎样收拾是剥了唐家的皮,还是活刮了他们。”

当年二哥在世时,待他最好,后来二哥死于蛊虫,死前极其痛苦,死状恐怖。他当时就发誓,一定要将害了他二哥的人碎尸万段,查了那么多年终于能替二哥报仇,他怎么能不千刀万剐他们以解心头之恨。

赵毓璟点点头,“或许唐家最后比你想的还要凄惨。”

他不由想起那天踏进楚家的情景,大雨瓢泼,满地鲜血,殷红的血水顺着在青石板上慢慢流淌,最后随雨水汇入地下。他认得最前面的那一个人,那是追云,曾经楚明玥左膀右臂。可此时他被绑在架子上,全身上下红彤彤的,跟剥了皮的兔子似的,有些部位甚至能看见森森白骨,尤其是右手,软趴趴的垂在一边。

赵毓璟一眼就看出来,他被活活剥了皮,也楚看见他浑身上下撒满的盐和辣椒水顺着冰冷的雨水在脚下汇聚。

这是楚云暖进入祠堂前最后的命令,剥皮抽骨,本来追云是不必挨个两三天的,可是楚云暖在祠堂一待就是三天。索老下令,楚云暖在祠堂里一天不出来,追云就必须痛苦一日。

这是他背叛家族的惩罚。

霍清华显然也想到了那天的场景,他笑得有点不自然:“天京传言,楚大小姐胸无点墨,蛮横霸道,可也没说她阴狠毒辣……”

赵毓璟不言语,只是用一双眼睛冷淡的觑着霍清华,见霍清华浑身不由自主的一抖,他微笑:“你最好祈祷她没有听见!”

说罢,他唇角绽放出一个温暖的笑容,眼睛温柔缱绻的望着霍清华身后。霍清华真被赵毓璟笑得浑身汗毛都要竖起来了,他诧异,立刻回头。

只见长长的走廊那头,一个容貌精致的年轻女子在众多丫头的拥簇下缓步而来。

楚云暖一袭翡翠色的千水裙,裙上用珍珠点成的白玉兰灵气逼人。走廊两旁,一株株形态各异的翠竹中,怒放着大朵大朵的百日红。说起来,楚云暖不算绝色,但身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气质,硬是把如火般美丽耀眼的百日红压了一筹。

“这真的是楚大小姐?”霍清华难得惊艳,天京绝色倾城的美人不少,再加上他自己也是世间少有的俊美,可从没有一个人像楚云暖这样见之忘俗。

赵毓璟不发一言,眼也不眨的看着楚云暖,比起昨天她的气色的确好了不少。

软垫披风,楚云暖舒舒服服的坐下,她捧着热茶,“这位是?”

赵毓璟暧昧一笑,亲昵的将手搭在霍清华肩上,“这位是本王的未婚妻。”

楚云暖一个不察,一口茶险些喷出,她瞪大眼睛,目光来回在两人身上转动,恍然大悟,然后她咳嗽了一下:“瑞亲王品味果然与众不同。”

她当然承认对面那人的确氏个难得一见的美男子,可赵毓璟说的未婚妻三个字实在让她不知道怎么接下去。

霍清华也是浑身僵硬,他赵毓璟哪一次没有警告自己不许提未婚妻三个字,可现在他倒是干脆的说了出来。霍清华咬牙切齿,要不是他斗不过赵毓璟,他绝对把那货大卸八块。

生怕赵毓璟又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霍清华赶忙道:“楚大小姐,在下霍清华。”顿了顿又补充到,“平南王府的六公子。”

楚云暖突然间想到什么,她僵硬的转动眼珠子,实在无法将两件事连起来,“静娴郡主?”

静娴郡主她曾经远远见过一面,身材娇小玲珑,绝不是眼前这个身材高大的俊美公子。

“静娴乃家妹闺名。”

------题外话------

解除第一个误会,从这里开始女主的心态完全改变啦,不再畏首畏尾的怕重蹈覆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