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效忠十年,如此闺蜜/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头何韬思及玉儿惨白单薄的身体,又想到清河和皇室的步步紧逼,顿时把弯下腰,真诚道,“如今孟家败落,唐家易主,宋家与世无争,周家少主相争,一流世家里楚家独占鳌头。而二流世家中,并没有几个信任楚家主的能力,若是何家愿意投奔楚家,那结果就不一样,无冕之王楚家,能够成为南堂当之无愧的王者。”

何韬一番话合情合理,楚云暖这才郑重的看向何韬,何韬弯腰垂头,她看不清何韬面上的表情,只是隐隐从他身上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气势。“何韬,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何韬抬起头,一字一句道,“何家愿意成为楚家附庸。”

附庸?楚云暖偏过头,心里衡量着此事的利弊,何家,二流世家之首,收服一个何家确实能在一定程度上增加楚家威信,从而称霸南堂。可换一个角度来说,何家隶属皇室,想要和皇室撕破脸皮不是那么容易,何韬也知道这个道理,所以才来求助。她的确是不惧怕皇室,可也不想在包揽了周宋两家的麻烦事以后,再揽上一个何家。

何媛也知道此事过于唐突了,她心中惴惴不安,不禁抬头看着楚云暖的侧脸,高挺的鼻梁,嫣红的唇瓣,睫毛微垂,脸上露出一种高深莫测的神色,何媛低头,掩盖住眼睛里翻滚的思绪,讷讷道,“若是太过为难,那就算了吧。”

她与云暖交友之初本就是有三四分心思在里面的,若不是为了与她背后的楚家交好,她哪里敢去和南堂小霸王的楚云暖交好。不过说来也是,认识云暖之后,她才发现原来云暖并不像外面说的那样,渐渐的也当下心思,真心实意的跟她相处。如今家族陷入瓶颈,身为何家女儿,她自然要为家主鞠躬尽瘁,故而在找不到任何人帮忙的时候,她看到了高高在上,堵得太子无话可说的楚云暖,她的希望,何家的希望。所以太子离席后,她迫不及待的拉着哥哥过来寻找云暖,希望楚云暖能够帮她……

“不是为难,而是你们可以给我什么?”楚云暖的目光自何媛身上开始慢慢扫过,直至何韬身上,“附庸家族的协议其实就是一张废纸,我在一日你们可能遵守一日,可若日后楚云扬当家做主呢,你们可还会臣服?”

楚云暖的担心是有道理的,当年唐家在母亲在世时,附庸于楚家,母亲一走,就奴大欺主,日后何家亦是如此的话,她何必在何家身上花大力气。

何韬猛然变了颜色,“楚家主,你——”

仿佛明白何韬想要说什么,楚云暖的打断了他的话,“我不要你们世代附庸,只要你们十年!”

何韬得目光落到楚云暖异常平静的脸上,声音都激动的颤抖起来,“楚家主没有说笑?”他原本的底线就是效忠于楚家一代家主,没想到楚云暖竟然给出这么诱人的条件,十年,真的是太让人惊讶,又惊喜了。

楚云暖微笑起来,又重复了一遍,“用十年换取何家未来百年的自由,何少爷觉得如何?”

这下子何韬终于是反应过来了,他郑重其事的说道,“楚家主今日大恩,何韬不敢忘,若家主未来有需要,何韬必定肝脑涂地。”

“不必,你我不过互惠互利。”楚云暖的话格外理智无情,倒是叫何韬愈发欣赏,世家之中所有承诺都是基于利益之上,没想到楚云暖年纪这么小,却看得如此透彻,倒叫他惭愧。

“楚云暖,”事情谈拢以后,何韬浑身轻松下来,若不是看他眼底浓重的黑眼圈,倒是真看不出他先前的颓废,“你真的变了很多?”?

?“变了么?”楚云暖微愣,随即笑道,“这个世道,谁会一成不变呢?”?

?何韬仿佛深有感触:“是啊,这个世道,谁不会变,”就像他和玉儿,曾经多么相爱,如今玉儿却视他为仇人,这一切怨谁,孙芸,父母,太子?不,他知道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因为他,若不是他太懦弱,玉儿何必变成今日这般模样。

?话已经谈到这里,楚云暖下意识地向远处看了一眼,花丛那头,赵毓珏的《染黄沙》已经开始唱了,不少人朝着这里走过来走,这时她隐约看见赵毓璟也在其中。楚云暖心中一动,有些迫不及待要和赵毓璟分享她的成果,于是辞过何家兄妹以后急匆匆的朝着那头而去。

?何家兄妹没有看到赵毓璟,还以为楚云暖是不愿意别人知道何家和楚家连手,故而两人悄无声息的朝着另一头而去。

赵毓璟看着迎面而来的楚云暖,面上浮现如沐春风的笑容,“阿暖。”

楚云暖像一阵风一样扑到赵毓璟怀中,“我跟何家谈好了,他们愿意为楚家效命十年。”

赵毓璟沉吟片刻,道,“你这是要收服南堂所有的世家?”何家在二流世家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若是何家都愿意效忠楚家,那么楚家南堂霸主的地位就不可动摇,可这万不是皇室希望看到的局面。南堂本就是一个世家割据,占地为王的地界,每年给皇室纳贡不过是给皇室面子,可若南堂世家整合起来,对皇室有多大的冲击?

“阿暖你要想清楚,一旦何家投奔你的消息被传出去,你日后面临的将会是什么?”

他原本很早就到了,可看楚云暖和何韬聊的正开心,故而没有过去打搅,哪里知道何韬竟然想要投奔楚家,他难道不知道这对阿暖而言有多危险。好一个何家,看样子他们是老早知道父皇要对对他们动手了,所以为了自身安危居然祸水东引,还有阿暖,平时看上去挺精明的,可这个时候怎么就犯傻了呢,难道是是因为何媛?

“何家做的是马匹生意,战马对于大齐有多重要你也清楚。清河嫁入何家为的就是平衡皇室与何家的关系,清河是两边纽带,可你看看何家,清河进门不到三月就纳了妾,更是让庶子在嫡子前头早生,这就是在打父皇的脸。更何况,何家还私藏乌孙进贡的汗血宝马,想培育出更多的汗血马从中谋利,你说,父皇怎么放过他们?!”

楚云暖十分的惊讶,显然不知道这件事中竟然另有隐情,然而赵毓璟却是恨铁不成钢的戳了戳楚云暖的额头,“何媛跟你是朋友,那也是基于你是楚家家主的原因!”

楚云暖仔细想了一想今日看见何媛时一切事情,的确从一开始她见到何媛开始,她就有意无意的说起她小嫂子的事情,怨怪清河下手太狠。的确,是自己先入为主,又被从前关于何媛凄惨结局的记忆所蒙蔽,在后来清河举荐何姝跳舞,发现江靖与何姝关系之后,才会对他们几人出手。现在细细想来,分明漏洞百出,清河嫁入何府不得夫君宠爱,性格执拗也在情理之中,可何媛言语里的暗示,分明在误导她同情何家,打击报复何姝……想到这里,楚云暖惊出一身冷汗,楞楞的看着赵毓璟,“媛媛她?”

“你可知道,太子宴会举办前夕,曾有人看见过何媛在杏林堂购买过大量的七星海棠,接下来的话,不用我再细说了吧?”

这下子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何媛利用了她,而何家也利用了她。楚云暖心里头像是揣了一块冰,凉嗖嗖的叫她心悸,或许是她天生没有朋友缘吧,她真心待何媛却被她这样伤害。

“你还查到些什么?”楚云暖问的十分冷静,这下子她完全清醒过来,她不能太过依赖从前的记忆,人会变,人心也会变。

赵毓璟说道,“三月前由九皇子保媒,宣平伯府江靖即将迎娶何媛,江靖这次来南堂就是来提亲的。”

“九皇子赵毓璜,江靖的姐夫?”楚云暖略略一想就想到了他的模样,赵毓璜孟妃娘娘养子,百花城孟家覆灭的时候他曾经来过。“他看上了何家。”楚云暖十分肯定。

“据查,何媛两月前得知此事时还安心待嫁,直到一月前落水——”赵毓璟顿了顿,盯着楚云暖,“性情大变。”

楚云暖大惊失色,脑子里陡然生出一种可能性来,只觉得不可思议又在情理之中,原来何媛她也是重生而来。

“原来如此。”

赵毓璟的侧脸一如正面一般俊美,干净利落得如同刀裁,他唇角带笑道:“阿暖,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对不对?”?

?楚云暖一愣,可这种事情她既不能据实以告,也不想欺骗于他,所以只是保持沉默。

“阿暖,”赵毓璟和她青梅竹马一同长大,当然明白了她的心思,心知她不想说,便也不再逼问,反倒是转换了话题,“何家你打算怎么做?”

“怎么做,”楚云暖狡黠一笑,“这个简单,让何家出任我组建的南堂世家联盟商会。”

“嗯?”赵毓璟洗耳恭听。?

“南堂世家众多,各自占地为王并经营名下的产业,互补干涉,可仔细想一想这种方式局限了世家的发展,而且世家之间不易的合作都是由实力强的世家决定,太过武断压迫。可如果把世家联合在一起呢,各家推举人员进入商会,对世家之间的恶性竞争起到一个监管作用,你觉得如何?”?

赵毓璟眼前一亮,“如此甚好。”?

楚云暖抿嘴笑了,这个主意不是她想的,是后来在北国孟莲推行的一种制度。“我要的只是联盟商会的力量,会长是谁我根本就不介意,我就想在背后控制,本来是想让唐元去的,可这种被人记恨的事情就交给何家吧,也算是两家合作时我的诚意。”?

“何家定然觉得是一个大便宜。”

大便宜么?楚云暖挑眉一笑,颇有深意,联盟商会会长听上去的确有很大的权利,可惜却是个拉仇恨的位置,相比于亲自坐镇,她更愿意在背后控制。就像森林里,漆黑中埋伏着的猛兽,不经意间给人致命一击!

正说着,两人一同回到了凉亭,亭子里周伯彦还在和宋昉下棋,盘中黑白二子胶着,厮杀激烈,两人棋逢对手,杀得是热火朝天。

?楚云暖身为世家贵女,自然是精通琴棋书画的,她低头看了一眼,周伯彦所执的黑子与宋昉的白子缠在一起,说是下棋,但更多是像势均力敌的军队在厮杀。

?都说人生棋如,也就是说一个人的棋风最能体现出一个人的真实性情。宋昉是宋家百年来文学造诣最高之人,为人中规中矩,实则心思细腻,而周伯彦呢,为人风流不羁,个性散漫,然而本人善于运筹帷幄,是个八面玲珑的人物。所以说两人各有千秋,若是两人性格能够相互糅合一些,定然能够取得更大的成就。

?很快,棋局变得诡谲起来,周伯彦落子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他捏着一颗棋子,许久不曾落下。

?看棋是最没意思的事情,尤其是棋力相当的两人,楚云暖坐在赵毓璟身边,百般无聊,问道:“你觉得他两谁会赢?”?

?赵毓璟摸了摸楚云暖柔顺的头发,入手顺滑,叫人爱不释手:“和棋。”?

宋毅看了两人,反驳道,“自然是三哥会赢,我三哥可是六岁破了玲珑棋局的人。”

这么说来宋昉的确是厉害,玲珑棋局素来有棋界泰斗之称,能破了棋局的无一不是而立之年,像宋昉这样的确称得上天才。

霍清华却悠悠然的剥了个桔子,补充道,“宋昉虽是少年成名,可周伯彦也是大齐三公子之一,两人旗鼓相当,和棋。”

楚云暖看了这个浑身灰色又慵懒惬意的男子一眼,只觉得他那张普通到丢人群里都找不出的脸庞格外怪异。赵毓璟见她如此,悄悄在她耳朵边说道,“他是霍清华。”

楚云暖恍然大悟,她说么,霍清华这张脸怪在哪里,不就是易容制作出来,而且还是那种在杏林堂里就能买到的,可以说只要有钱,人手一张。楚云暖不自觉抽了抽嘴角,这霍清华要不要这么懒,居然带着这种面具就出来了,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易容的一样。这样看来,难怪那个静娴郡主不认识它,原来如此,不过也是,让霍清华一个七尺男儿扮成姑娘家也实在是为难人。

霍清华也看到楚云暖看她怪异的眼神,扯着嘴巴一笑,楚云暖顿时给了他一个白眼。

?果然如赵毓璟所说,两人相持良久,依旧没有分出胜负,可这是棋盘上已经没有可以落子的地方,毋庸置疑的和棋。

宋昉定定的周伯彦半天,拱手一礼,他曾经听过周伯彦大名,总以为他是浪得虚名,不过是因为模样俊郎才成为的大齐三公子之一,现在看来,他的确有那个本事。

周伯彦还以一礼,然后又懒懒散散的坐下了,宋昉已经见怪不怪。

这时候,太子着内侍来请:“宋三公子,四公子,太子殿下有请。”

宋毅眉头皱起,而宋昉却面无表情,跟赵毓璟道了声告退后,跟着内侍离开。

“太子在打的什么主意?”楚云暖心中奇怪,转头看了一眼花园,正当她要回头的时候竟然又看见先前那个绯衣男子,这下子楚云暖完完全全的看清楚了,果然是他。

“是他。”

闻言,赵毓璟三人立刻回头,花园那头站着一个绯红色衣服的男子,他身边周海正点头哈腰,周伯彦顿时不悦,周海怎么说也是周家人,这么奴颜媚骨的模样,丢周家人!

“他是谁?”赵毓璟问道,今日宴会他明明没有见过这个人,就连周海都没有来的。

“他是司徒恪。”

“定边王府司徒恪。”

霍清华和楚云暖楚云暖几乎是异口同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