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正主没到吵什么吵/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齐谁不知道瑞亲王前脚和楚云暖退了婚,后脚就和静娴郡主定了亲,如今清河郡主当着人家的面提起楚云暖来,不就是给了静娴郡主难堪。这个道理人人都懂,于是众人不约而同低下头,或品茶,或交谈,众人耳朵竖的高高的,可就是没一个人参与两位郡主的对话,也是一个是皇室正儿八经的郡主,一个是手握军权的平南王府唯一后人,哪个不长眼的敢凑上去。?

何媛素来看不惯清河郡主做派,见她这个时候提起好友,险些跳起来,然而何夫人却死死按住她,“媛儿不要冲动。”

“她这是在给云暖难堪!”何媛险些怒吼出声,可她所有的话语都消失在被母亲捂住的嘴巴里,“娘,你这是在纵容她!你就不心疼大哥和小嫂子?”

一想到流掉的孙子、郁郁不得志的儿子,何夫人心里头都在滴血,她看了一眼坐在清河郡主身边脸色发白的儿子,只能咬牙,“她是郡主,何况太子人也在益阳。”

郡主又是郡主,她不就是仗着自己郡主的身份才在何家横行霸道,她是贵族不假,可他们也是堂堂世家!虽然比不上楚家强势,也容不得皇室如此糟践,更可况何家娶了清河郡主后,除了每年该进贡的,额外还多加了两万黄金,就是这样清河郡主还在何家头上作威作福,皇室根本就是把他们当奴才看!何媛眼睛里流露出一抹坚定,皇室不仁,世家何必屈居人下,看云暖不就做的很好?楚家新主,谁敢当着面惹怒她半分?

何媛安静下来,何夫人都以为是她想通了,哪里知道她暗搓搓的下定决心,鼓动何韬投靠楚家。

听说过楚云暖大名的人太多,可要说起来见过的,那可就没有几个人。此时此刻众人把注意力落到两个相争的郡主身上时,没有人注意到世家客席最上头的位置上坐了一个欺霜赛雪的美人。楚云暖四平八稳的坐下,就像没有听见清河郡主的话一样,漫不经心理了理镶银边的袖口,有女人的地方就是事多,正主都还没到,一群女人就闹了起来。不过,今日这霍清华还真是有些奇怪,明明他们两人是见过的,可她仿佛不认识自己一样。

霍清华有些古怪呢。

不同于楚云暖、赵毓璟两人的镇定自若,霍静娴猛的摔了手里的茶杯,“孙芸,你什么意思,拿我和楚云暖比,也不看看她配不配!”

见霍静娴勃然变色,清河郡主心里头愉悦无比,不禁喜形于色,“静娴你失态了,若是楚大小姐可不会像你这般,失仪失徳。”

这番话说的就像孙芸和楚云暖很熟一样,可说起来两人见都没有见过。上次参加过唐家寿宴的人,一个个的嘴脸抽搐,心里头腹诽不已,静娴郡主不就是摔了个茶杯而已,要是搁楚云暖身上,摔的就是那可就是你的人了,楚云暖的脾气实在不敢恭维。

霍静娴柳眉倒竖,“她算什么东西!楚大小姐,楚家,呵。”

这声冷笑是个人都能听出其中嘲讽的意味,赵毓璟意味深长的看了身边面容平淡的灰衣男人一眼,低声重复了一遍,“楚大小姐,楚家,呵?”

灰衣男人面色格外尴尬,“殿下,是我思虑不周。”此人正是易容后的霍清华,他虽然是男扮女装而活,可不代表他必须得每时每刻以女人的形象出现,除了在天京,永乐帝面前的霍静娴真的是他以外,其他人都是故而他手下培养了不少身高体型差不多的女死士,用作替身。原本这个替身表现出来性格习性,也就是天京时他惯有的性格,刁蛮霸道,口无遮拦,可招惹楚云暖,贬低楚家这种事分明是她自己的意思。

楚家先是给了平南王府真金白银无数,然后又送了一大批粮食,解决平南军后顾之忧,说起来还是整个平南王府的恩人。那死士这么说,是在挑拨平南王府和楚家,甚至是赵毓璟的关系!看到这个死士用饱含深情的目光看着赵毓璟的时候,霍清华眼底闪过一丝流光,不论她是真的爱上赵毓璟,还是被金尊玉贵的生活迷惑,这个死士的心都大了,绝不能留。

霍清华低声道,“这件事情,我会给殿下一个交代。”

赵毓璟轻轻点头,压低声音,“清华,我们只是合作,互惠互利的合作。”

言外之意霍清华听的清楚,静娴郡主和瑞亲王定亲,不过是为了两家更好合作,以姻亲之事掩盖背后种种,平南王府不可能出现一个真的静娴郡主和瑞亲王成亲。

楚云暖可以接受别人说道自己,却不能忍受有人质疑楚家,所以在霍静娴一番话说完以后,她立刻开口道,“楚家可没有楚大小姐。”

她声音低哑华丽,带着三分慵懒,七分危险,一下子吸引了各方注意。众人这才看在属于楚家客席上端坐着的楚云暖,她满身风华,雪衣银袍,鬓上一支沧海月明簪,融融如雪,耀眼如仙。众人惊艳于她的美丽,可见识过楚云暖凶残的人忍不住想要退避三舍,比如唐元兄妹,唐家现在虽说是隶属楚家,可楚云暖的手段还是叫人不寒而栗,唐元不敢造次。唐梦铃亦是乖巧万分,不说先是唐家毒杀楚云暖母亲,就说是她促成了自己和宁王表哥的婚事,她就该对楚云暖万分感谢。

清河郡主抬头,挑剔的看着楚云暖好半天,才说道,“你是什么人?”

楚云暖面上带着得体的微笑,“本家主楚云暖。”顿了顿,强调道,“楚家家主。”

是的,她是楚家家主,而不是外人说的楚大小姐,不是她要去计较这个名头,而是她不允许任何小看她。

清河郡主面上一黑,这个楚云暖分明就是在打她的脸,她先前问的是楚大小姐,她说了楚家没有大小姐,现在又说她是楚家家主,简直就是把她的脸皮往地上踩。清河郡主定了定神,道,“你这般年纪就成为家主,实属不易,我实在佩服,你——”

楚云暖不想和她寒暄,简单粗暴的打断对方的话语,“郡主不必太过夸奖本家主,毕竟本家主能力卓越,是其他人比不上的。何况,就算你夸了,我们今日的梁子也是结下的。”

楚云暖这句话可以说是厚脸皮了,可除了清河郡主一个人气得咬牙以外,所有人都觉得理所当然,楚云暖执掌楚家以后,楚家的确蒸蒸日上,稳坐四大家族之首的位置。

“本家主受太子邀请参加这次宴会,太子是主人,我们等太子理所当然,可清河郡主,你凭什么让我们等你?”

清河郡主顿时无话可说,她能说这是因为她在何家作威作福的习惯了?见她吃瘪,何媛忍不住拍手叫好,清河郡主狠狠瞪了她眼一眼。

“你和霍静娴之间有嫌隙,我管不着,可你有什么资格拿着我说三道四,我楚云暖再不济也是一个掌握实权的世家家主,而你孙芸不过一个公主的女儿,受着陛下庇佑才过得这样舒坦!我今天就把话放这里,我楚云暖的确是和瑞亲王退了婚,可缘由如何大家心里都清楚,家母去世不足一年,我为母亲守孝理所当然,难不成我还得拖着瑞亲王等我三年?!”

话是这样说,众人也都认同,可心里怎么就越想越别扭。对了,是楚云暖说的守孝而退婚,她这是在给别人解释,不希望其他人带着有色眼镜去看待瑞亲王,说瑞亲王忘恩负义。

这个道理别人想得到,赵毓璟自然也知道,他心里头一时间暖烘烘的,他紧紧握起拳头,若非这一日,他手里没有实在的权利,不是瑞亲王的话,楚云暖不是楚家家主的话,他们两人受到的非议一定更多。

赵毓璟眼睛顿时出现一抹光芒,锐利如同雪原上冉冉而起的太阳,带着万丈光芒融化冰雪,仿佛一柄劈开天地的寒刀。

这个由权利构成的世界里,他们只要退缩一步,等待他们的就是万丈深渊,哪怕只有阿暖一人手里握着权利也是同样的结果,他必须要与她一同努力。

阿暖太出色,短短一年几乎整合了半个南堂世家,而楚家又太耀眼,总有一日会被皇室铲除,他必须要得到那个位置,哪怕不能保楚家一世安稳,也可在他当权期间高枕无忧。哪怕他知道,阿暖心里有更大的筹谋,有更多的事瞒着他……可有时候他又在想,他在她最需要自己的时候毅然决然提出退婚,既然他都如此自私,又凭什么要求阿暖心里眼里都是他?

从没有一个人像阿暖这样矛盾,像她这样有太多的顾忌,虽然她看起来是那样强势霸道,可她知道,她不过是在掩饰心底的恐惧和柔软。阿暖,我到底要怎么,才能让你安心,让你心中只有我一个人。

旁边的白霖十分惊讶,原来她就是楚云暖,传言里丑陋无比,蛮横无理的楚云暖?看她妆容妍丽,鬓发如墨,肌肤似玉,面色冷凝更显得她高贵冷艳,与清河一比,她浑身的威仪更像是皇室中人,对了她不正是前汉皇室的后人么?天下礼乐尽出前汉,楚云暖如此气质卓越也是有道理的。只是太子……白霖在心底叹了口气,纵然不想承认,太子的确是配不上楚云暖,莫说当时他还和皇后姑姑预备让楚云暖为妾。

霍静娴亦是蒙了,原来楚云暖就坐在她的不远处,还冷眼瞧着这一场闹剧,霍静娴的脸火辣辣的疼。当然更疼的还是清河郡主,面对众人戏谑的目光,清河郡主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下去,她格外不悦的瞪了一眼身边只顾喝酒的丈夫,何韬跟没有看见一样,依旧自顾自的喝着酒。要是平时,清河郡主一定摔了他手里的酒杯然后转身就走,可是现在不可以,这是太子点名举报的宴会,下面还有这么多的夫人小姐看着,她绝不能在这个时候丢了面子,清河郡主深吸好几口气,才把心头的怒火压下去。

清河郡主这边才把火气压下去,那一边就听见婢女道,“太子殿下到——”

众人顿时起身,朝着身后参拜,太子淡金色的锦绣华服,腰上玉带碧绿,和身边一个身材高挑,面若桃李的水红色衣服的美人一同前来,那美人让所有人都眼熟得很,玉美人唐梦瑶,原来唐家这么有本事,把美人都送到了太子身边,故而所有人看唐元的目光都充满了戏谑之色,面对过阴晴不定的楚云暖,唐元表示十分淡定。唐梦瑶被太子半抱在怀里,期间目光没有相唐元投过半分,亦步亦趋的和太子一同入席,两人坐下后太子方才挥手让人起来。面对太子,本来还十分霸道的清河郡主跟换了一个人一样,笑容婉约的朝太子行礼,“见过太子哥哥。”

赵毓宸让人起来,抱着怀里的美人漫不经心的问道,“你们方才在说什么,这么开心。”

清河郡主自然是知道太子要纳楚云暖为妾的事情,她眼珠子一转,笑道,“臣妹不过是和楚,楚家主说笑几句。”

楚云暖也来了。赵毓宸顿时来了兴趣,说起来他还没见过楚云暖呢,他忙问道,“楚云暖,哪里?”

唐梦瑶捏紧手里的拳头,看清河郡主的目光十分不善,这段时间她一直陪着太子,好不容易太子都快忘了楚云暖,孙芸这个贱人非得提起来。清河郡主的背后顿时升起一股冷意,酥酥麻麻的,她以为是因为楚云暖的缘故,所以她十分开心的朝太子介绍起楚云暖来,世家家主又怎样,还不是得给人做妾,有什么好得意的。清河郡主的一时疏忽和一时得意,简直让她后来后悔死。

白霖毫无办法,格外无奈的看着赵毓宸把目光落到楚云暖身上,满眼惊艳,楚云暖的确是美,异于南堂三姝,又美于天京女子。

面对赵毓宸的目光,楚云暖依旧端端正正的坐着,微笑道,“聚福楼偶遇,田二公子的诗,很不错。”

白霖瞬间就想到了那一首要命的诗,他此时真希望太子不要犯傻,要是楚云暖一激动把诗给抖了出来,那简直不敢想象。赵毓宸动作一顿,很快想起了他喝高了的时候脱口而出的诗,头皮一阵阵的发麻,要是父皇知道这件事,他铁定会被训斥一番。美人固然好,可他消受不起,赵毓宸蔫不拉几的坐会凳子上,道,“开席吧。”

赵毓宸一开口,宴会如常举行。

宴会如常举行。

酒至半酣的时候,清河郡主道:“今日的宴会,有美酒,怎么能少了歌舞助兴?太子哥哥,臣妹命人编排了舞蹈,还请太子哥哥赏光一看。”?

清河郡主的话,就是在讨好太子一个人,把在场的客人们都忽视了一个遍,顿时叫人不悦,可太子在上,也没有人不是趣儿的甩脸子。

赵毓宸点头,这时候众人就看见一个穿着一身粉衣流仙裙蒙面少女随着一群白衣舞姬款款而来,她体态丰盈,双瞳剪剪,肤白胜雪,她恭敬地朝众人施了一礼,就开始随着音乐跳舞。音乐是常见的阳春白雪,琴师琴音十分的美妙,诸女长袖漫舞,无数花瓣从袖中飞出,花香沁人,少女峨眉婉转,双臂轻动,裙摆飞扬,以右足为轴,轻舒长袖,白衣舞姬若绽开的花蕾一般,向四周散开,美人双袖或笼或开,遮掩住弯月一样的眼睛,她身姿轻盈优美、飘忽若仙,众人如痴如醉的看着她曼妙的舞姿,几乎忘却了呼吸……

舞蹈结束好久,众人才如梦初醒,回味刚才,简直像做了一场梦一样。?

在场所有人都有些恍神,只有楚云暖若有所思的抚摸的手上的祖母绿戒指,坦白说,这个女人的舞蹈一般,说起来还不如孟莲以舞作画来的惊艳,而众人这样的反应……楚云暖笑了笑,看清河郡主的目光充满戏谑,她还没出手呢,这清河郡主就快把自己给作死了。

“郡主府上的人,的确舞技高超。”第一个赞叹的人竟然不是赵毓宸,而是下坐的一个世家公子,话刚落音宣平伯家的小伯爷也忙不迭的称赞,神态激动,叫人惊讶。

清河郡主笑了笑,“太子哥哥觉得如何?”

赵毓宸也是嫉妒沉迷其中,若不是清河郡主问话他还沉迷在粉衣少女的舞蹈之中,空气里似乎还充满着梦幻的味道。赵毓宸双眼恍惚,“不错,清河好眼光。”

清河郡主满脸得意,丝毫没有注意到粉衣少女眼中一闪而过的冷凝。

------题外话------

关于第124章重复问题,这因为我先前发错了章节,发成第111章,楚老即贺梅,后来我修改过多增加了三千字在里面,如果还是觉得那一章白订阅了的话,明天新更新的,我先发两千字,先订阅,然后我往里面补上四千字。明天的,记得订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