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于心不忍,梦瑶提醒/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永乐帝心中是有要置雍王赵毓珏于死地的想法,他可他能,其他人不能,一旦查出是太子动的手,太子没事,他们可都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这么一分析,能做这件事情的只有一个人,“张衮。”

益阳郡郡首张衮,永乐帝的门生,蔡桓贪污之事也就是他举报,他来做这件事情合情合理,永乐帝必然不会怀疑。

“张衮?”赵毓宸思考起这个人能否可用来,毕竟他是父皇的人。

“张衮有一爱女,两年前入宫选秀时突发疾病,未得面见陛下,如今在尚宫局司乐坊当一名宫女。陛下日理万机,小小张衮的私事哪儿能日日放在心上,殿下何不做个顺水人情,放张衮之女出宫择婿。人情有了,还怕那张衮不做事?再说,如若蔡桓无罪释放,他可就是诬告,陛下就算不怪罪,雍王能饶得了他?”

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到时候查起来,他不过是放了个无关紧要的宫女,剩下的事情,都是张衮一手所为,跟他没没有丝毫关系,父皇也怪罪不到他身上。赵毓宸自然是十分满意的,他几乎可以想象到赵毓珏锒铛入狱的情形,忍不住大笑起来。

既然赵毓珏解决了,那么那个眼高于顶的楚云暖呢?赵毓宸瞬间满脸戾气,咬牙切齿,“那么楚家呢?!”

楚家不好惹,估计殿下是忘了聚福楼之中是谁救了他的命。“殿下这件事我们还需从长计议。”

门外,何媛听到了这么一个大秘密,心中格外惊讶,可也知道要是里面两人知道她在偷听,那结果不是她可以承受的。于是何媛蹑手蹑脚走开,然而此时她发上一根簪子突然松了,哐当一声掉到地上,声音虽然不大,但对于里面两人来说已经足够了。

白霖最先反应过来,“谁?!”

院子四周空旷,除了十步远的角落处可以躲藏外,几乎是避无可避,可距离太远她根本过不去。何媛瞬间跪到地上,“太子殿下饶命!”

赵毓宸居高临下的看着何媛,如同在看蝼蚁,他轻飘飘道,“解决了。”

何媛顿时瞪大眼睛,一瞬间脑子里空白一片,直到两个黑衣人架住她的时候方才如梦初醒,“殿下饶命,我什么都没有听到!我,我是何家的女儿,殿下饶命!”

何家之女?赵毓宸脚步略微一顿,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何媛刹那间灵光一闪,“殿下,我有办法对付楚云暖!”

这下子,终于引起了赵毓宸的主意,他转过身,“你刚才说什么?”

何媛狼狈的跪到地上,头上冷汗连连,“我是楚云暖唯一的朋友,我可以帮助殿下对付她!”

这句话再次说出来的时候,何媛的思路顿时清晰了,她曾经就是太过善良,才被那一对狗男女害得那样惨,而楚云暖呢,她明明写信求助过她,可她不理会,依旧高高在上的坐着她的定边王妃,让她惨死宣平伯府,说什么朋友,是她先抛弃自己的,就不要怪她心狠!

“说。”

何媛吞了吞口水,道,“殿下觉得楚云暖样貌如何?”

赵毓宸想到楚云暖艳若桃李的面庞,坦白说他见过的美人里就没有一个比得上楚云暖的,可惜美是美,就是浑身是刺。

他虽然没有回答,但是脸上的表情充分说明了一切,何媛心里有窃喜当然也有嫉妒,她的容貌本来不算出色,不然后来也不会被何姝把夫君的心给笼络过去。

想到何姝,何媛的表情瞬间凶狠起来,重生后的这半年多一来,她日日夜夜受曾经的记忆折磨,恨不得揣上刀子立刻就捅死何姝,然而不可以。故而她在后来亲手设计了,何姝跟江靖的见面,果然,两人看对了眼。后来,她知道太子会在益阳郡举报宴会,何姝一支舞,赢得了太子赞赏,而她得到舞中仙子的称呼,而她顺水推舟,借着从前在宣平伯府知道的关于祝由术的消息,把花瓣用七星海棠泡了……一切天衣无缝,只是她没想到,楚云暖会来,推波助澜的帮了她一个大忙,明明当年楚云暖已经嫁到了北堂。

不过就算楚云暖了她又如何,这是她欠她的!何媛的眼睛里完全被黑暗淹没,她把头抬起来,毫不掩饰自己的恶意,“楚云暖就算手握世家,也不过是一个女子,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只要嫁了人,夫君的话她都会听,谁都不例外。殿下难道不想娶她,娶了楚云暖,楚家就都是殿下的!”

赵毓宸听的没了兴趣,转身就走,如果能娶,楚云暖早就入了东宫。

“我可以给楚云暖下药!”何媛面上扭曲而又恶毒,赵毓宸再次停下脚步,“下药?楚云暖若是能这么从了孤,孤何必伤脑筋,就算她能听话进了东宫,又岂会安分。”

何媛说道,“当然不是这么简单!楚云暖中药,与雍王共处一室,而殿下你出现,英雄救美,不介意楚云暖失节,风风光光的将她迎入东宫,到时候楚云暖不就是听殿下摆布?而雍王——”何媛的笑容格外恶毒,“瑞亲王和楚云暖有婚约在先,虽说退了亲,可谁看到自己曾经的未婚妻被人染指了,会咽得下那口气。如此一来,殿下一可纳楚云暖入东宫,二可联合瑞亲王对付雍王,一箭双雕。”

白霖倒吸一口冷气,不是因为这个计划太过阴毒,而是因为何媛,自称是楚云暖好友的她,竟然对她这么狠毒的事情,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赵毓宸眯眼看了何媛好久,没有说同意或者不同意,只是让侍卫放了何媛。何媛松一一口气,瘫坐到地上,很快又爬起来恭恭敬敬的跪好,“何媛定不负殿下所望。”

赵毓宸依旧没有说话,挥手让她离开。这时候白霖说道,“殿下,是否太过冒险了?”

赵毓宸微笑,“冒险?呵,孤有同意过什么吗,一切都是她自导自演而已。”

白霖瞬间懂了,只是心中知道,这个何媛想必是不会成功的。

听到这种消息,唐梦瑶格外无奈,她本来是知道宋昉离开后,端了亲手做的糕点来给太子尝尝,完全没有想到竟然看了这么一出好戏。何媛她认识,一个靠着楚云暖的关系,才进入南堂一流世家女的交流圈的女人,没想到她会在楚云暖背后算计。唐梦瑶点了点盘子里的糕点,要不要帮楚云暖呢?

唐梦瑶还没有想好,天边陡然划过一道白光,紧接着走廊外面噼里啪啦的下起了大雨,她眯着眼看了许久,冰冷的水汽扑到她脸上,她一挥衣袖转身就走。

楚云暖正站在窗子面前,窗户大开,恰好能看见大雨从天而降,园子里色彩缤纷的鲜花被打的七零八落,落了满地,不知怎的,她突然心神不宁起来。

大雨来的突然,赵毓璟随男客去了另一边避雨,而她和女客们在这头小楼里休息。轰隆隆的炸雷,几个胆小的小姐吓得抱成一团,而楚云暖却看到,楼下,何媛披着蓑衣跑进楼里。

何媛一进门就蹦蹦跳跳的朝着楚云暖走来,亲亲热热的挽着楚云暖的胳膊,像是没有看到其他女客一样。也不知道是否因为赵毓璟的一番话,楚云暖怎么看何媛怎么觉得奇怪,就像现在,她从前根本就不会忽略其他女客。

“云暖,一看到下雨,我就从菡萏院朝这里来了,怎么样,我够义气吧?”何媛一副求夸奖的傲娇模样,楚云暖虽然在笑,可目光却不自觉的落到她的脚上,笑容更深了些。

“够,当然够。”

何媛顿时笑了起来,拉着楚云暖胡天海地的聊了起来,其中不止一次问过雍王、瑞亲王的事情,楚云暖只是说自己和雍王并不熟,今日才见过一次而已,而说到赵毓璟的时候却故意装出一副不想再谈的伤心样。何媛七问八问的,得到自己想知道的一切,然后就推说自己还有事匆匆忙忙的走开,楚云暖看着她的背影,叹了口气,心下却是对她警惕起来。

这一场雨一下就下到了傍晚时分,夜晚的郡主府点上各色灯火,映衬着亭台楼阁,竟有一种不真实的美丽,楚云暖渐渐看呆了。

她站在回廊上,失神的望着各式各样精致的灯笼,思绪渐渐飘远,其实重生回来的时间越长,她就越觉得曾经的一切都是她做的一场梦。这种感觉就像是小时候先生说过的庄周梦蝶,到底是蝴蝶梦到了自己变成庄周,还是庄周梦到自己变成蝴蝶,现在,是她梦到自己变成了北国楚云暖,还是……楚云暖合上眼睛,把呼吸放的很轻很浅,春熙等人远远站在她的身后,不发一言。

此情此景,顿生几分萧瑟,对面小楼上的赵毓璟不禁失神,也不知道为什么,阿暖突然变得好奇怪,虽然这种变化是向着好的方向进行,可他就是害怕,有时候他宁愿自己面对的还是曾经刁蛮任性的阿暖,而不是如今这个理智到让人难以揣测楚家主。就连他们的感情——罢了,赵毓璟合上眼睛,还是等阿暖想说的时候再说吧。

白天宴会不欢而散,赵毓宸又举办了夜宴,成百上千的灯照耀,亮如白昼。郡主府没了郡主,依旧觥筹交错,仿佛不曾有过清河这个主人。楚云暖默默坐在席上,目光从所有人身上一扫而过,最后却落到何韬身上,此时何韬意气风发,全然不见白日的颓废。

看着这个样子何韬,楚云暖心里头有了那么一点淡淡的不舒服,或许是立场不同的缘故,所有人看待清河郡主一事,只看到她的恶毒,可是现在想来,清河郡主何尝不可怜?她本是阳婀公主爱女,万千宠爱,最后因为看上了何韬导致她一生悲剧。何韬,他既然娶了清河就应该好好待她,而不是日复一日的让她在独守空闺中疯狂,若是他好生跟清河相处,依照清河的性格,未必不允许他纳妾……楚云暖突然就叹了一口气,现在说真多也没有用,说起来她也是害了清河的刽子手之一。

楚云暖闷闷不乐的喝了一口酒,这时候旁边低头斟酒的婢女突然见丢了一个纸团到她面前,楚云暖目光一闪,接着端酒的空挡,把纸团捏在手心里,然后低头看了起来。

纸团上只有一行字:小心何媛。

楚云暖不动声色,把纸条收回手心里,嘴巴紧紧抿在一起,纸条内容的真假她不做判断,可何媛是真的动了心思的。先前何媛说她是从菡萏院过来的,可是她脚上沾的是红泥,整个郡主府只有一个地方有红泥,那就是杜鹃院。

杜鹃花美丽,可难以存活,故而阳婀公主当年是花了大价钱让人从岭南运来红泥,如此才能保证郡主府的杜鹃开得热情如火。别人不知道,可她知道,太子赵毓宸最爱的花就是杜鹃,赵毓宸来郡主府不会选择其他地方,只会住在杜鹃院。换句话说,何媛见过赵毓宸,或许和他合作了。

至于这个通风报信的人。楚云暖摩擦着手心的纸条,她心里有数,说了来,她们之间曾经也有过一个共同的仇人。

这时候何媛端了两杯杯酒过来,她脸颊喝的红扑扑的,凑到楚云暖身边,“云暖云暖,我敬你,我代我哥和小嫂嫂谢谢你。”

何媛喝的醉醺醺的,手里两杯酒却稳稳的端着,明眼人都能看出其中的怪异。楚云暖含笑,“你真的要我喝了它?”这是她给何媛最后一个机会,只要她收手,她愿意什么都不计较。

何媛手上一抖,几乎以为楚云暖发现了什么,可她转念一想,这怎么可能,一切的事情她不曾假手于人,楚云暖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也不可能知道,故此何媛胆子大了起来,“云暖你说什么?咦,好奇怪,怎么会有两个云暖,来,云暖,我们干了!”

话才说完她就先干而尽,动作急切叫人侧目。本来何媛就不是这种会耍手段的人,在楚云暖面前自然破绽百出,楚云暖也没有戳穿她,反而顺着她的意思把酒喝了下去。

何媛眼中精光闪烁。

楚云暖的心猛的一凉,何媛既然跟她一样重生一次,想必是因为曾经太苦,所以得到上天怜悯。她原本都想好一切,她愿意用尽全力护何家一世,保她一生无忧,可是,何媛还是选择了对她下手。

“媛媛,我是真心把你当朋友的。”

何媛双手猛的一个颤抖,脑子里翻滚着楚云暖对她的好,紧接着是宣平伯府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日子,猛的把她又闭上眼睛,好友,说的比唱的好听,当初她受尽折磨时,她又在哪里?!凭什么她从前过的那样惨,而现在大变样的楚云暖依旧那么高高在上,不公平,不公平!

“我们当然是朋友啊。”何媛扬起笑脸,笑靥如花。

看着何媛的眼神,楚云暖的心瞬间沉了下去,目光复杂的看着何媛。这个世界上,重生本就是得天独厚的运气,有人重生后痛改前非,有人重生后愤世嫉俗,她是前者,而何媛是后者,她不能说何媛不对,可也不能够认同她。

楚云暖都没来得及劝说,何媛居然晕倒在她怀中,酒水倾了她满身,衣服上尽是酒味,紧接着何媛的大丫鬟赶紧说道,“哎呀,小姐你怎么喝醉了?楚家主,小姐她今日实在是高兴,您别见怪,这样,您跟奴婢来,去换一身衣服。”

楚云暖看了一眼怀里的何媛,轻声说道,“走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