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春意背叛,如此因由/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云扬这边发生得事情,楚云暖自然不知道,此时此刻她匆匆穿过花园水榭,据春熙那边得到消息,唐家二少唐浩居然通过春意和楚老见面,两人密谋许久,隔天就看见春意给了唐浩楚宅的结构图纸,并跟他讲述了楚宅各处机关。收到消息后,楚云暖第一反应是震惊,然后就是失望,她急急忙忙的往暗阁赶去,暗阁位于楚宅东南,从外面看是一座雕梁画栋的小楼,里面却另有乾坤。平坦光滑地面上铺着洁白的汉白玉,两侧画藻层层,明明是阴森刑责之处,却金碧辉煌,华美耀眼。

楚云暖到的时候春意正被堵着嘴巴,瑟瑟发抖的压在地上跪着。楚云暖看了一眼春意可怜兮兮的的样子,心里的失望突然间就散了,她笑了:“怎么这么害怕?”

春熙上前,一把扯下春意嘴巴里的布条,春意立刻朝楚云暖爬了过去,楚楚可怜:“家主,我到底犯了什么错?”暗阁下有暗房,是专门惩罚楚家犯错的死士,她曾经来这里看过一眼,刑具森森,让人浑身发冷,她更是亲眼看到一个背叛楚家的死士在这里被活生生的被打死,红通通的血液流了满地,与洁白的汉白玉交相辉映,说不出的森冷。

楚云暖看她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样,不由淡淡一笑,道:“意儿,想我也算对你也不薄,可为什么要背叛我呢?”

春意眼睛圆睁,很明显的惊讶了,她呼吸微乱,紧紧抿着嘴巴,一句话也不肯说,只是额头上隐约可见细密的冷汗。

楚云暖从春熙那里接过一杯热茶,轻轻磕了磕茶盖,叮的一声脆响让春意浑身发麻,但她依旧咬紧牙关。楚云暖是知道春意的,她看似大大咧咧,单纯直爽,实际上能成为她身边的大丫头,春意哪里会这么简单,只是可惜她看多了外面的戏本子,做着才子佳人的美梦。每个人都有追求美好生活的权利,她也不是看低春意,可坏就坏在春意想拿着楚家去讨好那个男人,其实她这样做和楚绮有什么差别。楚云暖在心底摇头,看着春意的眼神里透出出一股子失望之色,有时候她忍不住在想,到底是因为她重生改变了春意,还是春意本来就是这样的性格。

想到这里,楚云暖的声音惋惜起来,更带着意思恨铁不成钢的痛心:“意儿,你我一同长大,我是什么性子你清楚,只要你今天一清二楚的交代清楚,我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你要想清楚,你是要为了一个男人抛弃我们多年主仆情谊,还是要报答养你的楚家!”

春意震惊地望着楚云暖,根本想不到她居然会知道唐浩,一定是春熙,是她告诉家主的。春意恨恨的看了春熙一眼,同时婢女,凭什么她要照顾楚云暖的衣食住行,而春熙就可以插手楚家事务,不就是手里掌握了楚家情报系统,可她有什么资格在家主面前告她的状。

春意心里愤懑不平,楚云暖叹了口气,春熙道:“意儿,家主给你坦白的机会是看在我们一起长大的情面上,我是知道你给了唐浩什么东西的,你老老实实的说,一定可以将功赎罪。”

闻言,春意心里有一瞬间的慌乱,然而想到唐浩对自己的温柔,她很快就下定决心,“家主,奴婢什么都不知道,更没有做过!”

楚云暖撂下茶盅,慢慢说道:“你没有做过什么?呵,连人家底细都不清楚就巴巴的捧着自己一颗心上去,你也不怕给摔了,春意我可是白养你这么多年。”

春意的脸色变幻莫测,红了又黑。

楚云暖道:“行了,我也不跟你废话,你要是不愿意说我也不逼你,可是春意你觉得没了楚家唐浩还会看中你么?的确,你的日子的确比小世家的嫡女舒坦,但你想过没有,就算你过得再舒坦你也是楚家的奴才,唐浩世家公子又怎么可能娶一个丫头?可是只要你老实说,我立刻放你自由,让人给你安排新身份,到时候你和唐浩之间岂不是没有任何身份上的障碍?”

春意低着头没有说话,但是楚云暖知道她是听了进去的,屋子里静悄悄的,只能听见沙漏里沙子簌簌往下落的声音,时间一点一点流逝。

红螺抬头看了楚云暖一眼,咬牙开口,“家主,你说话当真。”

楚云暖抬手示意春熙,春熙会意,从随身携带的荷包里掏出一张纸来,春熙将纸塞进春意怀了,那是一张身份凭证,上面写着程素素三个字。程素素正是她原本的名字,再看下面是一个标识出单独的女户,春意一下子震惊了。

楚云暖道:“程宅那里我已经安排好,在边北郡那边,保证你过去之后不愁吃不愁喝。”

薄薄的一张纸,捧在春意手里仿佛又千斤重,看纸张颜色发黄,她知道这肯定是家主一早就准备好的,春意双唇突然剧烈颤抖起来,眼里不停往下掉,道:“家主,是奴婢对不起你,是奴婢罪该万死!家主您知道吗?楚绮和我是一起长大的,我刚来楚家的时候什么也不懂,老被人欺负,也是她帮着我的,后来家主需要选大丫头的时候,明明是楚绮的,可她看我被人欺负得太惨,把机会让给了我。我知道乌蒙城的事情是她对不起少爷,您罚她怪她我都没有任何怨言,可家主,您居然杀了她!楚绮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对我这么好的人,家主您知道当我晓得你杀了她的时候我心里有多痛?可我不停地告诉自己,家主做的是对的,您是为了楚家好。可是看到您放了唐月的时候,我再也忍受不住,唐月是一个外人,她对少爷下毒您放了她,楚绮呢,她是楚老的孙女,是您的姐姐,可您杀了她,毫不犹豫。所以后来楚老找我监视你的时候,我同意了,我就想看看那么骄傲的家主您,没有了楚家权利的时候还会不会一身傲骨。”

春意说的这些是楚云暖没有猜到的,原来春意背叛只是因为她杀了楚绮,楚云暖叹了一口气,那时候她刚重生归来满心满肺都是戾气,只想杀光一切损害她利益的人,哪里会想到当时一时举动会给今日埋下祸端。

“唐浩的出现是个意外,我认识他的时候是他来找唐月那天,她不知道我是您身边的人,我骗他说我只是楚家的一个小丫头。那天阳光很好,他站在藤萝下微笑,一刹那晃了我的眼,我找不到任何词汇来形容他,只知道心跳得非常快,所以那一天我跟秋桂隐瞒了见过他的事情。再后来我们接触了,我觉得他很好,一来二去也就上了心。可这个时候您回来了,家主我真的好崇拜你,可有时候忍不住恨你,你一回乌蒙城唐浩就知道了,每每和我谈起的时候,他总忍不住去问你,家主您知道我心里有多嫉妒?”

春意背叛一为楚绮,二则是为了唐浩,可唐浩是谁,她从来没有见过。楚云暖疲惫的合上眼睛,说来说去居然是为了一个男人,唐浩——她以为自己会乌蒙城也算是神不知鬼不觉,那晓得竟然被唐浩看在眼里,看唐家后来的动作也不像是知道她回来的消息,这下子真叫楚云暖摸不着头脑。

春熙顿时皱眉:“意儿,你怎么能这么说,家主根本不认识唐浩。”

春意扯着嘴角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是啊,家主不认识,可他就是关注家主,好可笑。所以我觉得他关注家主的原因是因为楚唐两家的恩怨,我当时就在想,只要我把楚家的秘密都给说出去,没了楚家他肯定不会再关注家主的,他会把目光转向我。正好在这个时候,楚老来了,他想吞了楚家,把家主赶下台,所以我顺水推舟让他和唐浩两人见面,让他们可以合谋,更是把楚家机关布置的建造图纸给偷了出去,还告诉他们楚家院子地下四通八达的地道,让他们在里面埋了火药,只要砰的一下,所有人都完蛋了。”

春意轻描淡写的几句话让楚云暖听出里面森森寒意,这些事情看起来简单,可真要执行下去困难重重,她真是小看春意了,难为她在她眼皮子地下还能做到这种地步。

所有的话说完以后,春意浑身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瘫软在地上。春熙满目震惊,若是手里有一把剑,她肯定冲上去捅死她,楚家养了她,她居然想出这种恶毒的注意对付家主,春熙心里恨意难平,立刻跪下,“家主,奴婢请求把春意交给暗房!”

“不,不用。”楚云暖摆了摆手,“意儿你走吧,永远也不要回来!”

“家主!”春熙万分不同意。

就包括春意也是满目震惊,依照家主的性格手段,她原以为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她必死无疑,没想到居然绝处逢生,春意站了起来,头也不回的向前走,然而几步过后她突然扑到楚云暖脚边,泣不成声,“小姐,奴婢知道自己混蛋,钻了牛角尖对不起你,有一件事情奴婢一定要告诉你,否则这辈子都不会安心。小姐,楚老他不是楚老,我曾经看到过他房间里有易容的工具,还有真的人皮面具。”

真的人皮面具?楚云暖眉心一跳,心里头隐约有一个猜测。

春熙心里一阵发麻,真的人皮面具,那可是活生生从人脸上剥下来的,若是楚老不是真的,那他脸上带的面具岂不是从真楚老的脸上剥下来的?春熙满头冷汗,这个人到底是谁,居然能潜伏在楚家这么多年,若不是春意说出来,那么楚家、家主岂不是大祸临头。

“家主,您打算怎么处理?”

楚云暖道:“楚家是该大换血了。”

“架空族老。”春熙从善如流。

“楚家他们实在干涉的太多。”楚云暖不可置否,“放出消息,说意儿去了乌蒙城。”

春熙点头,“那火药?”

楚云暖嫣然一笑,“派人换了吧,正好庆祝楚家乔迁之喜,漫天烟火的也算是为楚家添点喜色,顺带让人开个烟火铺子。”火药配方一直都被母亲收藏在古楼,她原本是不明白母亲为什么不把火药放出去,自从她见识过火药的威力后,她才知道母亲做的是对的,火药一出,几乎是伏尸万里。既然火药瞒不住,她换一种方式把火药保护起来,那就是制作烟火,只要不用于战争什么都好说。

“从今以后,嘉陵城楚家只作为祠堂使用,所有人和下属机构完全搬到十万大山,十万大山楚宅只听家主号令。”她要结束世家家主被族老牵制的局面。

春熙原本也不觉得族老干涉太多,然而自从这一次奉家主命令回来彻查内奸之时,她才突然发现在嘉陵城,家主的一句话还不如族老咳嗽一声。“派往新宅的第一批人奴婢会小心选择的。”

楚云暖点头,她转动着手指上的戒指,“在楚老身边派上几个信得过的暗卫过去,无比十二个时辰的盯着,我倒要看看他是何方神圣。另外——”楚云暖顿了顿,眉头皱起,“让云扬立刻把唐家给处理了。”唐家这群跳蚤,真是蹦跶的时间太久,看着就让人心烦意乱。

楚云暖这边才说好,楚云扬第二日就和霍清华两人去了乌蒙城。按照原先的计划,唐元和他里应外合,掏空唐家后立刻上地下钱庄的人来找唐家人要钱,此时此刻唐家所有的钱都换成了比平常贵十倍的七星龙纹草,哪里拿得出钱财来。于是唐家预备用龙纹草抵债,钱庄的人哪里会同意,他们要的是真金白银,于是乎两边争吵起来,最后还是唐元乐呵呵的拿出私房钱的解决了问题。这下子,唐家人看唐元的眼神就跟看傻子一样,二话不说就把名下亏空的店铺转到唐元名下,自个儿拿着钱就想跑路,唐元笑呵呵的照单全收,一时间,唐家过半的店铺全部归拢在唐元名下。又过了几天,唐家另外那些不亏本的店铺被人恶意放火,损失惨重,万不得已唐家只能向外借债,风光无限的唐家落得以祖宅抵债的结局。

设计这一切的人正是唐元,他收拢了唐家亏本商铺后,转头就找人烧了那些赚钱的店铺,当然里面的货物早就被他搬空了,看着恐怖,其实也就是一个空壳而已。此时此刻,家财万贯的唐元正乐呵呵的请楚云扬喝茶,唐元财大气粗,一下子就点了最贵的美人茶。

一看到美人茶,霍清华嘴角抽了抽,一口也没有喝。

“唐元,你的手可真够黑的。”自从听说了乌蒙城发生的大小事情以后,楚云扬这才开始在正视自己的短处,他曾经以为唐元就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然而在处理唐家的事情上,他手段可是高得很,坑了一大家子人还让人家对他感恩戴德。借了他的梯,赚回了整个唐家,这下子楚云扬都有点后悔当时承诺唐元他赚的都是他的,早知道她就该和唐元四六分。

“云扬,我就手脚够快的吧,我这才收到你的消息,立刻就动了手。”唐元一直乐呵呵的,假装听不懂楚云扬的言外之意,今日唐元换了身白底镶金边的袍子,贵气得很,“我家那群人,可都被我给软禁了。”

看着两人叽叽歪歪一直说不到正题上,一直不说话的霍清华突然开口,脸上带着浓重的煞气,“看样子你是知道唐家是南楚细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