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结果是索昀早就料到的,可他心里还是还是有那么几分不愉,不知道是为了惨死的父母,还是为了其他,这个时候他首先想到的竟然是躲避,“家主,我想去十万大山。”

“好。”楚云暖不去阻止,她要杀的人是他的祖母,她没有理由让索昀留下来眼睁睁的看着。“索昀,把你母亲的遗体葬在本家大茔吧,这样日后她也能受楚家后人的香火供奉。”

“家主!”索昀大喜过望,虽然他和母亲相处不到三天,可他是真的爱那个伟大的女人,她一直坚信他没有死,就是这个信念支持了她活那么多年,他感谢母亲,也希望她死后能有一个安身之所。

楚云暖只是摇头,“你我同出一宗,她嫁入楚家自然有资格葬入本家大茔,要说起来你还是我的堂哥呢。索昀,我想问你,你日后有什么打算,是回归楚家,还是做你的贺问?我希望你能回来,堂哥。”曾经她是多么希望她有一个哥哥,那样她就不用一直顶在最前方。

索昀眼底明明暗暗,他沉默了许久才道:“楚家有你,有云扬,不至于断了最后一丝的血脉,可贺家只有我了。”楚家养他,而贺家给了他生命,要他割舍其中一方,对他而言都是如同刀割,可是他只能选择一个。“阿暖,我不能抛弃贺家,这是我母亲最后的愿望。”

楚云暖没有说话,她没有任何立场去阻止索昀的决定,他本来是楚家这一代的长子,却默默无闻的在死士中成长,这倒不是说楚家死士的生活有多糟糕,而是她心疼索昀,他明明最有可能继承家主之位的男儿。

“阿暖,楚家有你,定然可以再兴盛个一百年。可贺家不同,它兴于画皮之术,又因画皮之术而亡,我只想要重振贺家。我希望有一天,云州可以成为一个媲美南堂地方,贺家可以成为第二个楚家,称霸云州。”

云州不属于南堂三郡,它只是上氾郡一个很小的地方。南堂多世家,天京多贵族,她由衷有一日,贺问可以打破这个传统。

“你决定就好。”楚云暖微笑着,“种植园和琉璃矿你都带走吧,贺问,堂哥,无论你在哪里,我们身上都留着同样的血,楚家永远是你的后盾。”

“谢谢。”贺问点头,他没有拒绝楚云暖送给他的两处产业,无论他日后想要做什么,做到什么地步,种植园都能给他名,琉璃矿能给他利。

贺问来去如风,只是从此以后,楚家就再也没有索昀这个人了。

“好了,人都走了,你们就都出来吧!”

楚云暖面上一扫先前的忧伤,她格外冷淡的坐在椅子上,她身穿深红色镶金边云纹锦绣衣,身上气势十足,一双幽深的眼睛寡淡的看着三个族老磨磨蹭蹭的从百鸟朝凤的白玉屏风后面走出来。

三人弯腰,战战兢兢的,“家主。”

楚云暖没有答话,反而在桌上重重一拍,冷声道:“这就是你们给我查的内奸,最厉害的那个还藏着呢,亏你们朝夕相对,连人换了都不知道!”

三个噗通一声跪下,老脸羞红,“属下愧对家主!”

“你们何止是是愧对!”楚云暖的声音愈发冰冷,“贺梅想要的是整个楚家,要是我没有察觉,真的中毒疯了,云扬又没有满十五,你们三个老头子岂不是要拥戴她当家主?”

几人忙喊冤枉,“家主属下冤枉呀,楚家家规,族老不得继任家主,属下就算有十个胆子也不敢啊,再说,就算您真的中毒,不是还有索昀么?”

话刚落音,房间里陷入诡异的安静之中,楚云暖站起身来回踱步,此时她站在光与暗的交接出,半面脸美丽如神仙妃子,半面脸阴狠诡谲如地狱恶鬼,她眼睑半垂,叫人看不清她眼中的情绪。

“你果然都知道!”

索老话一说出口的时候他就后悔了,可这个时候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说,“家主,我的意思是——”是了好半天,他也没能找出个理由。

楚云暖淡淡开口,“是你和贺梅勾结,杀了三爷爷?”

索老大惊失色,立刻道:“家主你可不能冤枉我!”

“是啊,家主,索老他绝对没有对不起过楚家?”

“家主,索老忠心不二!”

陈老白老两人,连忙慌慌忙忙的替索老说话,生怕晚一点,楚云暖就挥刀相对。

“忠心不二?”楚云暖冷笑,若问她这一辈子最讨厌的词语是什么,那就一定是忠心不二四个字,他们每个人嘴上说的无比好听,可实际上一个个的为了一点蝇头小利,为了一点点所谓的爱情,迫不及待的背叛她。

索老道,“到了这个是,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我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

紧接着索老开始讲述他的所见所闻,他发现楚老的有问题的时候,是贺三郎来找她那一天,他见了贺三郎,老天,那个孩子的容貌简直跟年轻时候的楚老像极了,尤其是眉间的美人痣,一下子索老就想到了当年死掉的那个孩子。他不明白,楚老既然那么爱贺梅,那为什么不认贺三郎,他偷偷去找过楚老,楚老却说那是个骗子,后来他又去找过贺三郎,奇怪的是贺三郎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当时他是真的信了楚老的时候话,以为贺三郎是骗子。就在他以为这件事情过去的时候,突然有一天,他见到一个瞎了眼的女人抱着一个孩子躲避追杀,那个女人,索老记得,她是贺三郎的妻子,于是索老救了她。然而杀手太多,索老没有办法带他们母子安然离开,那个女人知道以后,什么都没有多说,只是祈求索老救救她的孩子,等索老抱起孩子以后,她竟然从另一条小路把杀手引开。

后来索老把这个孩子放在一群即将进入楚家训练的孩子中,悄无声息把他带进楚家,后来索老发现,这个孩子长大之后的容貌竟然酷似楚老,想到贺三郎,再看到那孩子的样貌,他当时惊讶极了,脑子里隐隐有了一个猜测,所以索老以培养下一任族老的理由把他带在身边教导,并取名为索昀。到了索老身边学习以后,那些想要害他的事情才慢慢减少,他才得以长大成人。

楚云暖像是明白什么,“索昀去云州查贺三郎得到的信息也是你偷偷给的?”

索老咳嗽一声,略略有些尴尬,“是。”

楚云暖意味深长的看着索老,“呵,咱们楚家也是人才辈出嘛。”

她就说嘛,贺三郎死了二十多年,音容笑貌现在还有多少人记得,偏偏在索昀去云州的时候居然被人称贺三郎。听到这个称呼索昀自然奇怪,他想要知道自己身世就只能够过来问她,希望她能从母亲手札中寻找到蛛丝马迹,这一查一找之间,她自然而然能够发现楚老的怪异。其实索老估计的也没有错,查找索昀身世之时,她果然开始怀疑楚老,于是她把索昀派到云州去查贺家的事情。这个时候,索老买在云州安排的人就起到了作用,他们一步一步引导索昀查清楚一切,更是让他找到生身之母,确切知晓生世之谜。索昀所做的一切都在索老的计划之中,他唯一没有想到的是——索昀竟然不愿意回楚家,而是要继承贺家。

“索老啊索老,你这一步步算计的,本家主都被你给坑了。怎么,我这个家主做的有那么不好,能让你千方百计的想为索昀找回身份,然后取而代之?”

索老立刻摇头,“不!家主,您做的很好,换一个人来未必有您更好!”他说的是实话,看楚云暖继任家主的这一年以来,孟家散了,唐家易主,天京吃亏几次,如今谁不知道楚家小家主不好惹。

白老道:“索老这样做,只是想还索昀一个身份。”

陈老道:“是啊家主,楚家只有您是名正言顺的家主。索昀就算回来,也继承不了家主之位,哪怕是云扬也一样。”

楚云暖都觉得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家主可还记得沧海月明簪?”

楚云暖点头,“自然记得。”她继任家主那一天就是把血滴到了沧海月明珠上,据说只有楚家后人的鲜血才能够被沧海月明珠吸收,等等,楚云暖想到了关键地方,“你的意思是?”

“家主你应该知道的,沧海月明簪一共一对,一支男一支女,即一阴一阳,阴簪放置在古楼,而阳簪——”

“在哪里?”如果没有另一支簪子那岂不是楚家后人只有女儿可以继承家主,那怎么可以。

“二十多年前,夫人曾经以沧海月明簪和南楚李世均定情,夫人回来的是并没有带回沧海月明,估计现在应该是在南楚摄政王府。”

又是李世均,她真的烦极了这个名字,真是哪里都有他他的事!毒杀妻儿之后,居然还有脸留着她楚家的镇族之宝,简直就是不要脸!

索老默默观察着楚云暖的表情,看她脸色又黑又青的,小声补充一句,“家主,您还是寻回沧海月明簪得好,否则族史上,夫人的名声可不好。”

楚云暖瞪了一眼索老,“知道了,你们三个有时间在我这里待着,还不赶快去盯着贺梅,要是她再做了什么,你们三个老头子就等着去暗房吧!”

话刚说完,三人忙不迭的跑了出去,速度快得不像一个老人家。

“去把冬月带过来。”

秋桂一愣,冬月?家主见冬月干嘛,冬雪都已经死了,难道她还隐瞒了什么事情不成?

不一会儿,冬月便来了,她穿的三天前那身衣服,面色苍白如纸像是没有休息好,一看到楚云暖便跪下了。

天仙子一事过后,她愿意为家主指认楚老,她以为这件事情就过去了,没想到楚云欧博居然又召见了她。

楚云暖曲起食指轻轻敲了敲桌子,“哭丧着一张脸,怎么,是最近没休息好还是对本家主有意见?”

看楚云暖一本正经的模样,春熙险些笑起来,然后她很快又忍住了。什么休息不休息的,这几天冬月就没合过眼,也不知道家主哪里听来的办法,这三天一直把冬月关在一个亮堂堂的屋子里,白天不让休息晚上不上睡觉的,看看冬月眼底的黑眼圈,她都觉得可怜。说实在的,这种办法,最温和,也最要人命。

冬月这次老实多了,她一头磕下,“奴婢不敢。”

“是嘴上不敢呢还是心里不敢?冬月,我这个人是最好说话不过,只要一乖乖听话,什么都好说好商量。”

冬月眼珠子转了转,又磕头道,“家主,奴婢不求您饶奴婢一命,只求您放过冬字组。”

楚云暖的声音里透露出一股愉悦,“可以啊。”

冬月心中欢喜,然而楚云暖又道,“可你拿什么跟我交换!”

冬月瞪大眼睛,许久她才听到自己的声音,“家主,您想知道什么奴婢一定知无不言。”这生不如死的三天,她渐渐想明白了,其实什么自由都是假的,一旦她完成任务,家主真的疯了以后,楚老为了不被人知晓他的所作所为,只会杀人灭口,她活不下来,弟弟也活不下来。她是真的后悔,如果她一早就投奔家主,那定然不是现在这个结局。

“楚家有多少人是楚老的人?”她让人严密监视楚家各个地方,虽然是查出一些蛀虫来,可她也怕有漏网之鱼。比如天仙子的来历,天仙子是南楚特有的植物,被称为南楚国花,一般来说是不可能被带离南楚,她严重怀疑楚家有南楚奸细,不过,那个奸细很快就会露出马脚。

原来是这事。冬月松了口气,她还以为是什么大事了,原来是这样,于是冬月毫无心里负担的说出她知道的所有奸细的名字。春熙一边听一边与她查到的名单做对比,果然发现有漏点的人。这些人不仅仅是贺梅管理的暗卫死士,更有一些是暗阁中举足轻重的人物,当然有些人冬月是拿不准的,只是有一种猜测而已,算下来,投靠了贺梅的人足足有一百多个,人数虽然只是楚云暖手里不足一半的人,可里面大多数都是十分重要的人物,除了种植园没有贺梅的人,其他机构里几乎都有她的人。如此浩大的工程,少说也要十多年才能够完成,尤其是贺梅居然在她母亲眼皮子底下收买人心。

“家主,有一个人我无法确定是不是楚老的人,我只是有一次听她提起过。”说到那个人的时候,冬月面上满是犹豫。

楚云暖抬起眼,“谁?”

“乙丑。”

云扬影卫,那个因为纵容唐月呵呵云扬下毒被她处罚的影卫?楚云暖眯起眼睛,“怎么说?”

“楚老提到一次,想是乙丑在楚家找什么东西,好像是一幅画,楚老刚好就知道画放在哪里,所以两人交换,他替楚老监视您和少爷,楚老把画给他。还有就是——”冬月顿了顿,“天仙子是乙丑给楚老的,楚老又让冬月种植,乙丑他似乎是南楚人!”

“南楚人,天仙子……”楚云暖来回重复这两个词语,如果乙丑是南楚人,那么他说他是唐月的儿子就有漏洞,可是经过查证,唐月现在的儿子根本就不是她亲生的,那么乙丑的身份就十分值得怀疑。他千方百计的编了个复合事实的身世出来,又自小混入楚家到底有什么目的,他背后的人又是谁。还有,他在找画,找一副什么样的画。

“熙儿,乙丑人还在不在暗房?”

春熙道:“少爷去乌蒙城的时候把他给带过去了,家主,要不要派人去抓他回来?”

楚云暖摇头,“不必,不用打草惊蛇,他还没找到东西就不会离开,你告诉宿壁一声,让他亲自过去保护云扬,”

“可您这边呢?家主少爷固然重要,您也得注意自己的安全。”再过几天,天仙子彻底毒发,贺梅就会夺取楚家,到时候宿壁不在,单单靠十三一个人,她实在不放心。

楚云暖的笑容十分自信,“有十三和夏妆夏华在,你就放心吧,更可况我是那么容易被人算计的。”

“家主您心里有数就好。”春熙想到了什么,她估计家主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准备,现在也算得上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