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唐浩心意,摄政王妃/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璃茉瞬间眯起眼睛,像一只被惹怒的母狮,“她知道楚云暖的身份了?”

唐浩道:“应当是知道的,甚至更早之前就知道。肃王妃回南堂以后,就是摄政王妃示意唐家毒杀了她,这件事情,安宁郡主也知道。”这是唐家易主的真正原因,如果不是唐元足够敏锐,率先求了楚云扬帮忙,唐家最后定然不留一人,至于那一些迁徙到南楚的唐家人么,唐浩冷笑一声,跟他没有一点关系!

“曾柔好长的手,她当朕是死的不成,她还真以为丞相府和摄政王府可以一手遮天!杀了楚云暖姐弟又怎样,李家江山朕就是毁了也不会给她一双儿女留下!”这是最让李璃茉愤怒的地方,曾柔千方百计的算计,就是为了她身下这把龙椅,可李容悦和李荣南两个蠢材凭什么染指李家江山。

唐浩猛的跪下,他是真的怕李璃茉盛怒之下和李世均来个玉石俱焚,“陛下息怒,为了南楚江山后继有人,陛下千万保重龙体。”

“唐爱卿起来吧。”李璃茉平静下来,只是心底依旧涌动着嗜血的杀意,“朕的身体朕清楚,没几年好活了,可朕绝不能曾柔得逞。”

想她李璃茉幼年登基,那时候她还小不懂得保护自己,不知道喝下了多少毒药,其中最狠的应该是摄政王亲手送来的绝子药,从那一次起,她就对李世均完完全全的死了心,什么血脉亲情,李世均眼睛里根本只有皇位。她摒弃最后情感,让自己成为冷心冷情的帝王。李世均根本不知道,他和曾柔给自己送了多少药,她就还了摄政王府多少,否则这么些年,摄政王正处壮年,李荣南娶妻一年,哪里可能没有后嗣。

八王之乱,以李世均诛杀全部兄弟而告终,其实从那以后开始,李家就为后来血脉断绝的事情留下了隐患,她其实是不在乎的,故而这些年来手段格外激进,直到唐浩跟她说,他好像见过安宁郡主。安宁,李世均多年早夭的女儿,可能是李家最后的血脉。她兴奋了,然后立刻让唐浩回南堂查证,结果让她兴奋,原来李家不只剩下安宁一个人,还有楚云扬!

南楚后继有人了!

只要南楚后继有人,她绝不会再那么激进,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她要给他们一个锦绣江山!

李璃茉来回踱步,好半天才道:“楚云暖没有事情吧?”

唐浩道:“郡主她很好。摄政王前后两次派人刺杀安宁郡主,第一次被郡主端了他在南堂所有据点,第二次全军覆灭。摄政王妃利用唐家毒杀肃王妃,唐家分裂,一行族人迁往南楚,而后她用天仙子和冰肌玉蛊对付郡主,最后……”唐浩咳嗽一声,“锦绣山庄是郡主的产业,混杂了天仙子丝绸被安国郡主抢了回去。”

接下来的话唐浩不用细说李璃茉就都明白了,她哈哈大笑,“好一个安宁,以牙还牙用的漂亮!朕在不知不觉中,竟然给她做了筏子,没白亏了朕赐的锦绣二字!”摄政王妃貌美如花靠的就是冰肌玉蛊,可这种蛊虫沾染到了天仙子可不得了。

唐浩又道,“安国郡主强抢锦绣山庄绣楼,打伤店中伙计,强行抢走有料的冷蚕丝,然后——”唐浩顿了顿,道,“还把陛下您亲赐锦绣二字的牌匾给砸了个稀巴烂。”

李璃茉收敛了笑容,“好嚣张的丫头。”

唐浩默然无语。

李璃茉突然冷笑,“摄政王近来的日子太过轻松了,找点事情给他做做。放出消息去,摄政王逼迫朕收回给几个公子赐婚的口谕,纳他们入宫,朕不同意,摄政王强势逼迫,将朕吓病在床,三日不朝。”

这简直就是把摄政王放在火炉上烤,那几个大家公子背后的家族不得把摄政王给吃了。唐浩面皮抽动,要说陛下恶劣程度可丝毫不比楚云暖少,楚云暖是放消息说大齐永乐帝逼没出孝的她给太子做妾,陛下是说人摄政王逼她纳大家公子入宫,简直就是异曲同工。要说这摄政王也是够蠢的,放着世家家主又是前汉皇室血脉的妻子不要,非的娶一个妖妖娆娆,又风评不好的丞相之女,看看那女人生的一双儿女,那儿能比得过楚云暖姐弟半分。

“那,曾桦如何处理?”唐浩眼睛里闪动着危险的光芒,曾桦那种恶心的东西居然敢宵想陛下正夫的位置,实在罪不可赦。

“派人杀了吧。”李璃茉轻飘飘的一句话决定了曾桦的未来。

唐浩好欣赏这样杀伐果断的李璃茉,或许这就是他不讨厌楚云暖的一个原因。他还记得他第一次来南楚的时候是预备去投靠摄政王的,然后摄政王府前他就看到了李璃茉,她很耀眼就像九天之上的云彩一样,尽管她只待着一个人,可她是那么高傲,逼的摄政王妃不得不给她下跪。等知道她的身份以后,他就在想,这才是他心目中女帝的模样。所以后来,他尽心竭力的帮助她,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中,她渐渐对他放下戒心,没人知道她当时有多激动,也是那个时候他意识到自己的心意。想到这里,唐浩下意识的伸手去触摸李璃茉的脸。

李璃茉突然后腿一步,避开对方的动作,她的眼神猛的冷了下来,然而很快她觉得自己这样过于冷漠了,又缓和了脸色,“唐卿家,你逾矩了。”

唐浩的眼神是痛苦的,“陛下。”

李璃茉清冷的面孔上毫无表情,然而仔细看竟能发现她耳朵悄悄红了起来,她冷着声音,“唐卿家跪安吧。”

唐浩知道,这是李璃茉在拒绝,大概是因为拒绝的次数太多了吧,他心中并没有什么不好的感觉,反而觉得女帝这样十分可爱矜持。反正来日方长,那些个想做陛下正夫的人,一个个都等着吧,陛下只能是他的!

“这是臣从南堂寻来的良药,楚家制作的冷凝丸,还请陛下每日服用,可缓解胸闷心悸等毛病,还请陛下保重龙体。微臣告退。”唐浩放下手里精致的小瓷瓶,俯身告退。

李璃茉上前一步,把尚在温热的瓷瓶纳入手心,再好的药也救不了她即将腐败的身体。唐浩,李璃茉默默在心里念着这个名字,她是没有未来的人,何必再拖上一个人,他还年轻,还有大好的未来。

一瞬间,十七岁的李璃茉浑身透露出不合年纪的萧索。

李世均是傍晚时候回得王府,一回府他就看见李容悦穿着一身耀眼的衣服,繁复的裙子上闪动着光芒,裙角上是一只展翅的九尾凤凰,明亮的灯火下绽放着五彩霞光,这样华美精致的衣服硬生生把李容悦的容貌承托的倾国倾城。李世均看到她的第一眼就怒了,“你这衣服又是从哪里来的!如此奢靡,还不给我换了!”

见到父王进来,李容悦原本是想问问父王她的裙子好不好看的,哪里想到尽然会被素来疼爱她的父王臭骂一顿,当下李容就有些委屈,她跺了跺脚,转身就跑,“父王我讨厌你!”

李世均面色不好,拂袖去了书房,他哪里晓得他前脚才进书房,李璃茉后脚就让人把画给送了过来,就像掐准了时间一样。李世均本来是愤怒的想要撕毁画卷,然而不知道想到什么,他竟然又住了手,他呆呆的对了桌上画好半天。许久才站起来从紫檀木架后的暗格中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盒子里静静躺着一根男士玉簪,他紧紧握住,“楚明玥你为什么要背叛我,还害死我的女儿……”

却说李容悦那边,在父王哪里受了委屈之后,她第一时间跑到了母妃哪里告状。

傍晚时分,灯火通明,整个王府亮如白昼,明亮的灯火透过窗子,在孔雀织锦的帘子上打出一圈圈光晕,帘子下的紫檀座掐丝珐琅兽耳香炉中缓缓飘荡出一缕缕白烟,混合着牡丹面霜的味道极其好闻。曾柔刚沐浴完,穿着一身水红色衣袍,慵懒坐在梳妆镜前,她取了上好的牡丹面霜仔细涂在面上,背后一个侍女用白色绣巾仔细擦拭她头发上的水迹。

曾柔样貌极其美丽,俊眼修眉,如春日里枝头最灿烂的桃花,顾盼之间当真是面若桃花,一张脸蛋,保养得宜,粉粉嫩嫩的像是刚剥了壳的鸡蛋,这样的曾柔完全不像两个孩子的母亲,如同十八少妇,妩媚撩人。

就算是在身边伺候了许久,紫菀还是被王妃眼中流露的风情给惊艳了,“王妃你可真美。”

曾柔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眼中露出得意的笑容,“就你会说话。”说完后,她随意从梳妆台上拿了一对鎏金红宝石耳坠,“赏你了。”

紫菀眉开眼笑,赶忙谢恩,“奴婢谢王妃赏赐。”

得了赏赐之后,紫菀动作愈发轻柔了,她用篦子仔细梳理曾柔的头发,整理柔顺后将曾柔乌黑亮丽的头发一点一点拢起来,梳理成一个凌云髻,期间她不断说话逗趣,让曾柔一直笑容满面的。紫菀将发髻梳好后,用一支孔雀彩的珐琅簪子牢牢固定,然后顺着发窝,将一条绿宝石赤金链子嵌了进去,垂下的宝石掩映在乌黑的头发中,与发间珐琅簪子相得益彰,简直是雅致又美丽。

曾柔对着镜子照了半天,显然很满意今日的打扮,她夸奖道,“梳的不错,这个赏给你。”

那是一个攒金丝的蝴蝶簪子,蝴蝶的眼睛是两颗绿豆大小的宝石,紫菀千恩万谢。眼见今天紫菀奉承了王妃几句就得到了两件赏赐,伺候在一边的人立刻眼红了,她不着痕迹的挤开紫菀,道,“王妃国色天香,又身份高贵,那是前头那位肃王妃可比的。”

这话一出,屋子里很快就安静下来,紫菀自己都吓了一跳,立刻跪下。那丫头很快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她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然后忙不迭的跪下求饶,“王妃饶命,奴婢嘴笨,不会说话,王妃饶命!”她浑身不听发抖,狠狠的甩了自己几个巴掌,“王妃饶命啊!”她怎么就忘了摄政王府不允许提起肃王妃,还记得上一个提及肃王妃的丫头,可是被王妃丢到最下等的青楼里接客去了。

曾柔眼睛里带着火气,“拉下去,杖毙。”

她不愿意想起那个那个女人,所有人都说她身份低贱,一个平民之女而已,配不上高高在上的肃王殿下,可是只有她知道那个女人的身份是怎样的高贵,富可敌国的楚家家主,前汉皇室嫡系后人,南堂赫赫有名的女诸葛。或许是因为她自卑,在李世均成为摄政王之后,她让李世均以摄政王妃的规格娶了她,她不是继室,而是堂堂正正的摄政王妃,至于那个女人,她只能是肃王妃。她知道这有一些自欺欺人,故而决不允许王府有人谈论起她来。

丫头很快就被两个三大五粗的嬷嬷给堵着嘴巴拖了下去,这下子叫曾柔兴致全无,紫菀等人战战兢兢的,伺候的愈发轻巧周细了。恰在这个时候李容悦一脸不高兴的走了进来,她撅着嘴巴,“母妃你要给我做主。”

曾柔看到李容悦,脸上满是慈爱,她挥手让下人退下,一瞬间众人如蒙大赦,赶忙退了下去,曾柔这才仔细问道,“谁欺负我家郡主了,让你父王收拾他去。”

李容悦嘴巴撅得老高,“哼,还能有谁,不就是父王,他居然凶我。母妃我不依,你去说说父王,我不就穿了一件衣服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衣服?什么衣服?”曾柔自己都奇怪了,是什么样的衣服才能让王爷生气,连舍不得动一根手指头的女儿都骂。

说到这个李容悦瞬间就雀跃起来,她站起来在曾柔面前转了一圈,扬着手臂,得意洋洋的问道,“怎么样,母妃,我的衣服漂亮吧。”

的确很漂亮,就跟穿了五彩云霞在身上一样,周身环绕着五彩光芒,华丽的让人移不开眼睛。曾柔称赞,“不错,就是华丽了些。”

李容悦又不高兴了,“哼,怎么你也这么说。”

这瞬间,曾柔像是想到了什么,她又笑道,“你可喜欢就穿,你是摄政王的女儿,只有这么华丽的衣服才配得上你的身份。至于你父王哪里,你不用担心,我估计着是今天进宫陪陛下赏花的时候被陛下惹怒了。”

又是李璃茉那个讨厌鬼。李容悦高昂着下巴,“她可真讨厌。对了母亲,我也让人给你做了身衣服,你等等我派人去取。”

李璃茉派了身边的大丫头过去取衣服,不到一炷香的时间衣服就那了过来,那是一套完全不输李容悦穿着那身的衣服,光芒耀眼,大朵大朵的牡丹中央一只凤凰穿行而过,活灵活现的凤凰简直就是要飞起来,曾柔爱不释手。

“还不止呢,母妃不知道这是冷蚕丝制作的衣服,穿上去清凉无比,通体无汗。”

曾柔一试,果然如此。

如此接连三天,曾柔都是穿这一身衣服,只是从哪一天开始李世均居然搬到了书房休息,她派人问过几次,只说是公务繁忙,不愿意深夜回来打扰王妃休息,听他这样一说,曾柔就彻底放下心里的不安,只是每日打扮的光鲜亮丽带着女儿、儿媳参加各家宴会。然而曾柔却发现,宴会上有几家夫人看她的眼神格外不善,可曾柔是什么人,堂堂摄政王妃,里面Ji就给了那几人一个下马威,几家夫人几乎是狼狈离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