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她是妖孽/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火油很快就送了上来,一打开空气里立刻弥漫着一股怪异的味道,黑色的粘腻腻的液体被裹到箭矢上,然后点燃射出,带着火光的箭头拉出一道长长的光芒,呼啸着朝唐浩而去。见到这一幕,唐浩被吓得快要跳起来,他扯着嘴角,忙笑道:“楚家主,我们有话好好说,动刀动剑的多不好!”

楚云暖压根儿就没有理会他,挥手,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火光,唐浩脚不沾地,足尖一点借力飞来飞去,手里一柄剑舞的密不透风,有的箭头被打飞,有的一分为二,化作点点星火四处飞溅。夏华看得目不转睛,她一是技痒,若不是顾及时间场合不对,她非得上去和唐浩比划比划。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唐浩渐渐体力不支,而满院子的黑衣人几乎全部死掉,灼热的箭头射进皮肉中,空气里充满着一股恶心的味道,他们有的人死之前高呼摄政王千岁,并警告楚云暖不要得意,说是摄政王会为他们报仇。楚云暖听在耳里,冷笑在心里,她和李世均的恩恩怨怨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仇”可以表达,她会怕李世均来报复,笑话,她就怕他不敢来!

夏华举起手中的剑,戳了下去,这下子擅闯楚家的恶人除了唐浩以外,全部死亡!唐浩还在那头负隅顽抗,夜风中,几缕头发扫过他的脸颊,拂过他的眼睛,若是仔细,还能看见唐浩眼底隐隐闪过一道红光,楚云暖眉头微动,等她在仔细看时,全然消失不见。

突然间,一幅画从唐浩怀里掉出来,铺来了半边,灯火太暗,叫人看不清画上的内容。早就手痒的夏华冲了上去,手臂一扫,反手就是一掌劈出,唐浩直面而上,在靠近的时候晃了个虚招,叫夏华扑空,而他却是把身体一压,轻轻松松将画捞回手里,夏华做势去抢,然而却见唐浩把手一扬,一道光芒飞天而起,照亮了半个夜空,很快四面八方涌来无数带面具的人。那面具十分奇怪,各不相同又夸张至极,比如说其中一个笑脸面具,脸颊两侧通红如樱桃点点,嘴巴高高向上扬起,咧得十分夸张。这些人只一眼楚云暖就觉得十分不舒服,他们像是没有心跳生命一样,冷冰冰的不像人,就像一件锋利的武器。

果然楚云暖想的没有错,面具人一出现后,齐刷刷的护在唐浩周围,炙热的箭矢扫到他们身上的时候,他们就像是没有感觉一样,宛若铜墙铁壁。就这样,唐浩在十个不知道痛楚的面具人的保护下轻轻松松突出重围,他高高站在一堵院墙上,笑得风度翩翩,犹如浊世佳公子。看着下面楚云暖无计可施的模样,唐浩是得意的,若不是他先前有了怀疑和警惕,先是派了摄政王的人来,然后又是让千面他们过来接应他,这一次他真会死在楚云暖手里头。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楚云暖这人一是能忍,二是够狠,三是聪明,一手请君入瓮玩得格外漂亮。若是一般人知晓有人觊觎自己的位置,又鼓动手底下的反抗,他第一反应应该就是杀了泄愤,或者是震慑。可楚云暖不一样,她装作中计的样子,一步步诱导着敌人跨入她准备好的陷阱里,在敌人得意洋洋的时候给予致命一击。恐怕到现在楚老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输在什么地方,楚老太过自信,也太过于相信手底下的人。作为一个掌权者,楚云暖是出色的,她没有太过信任旁人,同样也没有不信任下属,在她眼里一切可以利用的人都是自己人。

这一点,在他观察分析楚云暖这个人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这样的女人聪明大气,心智谋略绝不输于男人半分,像她这样的女人,除了女帝能够与之匹敌外,他真的想不到第二个人,只是女帝……唐浩心中摇头,女帝跟楚云暖唯一不同的地方在于,楚云暖在意楚家,而女帝不在意南楚,女帝疯起来简直就是要命。不过还好,他们找到了同是李家后人的楚云暖,想到这里,唐浩扬了扬手里的画,“安平郡主,下官期待您回朝!”

如今南楚局势混乱,朝堂上保皇派和摄政王两方相争相夺,更有摄政王妃在里面浑水摸鱼,朝堂上下一片乌烟瘴气。这个世界上除了楚云暖,怕是没人能压的住气焰嚣张的摄政王。要说楚云暖,那的确是摄政王的女儿,绝对错不了,父女两同样的嚣张,同样的目中无人,其实他坏心眼的期待着两人相争的场面,那肯定是精彩至极。

楚云暖冷冷瞧着唐浩,唇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似是在笑又似是在讥讽。安平这个名字对于她而言,或许曾经是一个父亲对她浓浓的爱,可现在她听到的只有嘲讽,还有一股深邃的冰冷之意。

不对,又是先前那股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唐浩浑身鸡皮疙瘩都起了一层,他不敢再继续停留,也不敢再去拨撩楚云暖,反而像火烧眉毛一样跳起来就朝外掠去,动作迅速如同闪电。

输了唐浩,夏华憋了一肚子的气,她跃跃欲试,“家主要不要追?”

“穷寇莫追。”楚云暖耷拉下眼皮,以为逃过火油就万事大吉了?

春熙是最了解楚云暖的,她很快就想到家主命人准备的磷粉,磷粉易燃,原来是被少量白蜡包裹在里头,火油燃烧起来的时候温度太高,融化了白蜡,最后把里头的磷给露了出来,唐浩离开的时候速度太快,自然是加速了身上磷粉的燃烧。

果不其然,唐浩才离开蘅荼院不久,浑身突然烧了起来,而且怎么都扑不灭,唐浩挥剑斩下燃烧的衣角,然而这头才灭了那头又燃烧起来。他没有办法,转头间看到背后有一片湖水,二话不说立刻跳进去,入水后火焰立刻熄灭了,他抖了抖衣服,几粒洁白的蜡团飘了起来。唐浩用手指一捻,里头立刻燃烧起来,他赶快放手,顿时水面上烧起一朵朵明亮的火花,星星点点的,似睡莲花开,唐浩浮在水中央,神色莫名难看。

原来还有后招,唐浩心里头一阵阵后怕,只差一点点他就快死了,楚云暖,你真是够狠的!

夏华问道:“家主,唐浩拿走的画——”

楚云暖转了转手腕上精致把八宝手镯,一双眼睛黝黑濯濯,带着几分无法言说的幽深,“云城八月雪,是我故意放在书房的。”她想了很久,或许乙丑想要的画就是它,她原本是想用那副画来钓鱼的,没想到居然被唐浩给拿走了。他带走的画是她亲手临摹,就算是她厌恶画里的人,也绝不会让母亲的画作流落再外,更不要说落到李世均手里。楚云暖心里隐隐有一种想法,或许唐浩拿走画,比乙丑拿走更有用的多。

“把浣娘叫过来。”

锦绣山庄主事浣娘,一手绣技天下无双,尤其是她所做的天衣,有市无价,是真正做到了天衣无缝。不一会儿浣娘就过来了,深夜时分,浣娘衣着打扮里仍旧透露出一股精神,人近中年,她身上依旧有着嘉陵女子故有的似水温柔,她走到楚云暖跟前福身行礼,“属下见过家主。”

楚云暖让她起来,挥手让春熙把一个盒子递到浣娘面前。浣娘打开一看,里头是一沓纸,纸上画着一些各不相同的汉服,还有一些染色缫丝技术,这是前汉皇室未断绝之前顶级的宫廷司造手艺,传言前汉宫廷顶级司造能够提花印染出五彩云霞一样的布料,这种布料制作出的衣服可谓是流光溢彩,满室华光。

“这是?家主,您想要做什么?”浣娘不是不知道这段时间楚家内乱的事情,她虽然是锦绣山庄的主事,可说到底也不过是个绣娘,山庄衣料只供给楚家人使用,她平日里向来没有什么事情可做,所以说来,楚家众多主事中她是最无用的一个。楚家两代人争权夺利,结果自然是没有人拉拢她,她也因此躲过一劫,可她不明白,家主把流光溢彩拿出来到底想要做什么。

“偌大的锦绣山庄,只供楚家人制作衣服未免太过浪费。”

一直以来不都是这样么,浣娘不明所以,“请家主明示。”

“华美的衣服首饰是每个女人的心头挚爱,女人们的嘴巴永远比男人的更容易撬开。我要你将锦绣山庄从楚家独立出去,让它在大齐、在南楚甚至整个天下遍地开花,我的意思你懂么?”

她当然懂,自古以来青楼楚馆,茶楼酒肆一直是各方消息最大的集散地,楚家情报系统也当仁不让的在这些地方建立。可仔细想想,当情报来源已经变成一种约定俗成的规矩的时候,有多少人还会还会在那些地方谈论事情,自然是三缄其口,故而这些年来各处消息是越来越不准确。可若是这个时候,锦绣山庄出现,一切不言而喻!锦绣山庄的历史渊源和楚家同样的长,它既能制作出高贵优雅的衣裙,亦能制作出妩媚窈窕的衣服,美丽如此的服饰自然而然会受到女人们的喜爱,女人嘴碎,从女人嘴里套消息,比从男人嘴里容易多了!浣娘满脸激动和跃跃欲试,家主真是个天才,这样的想法她都能想到。

“家主,属下可以做到!”浣娘是激动的,楚家各处只有锦绣山庄最鸡肋无用,现在她们终于也能做一些事情了。

“锦绣山庄日后只听命于我一个,只有我可以命令你们。”楚云暖补充道。楚家情报系统一分为二,暗阁掌控一半,家主掌握一半,原本是为了两方相互制衡,确保最后收到的消息准确。可是在她后来的使用中,她却发现这样只是更有利于暗阁监控家主的行为,阻挠和影响家主的各个决定。她不知道前几任家主有没有发现,还是她控制欲太强,容不得别人有一丝丝的违逆,她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的。

锦绣山庄以楚云暖为主,浣娘自然不会反对,听从家主命令是楚家每个人必须做到的事情。就这样,锦绣山庄独立出楚家的事情就此拍砖定案,楚云暖威严太胜,几乎没有敢违逆。

这一夜发生的事情太多,等到一切都处理好的时候太阳已经从东方升起来了,泛着鱼肚白的天空里,成片成片的火烧云染红了半大个天空,通红一片。楚云暖仰头看着天空,“都说朝霞不出门,看来今日必有大雨。”

如果她没记错,这一场大雨估计等整整下半个月,然后紧接着就是九原河决堤,也就是说孟莲嘴里的事情终于要发生了。提起孟莲,楚云暖有些恍惚,她好像许久不曾想起过司徒衍和孟莲来,也不知道这两人现在过的如何了。孟莲被迦叶寺的人救走,司徒衍身在天京为质,两人怎么说也凑不到一起了吧。

“家主,贺梅还在古楼前跪着呢。”

刚刚说到贺梅,春熙就突然听见一声尖锐的叫声,那叫声又尖又细,带着满满的恐惧,很快就有小丫头跑过来,“家主,不好了,楚老出事了!”

众丫头面面相觑,一时间都有些奇怪,不就是跪了一下,难道就出了什么事,当初家主要继任的时候不是同样在古楼前跪了好几个时辰。春熙虽然是这样想,但依旧紧紧跟随楚云暖的步伐,秋芷秋桂对视一眼,同样跟了上去。

等几个人到的时候,一眼就看见古楼前的青石板上匍匐着一个耄耋老人,她浑身皮肤枯萎,就像干枯的树皮,皱巴巴的堆在一起。秋芷看了半天也不见楚老的人影,她问道,“楚老麽?”

有人指了指地上像枯萎橘子皮的老人,“这就是楚老。”

“什么?!”秋芷完完全全的呆住了,不过一夜而已,原先精神矍铄的老人突然变成这样,谁见了都会惊讶。

阳光渐渐浓烈起来,地上贺梅的身体渐渐扭曲成一个诡异的弧度,依稀可见照射了阳光的地方咕噜噜的冒起烟,皮肉脱落,一层又一层。贺梅真的是想尖叫的,可她所有的声音都被堵在了喉咙里,连同一口憋在胸口不上不下,叫她直喘息。

“好可怕。”秋桂捏着衣角,躲在夏妆夏华身边。

贺梅身体扭动的弧度越来越诡异,他们站在一旁都能听见骨头咔嚓咔嚓的响声,尤其是身上被阳光照射的地方,如同被强水泼过一般,冒着烟,起着恶心的泡泡,皮肤骨肉一点一点分离。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一个生不如死的体验,贺梅知道,一定是楚云暖对她动了手脚,可她想不通,楚云暖是怎么做到的,吃食衣物她都检查过,无毒才会使用,可她身上到底怎么回事!

楚云暖冷冷望着这一幕,眼睛里没有怜悯,只有深恶痛绝之色,贺梅想知道,可她怎么可能告诉她,她要的就是贺梅死不瞑目。

贺梅喉咙里发出低哑的嘶吼声,她强撑着身体站起来,然而她才起来,浑身皮肉如衣服一样脱落,面皮上一张薄薄的面具也落了下来,瞬间露出里面苍白而又陌生的脸庞。

“是阳光,阳光有毒!”终于有人发现贺梅的异样全都是因为照射了阳光,于是纷纷举起衣袖想要为贺梅挡去阳光。

“家主,求您救救楚老。”更是有人跪在楚云暖面前哭泣,哀求。

楚云暖始终冷眼以对,这时候求她救楚老的命,那么当初他们眼睁睁看着假的楚云暖中毒躺在地上的时候是怎么说的?

春熙突然站了出来,厉声道,“她不是楚老,是一个妖孽!”

这一句话跟先前几人说的话重合在一起,他们羞愧的低下头,几乎不敢面对楚云暖的眼睛。

“她的确不是楚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