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唐家易主,唐浩其人/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霍清华刚说完话,唐元这才把眼神落到霍清华身上,霍清华虽说穿了件不起眼灰色的袍子,在茶楼里一溜光鲜亮丽的高官商贾中格外寒酸,但唐元明显注意到这灰色的衣料是上好的蜀锦,在加上腰间的玉带,这一身行头可不比谁差。唐元目光闪了闪,“这位是?”

霍清华冷哼一声,他根本就不想理会唐元,如果不是顾及楚家面子,他肯定一刀就捅死唐元这个仇人之子。

或许是霍清华眼睛杀意太多明显,唐元不自觉的抖了抖,“这位公子,我貌似没招惹你吧?”

楚云扬看了霍清华一眼,笑道,“这位是霍六少,马帮当家的。”

若说江河运输楚家漕运号称第一的话,陆路运输中马帮就是无冕之王。

唐元顿时肃然起敬,“霍六少。”

霍清华根本不理会他,唐元只觉得莫名其妙。

楚云扬笑眯眯的问道,“唐家是南楚细作?”这么重要的消息他竟然不知道,姐姐是有意隐瞒他么,还是忘记告诉他。

“的确是。”说起这个问题唐元也是格外苦恼,他投靠楚家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宁愿亲手杀了那些人,也不愿意让他们拖累母亲和妹妹。

楚云扬托着下巴格突然想到了什么,外意味不明的看了唐元一眼,他倒是不错,早知道这个消息就迫不及待的去投奔他,不就是想让楚家把这件事情给瞒下来,算计人都算到他头上了,唐元这人也不简单呐。南楚细作,楚云扬沉思,他隐约听说好像当年平南王府的威武将军就是死在南楚细作手里头,也难怪霍清华想要报仇,这么看来他和霍清华的目的是一样的。既然都是来报仇的,那坐什么茶楼,赶紧去唐家啊。楚云扬打定主意,笑眯眯的叫上唐元一起去唐家报仇。

唐府门前,门可罗雀,比起上次唐老夫人寿宴冷清了许多,来往的行人都避开不走,一时间叫人唏嘘不已。入了唐府,几人哪里也没有去,首先就去见了唐老夫人,原本精神矍铄的老夫人一瞬间像老了十多岁,鬓角银发多如缕。看到唐元进来,唐老夫人立刻就敛去了面上的悲苦之色,她抚平衣服上的褶皱,正襟危坐,“你来做什么,我告诉你唐元,我还没死,唐家轮不到你当家做主!”

不过是日薄西山而已,唐元根本就不介意唐老夫人恶语相向,“老夫人念在咱们祖孙一场,孙儿就告诉你,你也别在想着唐浩能回来,现在唐家是我的,他回来我也能把他赶出去。对了,祖母不是心念念想带着唐家人回南楚么,可以,只要祖母去死,我一定把他们平平安安送回去。”

唐元说了那么一大堆话无非是想看老夫人勃然变色,然而却见她面上没有任何变化,顿时觉得没意思,他耸耸肩,又道,“今日我有两个朋友过来,还请祖母代为招待,孙儿就下去忙了。”

唐元退到门口,朝门口两人做了个请的动作,待两人进去后安排心腹在门口看着。想到进去以后要说的事情,霍清华不信任任何人,当下就让身边两个孔武有力的护卫在门口站着,不许任何人进去,然后不顾唐元黑下的脸色自顾自的走了进去。楚云扬拍了拍唐元的脸,算是安慰,可同时也留下了两个护卫。唐元的脸顿时扭曲了,看着门口四个五大三粗的护卫,他袖子一甩就走了。他何尝不知道这是最好的办法,但他心里也有一些私心,就是他想知道祖母和马帮到底有什么恩怨,能让霍六这么自制的人对他表露杀意。

“楚云扬你没有死!”霍清华虽然率先进来,但是唐老夫人不认识他,故而目光一下子越过他落到了楚云扬身上。

楚云扬一言一行表现出良好的教养,“让老夫人失望了。”

唐老夫人眯眼看着楚云扬,突然想到什么,楚云扬年纪小,心智不成熟,所以她才会趁着楚云暖在百花城的时候对他动手脚,结果居然功败垂成,不用想她都知道唐月定然是暴露了。想到最近唐家发生的事情,唐老夫人心里几乎快呕出一口血,楚云暖诈死,先骗了诸多蠢蠢欲动的世家,借机收拾了多少人,其中就包括他们唐家,唐家产业大幅度缩水,偏偏南楚那边要的金银是越来越多,恰好在这个时候她又收到来自摄政王府的命令,要她不惜一切代价杀了楚云扬夺楚家产业,故而她才出此下策。

楚云暖,那小丫头真是越大越厉害,她都控制了整个乌蒙城还能叫她神不知鬼不觉的溜进来,什么楚云扬病重需要七星龙纹草,那都是骗人的,可偏偏她还相信了,贴了唐家多少老本去购买市面上的龙纹草。她说龙纹草的价格怎么这么贵,原来是楚云暖在背后兴风作浪。唐老夫人的脸色变来变去,格外难看。

“忘了告诉老夫人一件事,龙纹草全部出自于楚家种植园,至于唐元那边,都是我让他这样做的。”

楚云扬一番话让唐老夫人喉咙一甜,她怒极反笑,满是褶皱的脸庞异常难看,“好,好一个楚云暖,给我下套居然还能让我巴巴的往下跳,楚家有这样一个家主,楚云扬你一辈子也别想翻身。”

这个时候还想挑拨离间,楚云扬脸色也冷了下来,“想看我们姐弟相争,这恐怕要让你失望,你死了都不会看到。”

唐老夫人怪异的笑了一声,很显然不以为意,多少大家族为了继承人的位置斗得死去活来,她压根不相信楚家能够例外。

“废话我也不跟你说了,我今天来就是想告诉你,南堂唐家完了,你既然这么想让唐家人回到南楚,我成全你。”楚云扬只口不提母亲被杀的事情,只是用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唐老夫人,“我让你们回去为南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最后四个字唐老夫人听得浑身发麻,她身体不自觉的一抖,脑子里是最坏的打算,他难道是想把唐家人的尸体给送回去?不,不行,唐老夫人眼睛里蹦发出恶毒的光芒,“你难道就不想知道我是奉谁的命令杀了楚明玥?楚明玥死状恐怖吧,浑身都是密密麻麻的虫子,连个全尸也没有留下……”

唐老夫人还在那里说个不停的时候,一道雪亮的光芒闪过,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候,一条红色的肉团就落到她膝上,然后咕噜噜滚远,那是她的手臂,唐老夫人痛苦的捂着肩膀,太痛,痛得让她想叫也叫不出来。

霍清华一身煞气,手里的软剑上还残留着鲜血,他眼眶通红,几乎被唐老夫人的话语给勾起心头最阴暗的一面,他二哥最后可不就死得那样凄惨,死无全尸,该死,唐家人都该死,包括那个给他二哥下蛊的女人。

“这有什么好猜的,不是女帝就是摄政王。”楚云扬坐着一动不动,只是看着地上打滚的唐老夫人眼睛里有一丝痛快。

“八年前虎贲将军镇守边关,南楚派过去毒杀虎贲将军的细作是谁?”

疼痛中唐老夫人立刻抬起了头,苍老的眼睛里满是不可思议,那件事情过了这么久,怎么还会有人追查。霍清阑威武,震慑边关数年,当年大齐皇帝和南楚摄政王商定,只要南楚派人杀了霍清阑,两边开放则立刻互市,并将霍清阑攻下的城池完璧归赵,故而才有了后来唐家派人诱杀霍清阑的事情。唐家排出去的人正是她最得意的一个女儿唐妍,唐妍以美人计成功诱杀了霍清阑,而她本人也因为这件事情立了功,从而被摄政王看中,如今已是摄政王侧妃。

“你是谁?”

唐老夫人口齿不清,但也不妨碍霍清华听懂,“我是霍清华,平南王世子!”

这下子唐老夫人顿时面如死灰,竟然是平南王,她杀了楚明玥,楚家来报仇,她不怕,可他们杀了霍清阑,平南王府来报仇了,平南王一旦介入,唐家那是必死无疑!这怎么可以,他们还没有回到南楚!

这个时候向来睿智的唐老夫人也慌了,她不怕死,就怕这一辈子再也不能回到南楚,当年她入南堂嫁入唐家的时候不过十六,如今四十三年过去了,她已耄耋之年,最怕的就是再也回不去。

“唐老夫人,你还是说吧,只要你说,我们一定让你和的孙子孙女回南楚去,如果不说——”楚云扬呵呵一声,“入天京等陛下裁决吧!”永乐帝觊觎世家财物多年,要是让他知道,这么多年以来,唐家一直在暗度陈仓的给南楚钱财,永乐帝那种人心里会舒坦,肯定是把唐家人往死里折腾,说不准还会和南楚开战……想到这里,楚云扬一脸跃跃欲试。

“是唐妍,摄政王侧妃!”这个时候唐老夫人也不在卖关子,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喊了起来。

“摄政王侧妃。”霍清华几乎是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吐,当年二哥愿意娶她做正妻,她不愿意,居然跑去当一个妾!

“得了,唐老夫人你寿终正寝吧。”楚云扬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从怀里掏出一个洁白的瓷瓶,将里面的东西往唐老夫人身上一倒,那是一只黑漆漆的虫子,一落下的时候就迫不及待的往人伤口里钻。

“尸蛊!”唐老夫人顾不得疼,害怕得想从伤口中把虫子给拽出来,那虫子跑得极快,一溜烟就消失在红通通的血肉里。尸蛊,唐家最先发现的一种蛊虫,以活人血肉为食,并以人体当做繁殖的温床,只要两天,就可以杀死一个人。只不过楚云扬手里的这只是辛毅做了手脚的,辛毅给它喂过龙纹草,只要唐老夫人一断气,这只蛊虫立刻化作一摊水。

霍清华神色冰冷如霜,“你好好享受!”

说罢便和楚云扬两人大摇大摆的离开,门口站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回来的唐元,他身边还站着一个美妇人,那妇人看到霍清华出来,忙不迭的拜了下去,“公子。”

“娘你干嘛?”唐元眼睛睁得格外大。

霍清华抬手让她起来,“你做的很好,我会告诉殿下的,至于你父亲那边,你放心,只要他忠心,殿下不会亏待他。”

唐夫人道了声是,然而人还没有离开,霍清华又问道,“你还有什么事?”

“西院下边全是蛊虫,殿下要怎么处理,要是跑出去——”唐夫人没有明说,但谁都知道她的意思,霍清华顿时皱眉。

“唐夫人不用担心,楚家会派人过来处理。”看了半天,楚云扬算是看明白了,原来唐夫人竟然是赵毓璟的人,他这手也伸的够长,唐家都有他的人。

唐夫人那边松了口气,约了霍清华移步说话,唐元那就是莫名其妙了,他看了母亲半天,又看了霍清华半天,“我娘是霍六少的人?”

楚云扬道,“这是不明摆着,对了我要把唐家其他人送到南楚去,你看着挑人。”

“唐家有的是极品,你放心。”唐元格外上道,“对了,你把我那父亲也送过去。”

“这是小事,而且你不让他去,我也会开这个口,等到了南楚,唐家哪能没有当家人。”楚云扬顿了顿,“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唐元微微一笑,“自然是跟着楚家走,不过不是附庸家族。”

这个结果楚云扬自然能想到,毕竟有谁愿意做附庸家族,他也不勉强,“好啊,按照我们的协议,楚唐两家合作只在你我这一代。”

唐元点头。

乌蒙城唐家换了家主,偌大的宅院顿时空了下来,没有知道那些消失的唐家人去了哪里,只是听说有人曾在夜里看到一群唐家人急匆匆的离开乌蒙城。唐元继任家主那一天,唐家格外热闹,人头攒动,乌蒙城的一座别院里却人烟稀少,一个年轻公子坐在池塘边喂鱼,池子里五颜六色的锦鲤争先恐后的咬着水面上漂浮的鱼食,他垂目听着下人禀报的事情,突然一笑,“这么说他们是去了南楚?”

“是,是马帮派人送他们去的。”

“马帮?”男子疏朗的眉头微皱,似是不解,然而还没有等他想清楚隔壁就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炮仗声。

“公子,您就这么看着二少爷继任家主?”

年轻公子正是唐浩,他微微一笑,犹如千树万树梨竞相开放,一时间叫下人晃了眼,然而想到公子往日里古怪的脾气,他立刻低下头装作什么也没有看见。唐浩的声音十分好听,如同珠落玉盘,“唐家有什么好,不过受制于人。哼,让人给我拿二哥送个礼过去,算是我这弟弟给他的贺礼。”

想起公子爷平日送给人家的贺礼,小厮嘴角一抖,忙不迭的退下去准备。

人走空后,唐浩独自一人凭栏而卧,柔软的衣摆随风而动,风姿绰约,她他喃道“楚家,你们到底打什么主意?”他昨天明明看到楚云扬进了唐家的,可是他们怎么没有杀光唐家人,依照他对楚云暖的调查和了解,她根不是这么心软的人,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正当唐浩一脸深思的时候,有下人进来道:“公子,春意姑娘过来了。”

唐浩立刻坐了起来,很奇怪也很惊讶,春意,她不再楚云暖身边跑来乌蒙城做什么?还是楚老那边出了什么变动?然而无论唐浩怎么想,她还是理科让人客客气气的把春意给请了进来。看到春意以后,还没等唐浩露出一惯的温柔笑容,春意却突然满眼是泪的扑了上来,她眼睛里的泪水沾了唐浩一身,唐浩脸色扭曲了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