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兴,百姓苦,亡,亦苦/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红底盘领绣着江崖海水纹的武生戏服,映衬得赵毓珏眉眼如玉,此时此刻他正对着镜子描眉,打上粉的一张脸雪白无比,愈发显得眉如远山,唇红齿白,俊俏的不得了。?

楚云暖的眼前,陡然浮现母亲未逝的前一年她生辰那日听过的戏,那是一曲《戏月娥》,月光下,花旦的扮相美极了……那时候她是多么的幸福,母亲又是多么慈爱。楚云暖的目光里顿时充满了缅怀之色,她历经沧桑无数,不想有一日还能堂堂正正的站在阳光下头,她唇畔不由自主的泛起一丝笑意。?

赵毓珏在镜子里看着楚云暖在门口徘徊许久,回头说道,“楚家主既然来了,怎么不进来?可不是我自夸,我唱的戏,那在天京城也是数一数二的。”?

戏子本是下九流,可赵毓珏心胸宽阔,从来不觉得一个王爷唱戏是十分不光彩的事情,故而在菏泽园里随意挑选了一个开阔的地方就开始搭戏台唱戏,完全不顾周围人诧异的眼神,一时间四周忙碌一片,唯一能下脚的地方也只剩赵毓珏身边,楚云暖毫无顾忌的走了进去。赵毓珏还在那里化妆,可怎么化都有一只眉毛总是不对,赵毓珏干脆不在纠结,将黛粉笔往楚云暖手里一送,“早就听说楚家主也是一个十足戏迷,兴致来了自己也会扮相的唱上几曲儿,那就劳烦楚家主了。”?

楚云暖一时技痒,说起来她曾经也是十分爱听戏的,只是北国素来不爱大齐戏曲,总觉得是靡靡之音,故而她也有十余年不曾听过了,也不曾唱过一句。于是她拿起黛粉笔,轻车熟路的开始画起妆来,几乎是一气呵成。?

赵毓珏闭上眼睛,脸上柔柔的,如羽毛拂过,“刚才八弟就和我说了,楚家主你有事找我?”

楚云暖换上红色的胭脂,说了一句完全不相关的话,“我没看错的话,殿下今日扮演的角色正是《染黄沙》里的大将军,唱的还正是那一出平定七国之乱后被冤下狱,闭食自尽的桥段。我倒是觉得这一折子戏里最有看头的还是平乱这一出,至于含冤入狱么,倒是这大将军傻,手里头八万大军,自立为王也是可以的。殿下你说呢?”?

这个问题问的颇有深意,赵毓珏也正色回答,“自立为王是可,就是名不正言不顺,实属下下策,何况八万大军军饷不是小数,总不能以战养战,否则真的兴,百姓苦,亡,亦苦。”?

这句话看似推心置腹,实则在试探楚云暖,楚云暖微微一笑,又道,“九原府蔡桓贪污案证据不足,无罪释放是迟早的事,只是官位是保不住了。”?

赵毓珏正是为此事前来,外祖父的门生如今也只有一个蔡桓还位居高位,掌管偌大的九原府,更何况蔡桓还是一个为国为民的好官,他实在不想让他含冤而死,而现在听楚云暖的意思是有办法叫蔡桓活着出来。?

“又是八弟和你说的?”他可不会天真的以为楚云暖能注意到一个益阳郡九原府的官员,除非是赵毓璟。唉,赵毓珏心里头叹了口气,若不是生于皇室,他们说不准真的可以做兄弟。?

楚云暖不可置否,“周家被扯到这件事情里来,我说过南堂事南堂了,谁的手敢伸进来,我就砍了他的手!你应该知道太子和有旧仇,他得了好处,对我来说就是坏处,世家说的好听,可实际上都是商人,无商不奸。”?

赵毓珏睁开眼睛,定定的看着楚云暖,他的眼睛十分漂亮,璀璨的像宝石一样,楚云暖拿起一边的镜子,“怎么样?”?

他看着镜子里妆容,扯开嘴角,“甚好,楚家主的手艺我自然的信得过的。”?

“做商人的口碑就是最重要的。”楚云暖点着头,轻飘飘的离开。?

赵毓珏缓缓翻过镜子,背面上用黛粉笔写着五个字,粮食,益阳东……赵毓珏目光闪烁了一下,化好妆的脸巧妙的挡住了他所有的表情,他抹去镜子上的字迹,抬头看着楚云暖的背影,脑子里浮现的却是方才她面如冰雪低头绾发的模样……赵毓珏的心底顿时涌起一种奇特的感觉,仿佛轻触湖面的柳叶,荡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赵毓珏完全失神,这么一个刁钻精明,冰雪聪明的女子,如何会被传的那样难听?他鬼使神差的握住先前被她使用过的黛粉笔,温热的触感,似乎残留着她的温度,赵毓珏眸子里满是困惑。?

凉亭里,宋昉命下人设好座位,端上棋盘来,他笑着对一旁的赵毓璟邀请道:“瑞亲王,来一盘?”?

这是宋昉第一次开口邀请人,赵毓璟也不好推脱,他潇洒的坐下,宋毅和霍清华、周伯彦三人都坐在一旁观棋。?

南堂拥有全天下最好的珍品,比如郡主府的这个棋盘,就是郡马何韬花了大功夫磨制的,本来是他送给未出世孩子的礼物,可后来被清河郡主看重,强行拿进了郡主府。这个棋盘是用一整块的玉石雕刻而成,棋盘边沿是缠枝纹的牡丹,打磨的滑不溜手,上面用金粉描出棋格,最妙的在于棋子,一黑一白,黑的是墨玉,白的是羊脂玉,而且都是罕见的暖玉,捏在手里,通体温润。?

周伯彦随意支着下巴,视线落到湖那头,楚云暖已经走了,只是雍王接下来的动作让他惊讶起来,拿着楚云暖用过的黛粉笔不放手,雍王这是什么意思?

那头,丢了一个烫手山芋的楚云暖步伐轻快的离开,没有注意到身后赵毓珏愈渐幽深的目光。?

?春熙看着她,道:“家主这是和雍王达成协议了?”?

楚云暖笑了:“叶良城来的粮食放在谁手里都是烫手山芋,可如果放在雍王手上就不一样了。何况算算日子,孟莲说的九原决堤也就在一个多月以后,到时候,药材和粮食才是最值钱的。除了给平南军送去的一半,剩下若是不给出去,全部握在楚家手里,陛下心里头是会不高兴的。”?

?秋芷不止一次听楚云暖提起决堤一事,但她心里还是有些怀疑,“家主就这么相信孟莲,您看益阳郡最近的天气,风和日丽,也不像下暴雨决堤的样子,家主是不是多虑了?前段时间沫水改道,也只是小事……”?

?楚云暖知道这件事过于匪夷所思,故而只是说道,“且等着看吧。”?

?“如果是真的,”春熙显然考虑得更多,她轻轻皱眉,“家主就等于捧了大把的黄金珠宝给雍王收拢民心,可瑞亲王那边该如何说?”?

?楚云暖笑了笑:“熙儿,你又怎么知道这不是赵毓璟的意思。”?

?春熙面上陡然诧异起来,显然不明白这两人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秋芷道:“怕就怕到时候宋家又出什么幺蛾子,尤其是宋四公子。”?

楚云暖毫不在意,“有宋昉在,宋毅翻不起大浪。”别看宋昉这人老气横秋的,实际上在宋家他还是拥有极大的话语权的。?

正说着话,楚云暖突然止了笑容,道:“今日周家有谁来参宴了?”?

“只有周大少一个,可他是——”夏妆显然也看见了草丛里一闪而过的人影,那是周海,而他身边还有一个绯色衣服男子。?

楚云暖几乎都以为自己眼花了,那还想仔细再看的时候,草丛那头早就空无一人,只是地上的几个脚印昭示着方才确实有人。?

这个时候,春熙说道,“周二公子如今是周家代家主,要来参加太子殿下的宴会,也是情理之中,何必如此偷偷摸摸。”?

楚云暖又问道,“周海身边那个人,谁见过?”?

三人均是摇头,今日来参宴的人太多,她们几个又怎么能面面俱到。春熙道:“家主的意思是那人——”?

楚云暖只是摇头,“没有,怕是我多虑了,毕竟司徒衍还在天京为质,他这种时候应该忙着在北堂巩固地位的。”?

三人面面相觑,显然不懂楚云暖到底在说什么。?

?楚云暖看了地上的脚印半天,最后决定跟着过去看看,是与不是她总要确定一下,只见她刚走了几步,却突然听到一道声音响起:“云暖,你等等。”?

?转过身,却看见何媛拉着何韬从花丛后走出来,何媛一走出来就说道:“云暖刚才的事情谢谢你。”?

楚云暖微笑起来,“你不怪我就好,毕竟何家今日之困多少也有我的关系。”?

何媛脸上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又不好意思起来,“其实我们来不只想感谢你,还有事找你帮忙,关于何家生死存亡。”?

?何媛从来都是这样,楚云暖见怪不怪。这里和对面凉亭相隔甚远,也距离赵毓珏唱戏那里很远,四周又没有人,楚云暖也不怕有人听见什么,她不禁笑道:“事关何家生死存亡,哪儿有这么严重。”说罢,她略略想了一想,很快就明白他们的顾虑,说道,“是清河郡主的死么?这你们不用担心,万事都有太子在前头顶着。”?

何媛轻轻咳嗽一声,“不是呀,是我们何家想像你们楚家一样,谁都不敢惹,你看这是我哥哥,我把我哥哥都叫来了。哥,你和云暖说啊,我们家和小嫂嫂总不能一直这么被皇室压着——”?

被点到名何韬上前一步,拱手道:“楚家主。”?

楚云暖看了何家兄妹一眼,心里思忖到,原来他们竟然有这样的想法,何家和皇室历来都合作的很好,是南堂难得的几个由皇室扶持的世家,按道理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

“这是你的想法,还是媛媛的?”何媛天真无邪,看她的性子不过是看着楚家花团锦簇,从而羡慕,期望何家能更上一层楼,可惜楚家和何家的情况不一样,何家是皇室扶持的家族,想要摆脱皇室,这可不是小事。?

何韬彬彬有礼,语气格外坚定,“是我,也是整个何家。”?

楚云暖寻了一处坐下,食指有节奏的在桌子上敲了起来,“据我所知,你们和皇室应当是同气连枝。”?

何韬不可置否,问道,“楚家主可知,何家每年朝皇室纳贡的银两是何家一年收益的多少?”?

楚云暖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何韬伸出手指比了个数字,“七成。”?

竟然是七成,也就是何家在南堂的生意只赚了个保本,其他的都落入皇室的口袋了,皇室这也太黑了。楚云暖心里是诧异的,可面上没有露出一丝异常,“这是何家和皇室的协议,你们若是现在才觉得不公平,未免太迟了些。”?

这就是不愿意帮忙的意思了。何媛咬着嘴巴,一脸犹豫和迟疑,“云暖你真的不愿意帮我们?”?

何韬又道,“楚家主你想说什么我都知道,何家既然受皇室扶持,出了七成收益也是应当,可皇室万不能把我们都当做奴才!当年陛下要我娶孙芸,除了孙芸的算计,更多是想要孙芸完完全全掌握何家。何韬不才,无力反抗,才让心上人做了妾,孙芸跋扈,太子后来又不问青红皂白的给她撑腰,致使她丧心病的杀死我儿,使得玉儿郁郁寡欢。”?

这是何家最无奈的痛,何媛握起拳头,的确,要不是有太子在,孙芸哪里能嚣张至此?他们何家,也是南堂世家,当年先祖为了发扬家族,从而与皇室达成交易,原本是为了何家好,可时光如白驹过隙,如今已成了制约家族发展的牢笼,让人无奈,又无力。

赵毓璟在这头等着楚云暖,而那一头楚云暖竟然被何家兄妹给拦住了,谁都没有想到兄妹两想法竟然不谋而合,皆是想投靠楚家。?

“你输了。”宋昉落下最后一颗棋子,清凌凌的眼神落到面无表情的赵毓璟身上。赵毓璟是他见过最奇怪得人,明明野心勃勃,心狠手辣,面上却永远风轻云淡。还记得当年在南堂第一次见他时,他不过是一个在楚家庇护下堪堪成长的邋遢怯懦的少年,一晃眼,他变成如今温雅如玉,冷漠如冰八皇子。?或许这两个词语用在同一个人身上无比矛盾,可这确确实实就是赵毓璟。

赵毓璟没有说话,沉静无波的眼睛看向不远处的楚云暖,看到她和何韬相谈甚欢,不由皱起眉头。见赵毓璟沉默,而宋昉还在那头等待,一旁的周伯彦笑道:“一盘棋而已,宋昉你这么计较干嘛?来,我和你下一盘。”?

说着,周伯彦收了棋子,又落下一枚黑子,宋昉看了沉默无语的赵毓璟一眼,复落下一枚白子。

顺着赵毓璟的目光,刚来到的霍静娴也看见了那头的楚云暖,她目光不自觉的闪烁了一下,然后一如静娴郡主往常的姿态坐到赵毓璟身边,耳鬓厮磨,“你怎么了?”

赵毓璟厌恶的往那头移了一下,暗地里狠狠瞪了霍清华一眼,而霍清华又仿佛在不经意间看了娇柔无比的霍静娴一眼,那一眼森寒无比,也不知霍静娴从里头看到了些什么,竟然老老实实的坐下了,只是一双眼睛仍旧含情脉脉的看着赵毓璟。

这个时候,霍清华突然笑了起来,“郡主,你虽然和瑞亲王是未婚夫妻的关系,可到底没有成婚。”?

霍静娴一愣,看着他寒冰如雪的面庞,顿时讷讷的说不出话,只是一张俏脸又白又红。周伯彦觉得奇怪极了,而宋毅却是把两人看了又看,心中纳闷。

赵毓璟站起来,走到湖边,定定的看了那头交谈的三人半天,眼波深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最后还是移动脚步朝着湖那头而去,何家之事,他不希望阿暖参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