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画皮之术(修)/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浩面色扭曲的可以,忍了又忍还是一把将春意推到地上,春意呆呆的,整个人瘫坐在冰冷的地上,眼角还带着斑驳的泪光,隐隐有些委屈。然而此时此刻唐浩根本没有注意到春意的表情,只是丢下一句稍等就飞快离去,仿佛背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追他一样。春意一动不动,一时有些受伤,刹那间她竟然有些后悔。

回到屋子里的唐浩立刻命人打水沐浴,足足洗了三四次他才勉强觉得身上恶心的感觉消退了许多,沐浴出来以后他厌恶的看了一眼地上的衣服,让人立刻拿出去扔了,而后他换了身绯红色白底鱼纹的锦袍施施然走了出去。唐浩到的时候春意依旧做在地上,满眼呆滞,唐浩眼睛里的飞快划过一丝丝厌恶之色,但很快就消失不见,他桃花眼里带上了丝丝扣扣的温柔之色,如同缚茧之丝,满满将春意包裹起来,“春意,你这是怎么了?”

春意喉咙里爆发出一声低沉的声音,她很快就哭了出来,“唐公子,家主她不要我了!”

唐浩笑容一顿,脑子里电光火石间划过无数个念头,最终却化作一句安慰,“没关系,你还有我呢。”

闻言春意顿时满脸感动,霎时间就想扑到唐浩怀里哭诉一番,然而还没等她动作,唐浩就闪身坐到桌子背后,两人被一张圆桌挡住,春意低垂着脑袋,很是失落。唐浩推了一盏茶至春意跟前,不着痕迹的试探道,“你也别太担心,再怎么说你也是和楚家主一同长大。”

春意很落寞,道:“家主她知道我把建造图纸给了你,也知道楚老背叛的事情,她很生气,说我不用再回楚家了。”

这一句话透露的信息太多,唐浩眸色微闪,楚云暖知道春意背叛,也知道他和楚老联合想对付她,故而他们原先准备好的计划是不能用了,那么只能使用第二个计划。但是她明知春意背叛还让春意离开,到底是太心软了,还是另有打算?然而据他这么久以来对楚云暖的观察与分析,她那样杀伐果断说一不二的女人,心里哪里会有妇人之仁……可春意分明就是安然无恙的出了楚家,这下子叫唐浩有些拿不准了。

“家主她是看在过去的情面上——”想到家主给她准备好新身份,春意眼睛里滚出了泪水,“我知道我混蛋,可我是不后悔的,公子,我现在不是楚家的奴婢了,我是良籍了,我叫程素素。”

唐浩假装看不懂春意眼中的深情,他突然间就笑了,他现在总算是知道楚云暖为什么会放过春意,身为楚家主身边的大丫头,春意的身份比起多少小世家嫡女高贵。偏偏这女人没有头脑,因为他几句似是而非的拨撩就心甘情愿出卖并且放弃在楚家拥有的一切,这种愚蠢的女人就应该尽快打发走,否则连累的是能是自己。不过现在他最关心的是,春意到底把他们的计划泄露了多少。

“春意,你——”唐浩摇了摇头,有些痛心疾首,“我真的没想要你背叛自己的家族,你竟然为我做到这种地步,你放心。”

唐浩明明什么也没有承诺,春意却感动的满脸是泪,美人垂泪原本是赏心悦目,但看在唐浩眼中却格外难受,尤其是那些眼泪珠子哔哩啪啦落到桌子上的时候,唐浩顿时就嫌弃得不得了,心道这桌子一会儿非得给扔了。

“公子,家主她只是知道你和楚老见了面,具体你们商量了什么并不清楚。”春意简单说明了她像楚云暖透露的信息,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居然忘记了火药的事情,只是在末尾的时候说了一句,“家主她对我很好,公子您可不可以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去动楚家。”

唐浩楞了一下,很明显没有想到春意这么没有自知之明,他心里顿时嗤之以鼻,“春意你放心。”楚家他是一定会动的!楚家那可是一块肥得流油的肉,就算他不咬上一口,也有的是人想去染指。“春意,在楚家你掌握的实际势力还有多少?”

春意愣了愣,心下有些疑惑,然而在唐浩柔情似水的目光中还是和盘托出,她在楚家掌管庶务多年,手底下有的是听话的小喽啰。得到自己想知道事情以后,唐浩让人带春意下去休息后,然后毫不犹豫的离开。

楚家家大业大,春意掌握的不过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无外乎衣食住行之类,但是自从春意离开楚家后,这些势力折损了不少,唐浩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通过这些盘根错杂的势力中找到春意的人,然后打入楚家内部,对比他对春意逐出楚家之事的最后一丝怀疑消失殆尽。他原先想,如果楚云暖是故意把春意逐出楚家,预备放长线钓大鱼的话,那么肯定能让他轻而易举的从春意手里掌握的势力中获取利益,然而事实却格外残酷,春意的人基本被拔出的一干二净,剩下的几个人也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唐浩这些日子忙着渗透楚家,也忙着跟楚老商议共同瓜分楚家,根本没有心思去关心春意的心情,故而他也不知道春意居然在他乌蒙城的别院中以女主人自称。

这一日,嘉陵城中唐浩却约了楚老在聚福楼中会面。

唐浩浑身像没有骨头,软绵绵的斜卧在一张软榻上,榻上铺着他自己带来的冰蚕丝,南堂六月炙热的天气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与唐浩的舒爽惬意相比,楚老就显得格外狼狈了,他浑身上下难受到不行,脸上闷闷的,如同一个巨大的蒸笼把他整张脸包裹在里头,热得人脸颊刺痛,只觉得脸上的皮肉快炸开一样,楚老往冰盆旁又靠近了些许,如果不是唐浩有事找他,这种天气他是根本不会出门的。

“大热天的,唐小友叫我出来做什么!”楚老的语气不太好,带着噼里啪啦的火焰。

唐浩微微一笑,摇了摇手里的冰镇酸梅汤,“在下请楚老前来有一事想要请教?”

楚老掀开眼皮看了她一眼,“说。”

“在下不才,早年间曾听说过一件事,传闻云州贺家有一绝技,可以在面上做画,栩栩如生,名曰画皮,听闻比术传女不传男,画出的人皮可以假乱真,在下就想问问,楚老可曾见过这等神技?”

唐浩的话一字一句在楚老心底掀起滔天浪潮,可他面上没有表露一分,“你都说了传女不传男,我怎么可能见过。”

还挺镇定的。唐浩眉梢一挑,眼中含着深邃的笑意并上一分寒意,“楚老既然不知画皮之术,那就让我们聊聊楚绮吧?你说若是楚云暖知道,楚绮背叛她的原因竟然是因为楚老您——挑拨离间,你说她会怎么做?啧啧,楚老,您可真狠心,亲手养大的干孙女说不要就不要,没准儿她死的时候还感谢你养育了她呢。”

楚老眉头一跳,对唐浩知道这件事情有些惊讶,他明明安排得天衣无缝,根本不可能有第二个人知道,唐浩,他到底是如何得知的?

“楚老,你藏的可真深,楚家人都以为你忠心不二,而事实上你就是一头披着羊皮的凶狠饿狼。追云,红袖,这一个两个的看上去似乎是唐家的内鬼,可背后真正控制的人是谁,你心里头清楚,借唐家的手杀了楚明玥,还嫁祸到唐家头上你很得意吧?还有楚绮,如果不是你一直在她耳边说她是楚家的女儿,有资格继承楚家,她哪里敢对楚云扬下手,楚云暖杀了楚绮的时候,你心里头狠狠松了一口气吧?”

这番话连消带打,让楚老都有些招架不住,当初他做的事情连楚云暖都不曾发觉,唐浩这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到底是从哪里知道的,难道是他背后的人。“唐浩,你倒是很得南楚摄政王信任嘛,居然连南堂情报网都交给了你。”

“摄政王?”唐浩的语气里有说不出的嘲讽,“他有眼无珠,那着鱼目当珍珠。”为了区区一个丞相之女,居然放弃富可敌国的楚家家主,简直愚蠢至极。“楚老,你这几日在楚家忙着做什么?你连楚云暖把摄政王在南堂的几处据点一锅端了的事都不知道,我很怀疑你能力,我觉得我们无法继续合作。”

楚老顿时蒙了,“你说什么?”

唐浩语气坚决,“楚老爷子,你太蠢我不想跟你继续合作。”

这一句话可以说是戳心窝子极了,楚老一口气险些上不来,他指着唐浩,手指不住的颤抖,“你,哼,果然是后生可畏!”

“你连春意被楚云暖赶出楚家都不知道我怎么放心跟你合作?就怕到时候死的是我唐浩了吧!”

“春意被逐出楚家了?!那楚云暖是知道了我要和你联手对付她?”楚老顿时慌了,她所做的一切都是背着楚云暖偷偷摸摸进行的,如果被楚云暖知道他实在不晓得下一步该怎么继续。

“自然是知道的。楚老,我不是南堂人,大不了我跑回南楚去,可你不一样,你想想那些被楚云暖发现背叛的人的下场?”

唐浩言语里充满了蛊惑之色,叫楚老迷迷糊糊的,顿时楚老脑子里爆发出一个疯狂的念头,对就是这样,只要楚云暖死了一切就都结束了,楚家将会是他的!

在两人不知道的时候,他们的谈话内容事无巨细全部都被人送到了楚家。春意拿着一本册子急步往院子里而去,院子里楚云暖躺在一颗树下纳凉,华丽的裙摆在软榻上铺开,赵毓璟神色温和的坐在她身边给她打扇,阳光透过密密匝匝的树叶投下点点细碎的光芒,璀璨如星,两人相携相靠,竟让人生出一种岁月静好的的感觉。

“家主,鱼儿咬钩了。”

楚云暖伸出涂着豆蔻的手指头,斜靠在赵毓璟坏里毫不忌讳的翻开书册阅览,赵毓璟目不斜视,有一下没一下的顺着楚云暖乌黑浓密的头发,许是因为在家中,今日楚云暖并未绾发,只是在鬓角簪了一朵紫色的鸢尾花,鸢尾颜色艳丽,却丝毫没有压住楚云暖的美丽。楚云暖看了半天,突然冷笑着把册子撂下,“楚老当我是傻子呢。”

看看册子上说了什么,楚绮是他蛊惑害了云扬的,而且居然还想派人给她下毒,然后吞掉楚家,楚老这胃口大的也不怕撑死。倒是这个唐浩,看起来有点意思,看他的言行举止也不太像李世均的人,难道是女帝?

“家主,奴婢有一事不明白,您为何把春意放出去,给他们通风报信?”

楚云暖神秘一笑,“唐浩太过聪明,可这样的人,最容易聪明反被聪明误。”唐浩在那边算计她,她可不是不知道,真以为她有那么好心放春意离开,不过是借着春意给唐浩和楚老故布疑阵而已。唐浩身在南楚多年,为人奸诈,如果不是她利用春意余留下的一些势力,努力给他使绊子,说不准唐浩和楚老还没有这么容易上钩。

春熙略略一想,很快就想明白了,她恍然大悟,十分上道的说了一句,“那就等着他们来下毒,来个人赃俱获。”

楚云暖点点头,“对了,索昀回来没有?”

春熙道:“再有五天应该也能从云州回来。”

楚云暖思索了一番,道:“等索昀回来就安排好一切,嘉陵楚宅是该舍弃了。”历代族老在嘉陵城根深蒂固,不是她这个上任不久的家主可以撼动的。

春熙称了声是,很快就下去安排,赵毓璟这才抬起眼皮,“你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楚云暖前言不搭后语的说了一句,“你可有听过云州贺家画皮之术?”

赵毓璟还记得多年前人们对云州贺家的几句评价,“白骨生肌,皮上飞花,贺舞冰针,回风流雪。”

“这十六个字说的就是贺家画皮术,据说可以活死人肉白骨。红颜白骨枯,美人颜容损,当年有多少男儿为博美人一笑,不惜联手对付贺家,为的就是得到贺家绝技,使心上人容颜依旧。可惜,最后贺家灭门,他们挖地三尺也没有找到画皮之术,直到后来贺家嫡女嫁给我的三爷爷,有人说是楚家独吞了,多少人围攻楚家,如果不是楚家实力太强,最后也只能落得和贺家一个结局,可是我在楚家真的没有见过画皮术,当时我还以为是他们造谣。后来我仔细想了想,当年的传言也不是没有道理。”

赵毓璟很快就想通其中的关键,“你是说那个贺家嫡女?楚家庇佑了她,她怎么能对付楚家?”

有时候人心就是这么复杂,当年贺家女嫁入楚家的时候,楚家并没有要求她交出画皮术,可她还是贪心不足。楚云暖心头弥漫着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像是为她的三爷爷不值得,又像是感叹人心。“如果不出意外,当年的传言应当那个贺家嫡女放出去的。”

赵毓璟沉声音道,“你在怀疑什么?”

“贺家之女死于难产,云州有一个酷似索昀的贺三郎。”

春意离开后,楚云暖身边就只剩下春熙一个最亲近的大大头,所有人都以为楚云暖会从益华居那边再调两个死士过来身边伺候,谁想到她直接就把秋芷和秋桂两个人留在身边,这下子叫益华居两个个摩拳擦掌的死士大失所望,却也只能安安分分到楚云暖从二等丫头做起。

这几个死士是冬字辈最出色的两人,分别叫做冬月、冬雪,两人刚到楚云暖院子的时候,几乎总巴结着春熙,而对秋桂却是爱答不理的,尽管这种做法让人不喜,但院子里受了两人好处的丫头妈妈们也没有多说,反而隐隐帮着冬月冬雪欺负秋桂。秋桂心中委屈,而春熙每日再忙,她也不好跟春熙告状,在被两人算计几次频频出错以后,就被两人联手给排挤出了院子,而两人则代替她跑到了楚云暖身边伺候。

这天晚上,正是冬月和冬雪当差。

忙了一整天来不及喝水,夜里楚云暖睡下之后才觉得口渴,便喊人递茶。这几日院子里发生的事情她都一清二楚,所以在冬月递茶过来的时候她一点儿也不惊讶。

冬月低着头,还以为楚云暖会发火,没想到等了好半天也没见楚云暖说些什么,她心里一松,然后就有些洋洋得意,秋桂那臭丫头还说什么怕家主生气,看看现在,家主就跟没事人一样,她以为她算什么东西,活像家主离了她就活不下去一样。

楚云暖低头看着她,没有说话,默默从她手里接过茶杯,凑到嘴巴边上,只是这个时候她停住了所有的动作,只见茶杯里有几片棕黄色飘荡。楚云暖仔细一看,竟然是天仙子。

冬月浑身有一瞬间的紧绷,刹那间她脑子里转过无数念头,双膝一弯,险些就要跪下求饶。然而楚云暖很快就把热茶喝光,冬月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屈膝下跪的动作自然而然的换成了蹲在楚云暖床前,她接过茶杯,然后几乎是手脚发软着走了出去。

茜纱红缠枝纹床幔下,楚云暖的面庞有些诡谲。

天仙子有毒,服用后不会立刻致死,只会让人发狂,她记得曾经在北堂的时候,她给她最恨的一个女人送去了天仙子,最后这个女人发狂刺伤司徒衍,被北堂贵族以极刑处死。想用这种方法对付她?做梦呢。荼靡冷香是由檀香、沉香、肉豆蔻,荼靡花调制而成,后来她为了使荼靡香味道更加沁人心脾,试过在里面加入了犀角,偏偏犀角正可以解天仙子的毒性。所以这就是当初她敢明目张胆送毒药,也喝了毒药,偏偏没有谁能抓住她的原因。

楚云暖舒舒服服的躺回床上,闭上眼睡觉,静悄悄等着他们的下一步动作。

屋外,冬月就像一只受了惊的猫儿一样,没命的往外跑,一进屋子冬雪就立刻拉住她,“怎么样了,家主她喝了没有?”

冬月坐到床上,“自然是喝了,可是我总觉得家主好像发现了什么一样。”

冬雪心大,根本就不把这事儿放在心上,“要是发现问题,怎么可能喝下去,你想多了。”

“背叛家主——”冬月心里还是很担心,“追云的下场你也看见了吧,家主都还没有证据证明他是叛徒,就给凌迟了,要是我们被抓到……”冬月不敢再往下想,浑身突然就是一冷。

冬雪摆手,“你就是想太多,要是不敢去,明天我过去送!你忘记那位给的承诺了?只要我们这一次立了功,就立刻可以离开楚家,还有你那心上人,那位主子可是同意给你两当证婚人。冬月,你难道就甘心一辈子待在楚家做个死士下人?”

冬月脑子里格外乱,她也没有说话,烦躁的躺到床上,扯过身边的被子胡乱往身上一搭,冬雪撇撇嘴,“得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明天我去送!”

大清早,楚云暖醒来后,看见来送茶人竟然变成了冬雪,同样是一杯有天仙子的茶水,楚云暖当着她的面一口喝光了之后,随便找了个借口就把她打发出去,然后又在香炉里添了里一香匙荼靡冷香。屋子里荼靡香气愈发浓郁楚云暖深深吸了一口气,刚进来的春熙被这股味道一熏,头都有些晕,“家主,您这是做什么?”

“没什么,秋桂这些日子还好吧?”

春熙皱眉,“冬月冬雪着两个丫头不安分,明里暗里的欺负秋桂,还抢了秋桂很多分内事,就为了在您面前露脸。”

楚云暖盖上香炉,“你去跟秋桂说这段时间先委屈她一下。”

因为最近楚家发生各种各样的事情,春熙显得很警惕:“家主,是不是怀疑她们……”

楚云暖摇了摇头,“不是怀疑。”

春熙觉得格外奇怪,楚云暖面无表情,“而是等着放长线钓大鱼,这一次我要一网打尽。”

接下来连续三日,楚云暖都喝了冬月她们送过来加了料的茶叶,茶叶里天仙子的量一次比一次更重,估计两天后就是毒发的日子。第四天傍晚的时候,楚云暖院子里突然传出喧哗声,吵吵闹闹了一晚上,直到后半夜才消停下去。楚云扬不在嘉陵城,楚云暖的院子不允许任何人进入,族老们各个抓心挠肺,但也没有丝毫办法,只能焦急的在院子外面转悠。

四个人中,只有楚老一个人面上焦急,实则心里乐开了花。终于在翌日黎明的时候,楚老终于收到冬月传过来的消息——楚云暖毒发,神志不清。楚老心里激动,第一时间联系了唐浩。

从乌蒙城到嘉陵城后,唐浩几乎每日醉情于嘉陵山水,当楚老找上门的时候,还一副全然不知的模样。楚老那边和唐浩两人你来我往想争为自己取更多利益的时候,楚云暖冷眼瞧着两个跪在面前的丫头。

冬月在看到楚云暖神智清醒的坐在上头的时候,心里就是一凉,她知道她完了。冬月冬雪汗津津的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

楚云暖手边放着一盆盛开的天仙子,点点棕黄色的花瓣掩映在绿油油的叶子中,秀雅婀娜,如雨中漫步的少女,朦朦胧胧的雨雾下掩藏着凶狠的獠牙。她白皙的手指轻轻抚摸过上头一朵小花,“以天仙子制茶去除苦涩之味,后辅以香料,开水冲泡后口感醇厚。天仙子有毒,能使人神智不清,是谁想到的主意?”

冬月冬雪两人对视一眼,没有说话,好在楚云暖也不需要她们回话,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冬月擅茶,应该是你炮制的天仙子,冬雪擅种植花卉,这盆天仙子应该就是你种的。”

没错,这盆花就是她从两人房间里找出来的。

冬雪连忙磕头,“家主明鉴,奴婢只是喜欢种花而已,奴婢根本就不知道天仙子有毒,是冬月,是她想到要把天仙子制成茶给家主服用的,她想对您不利!”

这一番迫不及待撇清关系的行为叫人不耻,秋桂上前道:“冬雪你装什么傻,这几天的毒茶都是你给家主送的。呸,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简直让人不耻!”

冬雪面色一僵,随即抬头恶狠狠的瞪了秋桂一眼,跪行几步,道:“家主您要相信奴婢,冬月她是怕被您抓到下毒,所以才让我送茶,她陷害我。还有,还有秋桂!本来照顾您的生活起居是她分内事,可她天天躲懒把事情交给我,她肯定和冬月是一伙的!”

“你胡说八道!”秋桂气白了脸,明明是她和冬月排挤自己的,怎么从她嘴里出来变成了自己和冬月勾结。

冬雪道,“做贼心虚。”

秋桂气得浑身发抖,不想跟她纠缠,跪道,“家主,请您相信奴婢。”

楚云暖挥手让她退下,春熙拉着秋桂退道一旁,然后才看在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的冬月,“我记得楚绮,春意,还有你们两都是从冬字组里出来的。”春意在到她身边伺候之前,不叫这个名字,而是叫冬意,只是因为后来为了随春熙春字组的名字,才改成了春意。

“冬字组共十二人,女七男五,女子中背叛有四,冬字组全部处死!”

这是楚家规定,为了保持组中死士的忠心,男女中只要有一边背叛过半,整个组的人全部处死。

冬月面色如雪,冬雪更是浑身抖如筛糠,她忙爬到楚云暖脚下,抓着楚云暖的裙摆,哀求:“家主,这一切都是冬月做的,奴婢什么都不知道啊!”

楚云暖一脚踹开冬雪,毫不留情,“春熙,把冬字组所有人拉到暗房去!”

冬雪瘫软在地上。

“家主。”冬雪被带下去之后,冬月终于是开口说话了,“您要我做什么?”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楚云暖微微一笑,“我要你指认楚老!”

冬月浑身一僵,原来家主什么都知道,冬字组十二个人,有一个还是她的弟弟,她别无选择。

------题外话------

本章节已修改,变为七千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