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棺材生子,北堂司徒格/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霍清华走南闯北,能认识司徒恪不奇怪,可楚云暖一个世家娇女,太子都没有见过竟然会认识司徒恪,周伯彦看楚云暖的眼神可实在耐人寻味,于是他问道,“楚家主是何时认识的司徒恪?”

楚云暖没有回答,怎么说,要她说她其实是上辈子认识司徒恪的?这种话是个人都不会相信。

赵毓璟朝周伯彦使了个眼色,周伯彦不说话了。赵毓璟自然知道楚云暖心里头有秘密的,可他尊重阿暖,她不说,他也就不问。“定边王世子司徒衍的哥哥,北堂嫡系二公子,司徒恪?”

楚云暖沉着眸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许久才点头,“是他。”

远远的,楚云暖的目光在司徒恪身上打了个转,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在北堂的时候司徒恪一直都与司徒衍不对盘,没少在背后给司徒衍使绊子,永乐三十一年,司徒衍被人用美人计诱杀!三十三年,北堂兵反大齐,司徒衍出征,司徒恪沿途设下埋伏要杀他,三十八年,司徒衍生母张氏去世,司徒衍回京奔丧,司徒恪联合已故的赵毓宸死士诛杀司徒衍……一桩桩一件件,令人发指,楚云暖当年还单纯的以为是司徒衍太过有能力而遭人记恨,后来才知道是司徒衍仗着老王妃的宠爱,在司徒恪受封世子那一天,李代桃僵!这一切的事情,都是她退居冷宫之后才知道,可惜那时候她早已无能为力,只能看着大权在握的司徒衍凌迟了他的哥哥,荣威将军司徒恪!

她真是蠢,被司徒衍用温情绑架,蒙蔽了眼睛,做他的刽子手,虐杀多少他的口中才狼虎豹一般兄弟们,让他高枕无忧,当时司徒恪是怎么说的?对了,他说他们同为父王的儿子,他不过是幸运才当了世子,而当世子有什么好,整日忙得脚不沾地,而他们呢,就可以舒舒坦坦的过自己的好日子。就这样他们还不满足,明里暗里的要他命,云暖,你说我在前头兢兢业业,凭什么他们享受了,还要对付他?云暖,我该怎么办……现在想来,他的话真恶心人!其实当年司徒恪是早就看清司徒衍的真面目吧,而她,为了争一口莫名其妙的气,被人利用了一辈子,实在是蠢到家了!

“阿暖,你在想什么?”赵毓璟轻轻把手放在她的肩上。

楚云暖猛然从回忆里惊醒,她猛的一抬头,扯着嘴角,笑得格外僵硬,“没什么,我不过是在奇怪司徒恪怎么会来南堂,司徒衍被困天京,按道理这个时候他应该在北堂收服更多的势力才是。”

赵毓璟困惑的看了她一眼,顺着她的话往下说,“的确是很奇怪。”

然而很快,楚云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顿时脸色微微一沉,先前赵毓宸在聚福楼被人下毒,经她查证动手的人是北堂,故而她就想顺水推舟,于是按照记忆里找到北堂安插在南堂据点,与他们合作在今日宴会上演一出好戏,可她没想到北堂来的人竟然是司徒恪。“看样子周海是投靠了北堂,周伯彦你可要尽早做好打算,周家你是要还是不要?”

周伯彦沉默无语,好半天才缓缓说道:“你这是要动手了?”

这不是废话么,不然她还有什么好问,要不是看在赵毓璟的面子上,一个周家而已她懒得管。楚云暖虽然没有说话,可面上的表情充分说明了一切,周伯彦顿时就觉得自己被楚云暖给鄙视了,他说道,“我又不是周家少主,你随意,只要不伤了周家根基就好。”

楚云暖撇了周伯彦一眼,“你说的可真好听。”

不伤周家根基,不就是要护着周家的意思,周伯彦这只臭不要脸的狐狸果然是精明。

大约过了一刻钟,那边花园里周海还在和司徒恪说话,其余人都去另一边看赵毓珏唱戏了,四周清净得很,这一幕看得楚云暖心痒难耐。

见状,霍清华微微一笑,提议道,“不如我们过去看看。”

楚云暖眼前一亮,几人轻轻走了过去。

“你都准备好了?”司徒恪摘下一朵盛开的鲜花,放到鼻子边轻轻一嗅,绯衣红花,墨发修眉,组合在一起竟有一种说不出的美丽,惊心动魄。

周海点头哈腰,“公子放心,一切都安排好了。那么,公子您的承诺——”

“什么承诺,周海你是不是又背着本公子跟别人做了交易。”说话的正是周伯彦,他风度翩翩的摇着手里的扇子,几步踱到周海身边,上上下下极其挑剔的看了周海一番,看得周海心头发毛退后几步,生怕他看出什么异样。

“大,大哥。”周海素来的畏惧这个兄长的,可他又一想,如今周伯彦都不是周家少主了,他又凭什么畏惧于他?如今周家当家做主的人是他,他要与谁合作是自己的自由,哪怕是周伯彦也无权干涉。这样想着,周海胆子顿时就大了起来,昂首挺胸,“大哥,这是家主内部生意,你都不是少主了,还是少管为妙。”

这一番话底气十足,倒是叫周伯彦高看他几分,周伯彦欣赏的目光从周海身上移过,落到司徒恪身上。要说这北堂的确人杰地灵,司徒模样俊美周正不说,这司徒恪也是少见的美男子,绯衣一穿,简直是让人移不开眼睛,尤其是眼底精光闪动,让人不可小觑。

周伯彦在打量司徒恪的时候,司徒恪也在看周伯彦。一行人中,周伯彦在最前,其次是易容后的霍清华,最后才是赵毓璟和楚云暖,几人都在观察着司徒恪。

司徒恪还是如同楚云暖记忆中那样,看起来热情如火,风流邪肆,其实内心最是铁石心肠,司徒恪这个人其实是定边王原配罗王妃棺材中产下的儿子,定边王嫌弃司徒恪晦气,一出生就把司徒恪送到罗家养大,然后百日之内迎娶了新王妃张氏。

罗家是北堂数一数二的家族,当家家主罗彬罗将军是北堂肱骨大臣,司徒恪的确像是用最冰冷的石头做的一样,可是他却极其敬重他的外公罗将军。她估计后来司徒恪败得那样惨,肯定是司徒衍拿了罗将军做要挟。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若不是嫡次子司徒恪是个被人嫌弃的棺材子,嫡长子又是一个傻子,世子的位置哪儿有那么容易落到司徒衍手里。她后来也想过,当日册封世子李代桃僵一事,定边王应当是有参与的,否则凭司徒衍的能耐哪儿能斗得过足智多谋的司徒恪,她相信司徒恪应该也是知道的,否则不会千方百计的要弄死那父子两。

“在下周伯彦,敢问公子尊姓大名。”两边对望了好半天,周伯彦率先拱手施礼,打破了僵局。

司徒恪亦是扬手,“在下司徒恪。定边王府二公子。”

这个名字一说出来,几人都忍不住面面相觑,他们本来都以为司徒恪会用化名,哪里料想得到他竟然敢用真名,难不成他是忘了司徒衍的下场?

不,司徒恪不是忘了,而是他肯定眼前这几个人一定是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如果不是,这里跟对面凉亭足足有百米远,中间还隔了一个湖,谁吃饱了撑得结伴跑这里来。

看几人吃惊的表情,司徒恪突然笑了起来,“不要那么惊讶嘛。”

他刚才就注意到他们几个在凉亭里观察着他,隔得太远他听不到几人的对话,可不难从他们的表情里看出端倪,他肯定他们几个里有人认识他,尤其是那个姑娘,她看着他的眼神充满着审视。

既然司徒恪都坦诚相待了,几人也分别介绍了自己的身份,落到楚云暖的时候司徒恪惊讶了,他上上下下打量着楚云暖,“你就是楚云暖,楚家新主?”

楚云暖点头,既不显得太过高傲,也不显得太过平易近人。

司徒恪惊奇的看着她,“我三弟奉父命来南堂就是为了和南堂世家联姻,宋家宋茜雪,唐家玉美人,孟家孟莲都是他看中的联姻对象,可就是没有你。楚家主,在下很好奇,你是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让他生出非你不娶的心思的?”

司徒衍竟然说过这种话!赵毓璟顿时觉得心里头不舒服了,心里琢磨着怎么给在天京的司徒衍好看,敢惦念阿暖,也不看看自己的德行。

楚云暖的面色异常平静,“你应该问问我,是怎么把他送到天京当质子的,或许,司徒二少你感兴趣。”

司徒恪连忙摆手,生怕晚一步也被楚云暖给弄到天京去,他那好弟弟在天京城的日子他可是打听过得,那叫一生不如死,他可没有兴趣参和一脚。

霍清华嗤笑一声,司徒恪本来是想挑拨离间的吧,明知赵毓璟和楚云暖关系密切,还说这种话,分明是不安好心,可惜没有想到楚云暖竟然是这种反应。也是,哪个姑娘家说起自己婚事的时候不是娇羞无比的,也只有楚云暖一个人是这种反应,不但反应奇怪,更是拿着自己的婚事在外头作妖,太子赵毓宸被流言蜚语所困不就是最好的证明。

赵毓宸那边,宋昉本来应邀面见太子,也不晓得两人在里面说了什么,只见宋昉出来的时候面带寒霜。看得宋毅惊讶不已,他这个哥哥最是老成不过,哪里会出现这种表情,于是宋毅好奇的问道,“三哥,太子殿下和你说了什么?”

不说还好,一提起这个宋毅都觉得三哥身上寒气都足够冻死人了,宋昉牙齿咬的咯嘣响,听的宋毅心里头慌慌的,就在他以为宋昉不会说的时候,宋昉却道,“太子要借我们书院,叶良城宋家本家的那一座。”

宋毅大惊失色,宋家虽说掌握着全大齐最好的书院,可要说排在第一的就是在叶良城的圣贤书院,圣贤书院里出来的无一不在朝堂上占有一席之地,有些更是肱骨大臣。本来宋家桃李满天下,就会受到皇室猜忌,好在宋家只管教书育人,并不参与党派之争才安安稳稳的传承百年。可现在太子要借书院,说的好听,可不就是让宋家数万门生归他所用?

宋昉道,“我回绝了!”永乐帝还健在一日,太子就算再受宠也只是太子,圣贤书院只会为天子所用,这是宋家的底线。“准备一下,宴会结束以后我们立刻回叶良城。”

宋毅知道兹事体大,重重点头。

两人离开以后,角落出走出一个盛装少女,她望着两人离去的方向略略出神,来人正是何媛,她转头望着紧闭房门,听到里面传来一声怒吼,迟疑好久才慢慢把耳朵凑到了门上。

?那头,在宋昉离开以后,赵毓宸觉得再也压制不住心头的愤怒,他俊美的面孔一下子变得森寒无比,盛怒之下,一下子掀翻了书桌,笔墨纸砚掉了一地。

“楚云暖,宋昉,他们这些世家把孤放在什么位置!”

白霖默不作声。

清河郡主被太子押下去的时候,他就借口跟了过去,本想先阻止太子杀清河,随后在和太子解释。可计划没有变化快,他的确救了清河的命,但是清河郡主却因为喝下了少量的毒酒,虽不至当场就死,最后也会在日复一日中消耗生机。白霖都可以想到,阳婀公主看到这样的女儿时会如何痛心疾首,阳婀公主虽奈何不了太子,在陛下跟前上眼药是少不了的。想到这里的时候,白霖瞬间头痛不已,真恨不得他此次没有跟着太子来南堂。

然而太子雷霆之怒,他也只能轻声安慰道:“楚家有这样地位和底气,太子殿下也不必太过愤怒,至于宋昉么,他为人是最是古板不过,这次他不同意殿下的提议,就跑其他皇子来,也只能无功而返,殿下且放宽心。”

赵毓宸何尝不知这个理,可他只要一想到楚云暖高傲和不屑的模样,就觉得气血上涌,这个女子,明明只是一个世家家主,居然敢如此埋汰和鄙夷他,三番两次阻挠他的决定,那种感觉糟糕透了,就像是巍峨大山,死死压住他,跟当年赵毓珏给他的压迫感一模一样。赵毓宸每每感受这种感觉的时候,忍不住想起当年先皇后在世时,自己和母后的卑微!

赵毓宸心中万千言语,顿时化作滔天愤恨,而他的脸,也因为过度的愤怒扭曲不已。白霖知道赵毓宸的性格,故而在赵毓宸五官扭曲的时候,早早低下了头。

“太子殿下,此次来南堂我们是为了蔡桓贪污案而来,殿下可有打算了?”

赵毓宸不甚在意,“蔡桓?杀了就好,记得监牢里做出他畏罪自尽的现象。南堂世家一个比一个难搞,孤就不信了,雍王可以找到证据证明蔡桓的清白。”

白霖低声道,“杀蔡桓容易,动雍王难,殿下何不借这次机会——”白霖将声音压得更低了,“拉雍王下马。”

赵毓宸不由皱起眉头,“怎么做?”

白霖笑道,“蔡桓贪污案至今为止,说是说,可又谁见到过贪污下来的金银珠宝。”

赵毓宸瞬间明悟,蔡桓的确还有不少的利用价值,只要能查出雍王手里有国库拨下来治水银,雍王定然百口难辩。“可是谁来做这件事,父皇最是疑心不过,又希望看到兄友弟恭和乐融融场面,若是——”

赵毓宸虽没有说明白,但白霖知道他想要说什么,这是关于永乐帝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