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周家兄弟,太子毓宸/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永乐三十三年,不正是这一年?

楚云暖脑子里立刻有了主意,赵毓宸本人在朝政上并无建树,可以说是一个没脑子的蠢货,朝堂上全靠永乐帝护着,后宫全仗白皇后震慑,而且永乐帝要蔡桓的命,不就是为了替赵毓宸铲除障碍,可如果赵毓宸死了呢?其结果不言而喻,太子一死,永乐帝必然方寸大乱,势必新选储君,尤其是这个时候九原河真的决堤了。

周伯彦一直在观察着楚云暖的表情,在她露出一丝丝的异样之后,立刻开了口:“你想到了什么主意?”

楚云暖没有具体说,只是含糊的说了一句,“等着吧。”

这句话说的周伯彦心里头格外没有底,“姑奶奶,你可得把这件事情放心上,周家存亡可都看你了。”

这下子轮到楚云暖觉得奇怪了,她晃悠悠的抱起手,往后一靠,然后挑眉说道,“你说起这件事我也就觉得奇怪了,堤坝这种事根本动不了周家根本,只要弃车保帅就可以,根本不用求到赵毓璟哪儿。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来着?”

周伯彦也郁闷了,桃花眼中有些无奈,他摇摇头,“你也知道周家是什么情况,就算是我掌握着周家权力,可也有一些东西总是我拿不到的,只有家主的身份才能名正言顺。我就明说吧,我跟我那庶出的二弟打了赌,谁能解决这件事情,谁就是日后的周家主。”

楚云暖心中了然,她曾经将南堂各个世家的情况调查的一清二楚,对于周家的情况她心里是有数的。周家三代以内并没有出色的后人,可以说现在的周家就是靠周伯彦一个人撑起来的,可人心不足,周家全靠周伯彦在前遮风挡雨,可内部,如朱老、周家主这样的人就比较支持二公子掌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楚云暖也不好多问,只是说了一句,“依我看,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横竖有我呢。”

既然楚云暖都这样说了,周伯彦自然是信任她的,故而他很快转移了话题,“你知不知道益阳郡这边有一个新崛起小世家冶炼出了一种铁,据说是叫做精铁,那可是削铁如泥。”周伯彦先是赞叹,而后又是一声叹息,“周家冶炼术一是比不过唐家,二是比不过一个刚冒出头的小世家,唉,其实啊我是真不想周家败落在我手里头。”

楚云暖这才知道赵毓璟竟然没有把冶金术交给周家,不过想想周家的情况也在情理之中,周家出色的人唯有周伯彦一人,没有周伯彦珠玉在前的话,周家如同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顿时楚云暖可怜起周伯彦来,他是个人才,可惜却被家族给拖累了。“日后周家主还不一定是你,周家落不落败的,你也不必那么着急。”

周伯彦笑了,“你说话真不好听。”

楚云暖还是想劝他,“周伯彦,其实你这个人吧,看上去的确风流不羁,其实最重情重义不过,可惜周家始终制约了你,你可以选择放弃周家的。”

周伯彦只是摇头,“楚家周围群狼环绕,你又想过放弃楚家么?”

楚云暖顿时哑然无语,的确,她不可能放弃楚家,又怎么能劝周伯彦放弃周家?这个答案两人心里都有数,故而没有在纠结在这个问题上,反而很有默契的转移了话题,天南地北的聊了起来。一壶茶喝完后,楚云暖起身告辞,而此时外面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豆大的雨滴噼里啪啦的打在房顶上,地板上,瞬间周围哗啦啦响成一片。

周伯彦含笑,“看来你是走不了了。”

“走不了正好,可以看一场好戏。”楚云暖停住脚步,用下巴指了指不远处的闹起来的一行人。

“居然有人在聚福楼闹事?”周伯彦很惊讶,自从聚福楼站稳脚跟以后是多久没有遇到这种事情了。

楚云暖道,“你再仔细看看。”

周伯彦一愣,顺着楚云暖的目光看了过去,那是三男一女,四人衣着皆是光鲜亮丽,女人妩媚,男人气宇轩昂,都以其中那名绛紫色盘龙纹的男子为首。周伯彦看了一眼,“二弟?”

“你二弟也在里头?”楚云暖有些玩味,“你二弟那是胜券在握,我劝你趁早放弃周家吧,大不了另起炉灶。”

怎么又扯到这个话题上了,周伯彦觉得无奈,她是有多讨厌周家呀,周伯彦心里摇头,没有理会她,而楚云暖却是笑道,“看见那个穿紫衣服的男子了没有?”

周伯彦定睛一看,只觉得他的样子看上去有些眼熟,他目光一转,落到了那男人身边的粉衣美人身上,那美人容貌妍丽,如珠似玉,一袭粉衣更显得她面若桃花,色若春华,这下子周伯彦算是明白楚云暖为什么这样说了。周伯彦虽然不认识那位公子,可那粉衣美人,南堂人谁不知道——玉美人唐梦瑶,想起前段时间的流言,周伯彦恍然大悟,既然唐梦瑶人在这里那身边那位的身份可就不难猜了,“原来是太子殿下。”

楚云暖点头,她听过赵毓宸的名字无数次,可说起来这也是她第一次见到赵毓宸本人,果真是闻名不如见面,赵毓宸的风姿着实叫人大开眼界。看周家二公子周海对赵毓宸殷情的模样,楚云暖冷嗖嗖道,“周伯彦,你周家难不成是想背叛赵毓璟?”

周伯彦摇摇扇子,“周海是周海,周家是周家,哪儿能混为一谈。”

楚云暖冷哼一声,“周家上下哪个人不知道你们是赵毓璟的人,你二弟周海投奔太子,不正是暴露了赵毓璟的势力和野心,这还不算背叛。”

“你又怎知这不是殿下的用意呢?”

周伯彦的一句反问叫楚云暖陷入沉思,天京诸多皇子,母族强大者泛泛,只有赵毓璟,白皇后隆宠最盛时得罪了她,至使宫中无人敢抚养,年幼时不得不避走南堂。她并没有贬低赵毓璟的意思,赵毓璟的身份在一定程度上的确是制约自己的发展,没有帝宠,没有母族,赵毓璟再有雄才大略也得蹲着。可现在局势不一样,南堂世家被她重新洗牌,唐妃、孟贵妃没有了强大的娘家,膝下皇子也没了可以依靠的母族,宁王被废,九皇子手段略显稚嫩,挡不住来势汹汹的雍王殿下。这个时候,为了保护太子永乐帝不得不寻找新的靶子,赵毓璟现在展示的一切就是为了让永乐帝知道他有能力做好这个靶子。可话又说回来了,这个中间人可不是好做的,稍不留意就会成为太子和雍王相争的牺牲品。

雨下的太大,没有准备的赵毓宸也被阻断在客栈内,既然出不去,那么赵毓宸也不做纠缠,挥手让人送上聚福楼的拿手好菜,八宝糯米鸭。聚福楼选用的鸭子是从有贡鸭称的临武府运来,取绍酒腌渍过后,用水滚过,放于砂锅之中后放入糯米,瘦肉、鸭肾、火腿等八宝,最是滋补营养。可也正是由于制作工序太过繁琐,聚福楼每日所出只有一百只,且是先到先得,故而此时赵毓宸要吃,小二也只能说没有。

赵毓宸何等人,自幼生为太子千人宠万人巴结的,哪里遇到过这种事,当下就逼着聚福楼把菜给上齐,否则就封店,聚福楼纵横南堂数年,各大世家逼迫都能开得风生水起,哪里是赵毓宸几句恐吓就能吓住的,这也就是今日一场闹剧的起源。

赵毓宸这翻作为简直丢尽了皇家颜面,堂堂一个太子,居然和一个纨绔子弟宜阳,一言不合就封店,这哪里像是一国储君的行为?楚云暖仰天翻了个白眼,周伯彦却是在那头幸灾乐祸,“太子这人朝政上没什么建树,耍威风嘛倒是挺不错的,颇有陛下风范。楚家主,您未来夫婿这样,你也不管管,多丢面子呀。”

楚云暖森森凉凉的看了周伯彦一眼,他突然间就想起那只他心心念念的胶东王压手杯来,顿时觉得心肝儿疼。要不是他那天嘴贱,这东西早就是他的了,可现在看看他居然又犯了同样的错误。周伯彦正想解释,可这个时候周海叫了一声,“大哥,你怎么在这里?”

周海开口的时候楚云暖就带着丫头退后了好几步,秋芷秋桂两人心领神会的挡在楚云暖跟前,默默注视着这一幕,周伯彦简直是咬牙切齿,楚云暖可真够可以的,这个时候居然把他给抛下了,在太子知道他投奔瑞亲王后指不定怎么折腾他。可心里头再怎样郁闷,周伯彦还是迅速调整了表情,他风度翩翩的摇着扇子,一派清流隐士的风流不羁,“原来是二弟啊。”

周海笑容一瞬间的阴郁,要说他最讨厌什么,当然是周伯彦这一副闲姿肆意的模样,从小到大,他总是这样,让人厌恶。周海眼睛一转,好似想到什么,连忙堆起满脸的笑容,殷情的对着赵毓宸道,“公子,这位就是我那大哥。”

哦?赵毓宸看着周伯彦,心里评估着周伯彦的能力,从周海那里先入为主的印象他十分不看好周伯彦,就算南堂有传言周伯彦年纪轻轻就以周家大晒的身份掌握了周家,也叫他不相信,毕竟嘛跟着赵毓璟那个废物的人有什么能力。或许是因为永乐帝对他保护的太好,赵毓宸根本就不懂得如何收敛面上的表情,居然把对周伯彦的不屑赤果果的摆在了脸上,周伯彦顿时无语。

“原来是周大公子,失敬失敬,在下白霖。”白霖在赵毓宸露出异样后,很快上前补救,南堂多世家,天京多贵族,谁能知道这个周伯彦在南堂和多少世家有关系。

周伯彦脑子里立刻跳出有关他的信息,白霖,白皇后娘家伯恩侯府文武全才的小侯爷,这人虽不如少年时一战成名的平南王二公子,可也是沙场上一个名声在外的将军,可惜哟,扶持赵毓宸这种人是没有出路的。不过既然人家都给了面子,哪里能不顺着往下走呢,他又不是赵毓宸那个傻子。“在下见过小侯爷,不知这位是?”周伯彦指了指赵毓宸。

赵毓宸昂首挺胸,“孤……”

白霖飞快的打断他的话,“他是谷云府田家二公子。”

谷云城田家没听说过,天京城的天家吧倒是有。周伯彦看赵毓宸不满的模样,连忙拱手施礼,“田二公子。”

赵毓宸看在猛给他使眼色的白霖身上没有说话,只是哼了一声表示不满,白霖真的是头疼,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在南堂这种地方,得罪一个世家的掌权者真的好吗?就算你不愿意拉拢人家,可也要面上好看吧,你也不是不知道哪些皇子们虎视眈眈,南堂有多少世家都投奔了皇子,比如这个周伯彦就是瑞亲王的人。永乐帝年纪大了,难不成能护你一辈子?白霖为赵毓宸可以说是操碎了心,可人赵毓宸天之骄子,不懂,可为了伯恩侯府的未来,他也只能拼了。

“田二公子也是第一次来南堂,南堂果然名不虚传,风景如画。”白霖寒暄着。

周伯彦也是笑眯眯的和白霖聊了起来,要说周伯彦,那也是一个见多识广的人,天南地北的聊着也没见两人聊不下去,反而是越说越投机,弄的白霖都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都约了周伯彦到天京伯恩侯府做客,周伯彦自然满口说好。

周海哪里会甘心被周伯彦抢走各位的注意力,忙笑道,“大哥,你是聚福楼的常客,能不能让他们上一份八宝糯米鸭,田公子千里迢迢可就是为了一饱口福。”

默默看戏的楚云暖眼睛里流露出一抹笑意,周海这话说的真漂亮,简直让周伯彦无从回答,周伯彦能让聚福楼弄一份鸭子吧,是说他面子比太子还要大,赵毓宸那种记仇的人非的整死周伯彦不可,可若是周伯彦弄出来,这可就是不给太子面子,反正无论怎么做都里外不是人。

周伯彦当然知道这是一个陷阱,他哈哈一笑,“二弟你又不是不知道聚福楼的规矩,每日一百只鸭子,多了没有。别说我只是一个偶尔吃几次的客人,你瞅瞅那些每日必来的食客,那个不是老老实实的等着。”

这一番话合情合理,叫人挑不出毛病,更是隐隐告诉赵毓宸他不是常客,就是偶尔来吃几次,没这么大的面子,赵毓宸也停了出来,他虽有些遗憾,可没打算为难人。可周海偏偏就不想放过周伯彦,冷笑着道,“大哥这是不给田公子面子。”

赵毓宸面色有一瞬间的凝固。

周伯彦不慌不忙,他合上扇子,“既然二弟你都这样说了,那好,小二的楼上雅间问问,有没有哪位愿意割爱,让周某一份八宝糯米鸭子,周某出十倍价钱并上一个承诺!”

看小二果然楼上去了,周海脸色有一个瞬间的难看,他本意是是为难周伯彦,好让自己能在太子面前博一个好印象,哪里晓得周伯彦居然给他来这么一招!

楚云暖哑然失笑,全天下,怕是只有周伯彦想得出这种方法,她相信楼上雅间有的是人愿意卖周伯彦一个面子,能来聚福楼吃饭的人,钱财不看在眼里,可周大公子的承诺可是一个很诱惑人的条件呢。

不出所料,楼上人很快就有人回应,小二端了一盘香气四溢鸭子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