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疑似故人来/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乙丑清秀的脸庞愤怒而又克制着,楚云暖挥了挥手,宿壁便将他的下巴给装了回去。

“故地重游感觉怎么样?”两年前乙丑为云扬刺杀她,第一次被她关到暗阁,同样的的地方,同样的人,不同的只是曾经为主的心变得丑陋不堪。

乙丑从来就不晓得什么叫做否认,故而他没有像楚家其他人一样,被抓之后大呼冤枉,他闭上眼睛不去看那个一直高高在上的楚云暖,冷冷道:“我什么都不会说,家主你就不要白费力气了。”

如果是平时她一定会称赞乙丑一句好气度,可这个时候她实在没有兴趣,“看来你是知道我为什么抓你。天仙子和冰肌玉蛊是你给的,你杀我是为了让我给云扬腾位置?楚云扬胆子不小,敢伙同外人对我动手。”

“不是,不是主子做的!”乙丑忙不迭的反驳,楚云暖有多心狠他是知道的,如果她认定了主子有意对她出手,那么主子的结局绝对比上次赶到乌蒙城还要凄惨。想到这里,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力气,竟然不顾卸下的手脚扑到她面前,张牙舞爪的离楚云暖的脸庞只有一个巴掌的距离,楚云暖纹丝不动,林宿壁吓了一跳,赶快挥手拦住,一用力把他放倒在地上。

楚云暖眼睛里闪过奇异的光芒,她唇畔快速的划过一抹笑意,嘴里继续说着戳心窝子的话,“你是楚云扬的影卫,除了他谁都命令不了你,你说不是他,当本家主三岁小孩呢。”

秋芷才到楚云暖身边伺候不久,不明白楚云暖究竟想做些什么,见她如此怀疑楚云扬不由有些惊讶,难不成家主是真以为少爷要对她动手,这不合道理呀。秋芷想不明白,她悄悄看了楚云暖一眼,又看了看始终沉静的春熙,默默的低下头只当做什么都没有听见。

乙丑他这个时候突然想到一种可能,那就是楚云暖根本就没有怀疑主子,而是借着这个名义名义逼迫他说出幕后主使,可就算是他知道楚云暖真正的想法又怎样,他还是不是同样奈何不了她,只能任凭她摆布。于是乙丑暴躁了,清秀的脸庞里充满了愤慨,“你这是要胁!”

当然是。楚云暖淡淡的笑了,“我知道你是南楚人,你背后是什么我也不用逼问,不外乎是——”楚云暖说到这里的时候停了下来,吊足了乙丑的胃口。乙丑不禁抬眼去看她,只见她蛮亮高深莫测,乙丑自己都怀疑这是楚云暖在装模作样,其实她根本什么都不知道,这么说不过是为了诈他说出真的幕后主使。

“贺梅已经死了。”

贺梅,而不是楚老,楚云暖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乙丑最后一丝侥幸被毫不留情的打破,他顿时心惊肉跳起来,他从来没有看轻过楚云暖,可事实告诉他,他还是太小看了她。乙丑矢口否认:“贺梅,谁是贺梅。”

楚云暖看着装傻充愣的乙丑,盈然一笑,她站在光影中,恍得人眼睛发疼,清冷的声音如同雪中寒风,一下子就让人心头发寒发冷,“我就喜欢你们这种浑身傲骨的人,喜欢得我都想把你们的骨头给敲碎了。”

乙丑面色微变,看着楚云暖冷冰冰不像看活物的目光,头上冷汗都流了下来,但他依旧不说话,成为细作那天起,他什么苦没有吃过,什么刑法没有被动过,他可不相信楚云暖一个娇贵的世家女能够想出什么花样来,他现在只需要耐心的等待,只要主子发现他不见了,就一定会过来找他,就像上次一样。主子以死相逼,楚云暖不还是得放过他!

说老说去,乙丑这般自信不过是仗着楚云扬的信任,可他没有想过,若是楚云扬知道他背叛了楚家之后还会不会护着他。

楚云暖突然冷笑起来,“你就不要白日做梦了,我会让云扬知道?看来我们今天是谈不通了,既然都这样了我也就不再废话,南楚摄政王卑鄙无耻,他想要楚家财富简直就是做梦!乙丑,你长在楚家,吃着楚家的饭喝着楚家的水,竟然敢助纣为虐,你是忘了楚家给你的培养,忘了云扬对你的一片拳拳心意!”

“我——”乙丑顿时无话可说,他来到南堂以后的确是楚家收养了他,进入影卫营后是主子选择了他,给了他希望,他可以不顾楚家对他的恩情,可是绝不可以忘记主子给他的温暖,他视主子为生命,为信仰,他伤害楚家,伤害楚云暖也不过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把自己当过楚家人,所以他可以毫不犹豫的对楚云暖动手,却怎么也不愿意主子看到他如此不堪的一面。从小到大主子是唯一对他好的人,就像他的信仰。

楚云暖摔袖,冷声道:“你说云扬是你的信仰,可南楚却是你的生命,生命和信仰之间,你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生命!乙丑,你宁死不屈,我也懒得对你动手,你自裁吧,至少还可以在云扬心里留下一个因愧疚而死的印象。”

她曾经在乙丑身上看到有一个山鹰纹的纹身,赵毓璟说过那是南楚皇家暗卫的标志,对于乙丑背后的人她其实是有些猜测的,她首先怀疑的是李世均,然而她仔细想了想,下毒、毁容、陷害……这是女人家常用的手段,至于这个女人,是李世均的妻子还是女帝她就有些拿不准了,不过女帝雄才大略,跟李世均能够斗的势均力敌,应该不是用这么小家子气的女人,那么就只剩下李世均的妻子了。那个女人害还真是可恶,逼走母亲之后居然又想杀死他们,实在是可恶。

楚云暖的冷酷乙丑早有体会,在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撒谎之后,他早就知道会有这样一个结局,可为什么他心里是那么的不甘。他不是唐月的儿子,可他还羡慕那个人,离开生母后还能过得那样幸福,而他的生母也一直爱着他,他惊讶于唐月对儿子的爱,心甘情愿的撒谎求家主放归他们,这样的感情他一辈子都不曾见过。他突然回忆起许久以前在南楚的日子,还真是遥远,远到他都有些记不起自己原来的名字。

乙丑拿起面前的鹤顶红,朱红色的瓶子上勾勒着漂亮的花纹,这样浓烈而鲜艳的颜色像极了小时候山间低头盛开的野花。他一口喝下毒药,药性发作的很快,喉头一阵腥甜,他的眼神都有些模糊起来,远远望着楚云暖翩跹而去的裙摆,慢慢倒下,那是泥土的味道,芳香、诱人,原来他生于泥土之间,最后还是要回泥巴里去……

楚云暖眼睛里酷寒一片,“我是真想现在就冲到南楚去,把李世均夫妻捉来灌上毒药,好让他们知道母亲有多痛苦。”母亲骄傲,否则当年也不会由妻贬妾后傲然离开南楚,还有曾柔,那个贱人,夺人夫君之后还要杀人子女……娘,既然你已经无法报仇了了,就让女儿来替你报仇雪恨!

只从这一句话里春熙就能听出楚云暖心底浓烈的仇恨,可她还是不得不劝:“摄政王称霸南楚多年,王府定然是密不透风,家主,您三思呀。”

楚云暖握起拳头,这个道理她自然是懂的,可她就是出不了心中那口恶气,这种感觉就像是她重活一世那一天,看到司徒衍和孟莲时的那种感觉,愤怒,恨不得冲上去用刀子捅死他们两,然而这种感觉随着时间慢慢减弱,尤其在知晓现在的司徒衍在天京城活得卑微,被人呼来喝去,在孟莲流放西北,落入土匪窝之后奇异的舒缓了。可是现在,她又遇到了两个极度恶心的人,母亲不同于她满手血腥,母亲是南堂最美家主,善良大度,她其实不该遭受这样的苦难。

话虽然是这样说,想都不用想她就知道李世均身边不乏能人异士,要对他动手是有一些难的……不过没关系,楚云暖吐出一口浊气,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她可以慢慢筹划。

回到屋子里,秋芷替楚云暖换下脏了的衣服,又重新搭配发饰疏了个头发。楚云暖坐在铜镜前,眼神飘忽不定,突然间她猛的扭头,秋芷一时不察,扯下了楚云暖的一缕头发,她猛的变色,立刻跪了下来,“家主恕罪。”

楚云暖脸上并未有恼怒的神情,她招手让春熙把柜子上一个精美的紫檀木盒子给抱了过来,盒子里是一件流光溢彩的衣服,以水红色为底,碧霞云纹,捻金丝盘扣。秋芷看了楚云暖一眼,小心说道:“这是几天前锦绣山庄送过来的夏衫,浣娘亲自缝制,是冷蚕丝所织造,穿在身上清凉无汗。”

冷蚕丝?楚云暖若有所思起来。

春熙道:“家主?”

楚云暖合上盖子,“冷蚕丝炮制应该很麻烦吧。”

秋芷想了想道:“也还好,不过取了第一批春蚕吐的丝,放在冰窖里存放几个月,再辅以冰片香料,等日子一到,织女便在冰窖里织布,布成以后才能拿出来,然后就是染色制衣。因为会冰中织布的织女不多,所以导致冷蚕丝难得。”

楚云暖闻言,微微一笑,“这样麻烦金贵的,想必南楚也没有。”

南楚湿热,冷蚕丝肯定会在南楚占据一席之地。

“让浣娘过来,我有事要让他们去做。”就算摄政王府铜墙铁壁,她也要凿出一个洞来。

两人来的很快,是先后到达的。浣娘看到桌上的衣服后,还以为是家主不满意自己做的衣服样式,她正想告罪,就听见出云暖吩咐她把冷蚕丝销售往南楚,而且还指明要买给摄政王妃。浣娘觉得楚云暖的笑容很奇异,也觉得这件事情透露出一种说不清楚的诡异,楚家、家主与南楚并没有这么好的交情。

“冷蚕丝里加上天仙子会更好。”浣娘走的时候楚云暖提醒了这么一句。

南楚擅蛊,有传言说曾柔美如十八少女,她绝对是用了冰肌玉蛊,才使得容颜如此美丽,天仙子是她那边送来个,就不要怪自己借花献佛。其实最坏的打算也不过是曾柔没有中招,不过没关系,能给两人添点堵她也是十分乐意的。

然而,楚云暖的好心情没有持续多久就被飞奔而来的楚云扬给打破了。楚云扬是跟霍清华一起离开嘉陵城的,乌蒙城处理完唐家以后,他也就跟在霍清华身边游历学习,身为平南王府唯一的继承人,霍清华的见识气度无一不让人称赞,楚云扬承认他确实学到了很多。

“姐姐,乙丑在哪里?你是不是又抓了他!”楚云扬的质问让人很不高兴,可楚云暖还是耐着性子回答,“你这么着急他,就不担心他背叛你?”

楚云扬正色道:“姐姐难道觉得十三会背叛你?”

楚云暖顿时哑口无言,的确天,她自己都如此信任十三,又怎么能叫云扬不信任自己的影卫,可乙丑他还是愧对可云扬的信任。“家里发生的事情你应该清楚吧?”

到底是年纪小,楚云扬的注意力很快就被转移了,他又惊又奇:“三爷爷居然是三奶奶,嗯,索均竟然是我们的是堂哥……”

“是啊,看着我们长大的人,都有可能是假的,都不值得去信任,更不要说一个——”

楚云扬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他打断了楚云暖的话,“你是想说乙丑?他做了什么?”

“乙丑来自于南楚。”楚云暖没有多说,这一句足够。

楚云扬黑白分明的眼睛猛的睁大,然后黯淡下来。他记得曾经乙丑问过他,有一天他背叛自己时,自己会会不会原谅他,他现在还记得当时说过的每一句话,现在想想他都觉得自己还傻好天真。“乙丑呢?”

楚云暖定定看着弟弟,她几乎能看见云扬眼睛里一闪而过的水光,“乙丑招出了幕后主,使然后自杀了,他说他对不起你。”

楚云扬扯着嘴巴笑了,乙丑从来沉默寡言,又混身反骨,根本不会说这样的话,也不招认,他晓得姐姐这样说是在安慰他。“也好,也算成全了他的名声!”

“云扬,影卫你可以重新再选的,像我,十三也不是我的第一个影卫。”母亲当年精挑细选才看中了十三,多年以后她再回头看的时候,才知道母亲是多么睿智,那几个被剔掉的影卫,应该和乙丑一样背后有人。生下云扬后,母亲孱弱,把替云扬选影卫的事情交给她,她不如母亲聪明,给云扬招了这样一个祸害。

楚云扬还是闷闷不乐的,楚云暖拍了他的肩膀,“好了打起精神来,你这几天把暗阁和暗房分开,保证两边互不干涉,然后把它们迁到新宅去,新宅的安全交给你,姐姐的命也交给你。”

她说的很郑重,立刻让楚云扬来了精神,“姐你放心。”说完后,他又道,“南楚只有摄政王和女帝有可能觊觎楚家财富,乙丑背后的人是谁?”

这一问,倒是把楚云暖给难住了,看云扬的样子分明是想报仇的,可弑父这种事——楚云暖皱起没有,她本就是一个没有未来的人,她不怕背上弑父这种罪名,可云扬不同,他的人生才刚开始,绝不能染上一丁点儿的污渍。打定主意,她说道:“乙丑背后的人只不过是一个南楚的官员,做了这么多事就想讨好讨好摄政王。”

这种理由谁信,一个官员哪里又这种本事,楚云扬还想再问,楚云暖却推着他往外走,“行了行了,你赶快去处理暗阁的事情,我这几天都快忙疯了,你让我休息一下。”

送楚云扬出门的时候,院子里赵毓璟正和一个年轻人说话,那人身姿玉立,与院子中的翠竹相得益彰,只是人眼生的很。楚云扬道:“这是我在外游历时遇到的人,学识极好,据说是姐姐的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