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神仙皆醉,借香杀人/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媛紧闭着眼睛,完全没有看到楚云暖看她那种莫名复杂的眼神,她只是一心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一想到楚云暖日后生活的水深火热,她身体都激动的颤抖起来,她曾经活的那样卑微痛苦,现在终于有人能像她当年的痛苦了。

楚云暖跟着丫头紫叶去往郡主府后院,灯火笼罩下的郡主府美轮美奂,曾几何时,她第一次到郡主府的时候,何媛还叽叽喳喳的拉着她夜游郡主府,那时的她是多么珍惜何媛这个朋友,可是如今却物是人非。楚云暖心头有些唏嘘,可唯独没有一丝伤心,可能真的是因为她心肠太冷太毒吧。

宴席上,赵毓宸端起酒杯掩饰住嘴角意味不明的笑容,唐梦瑶看了他一眼,漠然垂下眼睛,心思千回百转,今日过后,太子只怕是朝不保夕了……

唐梦瑶目光一转,落到了右手边的客席上,赵毓璟一袭青色绣锦华服,头上带着高高的玉冠,面目英挺,眉如刀削,修长的手指捏住白玉酒杯的一角,漫不经心的饮上几口,极为引人注目。而赵毓珏则坐在他的上首先,似乎才卸了妆,发冠未束,随意穿一袭白袍,白袍上绣有的云纹上缕着银丝,灯火下散发出柔和的光芒,令得他整个人的面容看上去温润如玉。

两个人的座位离得不远不近,时不时的凑过头,笑谈几句,看他们两人的样子、眼神,亲如兄弟,一点儿也不像太子看其他皇子一样,总是充满防备和忌惮,仿佛这些人天生就要和他争抢一样。

这样的人,可以成为她一时的保护伞,可真的能保护她一辈子么?

唐梦瑶不露痕迹的看了一眼赵毓宸,然而却只看到他眼里一闪而过的阴狠,她心中陡然一动,反射性的看向赵毓珏。果不其然,一杯滚烫的热茶径直泼向赵毓珏,唐梦瑶手掌往桌上一撑,几乎是想站起来阻止,然而却在注意到赵毓宸的审视的目光后,生生转了一个弯,端着酒杯来到唐家兄妹面前,“我敬你们一杯,算是赔罪。”

赵毓宸果然把目光收了回去,唐梦瑶的心怦怦直跳。

唐梦瑶素来心高气傲,赔罪道歉等字眼压根儿不可能从她嘴巴里蹦出来,唐元奇怪的看了她一眼,“这是什么意思?”

“你们与我虽不是一母同胞,可到底是姐弟一场,我为我曾经做过的事,跟你们道歉。”

这下子唐元更觉得奇怪了,他倒不是记恨唐梦瑶曾经的所作所为,继任唐家家主之后他才从母亲嘴里知道很多唐家的辛秘,包括唐梦瑶生母的事情,虽说明面上是病故,而实际上是因为发现了唐老太婆的秘密,才被杀死,据说当年本来也是要杀唐梦瑶的,可唐老太婆见她生的美丽便打了其他主意。唐梦瑶的性格是唐老太婆故意的培养的,她做的一些事情也是受唐老太婆的影响,所以他不记恨唐梦瑶,再说,当初他们两个,不都是一个给一个使绊子么?

“大姐,像你说的一样我们是亲姐弟,你永远都是唐家的大小姐。”唐元这句话是真心实意的。

唐梦瑶听完后如释重负,这的确是她想要的结果,她需要唐家,她所有的荣耀和尊容都是因为家族,如若没有唐家,她唐梦瑶什么都不是,只是这个道理她懂得太晚太晚。

“大姐,太子不是好归宿。”唐梦铃低声说道,她所有的执念不过因为宁王赵毓筠而已,既然她都可以如愿以偿的嫁了赵毓筠何必在记恨唐梦瑶。

这是唐梦瑶第一次心平气和的去看唐梦铃,其实唐梦铃小时候是很喜欢她这个姐姐的,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的呢?她不记得了。唐梦瑶坐在妹妹身边,浓密的睫毛微微垂下,灯火阑珊下,美得惊人,“铃儿,我不愿意入宫,太子是我唯一的选择。”

唐梦铃突然想到了唐梦瑶入宫的原因,顿时哑口无言。看她这个样子,唐梦瑶却突然笑了,“是我自己不愿意嫁宁王的,铃儿,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患难与共,我知道我自己的,绝不可能和赵毓筠共患难。”

唐梦铃低声道,“大姐。”

“太子的确不能长久。”唐梦瑶突然蹦出这样一句话,唐梦铃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那是雍王的背影。

唐梦铃不明所以,只听唐梦瑶淡淡道,“楚云暖也跟着何媛离席了。”

唐梦铃脑子蒙了好半天,突然间像是反应过什么来一样,惊讶的捂住嘴巴,“大姐,这是——”

“你觉得楚云暖会中招吗?”

唐梦铃自然摇头,乌蒙城的事情过后,她也算是清楚楚云暖的手段了,凭何媛根本算计不了她分毫,当初孟莲号称孟家智囊不照样折在她手里,流放西北,至今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能成为楚云暖放在心上的朋友,何媛幸也不幸。”唐梦瑶说着款款起身,楚家家主的朋友,对家族来说是多么大的好处,楚氏家族乃南堂第一,手指缝里随意漏出一些东西足够小世家垂涎三尺,可楚云暖她太耀眼了,作为她的朋友,如何能忍受所有人都把目光落到她身上,而自己卑微的像地上的泥巴。

唐梦铃奇怪的歪着脑袋,很明显是不懂她的意思,唐梦瑶轻笑一声,“日后嫁去了宁王府对自己好一些。”

郡主府后院,楚云暖跟着何媛进了屋子,她粗略的看了一眼,屋子装饰简单素雅,何媛素来偏爱明丽奢靡,这一看就不是她的房间。楚云暖寻了个位置坐下,紫叶倒了杯茶捧上来,楚云暖闻了闻,动作一顿,然后在紫叶的余光中慢慢喝着,顺带看着紫叶移过暖枕,慢慢扶着何媛躺下,藕荷色的织锦帐后,她看不清何媛的身影。

紫叶起身,在楚云暖跟前恭恭敬敬道,“楚家主,奴婢这就去打水让您梳洗一下。”

楚云暖一手撑着额头,闭上眼睛嗯了一声,“春熙你过去帮忙,夏妆你们几个都出去吧。”

“家主。”这是春熙不赞同的声音,宴会向来都是多事之地,单独把家主一人留下,她心里不放心啊。

楚云暖摆摆手,眉宇间有些疲惫之色,“无碍,你先去取我的衣服过来。”

见楚云暖如此模样,春熙也没有继续说话,几人对视一眼,从善如流的退下。紫叶是最后一个出去的,走之前她轻手轻脚的点上了熏香,褐釉莲花香炉中,烟雾袅袅,百花齐放的味道在空气里弥漫,为这个夜晚添加了几分旖旎。

房间里静悄悄一片,依稀可以听见不远处的丝竹管弦之声,楚云暖靠在手臂上呼吸渐缓。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听到吱呀一声,门从外面打开了,紫叶指挥着三两个小厮抬着一个人进门,看那人的身影应当是一个男子。那头何媛从床上爬起来,眼睛里光芒锐利,丝毫不见醉酒之态,她几步走上前,低头望着躺在地上的人,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何媛面色扭曲而狰狞,像极了从地狱了爬出来的恶鬼,紫叶心惊肉跳,忍不住后退一步。

“今天的事,你们知道该怎么说?”

小厮们赶紧低下头,“奴才什么也不知道。”

何媛满意的点点头,朝紫叶偏了偏头,紫叶会意,取出怀里用手帕包着的银子,“这是小姐给你们的赏赐,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自己都记住了。”

小厮们忙不迭的点头,排着队从紫叶手里拿了赏银,各个眉开眼笑,“奴才告退。”

紫叶跟在小厮身后,小心翼翼的掩上房门,透过门缝,她看到不远处领了赏银的小厮扑通一声到在地上。紫叶原本是不在意的,可她竟然能清楚的看见小厮七窍流血正对着她的模样,紫叶手一抖,房门发出咯吱一声的尖锐噪音,她立刻回头看着何媛,哆嗦着说道,“小姐……”

她就是再蠢也知道银子上有毒,难怪小姐会让她用丝帕包着……

何媛根本就没有看她,蹲下身,轻轻掀开挡在男子脸上的布袋,目光痴迷的流连在对方脸上,很快又怨毒的看着他,指甲深深嵌入他的手臂之中,“江靖你也有今天。”

地上的人正是江靖,不知道何媛用了什么手段,竟然把押入大牢的他给弄了出来。何媛嘴角噙着一丝残酷又恶毒的笑容,往江靖嘴里塞了一丸药,紫叶飞快的抬头看了一眼,然后死死垂着脑袋,直到何媛开口让她把江靖拖到床上去。江靖一个七尺男儿,紫叶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勉强把人给拖到床上,一路上磕磕绊绊的,好几次撞到周围的装饰物,怦怦直响,紫叶是心惊肉跳,就怕出了差错被何媛处置。

好在何媛眼睛里只有一个楚云暖,并不在意紫叶的冒失,她扶起楚云暖,轻轻巧巧往床上一推,放下床幔。

何媛的动作让紫叶心惊肉跳,这楚家主分明是小姐的手帕交,前几日小姐嘴里还一口一个云暖的念叨着,怎的今日竟然算计起人家来,楚家主不像二小姐何姝,根本就没有对不起她的地方,小姐大概就是从前教导她的嬷嬷嘴里说的口腹蜜剑吧……紫叶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着,手上动作却不慢,快速的把茶杯、茶壶等收拾的干干净净。

那头,何媛往莲花香炉里投了一把苏合香,袅袅的一室甜香。??这下子楚云暖睡的更熟了,她侧卧在床上睡意正憨,浓密的墨发铺了大半个床,脸颊绯红,睫毛如扇,只让人觉她精致美丽的容貌快融入床幔上的活灵活现牡丹里一样,她就仿佛那国色天香的牡丹精致娇贵,让人移不开眼睛。?

何媛眼睛里有一种叫做嫉妒的情绪一闪而过,这个世道真不公平,给了楚云暖显赫得家世不说,还给了她无与伦比的美貌,可她呢,她什么都没有!不过没关系,过了今天,什么南堂小霸王,什么第一世家家主,通通都是过眼云烟!

“雍王殿下到了没有?”

紫叶脑子虽说没有反应过来,可她嘴巴快,老老实实说道,“前头宴会上雍王殿下洒了一身酒水,现在应当离席更衣去了。”

何媛璀璨一笑,心里头有了成算,“是在听雨轩么?”

紫叶的心重重一跳,像是想到了什么,面色顿白,立刻跪下,“小姐,您三思啊!”

雍王那是谁,先皇后嫡子啊,皇室嫡长子啊,不论小姐最后算计成功与否,总是会惹恼了皇室。若是从前楚家主帮着说话,与皇室斡旋,小姐算计雍王也就罢了,结果肯定会好上许多,可如今小姐前脚对付了楚家主,后脚又要算计雍王,无异于飞蛾扑火。紫叶不明白,为什么从一个多月前开始,善良敦厚的小姐就变了,先是设计要了二小姐何姝的命,现在又……紫叶磕着头,一条一条给何媛陈述此事的利弊。

何媛却视而不见,只微笑着对紫叶道:“你知道我对楚云暖做了什么手脚吗?”说罢她也不等紫叶回答,就自顾自的说道,“别人恐怕不知道,南堂第一的楚云暖极擅调香,任何香料只要她一闻定然能分辨出来,在她眼皮子底下,想要在香料中动手脚难如登天。香料没毒,我只不过茶水里加了一点神仙醉,连神仙都会醉的草,我可是花了重金让人从北堂带回来的。神仙醉本身无毒,可它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与苏合香同用能变成慢性毒药,可再加上江靖身上的媚毒,嘛,见血封喉。”

这个办法是在宣平伯府的时候,她听江靖的母亲提起过,江靖母亲出自司徒家旁系,据她说这是北堂定边王府常用的一种杀人不见血的秘药。

何媛满心以为,这种阴毒的秘药身为定边王府世子妃的楚云暖肯定知道,但如今楚云暖不过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根本就不可能知道。再说,一个刁蛮任性的小女孩而已,哪里有南堂人说的那样恐怖,唐孟两家的事情不过是巧合而已。

紫叶瞬间就明白了,小姐说这么多的话,无非是想说她绝不会放弃,可她还想再劝。且不说与江靖共处一室的楚家主醒来后会如何暴怒,单单瑞亲王的怒火何家就无法承受,到时候为保何家上下,小姐势必会被推出来!

然而何媛不欲再听,“紫叶,你若是愿意就跟我一起去听雨轩,不愿意就乖乖闭嘴。”

若不是看在紫叶忠心护主,最后因她而死的份上,紫叶胆敢说出这种话,她定是要处罚她的。紫叶抬起脑袋,只见何媛平静地望着自己,面无表情,顿时心里一跳,道:“小姐……”??

何媛挥袖而去,紫叶却是犹豫再三,爬起来跟在何媛无意何媛身后出去,复而虚掩上房门,房间里苏合香的味道愈发甜腻,两人走出院子,往听雨轩而去,院子里的梧桐树后,有个人影一闪而过。

刚到听雨轩门口,何媛就屏退了满脸纠结紫叶,一个人走了进去。夏妆翻过院墙,偷偷跟了上去,青瓦屋顶上她低头看去。

何媛托腮坐在床头,目光胶着在雍王赵毓珏身上,赵毓珏面如冠玉、眉如刀削,此时此刻他静静的卧在织锦被中,安静得如同古画里的士子,赵毓珏身上有一种不被世俗束缚的风度,让人不自觉的沉迷,也让人不自觉自卑,生不出一丝丝亵渎他的想法。前世今生,这还是何媛第一次近距离的打量着这个曾经的天之骄子,竟然如此让人着迷。

其实原本计划中,她是有意把楚云暖和雍王凑一起的,可临门一脚的时候,她改变了主意。记忆里,在这一年太子南堂遇刺身亡,北堂揭竿而起,瑞亲王出征,雍王赵毓珏力压诸多皇子,众望所归之下受封太子……何媛漆黑的瞳孔映出赵毓珏的脸,内含火热之色,太子赵毓宸朝不保夕,只有雍王才是未来的赢家,只要她今日成功,日后雍王登基,有何家做背景的她,受封皇妃也是板上钉钉之事。

至于楚云暖,何媛唇角勾起,泛着冷光,楚云暖天之骄女,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何德何能染指雍王这等高山雪莲,江靖那个伪君子就十分适合她!而且……何媛阴测测的一笑,赵毓宸不过将死之人,竟然敢在杜鹃院中为难于她,反正赵毓宸阳寿止于今年,她不过顺水推舟而已,按照跟赵毓宸说的计划,他定然会来楚云暖房中,宴席上赵毓宸同样喝了含有神仙醉的酒水,他到的时候正是房间中苏合香最浓郁的时候,赵毓宸定然暴毙,到时候,她倒要看看,杀了太子她楚云暖是否还能像往日一样嚣张!

------题外话------

我默默的发,不说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