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真假家主,技高一筹/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日后的一个夜里,月明星稀,明晃晃的月光挂在漆黑如墨的天空中,月华如水,照亮楚宅的各处。院墙外悄无声息的靠近一群训练有素的黑衣人,他们手里各自拿着一把寒光凛凛的大刀,腰间则挂着一架架弓弩。黑衣人动作迅速的翻阅院墙,跳入楚家,轻而易举的找到各处机关,如入无人之境,一个又一个巡逻的护卫被悄无声息的抹了脖子,却没有看见任何暗卫的身影。杀了人之后,黑衣人换上楚家人的衣服,诱杀了一批批前来查看的护卫,一切进行的格外顺利,如同鲸吞蚕食,半大个楚家被人掌控。

一行人走过八宝阁楼,八宝阁楼是楚家除了古楼以外唯一一座阁楼,共五层,八角系铃,各处墙壁描金画凤。楼上一双淡漠的眼睛静静凝视着楼下发生的一幕幕,默默看着一群护卫死士以迎敌的姿态一步步引狼入室,朝着蘅荼院而去。

蘅荼院是楚云暖居住的院子,很快便别人给包围了,护卫门外院门外高声道:“快,快保护家主!”然而他们一边说一边强行撞开院门,把黑衣人都带了进去。

春熙站在回廊下头,更深露重的只披了一件外衫,她看着满院的人,先是吓了一跳,然后以强硬姿态站在楚云暖房门前,“你们看着做什么,还不快拦住他们!”

护卫们拿起剑假装迎敌,姿态假的连春熙这个不懂武功的人都觉得不忍直视,她嘴角抽了抽,面上却是焦急万分,她喝道,“你们还不拦住,惊扰了家主谁担得起责任!”

然而回应春熙的是护卫们更加无力的反抗,护卫们被打了个落花流水,他们一个个软绵绵的趴在地上,高呼:“春熙姑娘,我们实在拦不住!属下愿意去向家主以死谢罪!”

春熙偏过脸,不想再去看这群蠢货,夏妆夏华领这三四个暗卫从暗出扑出来,举剑大杀四方。不需多时,原本进去院内的人全部被逼了出去,满地残肢断臂,护卫们都惊呆了,有人摩拳擦掌,在背后给夏妆捅刀子,好在夏妆早有反应,一个翻身把他送入黑衣人的刀口。夏妆夏华背对背的站着,夏华冷眼瞧着院子里的护卫,不禁怒道:“你们居然背叛家主!”

护卫们没有废话,配合着院外的黑衣人,企图把夏妆夏华等暗卫拿下,春熙被吓了一跳,几乎是站不稳脚跟,她撑在门上,以一副保卫的姿态。

这边杀声震天,没有人注意到一个人影偷偷溜进了书房,从他侧脸一看,那人竟然是唐浩。书房布置的极其简单,一眼望去就能看到所有放置的东西,房中暗香浮动。唐浩小心的在房中转了一圈,确定没有机关后在里面四处翻找,他翻了好半天,突然间在墙角看到了一幅画,画是新作不久,上面的墨迹还很新。然而让他惊讶的不是画本身,而是画上的人,那个人让他无比熟悉。

“云城八月雪……”果然是,那人呼吸都沉重了,摄政王还是肃王殿下时迎娶的所谓平民女子竟然真的是楚明玥,楚家上一代家主,那么楚云暖她就是李氏后人,传言里肃王早夭的女儿——安平郡主。李氏还有后人!楚云暖的身份得到证实后,唐浩无比激动,他就把画往怀里一塞人就跑了出来,既然现在证明了楚云暖就是安平郡主,那他绝不能让其他人伤害到她!

然而等他出来的时候,一切进行到了最后,护卫们配合着黑衣人,终于来到楚云暖房门前,夏妆夏华无力反抗,春熙手无缚鸡之力轻而易举被人推开,敌众我寡,房门终于被撞开。房中布置奢华,白玉屏风碧玉盘,屋内冷香融融,缭缭烟雾从香炉中升起,缠枝莲纹绸帐垂至地面,盖住了的雕刻着麒麟祥云的红木千工床上,依稀可见床上女子的倩影。

黑衣人粗鲁的上前,把床榻上沉睡的女子给揪了下来,她穿着寝衣,头发凌乱,而面容娇美面,色润泽若春日桃花,红扑扑的带着刚睡醒的慵懒,明妍可人,整个人似笼在艳丽浮云中,华贵无比,如同清晨薄雾里静静开放的牡丹,惊心动魄,一时间都把众人给看呆了。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却见春熙挣扎着冲了进来,“家主!”她顺手扯下披风,把楚云暖的身体严严实实的包裹在里面,做好一切之后,她抬头怒瞪着眼前的人,“你们一个个的是想翻天吗,带人冲进家主房间,你们想要做什么!”

春熙怀里的楚云暖目光呆滞,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见此情景,唐浩心中咯噔了一下,不是吧,楚云暖真的傻了?

自始至终春熙一直把楚云暖抱在怀里,分毫不让,而那个楚云暖却也怪异得很,先是一动不动,后来又似乎反应过什么来,挣扎着欲爬起来,嘴巴里吱吱呜呜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春熙当然知道她想说什么,她垂下眼睛紧紧抱着楚云暖,安慰道,“家主你别乱动,一会儿就好。”

楚云暖看了春熙好半天,仿佛在确认一些什么,她瞪大眼睛,眼里有恐惧一闪而过,立刻手脚并用的想要挣脱春熙的怀抱,春熙快要抱不住她,不禁哭道:“家主您要去哪里?”

她好不容易从春熙哪里逃出来,怎么可能愿意回去,她直直的往前走,众人看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惊讶。在唐浩还没有下令的时候就有人擅自动手,锋利的刀刃指着楚云暖,楚云暖正欲反抗,然而当她动手的时候她却突然发现她的内力不见了!望着挥过来的大刀,楚云暖瞪大眼睛,在一闪而过的刀面上,她看清楚了自己此时的样子,惊讶恐惧等种种表情交织在她脸上,“我,我不是——”

她断断续续的话还没有说完,整个人就被唐浩救到了一边,看着被砍得开裂的地面,唐浩心有余悸,楚云暖这祖宗可千万不能死。春熙很惊讶,她看了一眼蒙面的唐浩,赶忙跑向楚云暖,一把抱住,喜极而泣。

楚云暖推不开她,心下恼怒,她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春熙。这下子更让人肯定楚云暖疯了的消息,春熙身为家主身边的大丫头,向来深受家主宠爱,家主若不是疯了,怎么会用那么凶悍的眼神看着春熙。这样一想,他们对这次行动更加充满了信心,没错,他们没有背叛楚家,他们只是在为楚家的未来拼搏,一个疯了的家主,怎么可能带领楚家走向更辉煌的道路。

春熙小声在她耳边道,“家主,您消停一些。”

楚云暖几乎快要吃人了,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就推开了春熙,跳起来朝着几个离她最近的人脖子上抓去。楚云暖力气大的出奇,几乎是一捏一个准,只听咔嚓一声,黑衣人就不知道死了多少。

唐浩一直看着,心里的怀疑越来越重,然而他再看春熙面上不做假的焦急又觉得有些奇怪,隐隐觉得自己想太多了。

很快,围在院子里的人死伤过半,楚云暖大发神威硬是杀出一条血路,然而突然间一股芳香的味道由远及近。唐浩定睛一看,原来是春熙的香囊撒了一地,芬芳馥郁的香气在这充满血腥的夜里竟然营造出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楚云暖所有的动作戛然而止,她突然痛苦的抱着头,瑟缩在地上爬不起来。

众人纷纷看过去,不知何时开始楚云暖的头发竟然开始掉落,一缕一缕的飘下,露出里面白中带青的头皮,头皮上还一鼓一鼓的,就像什么东西想要破茧而出一样,终于几条莹白的虫子冲破头皮,混合着白白的脑浆从里面爬了出来,看起来十分恶心,所有人忍不住的惊呼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吓得退了好几步,只有唐浩不曾动作,他眯起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头皮里爬出来的虫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发生这种事情春熙完全呆住了,她的香囊里装满了被油纸包裹起来的浓烈麝香和天仙子一同调制的香料,辛毅告诉她只要在恰当的时候打开,就可以诱发蛊虫反噬,可辛毅也说他从没有见过冰肌玉蛊反噬的模样,叫她要有个心里准备。她是准备好了,可没想到居然这么恶心、恐怖。春熙深吸一口气,把目光移到楚云暖身上的时候,突然间眼神变得恐惧,因为她竟然看到楚云暖脸上的皮肤开始一层层掉落,如同墙壁上一层一层被剥下的雪白,簌簌如雪。春熙心中恐惧不已,她亲眼看着楚云暖双手捧着的脸后面开始腐烂,一点一点,皮肤掉落,露出红红白白的肉,然后腐烂,放出恶臭,几乎可以看到里面的骨头。不过瞬息,那张先前迷人的脸蛋就变得血肉模糊,如同枯朽的骨架上挂着的烂肉。

一瞬间,夏妆夏华都惊呆了。

趁此机会,有黑衣人拿起剑,预备偷袭,唐浩却是阻拦了。

“公子,你在做什么!”黑衣人压低声音,唐浩只是摇头不说话。他们各自对视一眼,架起千机弩就要把楚云暖射成个筛子,唐浩看在眼里,心中冷笑,这些人仗着是摄政王的人,在南楚作威作福也是习惯了,现在居然不听他的命令,他们难不成出发前他是怎么说的。果然,摄政王的人跟他一样,唯我独尊惯了,也不睁大眼睛看看,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唐浩就一直冷眼瞧着他们,没有阻止,默默在心里数了三声,一、二、三……刚刚到三的时候,贺梅像一阵风一样飘了进来,她身后是楚家几个举足轻重的人物,包括了曾在前家主楚明玥身边服侍的几个人。

“把他们拿下!”贺梅一进门,第一时间就下令把黑衣人全部抓起来,护卫们一跃而起,纷纷涌向黑衣人,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明明先前合作的好好的,怎么就突然倒戈了。

看到这一幕,春熙哪里不明白,她厉声道:“楚老是你!”

贺梅穿着一身藏蓝色的绸缎衣裳,在门口笑得慈眉善目,他没有理会春熙,而是看着面目全非的楚云暖道,“来人,把这个妖孽给我抓起来!”

春熙怒道:“你胡说八道,这是家主!”

贺梅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反倒是她背后一个中年妇人开了口,“春熙,对族老不敬,这就是楚云暖平日对你的教导?”

她认得这个人,跟红袖一样是夫人身边四侍之一的绿漪,当初家主知晓夫人亡故是被人毒害之时,要她回嘉陵查找楚家奸细,天枢曾无数次阻拦,导致她查了许久才查到几个人。当时她不是没有怀疑绿漪,而是绿漪藏的太深,她没有证据。

春熙冷笑:“绿漪姑姑,你这是铁了心的要和家主作对?”

绿漪翻了个白眼,格外不屑,“家主?家主在哪里我只看到一个面目全非的妖孽。”

春熙顿时无话可说,她把目光转到贺梅背后的几个人身上,那些人有的低下头,有的偏过脸,无一例外没有一个人敢抬头看她的眼睛。春熙站直身体,把楚云暖护在身后,“楚老,我今天是不会让你带走家主的!”

贺梅还是那一句:“她不是家主,而是一个妖孽。”

这句话得到在场大多数人的肯定,这个时候楚云暖却放声地嘶嚎起来,痛苦的满地打滚,夏妆夏华忍着恶心,拼命按住楚云暖的四肢,春熙更是不知道从哪里取出一丸白色的药丸往楚云暖嘴里塞去。楚云暖咬紧牙关,说什么也不肯吃,夏华朝她后颈一敲,入手软绵绵一片,她低头看去,楚云暖身上的皮肤竟然也开始脱落,就像蜕皮的蛇一样,她在地上不断扭动着,蹭掉身上的皮肤,露出里面红红的肉来。

楚老冷冷望着这一幕,真是好毒的药物,跟那个人说的一样,冰肌玉蛊反噬如同炮烙之刑,浑身皮肉脱落,生不如死。

夏妆费劲了好大的力气,才让楚云暖服下药丸,尽管如此,楚云暖满头的墨发已经掉了个精光,浑身上下更是没有一块好皮肤,尤其是那张脸,简直是让人无法直视。楚云暖不挣扎了,身体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起来,很快一只白白胖胖的虫子从她肚子里爬了出来,然后是眼眶,耳朵……然而这个时候楚云暖还没有死,呼吸微弱,如果此时凑近她还能隐约听道她气若游丝的喊,“楚老,救命……”

贺梅身后几个人吓得神魂未定,夏妆夏华面面相觑,过了好半天才有一个人说道:“这不是我楚家家主,这个妖孽居然假扮家主,意图对我楚家不利!”

其他人立刻附和起来,春熙怒发冲冠,这些人本是楚家肱骨,现在却和楚老狼狈为奸,妄图使楚家易主,不可原谅。

“杀了她!”不知道是谁冷喝一声,然后一支冷箭咻然飞了出来,带着势如破竹的气势,猛的一下子插进了楚云暖的心口,破开腐肉深深扎入血红的心脏中,依稀可见那颗心脏剧烈跳动一下,然后破碎。

“家主!”春熙等人惊呼。

唐浩更是猛的握拳,他心里是不愿意相信的楚云暖那个狡诈如狐的女人,怎么会这么容易就死掉。可事实容不得他不相信,春熙的悲痛,楚家其余人的兴奋,没有十足的把握,他们绝不会如此失态。

“这妖孽杀了家主现先又假扮家主,死有余辜!但楚家家大业大,不可一日无主,少爷年幼,我建议,拥戴楚老为新家主!”

“我同意!”

接二连三的同意声叫春熙煞白了脸,她曾经以为楚家固若金汤,没有人会背叛家主,现在看来她才知道家主说的都是。在楚家,族老权利太大,有时候都盖过家主的风头,也也难怪家主要另建楚家,削弱族老的实力,试想一下,有谁能够忍受有人对自己的决定指手画脚。

贺梅故作为难,她推脱道:“按照楚家家规,族老是不可以继任家主的,诸位就别开老夫玩笑,我们还是安心等少爷长大。”

“等少爷继任少说还有五年,楚家如今群狼还环绕,可等不得!楚家血脉稀薄,楚老,您怎么说也是楚家人,继承家主之位天经地义。”

贺梅还是推脱,很快在几人连番劝说之下只能无奈同意,那一副故作清高的模样看的春熙恶心极了。

“属下见过家主!”

蘅荼院中所有人都跪下了,只有春熙她们几个依旧直挺挺的站着,纹丝不动。今日发生的这一切,似乎都是为了现在做铺垫一样。春熙瞪大眼睛,她原本以为贺梅只是想要给家主下毒,让家主疯癫,自己以代家主身份管理楚家,然而没想到,她想做的不仅仅是那样,她根本是想要将家主取而代之。

就这样本来是一场血腥的屠杀,但最后竟然变成了楚家内部的争权夺利。

“楚老你竟然真的敢!”

有人纠正道:“春熙这是家主!”

春熙只是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对了,春熙你还不快把家主信物给交出来。”

说到家主信物的时候,一个念头如闪电一样从贺梅脑子里闪过,方才他们似乎都没有注意到,那个死掉的楚云暖手上根本就没有带着祖母绿戒指,楚家家主,祖母绿戒指从不离身,除非是死。她不是楚云暖,虽然这个凭空出现的念头有一点叫人不可思议,可贺梅身体忍不住的发麻发冷,如果她不是楚云暖,那真的楚云暖又在哪里?

几人跑到楚云暖尸首前,翻来覆去的想要寻找祖母绿戒指,然而翻了半天,尸体上就连半块玉石都没有发现。几人就算再迟钝也发现了一些什么,然而这个时候,他们听到院门外传来这么一个阴沉低暗的声音,阴森森凉冰冰的,就像是从地狱里传出来的一样,“你们在找什么?”

几人吓了一跳,忙不迭的站起来,回头一看,楚云暖俏生生的站在院门口,雪白的皮肤泛着桃花一样的光泽,眼睛黑漆漆的如墨玉一般,组合在一起竟然生出一种潋滟生辉的美丽。当年楚明玥本就是绝色美人,李世均又是南楚数一数二的美男子,两人结合生下的女儿,楚云暖自然美得惊人。

唐浩看着楚云暖的面容,那样的熟悉,果然不愧是父女,竟然和摄政王有五分相似,比起安国郡主,她更像是枭雄李世均的女儿。

“家——家主!”

楚云暖歪着头,“蒋华?你是陈驷的老师,手把手的教会他如何做生意,那他有没有告诉你,背叛本家主是一件很不美好的事情!”

这一句话说完,楚云暖就已经坐到了秋芷搬来的凳子上,秋桂在一旁烹茶。院墙外头,大批的暗卫涌了出来,占据了院墙各处,外面本来是黑漆漆的一片,却在刹那间被数百个火把照得亮如白昼,贺梅的心顿时沉了下去。这些人都是秋芷从十万大山回来时带过来暗卫,保证个个都只忠心于她这个家主。她笑道:“诸位今日做了个错误的决定。”

绿漪他们一下子就清醒了,顿时后悔到不行,看周围的暗卫少说也有一百多人,他们就算是插翅也难飞,更何况在楚云暖认定他们背叛的前提下。追云的结局似乎还历历在目,几人双腿一软,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家主饶命!”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我明明计划的天衣无缝。”贺梅依旧气定神闲,她坚信一点,楚家族规明文规定同族不可自相残杀,楚云暖绝不可能杀她。

“楚老,其实你计划的很完美,当然如果前提是你并没有让我怀疑你的身份。”楚云暖这句话说一半留一半,反倒是让贺梅心里没有底,她还想细问,却见楚云暖把目光移向了跪地不起的几个人身上,“楼三你是暗阁二把手,你性格阴沉,又贪杯好色,据说前几日新进门一个小妾,甚得你宠爱,她挑唆的你吧,难道她没跟你说,她可是楚老的——女人。”

没错她就是那个意思,贺梅是女人这件事有几个人知道,她现在就是说贺梅跟他的爱妾有不可告人的关系又怎样。

“你,天枢,你和我母亲身边的瑶光是夫妻,可瑶光没有告诉你是追云想要她的命?天枢,对本家主放冷箭,虽然死的那人不是我,可也是万死难辞其咎,至于南洲你么,身为楚宅大管家,与外人勾结,逼迫本家主让位。你刘南,护卫总管,言寻,暗房总管……”

楚云暖一个一个的点下去,在场十二个人,大多是在楚家占据了重要位置的人,被她点到的人或跪地求饶,或宁死不屈,总之每个人的反应不尽相同。楚云暖冷漠的看着他们,如同在看一群蝼蚁,她对楚家众人的映像一直停留在前世知晓楚家被灭时,吊死的门前的忠烈模样上,故而她一直宽容的对待他们,哪怕是他们想要离开楚家,只要他们说,她一定会同意。可如今她才知道偌大的楚家中阴险小人一直都有,她就是对他们太好了,才让他们错误的以为她楚云暖好欺负。

“我早算准了楚家有人不服,可我没想到原来有这么多人不服本家主,怎的,想像十九代家主楚凤歌推翻十八代家主那样推翻我?你们这是做梦呢,还是梦没醒?”

十八代家主本人并非是楚家血脉,楚云暖含沙射影的这一句话只是单纯的骂他们以下犯上,还是她发现了一点什么。贺梅不敢再继续往下想,唐浩目光灼灼的盯着楚云暖,眼底似乎燃烧着炙热的火焰。

贺梅隐藏身份多年,没想到她话费心血部署的一切,居然轻而易举的落到楚云暖布置好的陷阱中,而她竟然一无所知,甚至最后的时候还沾沾自喜。贺梅冷笑:“楚云暖,你不要高兴得太早,最后结果到底如何,还不得而知!”

最后当然是她赢。对于这个答案楚云暖十分有自信,楚家里的毒瘤她想清除很久了,只要这一次过后,她就可以把这块腐肉清理干净。于是,楚云暖冷笑着挥了挥手,有暗卫立刻上前把贺梅押了下去。

“楚云暖你不可以动楚老,你别忘了楚家祖训,楚老是你的三爷爷。”

------题外话------

不好意思,我最近比较忙,只能两天一更,我每次尽量多更一些,实在不好意思,另外表示虽然我更的慢,表示绝不弃坑,如果等不了更新看,我还是挺愿意大家养文的,实在是不好意思!!!!

PS:推荐好友文文,《学神易推不易倒》/温和:男神看上了萌妹,怎么办?自然是拐回家凉拌咯!转学而来,成了学神是意外,主要目的还是将萌妹拐回家宠宠宠上天!高冷腹黑男神VS软萌逗比吃货,撩你没商量!

17号至20号p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