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周家之难/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进聚福楼的时候楚云暖习惯性的往三楼而去,然而刚刚走到二楼就有小二过来,说是周公子在寒梅阁等候已久。楚云暖虽然心中奇怪周伯彦为什么不在三楼,而是跑二楼去,但是仍旧跟着小二去往寒梅阁。

周伯彦一身雪白银袍,袍间银丝点点如星光,乌黑的头发上簪着一根碧玉簪,整个人俊逸非凡,眉眼自成一派风流之色。他身边坐着个漂亮的女孩子,那姑娘一直叽叽喳喳跟身边一个老人说个不停,周伯彦不耐烦得皱起眉头。

楚云暖进来的时候,正好拯救了周伯彦的耳朵,周伯彦立刻站起来,欣喜若狂,“你可总算来了。”

楚云暖粗略扫视了一遍屋里的几个人,三个人呈两边坐下,竟然有一种分庭抗礼的感觉。看其中那个老人的年纪,应该是周家族老之类的,楚云暖心中有了数,难怪周伯彦看到她进来如此兴奋。

“周大公子邀请,我自然不会爽约。”楚云暖端端正正往三人跟前一坐,招手让小二送上一壶上好的六安瓜片,理所当然的模样让周伯彦嘴角抽了抽。

周伯彦身边那个老人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很是不屑的看了楚云暖一眼,然而两人都没有理会他,周伯彦道:“你在益阳郡有没有找到落脚的地方?”

楚云暖挑眉,“你难不成有什么好地方可住?”

周伯彦顿时笑开了,“自然是有——”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个苍老的声音打断,“哼,现在的小姑娘真的不懂得自爱,脑子竟是想着攀龙附凤!”

话语里浓浓的不屑让春熙皱眉,看这人的衣服打扮应该是周家的一个族老,可是怎的说话这么没有分寸,就连一同前来的索老也十分不高兴的看着对方。

周伯彦心道坏事了,他立刻跳出来打圆场,“朱老只是心直口快,没有其他意思。”

朱老没有周伯彦面子,一张老脸拉得老长,训斥道:“伯彦,你看看你身边认识的都是些什么人,想要攀龙附凤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

楚云暖怒极反笑,手里杯子往桌上一撂,“周伯彦你周家族老好大的脸面,你有什么事还是改日再说吧。”

说罢,楚云暖就要拂袖而去,周伯彦很快拦住她,他不停作揖,“哎,你给我给我个面子,我们去隔壁谈。”

楚云暖回头看了周伯彦一眼,周伯彦动了动唇,无声道:就看在瑞亲王的面子上。

这一次周家可算是惹到了大麻烦,楚云暖要是一怒之下甩手走了,不帮忙了,周家那可是万劫不复啊。周伯彦是千求万求的,希望楚云暖能看在赵毓璟的面子上忍忍。

赵毓璟?楚云暖眉头高扬,然而还没有等她说话,屋里另外一个女孩子一下子蹦了出来,推搡了楚云暖一把,高昂着头骄傲道:“伯彦,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份,不要什么人都结交。”顿了顿,嫉妒的看了一眼楚云暖艳丽的容貌,“尤其是这种仗着自己有几分容貌的女人。”

楚云暖终于是怒了,“周伯彦,今天这事你要是不给我个交代,我跟你周家没完!”她就不信有谁会三番两次被人这样侮辱该能忍下去。

朱岫烟高傲道,“你个狐狸精胡说什么,就你还想要我们周家好看,你一个小门小户的出来的哪来这么大的口气!”

周伯彦脸色顿时黑了下来,夏华却上前一巴掌甩到了朱岫烟脸上,朱岫烟尖叫一声,“啊,你居然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可是瑞亲王的未婚妻!”

未婚妻三个字一出让屋里顿时安静下来,楚云暖似笑非笑的看了周伯彦一眼,“赵毓璟未婚妻?原来你们周家居然打着这样的主意?”

周伯彦面色格外尴尬,他其实也不知道朱岫烟在见了赵毓璟一面之后居然存了这种心思,未婚妻,就是那静娴郡主在楚云暖面前也不敢这么嚣张的说这三个字,他咳嗽一声,“这是个误会。”

朱岫烟哪里能忍受周伯彦否认这件事,家族中长辈都说的好好的,她将来一定是瑞亲王的正妃,朱岫烟尖叫起来,“什么误会,那一天瑞亲王分明是看我入了谜,他肯定会娶我的!”

楚云暖格外古怪的看了朱岫烟一眼,朱岫烟样貌只是中等而已,算不上绝色,更是比不上穿了女装之后的霍清华,要说赵毓璟看她入迷,她是万万不相信的。

“朱岫烟你闭嘴!”周伯彦怒喝道。

朱老一见周伯彦吼疼爱的孙女,他当时就不高兴了,立刻道,“伯彦,岫烟还小,你乱吼些什么,再说了她说的也是实话,能娶岫烟是瑞亲王的福气。”

春熙都吃惊了,她眼神怪异的看着这对祖孙,这是有多大的脸面才敢说出这种话。

他完全一副护犊子的模样,叫周伯彦心里头无奈的紧,偏偏朱老又指责道:“我不是让你今天约楚家主在聚福楼见面,你看看约的是谁?你就为这样一个女人指责岫烟,你的良心去哪里了!等楚家主过来,我非得跟他好好说说,扶持二公子当家!”

周伯彦扯着嘴角笑了一声,周家,周家,他替周家做了多少事,为了周家利益他豁下脸皮去求赵毓璟,更是惹怒了他,到头来他做的这一切算什么,周家族老居然想要拥护他二弟,周伯彦的心瞬间冷了下去,他不怀好意的道:“朱老,我现在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嘉陵楚云暖,楚家家主!”

朱老顿时瞪大眼睛,“楚,楚家主?”

楚云暖微微偏过头,不愿意去看那两张惊呆了的脸庞,“周家的事情楚家没有资格干预。”意思就是在告诉他,她绝不会扶持所谓的周家二公子。说起来周家根本和她没有半点关系,若不是赵毓璟要她过来帮周伯彦一把,周家的人她一个都不想理会。

朱老立刻就急了,“楚家主,我这原先不是不认识你,有冒犯之处还请见谅,这都怪伯彦不给我们介绍你。”

这个是居然还在怪他,周伯彦甩了甩袖子,对楚云暖道,“周家族老不成器,让你见笑了。”

朱老瞪了一眼周伯彦,怒在心中,却又能说出来,只得憋着怒气,用命令一般的语气道,“周家换主之事咱们先且不说,我们今日想和你谈谈周家成为四大家族的事情。”

“你周家想成为四大家族?”楚云暖先是惊讶,周家此时不是沾惹上了九原河堤坝偷工减料一事,他们不着急解决反倒是惦念起四大家族的位置来。她很奇怪的看了周伯彦一眼,却见周伯彦也是一副惊呆了的模样,很显然周伯彦事先也不知情,楚云暖心中有了数,估计是族老阳奉阴违吧,不过周家这个族老可比楚家那几个老头子嚣张多了。楚云暖当下冷笑一声,毫不客气的讥讽道,“我就直说了吧,我宁愿再扶持一个小世家,也不想让你们周家再上位,毕竟,周家太乱,族老权利太大!”

朱老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楚云暖的意思不就是在指责他干预周伯彦的决定。他还想再说话,意图劝楚云暖分出手来扶持周家,“楚家主,容我说一句,楚家现在的确是花团锦簇,可背后有多少敌人不用我说吧。如若周家成为四大家族之一,定然会成为楚家助力,不然的话,说不准会妨碍楚家。”

这就是想要在背后捅刀子的意思了。楚云暖把眼睛一眯,“你威胁我!”

朱老笑得温和又阴险,“楚家主,你不考虑考虑?”

“你做梦呢!”楚云暖冷喝一声,嚯的站了起来,直勾勾的看着满脸褶皱的朱老,“周伯彦,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只要你们周家有这个人在一天,我就绝对不会让你们周家再回到四大家族的位置!”

朱老被吓了一跳,脸色很快就黑了下来,在周家顺风顺水这么多年,他第一次被人赤果果的这么侮辱一番,“楚云暖,你就算是楚家主,也不过是一个黄毛丫头,如果不是楚家你算什么东西!”

楚云暖冷笑:“可我就是出生楚家,你就算再嫉妒再怨恨也没有办法!”

多少人羡慕嫉妒她的出生,都在背后说她是靠着楚家才有今日的成就,可那又如何,出生楚家就是她的骄傲!

朱老顿时语塞,朱岫烟也是满脸嫉妒的看着楚云暖,她不否认楚云暖说的是实话,她出生楚家就是她最大的倚仗,这是其他人羡慕不来的。也是因为她这个身份,所以她才能够成为瑞亲王原本的未婚妻,想到瑞亲王俊郎无双的脸庞,朱岫烟心头突然就有了那么几分痛快,她楚云暖高傲又怎样,还不是同样被瑞亲王给抛弃了!楚云暖再没有了站在瑞亲王身边的资格,可是她有,有朝一日她定要和瑞亲王站在一起,把今日楚云暖给她的侮辱还给她!

朱老顿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能拉着朱岫烟甩袖离开。

碍眼的两个人消失不见以后,周伯彦赶忙殷勤的让楚云暖上坐,更是让小二很快上了新的茶水上来,桌上点心碧绿,诱人无比。

“说吧,朱岫烟是怎么回事?”楚云暖下巴微微抬起,高傲冷艳到不行。赵毓璟身边有一个静娴郡主的未婚妻她可以接受,谁叫霍清华是个男儿,可若是周家想借着周伯彦和赵毓璟的关系把人给送过去,就不要怪她心狠手辣了!

这个道理周伯彦自然是懂,他苦笑道,“不就是朱老要我带着朱岫烟去和殿下见一面,说什么说不准殿下就看上她了。百花城的时候,她也是见了殿下一面,然后就认准了殿下,天天闹着要嫁给殿下。”

春熙撇嘴,就朱岫烟那点姿色,连家主的一个手指头都比不上。

“你们周家人,脸真大!我还以为你一手撑起个周家,底下的人也会乖乖听话,没想到你过的比我还惨。呵呵,我说周伯彦你就是对那群老头子太好了,他们才敢上房揭瓦,你看看楚家那几个?”正说着,楚云暖斜睨了一眼索老。

索老汗津津的,立刻跳起来,“家主,我去看看别院有没有安排好。”

楚云暖冷哼一声没有说话,索老就当楚云暖默认,立刻低着头跑走。

周伯彦顿时竖起大拇指,“能把族老收拾到这份儿上,你厉害!”

楚云暖不可置否,“你们周家现在不应该忙着堤坝的事情,怎么突然说起成为四大家族之一的事情?”九原河决堤应该是下个月的事情,可永乐帝铁了心的要收拾蔡桓和老丈夫,更是想借此机会从世家身上撕下一块肉来,故此才会把沫水改道的事情说成了九原河决堤,若是日后九原河真决堤的话,永乐帝非得哭死在金銮殿上,这就是信口雌黄的下场。

“我约你的确是要和你商量一下九原河堤坝的事情,相信殿下也和你说过一些。”

楚云暖点头,赵毓璟的确是说过,可她实在不理解周家的做法,就像是明知前面有火坑还义无反顾的跳了下去一样,简直就是傻透了。“周伯彦你应该知道,四大世家从来不做皇室生意,大齐最大的红顶商人也不是南堂世家,你们周家怎么就和皇室沾上了边?当年高家因胭脂米灭门的事情你们是忘了不成?”

如果不是赵毓璟说,她还真不知道原来九原河的堤坝是由蔡桓设计并主持修建,而当年出资修建的正是周家家主——周伯彦的父亲。据说是周家主与永乐帝达成协议,周家出资修建堤坝,永乐帝扶持周家重新回到四大家族的位置。当年提出协议的时候,纯孝恭良皇后未曾薨逝,而傅老先生本人也还在叶良城中号称天下第一书院圣贤庄中教书育人,永乐帝当时羽翼不丰,也没有要为了白妃母子而对付皇后的意思,所以说当年周家主找上永乐帝的时候,永乐帝是乐于为国库省这么一笔钱的。

周伯彦也觉得苦恼啊,他用力扇了几下扇子,心头都有些焦躁了,“周家承办九原河堤坝也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再说了,我们只是出了钱,砖石泥瓦这些可都是陛下派过来的人亲自督办,莫要说周家了,就是蔡桓本人也没有摸过其中一砖一瓦。”他就奇了怪了,这年头出钱的人都会被冠上罪名,这以后谁还敢跟皇室打交道?也就楚云暖聪明,送矿送银子送粮食什么的都是大张旗鼓,有理有据的送过去,哪像他们周家这样,明明是给皇家送钱,最后还被他们咬了一口。

理是这个理,现在九原河还未决堤周家就已经被架到了火上烤,若是日后九原河决堤,永乐帝不得吞了周家。楚云暖沉思片刻,看来这件事情还得在她见过蔡桓之后一并处理。

“事情的关键在于蔡桓。”只要保住了蔡桓,周家的事情那就是小事,根本不值一提。

周伯彦显然也是这样觉得,可问题的关键在于蔡桓他是永乐帝要对付的人。这样想着,周伯彦也就说了出来,什么对付蔡桓,分明就是在雍王殿下,这皇家的父子之情哟,真是寡淡的很,连清水都不如,好歹清水能看得到底,而皇家就是一汪乌黑发臭的脏水。

“让我想想。”楚云暖自己也觉得格外棘手,毕竟她来之前没有详细的查过这件事,她的注意力几乎都被太子设宴的事情给拉了过去。永乐帝要动蔡桓,目的是为了对付傅宁老先生和雍王赵毓珏,雍王,太子……楚云暖不停的回想有关于这两个人的事情。

这么久以来,她无数次给太子使过绊子,可无一例外都被永乐帝给压了下来,她一直在想永乐帝偏宠赵毓宸的原因。

论身份,他不如身为嫡长子的赵毓宸血脉高贵,论聪慧,他不如九皇子赵毓璜,论手段高超,不如隐忍多年的赵毓璟……他唯一出色的地方就是他和永乐帝一样,够心狠,够多疑,可这难道就是赵毓宸深受帝宠的原因?不,还有白皇后,赵毓宸身为白皇后之子才是他受永乐帝看重的原因?

楚云暖实在无法理解,为何永乐帝那种心思阴沉的人会对赵毓宸如此宠爱,甚至在他遇刺而死的时候,不惜和北堂翻脸。等等,楚云暖好像想到了什么,永乐三十三年太子在南堂遇北堂刺客刺杀身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