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宴会事多,祝由魅惑(补五千)/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宣平小伯爷也不知道抱着一种怎样的想法,双眼放光的看了一眼少女,然后看向清河郡主,请求道,“郡主,可不可以再请这位姑娘再跳一支舞?”??

?他说的姑娘二字,正是把她和舞姬给区分开了,没想到这宣平小伯爷还有点聪明劲儿,只是——楚云暖皱了皱眉头,回头看了何媛一眼,??按理说江靖应该就是这个时候和媛媛定的亲,然后就是两人迅速成婚,只是看着未婚夫这样在意其他女人,何媛脸上怎的就不见丝毫变化,不过也好,江靖就不是良人。??

清河郡主笑道,“这我说的可不算,人家也是一个千金小姐,今日跳舞还是看在我这个嫂子的面子上。”??

能称呼清河嫂子的只有何家的小姐,但何媛好端端坐在那里,那么只剩下何家庶女了。一个庶女而已,竟然能得郡主看重,也不知道是心机太深,还是其他的什么……可当着正经小姑子的脸,抬举其他人,这清河郡主也没有传言里那样温良贤淑。

这下子何媛脸色都变了,她说这人怎么这么眼熟,原来是她的庶妹何姝。何止是何媛变色,再坐的客人们各个都用惊讶的眼神望着清河郡主,何郡马只有一个嫡亲妹妹,就是先前一直帮忙招待客人的何媛,清河郡主没给人家一句好话、一个好眼神不说,还在人家面前亲昵的说起一个庶女来,这不是在打何媛的脸么。??

众人的诧异清河郡主都看见了,她还以为众人都为何姝的舞技所折服,故而她面上有藏不住的得意,何姝是她举荐,若是能入了太子的眼睛,对她来说百利而无一害。还记得前汉时期的武帝的姐姐平阳公主,就是向自己的武帝献上美人卫子夫,成为一个拉下了陈阿娇的舞女皇后,也是这样才有后来南堂楚家的出现……??

既然平阳公主可以,她清河也一定可以!太子爱美人,何姝样貌也算各种翘楚,尤其是舞,连她这个女人看了都忍不住的心动。??

何姝上前一步,美目盈盈,“小女何姝见过太子殿下。”????

赵毓宸眼中有些痴迷之色,再仔细看眼神却有一些恍惚,若提线木偶,“免礼免礼。”??

楚云暖眼底深意愈发浓郁。

唐梦瑶脸上还在勉强维持着笑容,??只是暗地里一双眼睛冷冷盯着何姝还有清河郡主,如今唐家家主是她得罪过的唐元,而永乐帝又下了旨,让她入宫,唐家她回不去,宫她又不能入,也就是是说她现在唯一的出路就在太子身上,不论太子是否真心待她,只要能让太子带她入东宫就好。可若是太子瞧上了其他人,那她该如何?那不就是死路一条,不,她绝不允许!??

唐梦瑶勾起唇畔,道:“殿下,我们南堂女子都是精通琴棋书画的,何不请大家表演一二?再说何小姐一舞跳完也是有些累了的,殿下意下如何?”????

唐梦瑶这么做自然不是无缘无故的,自古以来南堂多美人,依赵毓宸的性子是绝不会拒绝的,唐梦瑶胜券在握,何姝舞蹈一般,只不过是用花瓣占了新奇而已,若论心思奇巧,她可远远不如当日唐家寿宴上纱上作画的孟莲。而唐梦瑶坚信一件事,在见识过孟莲的舞技之后,定有不少世家小姐回去苦心钻研,只要给她们一个机会,定然能百花齐放,到时候何姝又算得了什么。??

赵毓璟最烦的就是参加宴会时一群女人七弯八拐的说话方式,宴会上女人多,是非也多,故而他就不太乐意参加任何宴会,今日来以瑞亲王身份前来也是因为楚云暖的关系,不过话又说回来,雍王怎么还没有到?他实在是不耐烦了!??

赵毓宸欣然点头,可还是客气的问了一句:“不知诸位小姐们可否愿意表演一二?”????

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在座的名门闺秀们对视一眼,大齐不讲究男女大妨,这种公开场合的表演是一个很好展示自己的机会。太子的宴会,不要说各大世家的公子,就连皇子和天京贵族都在座,若是能够得到他们其中一个人的青睐,那就是跃上枝头好事了,对自己对家族都是千好万好,更何况,这种千载难逢的扬名机会,错过一次可就再也没有了,就算没有得到谁的青睐,只有表演得好,得太子一句夸赞,对日后嫁娶也是极好的!??

所有人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只有楚云暖看着笑容中带了一丝垂涎的赵毓璟,淡淡笑了笑。这位太子殿下啊,真的是忘了举报这次宴会的目的了,益阳郡九原府水患,他本是应该举报宴会要求世家拿出银子,或者是当着世家的面来个杀鸡儆猴,处理了蔡桓,给雍王致命一击,可是他的目光竟然落在了南堂女人身上。楚云暖默默摇了摇头,唐梦瑶聪明,懂得把握人心,懂得祸水东引,当时若不是她对司徒衍有了几分意思而被孟莲算计的话,她说不准会成为唐家新主,不必抓着赵毓宸这棵歪脖子不放。??

赵毓璟由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就连赵毓宸都忽略了他,不过在赵毓宸眼中除了先皇后嫡子赵毓珏以外,其他的兄弟都不是威胁。赵毓宸不在意不代表白霖不注意,他目光频频落到赵毓璟身上,带着审视,带着怀疑,一时间都没有去看下面百花齐放的表演。??

唐梦瑶料的不错,有小姐受孟莲纱作画的启示,新创了一套别开生面的舞蹈,同样是绢上画,可那位董小姐别出心裁的地上铺了巨大的白绢,换上洁白的舞鞋和舞衣后,以双足为笔,蘸各色颜料,和着一支欢快的曲子,边跳边画的做出一副大齐山河图来。这支舞蹈取意新奇,舞姿优美,比何姝故作飘逸华丽的舞蹈多了几分优雅,一时间吸引了赵毓宸全部的注意力。??

一舞毕,霍静娴直接让人支撑起那一副一仗来长的画,画上是大齐的山山水水,有富庶的南堂、苍茫的西北草原、连绵起伏山脉……不远处更是有一轮红日从地平线上跃起,只让人觉得刹那间光芒四射,栩栩如生的画可见她的画技炉火纯青。董小姐还没来得及退下换上衣服,赵毓宸当时就抚掌而叹,“好!好画,好舞!梦瑶,你说的不错,南堂女子果然精通琴棋书画,这等画作天京贵女也不见得能够画出!”??

唐梦瑶如有荣焉,“殿下谬赞,南堂女子当然出色。”??

她是南堂人,太子夸奖南堂是她的荣幸。??

赵毓宸忽的哈哈大笑,他最喜欢的就是唐梦瑶这个模样,不卑不亢的,不因他是太子就卑躬屈膝、趋炎附势或是战战兢兢,天京城里这样的人他见过太多太多,实在让人索然无味。白霖以为他是看中了唐梦瑶的美貌,所以不顾人伦把她收到了身边,可真的是这样?没有人知道当一个皇帝宠爱的太子是怎样的无奈,别人玩耍时他要学习,别人睡觉时他还要学习,他多么渴望曾经母后还不是皇后,他还不是太子的日子。日复一日的学习里,他实在是烦了所有人从小到大在他耳朵边说他要怎样怎样的,就像白霖,自以为和母后是亲戚,一直在他耳边说三道四,他是太子,是诸君,想怎样就怎样,这些人凭什么干预他的生活???

只有唐梦瑶,她是真的用心在对待他,对,用心算计他成为她的保护伞,可他乐意,皇室的情爱本就是在权利的基础上。??

“赏!”赵毓宸揽着唐梦瑶,对着舞衣上还沾着颜料的小姐道,“你舞跳的好,那孤就赏你金丝雪绒一件,黄金千两。”??

董小姐忙跪下谢恩。??

赵毓宸随意摆摆手,“楚家主,你也知道孤囊中羞涩,故而这黄金千两还是你替给孤赏了吧。”??

这句话说的赵毓宸一点儿也不觉得尴尬,一双眼睛乐呵呵的盯着楚云暖看。白霖略略起来的身体一下子又坐了回去,松了一口气,他刚才还以为太子忘了举办宴会的目的,还好还好太子总算开口了,虽然用的理由不是那么光彩。这一瞬间,白霖把心心念念的救命之恩给忘了。??

远处的赵毓璟望着,紧紧皱起了眉头。????

这些人,阿暖明明没有主动招惹他们,可他们还是前仆后继地冲上来来找麻烦,就跟不要命一样。?很何况,世家的钱财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让赵毓宸想要就要,他莫不是忘了先前的教训。??

这个时候,楚云暖眉头轻轻皱了起来,似乎是在苦恼在思考,顿时,赵毓宸觉得自己这个理由英明无比——用世家牵制世家。他都开了口,就算不看在他的面子上,看在人家董小姐家族的份上,楚云暖也应该给钱吧,只要她给了千两黄金,那接下来就好办了。不过是沫水改道淹没些田地而已,只要随便花上点银子就能轻轻松松的解决,那么从世家那里坑来的银子就落入他手里,简直是横财。??

一时间,偌大的宴席鸦雀无声,世家子弟们各个把眼神投到了楚云暖身上。楚家是世家之首,楚云暖第一个给了,接下来太子要是狮子大开口,他们这些世家也不得不给,可若是楚云暖不给,太子的颜面怎么办,还有董家小姐,总不可能一直就站在哪里,那得多尴尬。

董小姐心里叫苦不迭,人家表演个节目不是得到另眼相看就是得了大把的赏赐,可轮到她呢,就变成了现在这样不上不下的局面。一边是得罪太子,一边是得罪世家,董小姐额头都有冷汗下来,董家不过二流世家之末,她又素来不得父亲疼爱,若是今天这事处理不好,她回去,和母亲两人可没有好日子过。

这边董小姐心头焦急万分,而楚云暖那边却漫不经心,言语颇为直接的说道,“太子要给董小姐赏赐,而自己不想掏腰包,所以找的本家主?可太子殿下,你是本家主什么人?难不成你还打着要本家主入东宫给你当个妾?”

那次的事情不仅在南堂传的沸沸扬扬,后来楚家送了一个玉矿,更是把这件事情传的人尽皆知。楚家前家主新丧,太子就迫不及待的逼一个守孝的世家家主嫁他为妾,而且这个女人还是他亲弟弟的未婚妻。人们总喜欢用最恶毒肮脏的想法来看待皇室,茶余饭后,有多少人揣测瑞亲王退婚都是太子逼迫的结果,毕竟当时瑞亲王只是一个八皇子而已。

赵毓宸没想到楚云暖竟然不按套路出牌,那次的事情对他影响十分大,父皇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勉强把事情给压下去,同样也是为了给天下人一个交代,又是赏赐给楚家上氾郡的土地的,又是封了老八一个亲王。楚家得了便宜,老八得了好处,就他一个人平白惹了一身腥。现在楚云暖又旧事重提,让赵毓宸心中格外不悦,尤其是看着下面人看自己的奇怪眼神只让他觉得自己仿佛没穿衣服一样,火辣辣的尴尬。

“楚家主是不愿意?”赵毓宸选择性的忽略周围异样的目光,坚定不移要求楚云暖或者是世家掏钱。

楚云暖抬头,一字一句,“本家主的确不愿意。”

从来没人这么不给他面子,赵毓宸陡然沉下脸。

何姝跳一支舞,本来引起了各方的惊艳,可唐梦瑶几句话就让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而现在楚云暖有出现,赢得八方注目,她心中是格外不甘的。这个楚云暖,和何媛在一起的时候就三番两次找她麻烦,现在居然还踩她一脚,简直是过分!为了让大家继续把目光放到自己身上,何姝上前用娇娇柔柔的声音道,“太子殿下都开了玉口,楚家主还是如此推脱,未免过分了些。”

何姝原本以为这句话会赢得再坐大多数人的认同,可实际上她得到的确是无数个惊讶中带上嘲讽的眼神,何姝百思不得其解。

唐梦瑶冷笑,不吭声,这人是没有见识过楚云暖的手段,才敢这么和楚云暖说话。想在太子面前留个好印象这可以,可这件事情谁碰到谁倒霉,一边是太子,一边是世家,得罪了谁都不好过,这天下不是人人都是楚云暖,怒打宁王还不被皇室怪罪。

楚云暖对何姝的印象始终停留在媛媛不安分的庶妹上头,她正眼都没有看对方,而是道,“何家你能做主?要是何家给,我就给。”

何姝顿时无话可说,她虽得父亲几分宠爱,可也没有到张口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地步。想到这里,何姝心中埋怨起楚云暖来,不就一点点钱财么,你楚家家大业大的难道还在乎这一点点,她现在才想明白为何方才没有人开口说半句话,可这个时候,她骑虎难下。

“楚家主你——”何姝蓦的抬眸,眼泪汪汪的看着楚云暖,眼中含着倔强,偏偏身姿娇弱,仿若无力,一身粉衣竟有几分萧索的味道。

这般欲哭不哭的作态就像是楚云暖欺负了她一般,看的在场的客人莫名其妙的心疼起美人来,有几个人差不多都站了起来,然后被家中长辈给按了下去。几个独自前来公子亦是蠢蠢欲动,若不是考虑楚云暖积威太盛,几人说不准就要站起来指责楚云暖。虽说不敢指责,可几人还是用一种埋怨、抱不平的目光瞪着楚云暖,尤其是先前为了何姝扔出的一朵花打破头的两兄弟目光最为凶恶。

赵毓宸因为楚云暖冒犯而发的升起的怒火,陡然转变成了美人被欺辱的不愤,他对楚云暖怒目而视。这种转变坐在他身边的楚唐梦瑶第一个感觉到了,她又惊又奇,在赵毓宸欲发作的时候轻轻拉了他一把,其实唐梦瑶是有私心,不仅仅是因为何姝可能动摇她的在太子心里的位置,同样是因为太子日后想要打败其他皇子荣登宝座,必须得到世家支持,比如南堂世家第一的楚家,得罪楚云暖并不是一件好事。

赵毓宸猛的回头看着唐梦瑶,目光虚幻缥缈却又带着三分凶狠,唐梦瑶顿时觉得不对劲儿。

霍清华摸着下巴啧啧称赞,连个脸都没有露就惹得何方注意,连楚云暖和唐梦瑶两个如珠似玉的绝色美人都不如她。霍清华很中肯了评价了一句,“这个何姝有古怪。”

赵毓璟修长的手指握着玉色的酒杯,眉眼寡淡的如玉刻一般,眸子里冷漠一片,事不关己。

何姝摇摇欲坠,娇弱无比,江靖看在眼里心里疼痛不已,立刻道,“楚云暖,你做什么咄咄逼人,姝妹妹也只是实话实说。”

江靖一番话赢得了大多数公子的认同,一个个摩拳擦掌的支持起江靖来。楚云暖又不是没有遇到过这种几乎是众人指责的场面,她淡定以对,依她如今的权势就算天下人都看不惯她,又能拿她怎么办?

何媛气得咬牙,平日里就用这副模样惹得父亲对她不喜,现在竟然还想故技重施,还有这个小伯爷,眼睛长到脑门儿上去了!楚云暖示意何媛稍安勿躁,抬手取了秋芷递上来的湿帕子慢条斯理的擦拭纤纤玉指上葡萄汁儿,方才看向清河郡主,“何姝献舞是清河郡主举荐?”

清河郡主虽觉得莫名其妙,可还是回答道,“自然。”

楚云暖但笑不语,转眸看向江靖,“这位——”楚云暖顿了顿,她曾经的确见过这个人,可现在的楚云暖的并不认识他。

江靖立刻挺起胸膛,下巴昂的高高的,“在下宣平伯府江靖。”

楚云暖连头都没有点,冷漠转过头,不去看他,一时间让江靖的自尊心备受打击,想他也是天京城数一数二的贵族子弟,现在在南堂居然被人这么忽略,还没等他发作,就听楚云暖又问道,“江靖你口里的姝妹妹可是何姝?”

何姝心中顿时升起一种发毛的感觉,她反射条件的想要否认的,可江靖嘴巴快的很,掷地有声道,“那是当然!”

何姝顿时心惊肉跳。

楚云暖蓦的笑了,意味深长,她又说道,“太子殿下座前,带面纱见君,视为殿前失仪,应当庭杖三十。”

夏妆很快明白过来,她快步走到何姝面前,不容反抗抬起何姝带着面纱的脸庞,一把扯落,露出何姝那一张不算绝色的脸蛋。何姝的容貌不算差,或许是先前给人的感觉太过惊艳魅惑,又或许是因为楚云暖的话语太冷太清,一时间让沉迷其中的公子们猛的醒悟过来,他们这才想到一件事,一个人对何姝心疼正常,可他们这么多人呢?公子们也不是傻的,顿时,他们连忙退避三舍,浑身冷汗爆起,不敢再看何姝,就连差点打的头破血流的两兄弟更是在刹那间兄友弟恭起来。

楚云暖不冷不淡的问道,“太子殿下说呢?”

赵毓宸就算再愚蠢这时候也知道楚云暖说的并不是何姝殿前失仪的问题,而是他莫名其妙对何姝生出的心疼之感,他见过的美人无数,不可能对何姝生出这种汹涌而又奇怪的感觉。赵毓宸眸中杀意毕露,他在宫中多年,遇到的情况千奇百怪,这种情况他虽然闻所未闻,可他也知道自己中招了,就是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中的招。

何姝噗通一声跪了下来,脸色惨白。

楚云暖身体往后仰,一手放在膝上,一手捻起一朵花来,轻轻一嗅,笑道,“你的舞蹈不错,花瓣用的也不错,尤其是——花香。”

最后两个字很轻很轻,却足够让所有人听到。

地上的花瓣依旧飘散在地上,带着沁入心扉的味道,楚云暖这句话落音的时候,唐梦瑶也捡起地上的花瓣闻了闻,猛然变色,赶紧扔了出去,“这是,七星海棠!”南堂世家女都懂些香料,这是和琴棋书画一样世家女必须学习的技能,这花瓣不是真花,而是用一种名字七星海棠的迷药泡制而成,辅以其他香料,有魅惑的作用。也是这时候唐梦瑶猛的明白过来太子先前的怪异的来自于哪里,这世上有一种秘术名为祝由术,可蛊惑人心。

“祝由术……”唐梦瑶心有余悸,僵硬着脖子看向楚云暖,她是从什么开始知道的。可是唐梦瑶也清楚的知道一件事,要不是何姝后来跳出来指责她,她肯定不会叫何姝身败名裂。

赵毓宸也听过祝由术的大名,他身上一惊,立刻抚开案头的花瓣,却还是觉得浑身不对劲儿,当下招手让奴才打扫,满院子的花瓣被清扫干净,新点上的熏香冲淡了甜腻魅惑的味道,赵毓宸这个时候才抬起脑袋,怒道,“何姝你好大的胆子!”

何姝浑身抖如筛糠,跪在地上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能不停的磕头,江靖一惊,当下站出来说道,“太子殿下息怒,姝妹妹只是无心之失。”

“无心之失?江靖你这话什么意思?要为你的姝妹妹开脱也不能用这句搪塞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乃人中龙凤,有女子爱慕也是正常的,可万不能用这种手段。”

江靖一时无语,他本就不是伶牙俐齿的人,面对楚云暖如此犀利的话语,竟然无话反驳。他怒瞪着楚云暖,楚云暖亦是瞧着他,笑生两靥,竟有一丝冷酷流露出来,这个时候楚云暖终于想到何姝是谁了,她不就是何媛嫁给江靖以后,惹得江靖宠妾灭妻的女人,江靖的心头爱,原来她竟然是何媛的庶妹!既然江靖和何姝情深义重,那她就废了这两个人,让何媛高枕无忧。

“楚云暖你不要污蔑姝妹妹……”过了许久江靖只能干巴巴的憋出这样一句话。

这下子楚云暖没有说话了,反倒是赵毓宸用一种格外怪异的眼神看着江靖,这一声一声的姝妹妹让赵毓宸不得不产生一种怀疑,宣平伯府大小姐正是老九的皇子妃,宣平伯府又是不是为了能让老九上位而对她用美人计,而这一系列事情中何家又扮演了一种什么样的角色?

赵毓宸的怀疑和杀意,让何家几个人刷刷刷的跪了一地,偏偏清河郡主还没有反应过来,呆楞楞的看着面色含霜的赵毓宸,何韬也不去拉她,只顾伏地跪下,嘴里什么话也不说,只是一双透露的醉意的眸子里出现几分锐利之色。

清河郡主上前一步,面带不解,“太子哥哥,你这是怎么了?”

一想到何姝竟然对他做手脚,而他还不自知,傻傻的要为何姝出头,赵毓宸只觉得自己的威严被人挑衅,他将案上的酒杯拂了出去,啪的一声,数个酒杯在清河郡主面前碎开,清河郡主吓得后退了一步,“太子哥哥。”

赵毓宸咆哮道,“何姝是你举荐,清河你心里打的什么主意!”何媛气得咬牙,平日里就用这副模样惹得父亲对她不喜,现在竟然还想故技重施,还有这个小伯爷,眼睛长到脑门儿上去了!楚云暖示意何媛稍安勿躁,抬手取了秋芷递上来的湿帕子慢条斯理的擦拭纤纤玉指上葡萄汁儿,方才看向清河郡主,“何姝献舞是清河郡主举荐?”

清河郡主虽觉得莫名其妙,可还是回答道,“自然。”

楚云暖但笑不语,转眸看向江靖,“这位——”楚云暖顿了顿,她曾经的确见过这个人,可现在的楚云暖的并不认识他。

江靖立刻挺起胸膛,下巴昂的高高的,“在下宣平伯府江靖。”

楚云暖连头都没有点,冷漠转过头,不去看他,一时间让江靖的自尊心备受打击,想他也是天京城数一数二的贵族子弟,现在在南堂居然被人这么忽略,还没等他发作,就听楚云暖又问道,“江靖你口里的姝妹妹可是何姝?”

何姝心中顿时升起一种发毛的感觉,她反射条件的想要否认的,可江靖嘴巴快的很,掷地有声道,“那是当然!”

何姝顿时心惊肉跳。

楚云暖蓦的笑了,意味深长,她又说道,“太子殿下座前,带面纱见君,视为殿前失仪,应当庭杖三十。”

夏妆很快明白过来,她快步走到何姝面前,不容反抗抬起何姝带着面纱的脸庞,一把扯落,露出何姝那一张不算绝色的脸蛋。何姝的容貌不算差,或许是先前给人的感觉太过惊艳魅惑,又或许是因为楚云暖的话语太冷太清,一时间让沉迷其中的公子们猛的醒悟过来,他们这才想到一件事,一个人对何姝心疼正常,可他们这么多人呢?公子们也不是傻的,顿时,他们连忙退避三舍,浑身冷汗爆起,不敢再看何姝,就连差点打的头破血流的两兄弟更是在刹那间兄友弟恭起来。

楚云暖不冷不淡的问道,“太子殿下说呢?”

赵毓宸就算再愚蠢这时候也知道楚云暖说的并不是何姝殿前失仪的问题,而是他莫名其妙对何姝生出的心疼之感,他见过的美人无数,不可能对何姝生出这种汹涌而又奇怪的感觉。赵毓宸眸中杀意毕露,他在宫中多年,遇到的情况千奇百怪,这种情况他虽然闻所未闻,可他也知道自己中招了,就是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中的招。

何姝噗通一声跪了下来,脸色惨白。

楚云暖身体往后仰,一手放在膝上,一手捻起一朵花来,轻轻一嗅,笑道,“你的舞蹈不错,花瓣用的也不错,尤其是——花香。”

最后两个字很轻很轻,却足够让所有人听到。

地上的花瓣依旧飘散在地上,带着沁入心扉的味道,楚云暖这句话落音的时候,唐梦瑶也捡起地上的花瓣闻了闻,猛然变色,赶紧扔了出去,“这是,七星海棠!”南堂世家女都懂些香料,这是和琴棋书画一样世家女必须学习的技能,这花瓣不是真花,而是用一种名字七星海棠的迷药泡制而成,辅以其他香料,有魅惑的作用。也是这时候唐梦瑶猛的明白过来太子先前的怪异的来自于哪里,这世上有一种秘术名为祝由术,可蛊惑人心。

“祝由术……”唐梦瑶心有余悸,僵硬着脖子看向楚云暖,她是从什么开始知道的。可是唐梦瑶也清楚的知道一件事,要不是何姝后来跳出来指责她,她肯定不会叫何姝身败名裂。

赵毓宸也听过祝由术的大名,他身上一惊,立刻抚开案头的花瓣,却还是觉得浑身不对劲儿,当下招手让奴才打扫,满院子的花瓣被清扫干净,新点上的熏香冲淡了甜腻魅惑的味道,赵毓宸这个时候才抬起脑袋,怒道,“何姝你好大的胆子!”

何姝浑身抖如筛糠,跪在地上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能不停的磕头,江靖一惊,当下站出来说道,“太子殿下息怒,姝妹妹只是无心之失。”

“无心之失?江靖你这话什么意思?要为你的姝妹妹开脱也不能用这句搪塞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乃人中龙凤,有女子爱慕也是正常的,可万不能用这种手段。”

江靖一时无语,他本就不是伶牙俐齿的人,面对楚云暖如此犀利的话语,竟然无话反驳。他怒瞪着楚云暖,楚云暖亦是瞧着他,笑生两靥,竟有一丝冷酷流露出来,这个时候楚云暖终于想到何姝是谁了,她不就是何媛嫁给江靖以后,惹得江靖宠妾灭妻的女人,江靖的心头爱,原来她竟然是何媛的庶妹!既然江靖和何姝情深义重,那她就废了这两个人,让何媛高枕无忧。

“楚云暖你不要污蔑姝妹妹……”过了许久江靖只能干巴巴的憋出这样一句话。

这下子楚云暖没有说话了,反倒是赵毓宸用一种格外怪异的眼神看着江靖,这一声一声的姝妹妹让赵毓宸不得不产生一种怀疑,宣平伯府大小姐正是老九的皇子妃,宣平伯府又是不是为了能让老九上位而对她用美人计,而这一系列事情中何家又扮演了一种什么样的角色?

赵毓宸的怀疑和杀意,让何家几个人刷刷刷的跪了一地,偏偏清河郡主还没有反应过来,呆楞楞的看着面色含霜的赵毓宸,何韬也不去拉她,只顾伏地跪下,嘴里什么话也不说,只是一双透露的醉意的眸子里出现几分锐利之色。

清河郡主上前一步,面带不解,“太子哥哥,你这是怎么了?”

一想到何姝竟然对他做手脚,而他还不自知,傻傻的要为何姝出头,赵毓宸只觉得自己的威严被人挑衅,他将案上的酒杯拂了出去,啪的一声,数个酒杯在清河郡主面前碎开,清河郡主吓得后退了一步,“太子哥哥。”

赵毓宸咆哮道,“何姝是你举荐,清河你心里打的什么主意!”

清河郡主嗫嚅着嘴角,最终还是扑通一声跪下,“臣妹不敢。”

好好的一场宴会,原本是为了像世家索要财物,现在竟然转变成太子兴师问罪。白霖心里赞叹一句,这楚云暖好生厉害,硬生生把太子的目光移向别处,偏偏太子和他都没有察觉到丝毫怪异。

赵毓宸发泄完后,才惊觉自己失态,他一抬眼却见菏泽园入口处有一个人一直微笑着瞧着这一场闹剧……

清河郡主嗫嚅着嘴角,最终还是扑通一声跪下,“臣妹不敢。”

好好的一场宴会,原本是为了像世家索要财物,现在竟然转变成太子兴师问罪。白霖心里赞叹一句,这楚云暖好生厉害,硬生生把太子的目光移向别处,偏偏太子和他都没有察觉到丝毫怪异。

赵毓宸发泄完后,才惊觉自己失态,他一抬眼却见菏泽园入口处有一个人一直微笑着瞧着这一场闹剧……

------题外话------

这几天我妹妹结婚,我忙着帮忙,昨天又被车给撞一下,有点轻微脑震荡,晕的不行还有点恶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