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腹黑主意,策反唐家/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霍清华,所谓的静娴郡主居然是一个男儿,这是楚云暖万万没想到的!可是楚云暖转念一想,又什么都明白了,平南王为外姓王,又把持兵权多年,可谓是位高权重,让皇帝忌惮也是难以避免的。要说咱们这位皇上,虽说没有什么大建树,但心性之狠旁人无法想象,霍家如此做也是为了保住最后一丝血脉。

看着霍清华瞪眼看着赵毓璟的模样,楚云暖不由笑了,她真是魔怔了,要知道当年静娴郡主可是没有许配给赵毓璟,而是成了平南军主帅,跟着赵毓璟南征北战。她当时还佩服过静娴郡主,一个女人战功赫赫丝毫不输于父亲平南王,当时天下谁人不称一句虎父无犬女。如此看来,所谓静娴郡主与瑞亲王的婚约,不过是赵毓璟与平南王光明正大合作的桥梁。想到这里,楚云暖不得不承认她心头有丝丝窃喜。赵毓璟竟然能带霍清华来叫见她,这让她对他们的五年之约有了一点点信心。

赵毓璟一直观察着楚云暖的表情,见她眉目舒朗,不由微微一笑,还是周伯彦说的对,霍清华之事越早说越好。

霍清华突然道:“其实这次我来南堂是有事求楚大小姐。”

楚云暖一震,幽深的眼睛里浮现几丝好奇,她跟霍清华接触的不多,可也听说过此人性格高傲,能让他说出求字,实在是不得了的事情。

楚云暖做了个请的动作:“还请霍六少明说。”

霍清华吐出三个字:“灭唐家。”

楚云暖沉默了,她至今不对唐家出手除了弟弟云扬要亲自动手原因以外,同样还因为唐家是她母亲一手提拔,而母亲又曾是南楚摄政王李世均的妻子。这种事情往小了说是唐家不忠,往大了说却是他楚家有叛国之心。皇室本来就对楚家虎视眈眈,要是她不顾后果处理了唐家,结果不是她可以预料的。

楚云暖看着霍清华那张雌雄莫辨的面孔,冷声道:“霍六少这次前来是代表了谁?”

霍清华能知道唐家细作的事情,她不惊讶,毕竟赵毓璟跟他是一伙儿的。可是,对于霍清华,或者说对于平南王府,她总是有那么一丝不放心,如今楚家上下正在大换血关键时期,再经不起一点风浪。

霍清华不笑的时候轮廓十分冷硬,他嘴唇紧紧的抿在一起,“我代表的是一个被平白无故害死的将军亲人,楚大小姐,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想为我二哥手刃仇人。”

楚云暖心中惊讶,她下意识的看向赵毓璟,赵毓璟微微点头,简明扼要的将事情说的一清二楚。在她的印象中,霍家六个儿子中,最沉稳的是霍大少,可惜与大公主成婚半年后就离奇暴毙,死因至今无从知晓。最能征善战的是霍二少,最聪明的是霍三少,最正义的是霍四少,反而是早夭霍五少与霍六少这对孪生兄弟最没有存在感。

霍二自幼追随其父守卫边界,耳濡目染最多的就是兵法。他十三岁的时,南楚骑兵犯境,平南王远在千里之外,谁知霍二初生牛犊不怕虎,带三千精兵奋战三天将南楚骑兵五万杀得片甲不留,从此便一战成名。后来更是连番布下大阵,生擒南楚主帅,趁胜追击一连夺下三座城池,逼得南楚以无数珍宝求和。霍二用兵如神,兵之所过,必所向披靡!他镇守边界数年,南楚不敢再犯。因此,他以弱冠之龄就被皇帝封为虎贲将军,可以称得是大齐最年轻的将军,更是一个名流千古的将帅奇才。

可惜了如此出色的男儿,居然死在唐家蛊虫之下,死状凄迷。

“唐家扎根南堂百年,与南堂大小世家均有姻亲,关系盘根错节,轻易动不得。”她说的只是一部分的实话。

霍清华一听,顿时急了:“唐家是南楚细作,有什么不好处理的!”

楚云暖看着他,不疾不徐:“哦,唐家是南楚细作,我怎么不知道?”

“你什么意思!”霍清华皱眉,这消息明明就是楚云暖传出来的,怎么这会儿她承认了。

赵毓璟脸上闪过一丝微妙,他看了楚云暖一眼:“你的意思是?”

“大齐贵族多在天京,而世家基本聚在南堂,楚家号称南堂世家第一,若是它一手扶持的家族居然是他国细作,你们要我楚家如何生存?”看在赵毓璟的面子上,楚云暖难得解释起来,“唐家可以灭,但绝不能以他国细作之名灭!”

赵毓璟点点头,理解楚云暖的顾虑,可霍清华不认同,他二哥铮铮铁骨,被南楚暗杀怎能不向南楚讨个公道。

这样想着,霍清华不自觉的说了出来。

楚云暖冷笑:“向南楚讨公道?平南王府现在在夹缝里生存都不容易,你还想给南楚一个下马威?别以为皇帝陛下会支持你,说句难听的话,霍二少的死说不准就是皇上和南楚的杰作。”

当年霍二是如何惊才艳艳的人物,二十岁的超一品将军,放眼天下谁有如此殊荣。甚至可以说有霍二在一天,平南王府就屹立不倒,她可不信皇帝能忍下去。再看看霍二死了以后,皇室那叫一个春风得意,霍家却是子孙凋零。

霍清华瘫软在椅子上,仔细想来楚云暖说的没错,自从二哥死后,两国之间不仅开放互市,就连二哥原先攻下的城池拱手奉还。

“我霍家男儿为赵家天下抛头颅撒热血,居然落得这么一个结局。”他自嘲起来。

赵毓璟安慰似得拍拍霍清华的肩,他的父皇这一辈子就只对白皇后母子心软过,其他人对他而言,犹如蝼蚁。

“沫水改道,楚家的损失怎样?”

这话似乎颇有深意,楚云暖挑眉,“这么点粮食我输得起,可白皇后就……”

她的话没说完,好像想起了什么,那一年沫水改道,白皇后和大太监曹德庆损失严重,而后来她似乎听说白皇后从曹德庆私田里挖出什么宝贝,又在里面种了很多钩吻陷害曹德庆用厌胜之术加害太子。要不是曹德庆在皇帝幼年时,替皇帝挡过好几次暗杀,深得皇帝宠信的话,曹德庆必死无疑。两人后来好像掐得死去活来,太子北堂遇刺后曹德庆更是给皇后上了好几次眼药,直接导致后来白皇后失宠。

赵毓璟这个时候提起来,当年的事莫不是他一手策划?

果然,她听见赵毓璟这样说:“我想麻烦你在白皇后和曹德庆私田里做点手脚,白皇后最近太清闲,手都快伸到南堂了,对了,你不知道吧,冀南郡新上任的郡首冯鸿可是白皇后奶兄。”

嘉陵城地属冀南郡,是冀南最大最繁华的城池。南堂自古繁华,朝廷为了避免当地官员被南堂世家笼络,官员都是三年一换,郡首更是两年一换。

在什么位置就要做什么事,白皇后身为后宫的之主,不忙着整顿后宫,跟那群如狼似虎的女人斗法,反而想把手伸到南堂兴风作浪,这件事让楚云暖很是不高兴。

霍清华皱起眉头,他们得到的消息可不仅仅是这样。白皇后那老妖婆可是求皇帝将楚云暖指给太子做正六品承徽,比曾经太子允诺的良娣还要低上三品。想到这里,霍清华忍不住冷笑起来,白皇后真是把赵毓宸那蠢材给当宝了,脑子不清醒到这种地步。楚云暖的身份做皇太子妃都绰绰有余,她居然让人家去做妾,还是最不入流的妾。

凉亭外,春熙突然匆匆而来,她跟秋桂打了个招呼后快步走进凉亭,她凑到楚云暖耳边:“家主……”

楚云暖眉头先是一挑,然后冷冷一笑,她招手让秋桂上来,简单吩咐几句后就让她和春熙离开了。

“白皇后真是太高看自己了。”做赵毓宸那个短命鬼的妾,她还真敢想。不过人家都挑衅上门了,不给点颜色看看,还真以为她楚云暖好欺负。

“春熙说,太子到益阳郡了。”

霍清华不解,太子代天巡狩本来目的地是南堂三郡,怎么跑到益阳郡去了。反倒是赵毓璟眸子闪了闪,心下了然。

“唐家玉美人可是在益阳郡让太子来了场英雄救美,太子南下抱得美人归,我总不能白皇后两手空空。”楚云暖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蒙上一层阴影,她语调格外轻快,“唐梦瑶的东风送来的正是时候,至于白皇后,我让秋桂去她沫水良田里动点手脚,但愿她能挺得过去!”

或许是因为唐老夫人太过心狠,非得让唐梦瑶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入宫去伺候永乐帝,唐梦瑶当然反抗,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从唐家逃出来,跑去益阳郡和太子赵毓宸来个邂逅。色令智昏,太子也是色胆包天,居然忘了唐梦瑶是陛下御笔亲封的美人,这样觊觎他父皇的女人,回去可有一场好戏。

跟赵毓璟两人说妥后,楚云暖借口要去安排后续事宜故而告辞,赵毓璟沉默无声,反倒是霍清华站起来相送。

正在这时候,楚云扬从凉亭后冒出来,“好你个赵毓璟你有事就来求姐姐帮忙,无事就把她推开,你当我姐姐是什么人!”

楚云扬稚气未脱的简脸蛋上是满满的愤怒,今日一下学他原本想来看望姐姐,哪里晓得居然碰上了赵毓璟求姐姐办事,他不否认目前他们确需要对付觊觎楚家和姐姐的白皇后母子,但他就是无法接受赵毓璟这个小人抛弃姐姐以后居然还敢找上门来求助!

赵毓璟并不解释,看楚云扬的的眼神就像看一个闹别扭的孩子,“云扬,这是我和阿暖的事情。”

楚云扬气愤极了,几乎想要跳脚,“你太过分了,你别把我当小孩子看,我已经长大了,长大了!”

像是怕别人不相信,楚云暖重复了两遍,赵毓璟哑然失笑,只有孩子才会说自己长大了,他摸着楚云扬的脑袋,就像他小时候那样,“云扬,我们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的选择而负责,然而我和阿暖没有办法选择,只能一条路走到黑,但我们还是得负责。”

赵毓璟说的太高深,楚云扬有些理解不了,但是因为赵毓璟尽乎顺毛的动作,楚云扬乖乖上巧巧的服帖下来,这样的感觉就像母亲在世是那样温暖,“你不可以欺负姐姐,否则——”楚云扬否则了半天也没有想到能够要挟赵毓璟的事,然而他忽然眼前一亮,“否则我就派人去静娴郡主,你想要利用她,不仅这样,你还长着自己这幅皮囊,诱惑了好多京城闺秀。”

赵毓璟顿时说不出任何话来。

霍清华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这就是楚云暖的弟弟,软软糯糯的跟他姐姐完全不像,楚霍清华正这样想着,楚云扬立刻炸毛,枪口顿时对准了他,“还有你,我告诉你,唐家我是不会灭,你少打主意。”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霍清华还在忍着笑意,漫不经心的问道,“哦,为什么你不灭唐家?他们都是坏人。”

楚云扬鄙视的看了霍清华一眼,“你不就是想把唐家人都给杀了,顺带给唐家扣上个他国细作的名声?你真蠢,这有什么意思,要我是你,杀了几个罪魁祸首以后赶紧把剩下的唐家人丢到南楚让他们狗咬狗去,说不准还能从里面策反几个人传递南楚消息。”

一番话如同醍醐灌顶,让霍清华顿时有所悟,的确他杀光唐家人也没有什么用处,无非就是泄愤,如果他按照楚云扬的思路继续往下做的话……霍清华眸子闪了闪,唐家人离开南楚太久,就算回到南楚也只是一个三流世家,而且还是不受南楚人欢迎的世家,唐家在南堂顺风顺水那么久,到南楚生活是肯定有诸多不顺,届时他策反回到南楚的唐家人,一是传递消息,二是挑拨南楚各方关系,到时候南楚皇室肯定会焦头烂额,两国边界必乱,他在领兵出征……霍清华眼前一亮,不行不能再想了,再想下去他肯定会激动的。

很快,赵毓璟也从楚云扬的话语里提炼出了很多信息,“云扬,你果然长大了。”这么黑的主意亏他想得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