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世家我说了算/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毓宸缓缓站起来,整理的衣服,矜贵温和的笑了,“大哥。”

他如此斯文的模样,简直和方才大相径庭,就像刚才咆哮发怒的人不是他一样。

能让贵为太子的赵毓宸称上一句大哥的也只有一个人,先皇后嫡子雍王赵毓珏。众人顺着赵毓宸的目光往后看,那是一个仪神隽秀的年轻男子,一身春衫是浅蓝色的上好丝绸,上绣雅致的竹叶花纹,滚边雪白,显得腰瘦肩宽,头上羊脂玉冠散发着柔光,他倚在一棵树下,未语先笑,杏子状的眼睛里光辉攒动,这是一个将礼仪和随性刻画到骨子里的人。

白霖瞠目结舌,这位爷何时来的南堂?

赵毓璟却勾起唇角淡淡的笑了,这个人还真是时时刻刻的在给太子挖坑跳,非得等到太子出尽洋相以后才出现,真的是可恶啊。也是,两相对比之下,谁更出色不是显而易见的,太子这一局又输了。

赵毓珏的出色是毋庸置疑的,否则永乐帝也不会三番四次扶持一个又一个的儿子和他相都,从而保住太子名不正言不顺的位置,他一出现就像一个发光体,无时无刻不吸引着周围人的目光。

就在这时,忽然响起了一声女子的惊呼声:“雍王!是雍王殿下!”

这一声惊呼唤醒了众人,一众千金小姐们羞红着脸见礼,雍王身份贵重不说,容貌还如此俊俏,叫人心神荡漾。

赵毓璟笑着道:“大哥。”??说完后他顺带往下挪了一个位置,表示自己的尊敬,抛开两人的立场不说,雍王赵毓珏的确是一个让人尊敬的人。

赵毓珏绷着脸皮点了点头,“八弟。”??

皇室的两个最俊美皇子站在一起,那场面总是赏心悦目的,楚云暖会心一笑,说起来这两人才是最后的赢家,若不是后来九嶷山一战赵毓璟死在她手里,两人联手的话,北国定然湮灭。雍王,他应该就是赵毓璟问鼎皇位最大的对手了吧,只是这两人间的事情她并不打算插手。

然而赵毓宸却觉得刺眼无比,皇室兄弟,最后总是免不了同室操戈,这两人在他面前装什么兄友弟恭。还有老八,不就是封了个亲王而已,到时候还不是自己想捏死就捏死,所以他这是在找靠山?

白霖分外奇怪,在雍王赵毓珏入席后问道,“雍王殿下何时来的南堂?”

赵毓珏目光若有若无的扫过依旧跪在地上的清河公主,并未理会白霖的问话,白霖不过一个侯爵之子,还没有他有问必答的地步。

“说到底清河也是阳婀姑姑的女儿,太子,这该给的面子还得给。”

赵毓珏语气淡淡的,偏偏太子就从里面听出了几分说教的味道来,从小到大,他这一位哥哥一直是他头顶上的一座大山,就算后来他避退雍王府,爱上唱戏,玩物丧志也还是有不少人明里暗里的拿自己和他比较,赵毓宸心里是不愤的,可却也毫无办法。

“起来吧。”赵毓珏声音温和的对着清河郡主说道。

这是在这种时候唯一一个敢替她说话的人,河郡主几乎是感动的热泪盈眶,实际上,她原本待字闺中的时候,最看不起的人就是这个只知道听戏唱戏的表哥,一直觉得他不务正业,哪里比得上太子哥哥,曾不止一次的对他恶语相向,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是他替自己说话出头。

雍王明摆着要跟他作对,赵毓宸原本对清河的三分杀意变成了七分,他眸中带着冷意,“清河跟何家一起参与谋害孤,难清不成大哥也要保她?”

清河郡主慌慌忙忙摇头,为表心意更是重重磕到地上,额头上红彤彤一片,“臣妹没有,求太子殿下明鉴!”

“本王不是要保清河,而是要太子你不要忘了,你来南堂是代天巡狩的!”

赵毓宸从来都是你不要他做,他偏要做的人,就算赵毓珏嘴上说的再好听,不为别的就为了在赵毓珏面前争口气,清河的命今天他是要定了。

“清河郡主孙芸谋害太子,罪无可赦,念其为皇室郡主,特赐毒酒一杯!”

白霖登时站了起来,“太子殿下不可!”

雍王赵毓珏微微一笑,“的确不可。”

闻言,赵毓宸顿时凶狠的看了一眼白霖,“你想以下犯上!”

白霖后退一步,低下头颅,“不敢。”

清河郡主的希望因为不敢两个字彻底熄灭,她刹那间面如死灰,瘫坐在地上,在三两个侍卫上前拉她的时候,她身上爆发出一种前所未有的疯狂,“你们几个狗奴才,还不放开本郡主!赵毓宸,你以为你是谁,太子,太子,名不正言不顺……”

可无论清河郡主如何谩骂挣扎,依旧被太子毫不留情的拉押了下去,菏泽园外,清河郡主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白霖默默看了一眼,随后找了借口离席,朝着清河郡主被押下去的方向追了过去,对此赵毓珏只是微微一笑,胜券在握。

赵毓珏目光温和的看着那个无比狼狈的背影,清河郡主曾经的不屑和谩骂依旧历历在目,可他此时却没有什么感觉了,清河本人没什么大用,可她一个姐夫是南堂织造,父皇亲信和钱袋子,而她大哥是御林军统帅,母亲阳婀公主是太后最疼爱的女儿、父亲太学院院长,虽说比不上桃李满天下的叶良城宋家,可在天京城也是赫赫有名。

太子不分青红皂白的杀了人家的女儿,就算有父皇庇佑,也得不到什么好处。杀一个清河,足够多方位动摇太子稳固如山的位置,当然,也可拉拢何家。??南堂世家多如牛毛,可真正投靠皇室的只不过三两家,比如二流世家之首的何家,至于其他小世家的不过鸡肋而已。父皇让清河嫁入何家,看似给了何家无上荣耀,可事实究竟如何,谁都清楚,亲没结成,仇怨倒是不少,正好他可以渔翁得利。

楚云暖心里极其佩服雍王,他明知太子跟他不对付,偏偏用唱反调的方式达到自己最后的目的,这一份对人心的把控,她实在望尘莫及。??

一向在何家横行霸道的清河郡主都死了,那她……何姝额头上冷汗滚滚,浑身发抖,祈求似的看着何夫人母子三人,“母亲,大哥,求你们救救我。”

何韬沉默不语,何夫人则是一脸想掐死她的表情,还救她,事到如今只怕他们一个人都活不了。

“至于何家。”赵毓宸饱含杀意的目光落到何家几人身上。

“太子殿下开恩。”这个时候何家主姗姗来迟,想来他也是听说的宴席上发生的事情,他一来首先狠狠瞪了何姝一眼,然后是自家夫人。何家主满头大汗,他是知道的何姝要献舞的事情,原以为这是小事,只要得了太子的青睐,什么事都好说,谁知竟然出了这么大的篓子……

“太祖皇帝有过圣旨,南堂事南堂了,世家之事不需皇室插手,由世家自己解决。”楚云暖看够了戏,缓缓开口,她看了跪在地上的何家人,声音清越,“太子要处罚魅惑储君的何姝,本家主没有任何意见,可要是想处理何家,怎么也得问过我这个楚家家主吧?”

太祖皇帝征战天下,是由南堂各世家出资供养军队,尤其是楚家出了大头,更是把属于南堂王的封地献给了太祖皇帝。故而天下大定以后,太祖皇帝给了世家无数便利,其中就有一条,南堂世家之事,皇室不得插手,尽数由世家之首的楚家家主处理,可以说楚家虽然没有了南堂王的封号,却有南堂王的权利,真真正正的无冕之王。

听云暖的意思是要保他们,何媛眼前一亮,更加坚定了心里头蠢蠢欲动的念头。

太祖皇帝的确有过这么一道遗旨,赵毓宸顿时无话可说,他冷哼一声,“楚家主倒是伶牙俐齿得很。”

“太子殿下说笑了,这还是承蒙太祖皇帝恩宠。”

也难怪皇室看不惯南堂世家,怪只怪当年太祖皇帝给世家的权利太多太多。多年来,世家枝繁叶茂,出了众多人才,可皇室却因为内斗死去无数皇子,更是一代不如一代。

这下子赵毓珏终于把目光落到了楚云暖身上,那是一个极其美丽的少女,就像一片艳丽的云彩,凤眼若水,双唇如珠,简直是倾国倾城。赵毓珏饶有意味的打量着她,越看越觉得惊艳,楚云暖的美由内而外,绮丽无比,这样美丽又聪明的女人合该被人捧在手心里疼爱着,也难怪她有传言里那样娇纵蛮横的性子,赵毓珏突然有些理解为何当年八弟和楚云暖定亲时,不少人说他走了狗屎运,可不是么。

赵毓宸皮笑肉不笑,陡然把怒气全部发作到何姝身上,“来人,把这个使用魅惑之术的东西拖下去乱棍打死!”

“太子殿下饶命啊!”何姝扑通扑通的磕起头来,她还年轻不想就这么死了,“父亲救命啊,靖哥哥,你救救我。”

何家主和江靖两人均是不忍,一人向赵毓宸求起情来,一人要楚云暖帮忙保下何姝。太子本来就因为无法处置何家而生了一肚子的闷起,这个江靖还如此不识相的跑过来求情,赵毓宸不耐烦的一脚踹开他,“滚!”

“保何姝,你给我什么好处?”相对于江靖那边的暴力,楚云暖这头就温和多了,她面上含笑的看着何家主。

何家主磕磕绊绊的重复一遍,“好处?”

“自然。”楚云暖老神在的点头,她保何家一是因为何媛,二是因为何家也是世家,既然是世家那就不能让皇室欺辱。

曾经何媛跟楚云暖交好的时候,他也是见过楚云暖无数次的,可何家主怎么也没发现楚云暖如此不好说话,他讷讷道,“你未免也太见外了。”

这下子楚云暖不说话了,用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何家主,何家主顿时面上讪讪的。

何家因为楚云暖作保的缘故,得以安然无恙,可何姝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被怒火中烧的赵毓宸拖下去打了二十大板,几乎成了个残废。

此时场面万分凝重,气氛诡异的可以,也在没有世家小姐出来表演才艺,霍静娴却突然站起来道,“既然世家小姐们都表演完了,诸位公子不上场露两手?”

霍静娴说出这样的话是极其正常的,谁叫在天京城中霍静娴本人就是数一数二的纨绔,但凡天京城中有姿色的男儿那个没有叫她调戏过几句。

既然霍静娴都开了口,也是为了不让宴会场面继续冷下去,赵毓宸也是同意了她的建议,所以他笑道,“孤听闻南堂多文人墨客,不如请诸位赋诗一首。”

霍静娴冷笑一声,立刻反驳道,“作诗有什么意思,是男儿就该顶天立地!本郡主手上有一副上好乌木弓箭,不如就比试射箭,看谁射的更准、更远。”

这的确是是平南王府的作风,赵毓宸欣然同意。郡主府的侍卫们很快便准备好了箭靶,每个箭靶都有十米的距离,一共十个箭靶,也就是一百米左右。摆好箭靶以后,霍静娴更是在最后的地方悬挂上一个苹果,她慢慢道:“早就听闻南堂男儿文韬武略,本郡主今天也想欣赏欣赏是谁能射中最后的苹果。”

一百米后的苹果只是一个黑色的小点,能射中的除非有百步穿杨的功力。但霍静娴这十分挑衅的话说出来,世家公子们都摩拳擦掌,纷纷表示要试一试,不为其他的,就是为了替南堂人争一口气。

赵毓璟微笑着望向赵毓珏,道:“大哥不下去试试?你的箭术还是父皇手把手教的。”?

?赵毓珏淡淡笑着:“要说这唱戏写戏本子,本王倒是擅长,可射箭的话,怕是要让八弟失望了。”

赵毓璟浑身沐浴在明亮却又柔和的光线里,轻轻挑起眉毛,淡淡一笑道:“大哥莫要藏拙了,赢了或许有好处呢?”

第一个上场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宋家宋毅,宋家为天下文人之首,家中子弟自然精通六艺,而宋毅在六艺之中当属射、御两门功课最好。于是他笑着接过弓箭,轻轻抬手,嗖的一声,箭矢飞了出去,箭靶那头的侍卫大声道,“宋家公子,第六道靶,正中的红心。”

顿时众人拍手叫好!

宋毅开场一个开门红叫其他的公子们信心大振,一个个摩拳擦掌的纷纷下场,只是接连四五个人,最好的成绩不过是第六个箭靶边缘而已。??

世家公子射完之后,轮到的就是天京城同太子一同前来南堂的贵族们,白霖不见踪影,江靖便自告奋勇的跳了出来。他拉开乌黑的弓,对准十个箭靶方向,猛的射出一箭。

“宣平小伯爷,第七道靶,正中红心!”

一刹那间,几个来自天京城的公子拍手叫好。

宋毅顿时皱起眉头,尤其是在几个贵族公子隐隐嘲讽南堂世家公子的时候,他更是面带不愉,与他有同样心情不愉的还有其他几人,他们均是一脸不快,只有宋三公子宋昉,眉宇之间始终淡淡的,仿佛事不关己。

江靖得意洋洋,道:“这还不是我最好的成绩。”说罢他又像是不服气一样,“这次我一定要射中第八道箭靶。”话音刚落,他猛举起弓箭,然而对准的方向却不是十个箭靶,而是女客所坐的客席。?

?箭势如虹,女客们惊呼起来,忙不迭的跳起来躲到一边,一时间整个女客席那边乱七八糟一片,这时候男客那边却能清楚的看到那支箭,竟然朝着楚云暖而去。

?刹那间,全场寂静!赵毓璟原本正和赵毓珏说着话,见到这一幕立刻站了起来,赵毓璟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几乎在一瞬间停止!?

赵毓珏顿时挑眉,同样抬起头看着楚云暖的方向。

?楚云暖怡然不动,锐利的长箭从她头上呼啸而过,然后叮的一声,射断了绾发的碧玉簪子,然后射进了身后的大树里,发出嗡的一声颤音。

楚云暖冷眼望向笑的得意的江靖,青丝如墨,映衬着她丝毫没有改变的面色,眉眼冷凝如霜。

江靖原本还等着嘲笑楚云暖狼狈躲避的模样,怎么没有想到楚云暖竟然不躲,还用这么冰冷的眼神看着他。江靖脸上的笑容渐渐收了起来,当着这么多世家贵族的面。他当然没有要杀楚云暖的意思,只不过是想吓唬她一下,给姝妹妹报个小仇而已,却根本不曾料到这个十几岁的世家家主竟然一动不动的坐在自己的位置。这样一来,往小了说是他莽撞无礼,往大了说就是天京贵族对世家有意见。

世家和贵族的关系本就微妙,如此一来谁还能保住他?这下子江靖终于有些害怕了,可他又一想,他好歹是宣平小伯爷,楚云暖再如何嚣张也不至于要了他的命吧?

见楚云暖没事,赵毓璟先是放下心来,然后就是勃然大怒:“江靖,你好大的胆子!”

能给世家一个下马威赵毓宸是乐见其成的,于是在赵毓璟想要怪罪江靖后他开口说道:“江靖你箭术不好,就不要胡乱射箭,你看这准头,别平白吓到了楚家主。还不快给楚家主赔罪!”

江靖赶忙上前作揖,“江靖学艺不精,还请楚家主不要怪罪。”

楚云暖接过春熙递过来的簪子将头发随意一拢,然后起身走到合抱来粗的树干上,夏妆眼疾手快的把射进树干的箭矢给拔了出来,放在楚云暖面前。楚云暖抚摸着锋利的箭头,风马牛不相及的说道,“你可知本家主头上的发簪价值多少?”

江靖满脸懵样,“什么?”

楚云暖突然笑了起来,笑容里带着异样的残酷残酷:“江靖,楚家历史五百年,府中有多少御赐之物莫可指数,你弄断的玉簪正是先皇赐给我母亲的礼物!太子殿下,大齐素来以仁孝治国,不知这损毁先皇御赐之物,陛下会如何处理?”?

?所有人都呆了一下,不可思议的看着地上毫不显眼的玉簪,先皇御赐?!赵毓璟仿佛随意一般的说道,“父皇最为孝顺,损毁先皇御赐之物,乃——死罪!”?

江靖扑通一下坐到地上,楚云暖向他走了一步,缀满珠玉的鞋子毫不留情的踩在他的腿上,随后一支箭甩到了他手臂旁边,直直刺入地上,“你先前说什么?学艺不精?哼,你既然知道自己学艺不精又怎么敢在太子面前放肆,伤到本家主就罢了,若是伤到太子殿下呢?”?

?江靖面色变得又青又白。

“本家主从未出过南堂,也说不上从前和你结怨,唯一的仇怨就是方才不保何姝一命而已。本家主不保何姝让你埋怨至此,那么亲口下令处死何姝的太子你又想如何?”

一番话如醍醐灌顶,刹那间让赵毓宸的脸色都不好看了,也是,若是刚才射偏了,那自己不就是没命了,还有那何姝……想到这里,赵毓宸不由想到天京城不安分老九,宣平伯和老九关系密切,动一个江靖足以杀鸡儆猴,还能离间老九和宣平伯的关系。于是他当下沉下脸道:“江靖,你损毁先皇御赐之物,殿前失仪,即日起压入大牢,回京候审!”??

很快江靖就被押入了益阳郡府的大牢之中,众人看他脸色只觉得惨白如雪。

一连两个娱乐的活动都发生这样不愉快的事情,一时间赵毓宸也没有兴趣继续坐下去,于是他借口更衣,让客人们随意在园中游玩,女眷赏花,公子们投壶下棋,倒是其乐融融。

远远的,楚云暖看到那头换上戏服正在化妆的雍王殿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