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女帝本色,南堂阿暖/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世均最近的确很忙,自从宫中传出女帝卧病在床是因为他逼迫女帝纳夫的消息后,本是保持中立的昌乐侯和尚书大人,突然间就把炮火对向他,让他一连损失了好几个重要职位。还有那昌武将军,也不知道哪里听说是他向女帝陛下给曾桦保的媒,曾桦死后简直是恨死他了,每每在朝堂上和他做对。据说是什么女帝听摄政王举荐曾桦文韬武略,在想到昌武将军为国戍守边关数年,以至于耽搁了嫡长女的婚事,心中愧疚,就把丞相家的青年才俊指给昌武将军家的嫡长女。哪里晓得这庚贴还没换,曾桦就曝出有断袖之好,而且还在几天前和几个男人寻欢作乐的时候,纵欲过度死了!

昌武将军家的嫡女那是一个痛不欲生啊,三番两次轻生,后来还是女帝拖着病重的身体亲自封了昌武将军嫡女为慧敏翁主,记在早逝的明公主名下,赐了封地。在南楚,诸王之女被封郡主,公主之女被称翁主,两者均无品级,只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女帝一番作为几乎是把昌武将军给笼络了过去,如此依赖业阳城布防几乎女帝几乎掌握了一半。

书房中,李世均雷霆大怒,几乎是砸了半个书房。李世均简直是要恨死李璃茉了,那个臭丫头,要不是当年形势危急,他不得不拥戴李璃茉的话现在坐在皇位上的人就是自己,哪儿能像现在这样被一个黄毛丫头背后算计。

“王爷,陛下的赐婚圣旨已经派人送过去了。”说话的人正是礼部左侍郎杨宗。

“闭嘴!”李世均愤怒的砸了一个茶杯,他满脸阴骘,“我们的陛下还真是长大了。”

只要一想到李璃茉背后做的事,他就忍不住怒气上涌,十年前他不看在眼里的女娃娃现在都敢跟他叫板了,看看她露的这一手又一手的,简直精彩至极。多年以来他心中总有那么一丝丝的自卑,故而每每看到李璃茉,他总能想到懿和太子,一座压在他身上多年,不可逾越的巍峨高山。懿和太子出生高贵,生母是百年大家郭家长女,自出生起就被册封为太子,十五岁参与朝政后被赐封懿和二字,当年可以说是南楚百姓无一不爱戴懿和太子。他是恨懿和太子的,明明有了父皇的宠爱,高贵的身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利还不够,还要来抢他的爱人!一想到多年前发生的那件事情,李世均心头怒气一阵阵的翻滚,俊朗的脸庞狰狞而又扭曲。

几乎化成实质的怒气,让杨宗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可他还是硬着头皮道:“王爷息怒,当务之急是如何处理此事。”

听到这句话后,李世均很快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他呼吸了好几下努力调整自己的心情,两三个呼吸过后李世均已经恢复了以往的模样,沉稳内敛,不辩喜怒,这样快的转换一时间都快让杨宗觉得自己先前是看花眼了。李世均转动拇指上的扳指,“不用处理,陛下要拉拢尚书王大人,昌乐侯,那就让陛下拉拢过去,一个没有权力的人,留着也没什么用。”

杨宗立刻就明白了王爷这是要架空他们,这的确是最好的办法,他道:“下官立刻去办。”

李世均闭上眼睛,揉着突突发疼的太阳穴嗯了一声。

杨宗转了转眼珠子,“下官还有一事要禀报。”说完后,他看了看李世均的脸色确认他没有厌烦后继续说了下去,“几日前贱内去参加宴会遇到了王妃,王妃穿的是九尾凤裙。”

李世均本来是很不耐烦的,女人家每日做的什么穿的什么这哪里是一个男人应该关心的事情,他原本是想叱责杨宗的,可听到九尾两个字的时候猛的睁开了眼睛。

按照规矩,皇后服有袆衣、鞠衣、钿钗礼衣三等,加双佩,十二花树,礼衣饰以凤凰,九尾,而下宗妇,带单佩,一品九花树,八尾凤凰,二品八花树,七尾凤凰,以此类推,而非皇室命妇不得在平常衣物上饰以凤凰图纹。可以说九尾凤凰是皇后专属纹饰,而现在摄政王妃居然穿了九尾凤裙,这不就是说明,摄政王殿下……李世均脸色先是变了一下,然后很快恢复,他用一惯的声音道,“不就是九尾凤凰,王妃难道还没个资格穿?”

杨宗是不赞同的,可看摄政王的全然一副不在乎的样子他也就没在敢说,王爷虽然是位高权重的摄政王,可这些年来后来居上的女帝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要说是几年前,莫要说是王妃穿九尾凤裙,就是王爷穿龙袍也没有人敢说什么,可现在……杨宗叹气,今时不同往日啊,女帝这是要夺权了!

“明日就是陛下上朝的日子,王爷可要打算好啊。”杨宗心里慌慌的,总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

果不其然,李世均今日的不在意就在第二天早朝时被人狠狠的甩了一个巴掌。女帝三日不朝让一群磨拳擦掌的保皇派狠狠憋了三天,故而在大太监一声有事启奏无事退朝的声音结束后,迫不及待的跳出来参了摄政王府的安国郡主一本。大太监声音的余音还在飘荡就接上了御史大夫慷慨激昂的声音,一时间安国郡主自称千岁的消息在朝堂上掀起轩然大波,而后安国郡主无视陛下龙威,践踏陛下墨宝的事情又爆了出来,与此同时还有人说安国郡主欺行霸市,将才开业半月的锦绣山庄赶出业阳。零零总总的一共数了安国郡主十条大罪,这原本不是什么大事,可偏偏女帝这个时候要较真。

李世均备感愤怒,要让女儿安国来金銮殿上对峙。李容悦愚蠢,竟然大摇大摆的穿了身九尾凤裙来到殿上,她态度高傲嚣张,对殿上所说之事,拒不否认,至于怒砸锦绣山庄只说是因为锦绣山庄竟然是献给女帝衣服,而忽视他们摄政王府,更是将自己对女帝的不满表达了出来。李世均气得头顶冒烟,可女儿还在哪里喋喋不休,更是把摄政王妃给落下了水,一时间关于李世均教女无方,还是意图谋反的事情在朝堂上吵闹开来。

李璃茉一身龙袍,默默俯视着吵得不可开交的两派,此时此刻他们哪里有平日里的威严,整就是一群菜市场里对骂的市井小民。李世均大马金刀的坐在李璃茉左边鎏金的摄政王椅上,冷冷瞧了她一眼,“陛下可真够聪明的。”

李璃茉微微一笑,“还得谢过安国鼎力相助,不然朕就有天大的本事也动不了皇叔呀。”当然还的感谢千里之外的楚云暖,她不经意的一个举动,让自己狠狠涮了李世均一把。

这句话说不清的嘲讽,叫李世均怒气翻滚。

李璃茉哼轻哼了一声,“就这么个蠢材也只有皇叔拿她当宝贝,锦衣玉食的供着,可怜我那安宁堂妹哟,死之前恐怕连一顿饱饭都没有吃过。”李璃茉决不承认这是她故意在戳李世均伤疤,果然,李世均的面色瞬间扭曲起来,李璃茉笑的得意,她不再和李世均废话,转头怒喝道:“放肆,你们当朕这是什么地方,菜市场么,你看看你们还有没有肱骨大臣的模样!”

“陛下息怒。”

李璃茉发火后,无论是哪一方人都老老实实得的跪下了。

场面安静下来之后,李璃茉点了杨宗的名字,“礼部侍郎杨宗。”

“臣在。”杨宗跪了下来。

“礼部总管礼法礼仪,摄政王妃、安国郡主穿九尾凤凰,你时常出入摄政王府竟然不加以规劝,这原是你督查不利,左侍郎的位置你也就不用做了。”

这就是要撸了他的官位,杨宗膝盖一软就跪了下来,他求助似的看着摄政王,李世均冷冷瞧了李璃茉一眼,“陛下这句话可说错了……”

李璃茉打断了他的话,“皇叔的意思是你的确有谋反的意思?”李璃茉直勾勾的盯着李世均,大有他敢说下去他就把谋反的罪名扣下去。李世均憋屈哟,他的确是有这个心思,可决不能在这个时候说出来,于是李世均沉默了。

“脱了他的官服,压下去!”

李璃茉赢了第一局,将摄政王手下的官员给打压下去一个,李璃茉面对李世均吃人一样的目光,只是一笑,反而是李容悦破口大骂起来,“李璃茉你这个贱人,你忘了你看的皇位是我父王赏赐给你的,你现在是忘恩负义,你这个白眼狼!”

李容悦的嚣张叫人大跌眼镜,太和殿上,女帝在上,摄政王在侧,安国郡主居然还敢说出这种话。这下子就连摄政王一派的人都垂下头不敢说话,他们的确是不把女帝放在眼里了一点,可在女帝面前总也没有这样嚣张过,李容悦,安国郡主,简直了!

“皇叔好家教!”李璃茉怒极反笑,“安国郡主出言不逊,皇叔觉得朕改如何处置?”

李世均本来是想包庇女儿的,可李璃茉眼睛里的杀意李世均看的清楚,不浓烈,但像是寒冬第一场的雨,凉飕飕的,带着无孔不入的寒风,这是李世均第一次清楚的意识李璃茉已经成长成了一个真正的帝王,容悦三番两次对她不敬,是在对一个帝王的条形,李璃茉绝对不会轻而易举放过容悦。这下子,真的是让李世均左右为难了。

“皇叔?”李璃茉逼迫道。

李世均闭上眼睛,“全凭陛下做主。”

“安国以下犯上,本是罪无可赦,理该斩首示众,不过朕看在摄政王为南楚劳心劳力多年的份上,改为廷杖三十,拉下去!”

李容悦震惊的瞪大双眼,完全不相信李璃茉居然敢对她动手,她正想怒骂,却被两个孔武的侍卫压了下去。太和殿前的血迹还没有被扫干净,干涸的血液凝固成深褐色,李容悦直接被太监压在了地上。李容悦还在哪里大骂,直到成年人手臂粗的棍子落到她身上的时候,她惨叫一声,她脸上都是怨,有怨恨李璃茉的,也有怨怪李世均的,从头到尾她都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看着浑身是血,在地上挣扎的女儿,李世均心里抽抽的疼,那是他捧在手里疼了好多年的女儿啊,他本不忍在看,可还是咬着牙红着眼睛看着。李世均突然就想起就是几天前,他让人在太和殿前处死了几个内监时的场景,那时他觉得李璃茉毫无反抗之力,现在却发现李璃茉是早有预谋。

十五杖过去之后,李容悦昏了过去,李世均安排在一旁的医女立刻就把人给扶了下去。本就坐立不安的李世均立刻站了起来,他向前走了好几步,然后回头,恶狠狠道,“陛下你很好!”

李璃茉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然而李世均也不介意,急急忙忙的离开去看受伤的女儿。李世均离开以后,李璃茉得意洋洋削了摄政王一派的好几个官员。李世均在知道这件事情后是如何暴怒先且不说,回到王府后看到受伤的女儿,曾柔立刻就哭了起来,知晓事情始末后她埋怨起丈夫来,心里更是狠毒了占据儿子位置,又伤了女儿的李璃茉,然而还没等她有所动作就收到了丞相府报丧消息,曾桦居然死了,她身体摇晃了一下,然后晕了过去。

曾柔的病来势汹汹,可等到医女进去的时候,她竟然把人给赶了出来,医女出来i以后只是一个劲儿的发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接下来好几日,摄政王府弥漫着一种腐烂的气息,尤其是王妃院子最为浓郁。其实李世均知道,曾柔是蛊虫反噬,他几次想帮曾柔,可曾柔始终比而不见,实际上不是她不愿意见李世均,而是她不知道该以什么面目面对夫君。曾柔爱美,可每每看到镜子里那张腐烂的脸后,忍不住的作呕。

曾柔其实检查过她身边的一切物件,可没有发现任何异常,除了那一件被李世均命人烧掉的冷蚕丝制作的九尾凤裙。曾柔怀疑锦绣山庄,也想动用权势对付锦绣山庄,她哪里晓得冷蚕丝居然是女儿砸了人家绣楼后抢回来,当时锦绣山庄就说了那丝绸还未制作完成,曾柔简直就是要吐血。

女儿怨他,妻子避而不见,儿子整日不着家,朝堂上李璃茉步步紧逼,李世均实在是觉得力不从心,就在他格外烦躁的这一日,师妹水千柔的女人来到了摄政王府,水千柔果真人如其名,柔情似水,身段妖娆,简直是让李世均不可自拔。

另一边,楚云暖的马车在一片嘈杂声中驶入益阳郡,楚云暖是和赵毓璟一同从嘉陵城出发,因为赵毓璟骑马,故而三天前就到了益阳。马车外面实在太吵,楚云暖也没有了看书的兴趣,她掀开车帘,看了一眼门庭若市的张府,“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张衮的府邸应该是不够资格举办太子的宴会吧。”

张衮府邸前实在有太多的人,很多下人提着礼物,吵吵闹闹的说他们家主子要拜访张大人。

秋芷笑道,“家主难不成忘了,张大人府邸虽然不够资格,可他有派发请帖呀。哪些人可都是上门来求帖子的,万一要是像唐梦瑶一样被太子,或者是其他王爷看上,那不是麻雀变凤凰吗?”

“张衮倒是会敛财。”楚云暖放下帘子,吩咐,“走,去聚福楼,免得周大公子久等。”

------题外话------

关于南楚的,这一章就交代完了,水千柔还记不记得,服用了肌息丸的唐琪养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