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媛媛爱慕你,谁是小殿下/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妆回来的时候,向来神出鬼没十三冷着脸将一柄泛着冷光的匕首架在江靖脖子上,江靖双手高高举着,脸色又红又白。??

楚云暖换好衣服,从红木雕花屏风后走出来,金丝莺羽黄的曲裾细腻美丽,交叠的领头间露出里面三层衣领,袖口镶边,展袖间荼靡冷香的味道弥漫,她脚步不停,快步走到莲花香炉边,闻了闻:“她果然了解我。”??

香炉里燃着的固然是很常见的苏合香,可无缘无故点什么不好,偏偏和神仙醉一起用,这么让她敏感的秘药,容不得她不警惕,她在喝茶水的时候早就知道了。?

?何媛——这次不用提醒,对于她,楚云暖的心都冷硬下来。??

楚云暖垂着剪剪明眸,一双纤细的玉手,在莲花香炉上打着圈儿,道:“何媛人在哪里?”??

夏妆道,“听雨轩。”??

楚云暖沉默了,何媛果真执迷不悟,赵毓宸虽然她也是第一次见,可那人在白皇后和永乐帝两人联手打压下,还能安安稳稳的活着,甚至身为太子的赵毓宸都隐隐有些畏惧他,足以见他的手段。??

“十三。”楚云暖示意十三放开江靖,十三默不作声的退到阴暗处,一双眼睛依旧直勾勾的看着江靖。??

江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呆呆的看着楚云暖,直到楚云暖淡淡撇了他一眼的时候,他十分没有骨气的跪下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楚家主我是真不知道自己怎么出现在这里的,天地良心我根本就没打算报复您!您是那天上的月亮,我就是阴沟里的臭虫,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啊!”??

在监牢的时候他就想清楚了,楚云暖那是谁,打了宁王一顿,宁王还不敢吱声的人物,他也是鬼迷心窍的,莫名其妙就把箭对准了人家。??

夏妆目瞪口呆,她记得白日宴席上江靖还不可一世,现在这是怎么回事?夏妆用眼神朝春熙询问,春熙抬起下巴指了指酸枝木梳妆台上的妆匣。夏妆眼力极好,轻而易举就看见了妆匣里头散落的细银簪子,然后眨巴了眼睛。??

春熙小声道,“江靖中了媚药,是家主亲自动手给治的,就是用那些银簪子刺痛穴。”??

夏妆又看了一眼妆匣,吞了吞口水,看样子,足足刺了十来下吧,江靖没被疼死也是命大。??

楚云暖看着他,淡淡道:“傻跪在那里干嘛,起来,现在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吧。”????

江靖也不是蠢人,略略一想就知道了大半,他的确与何媛议亲,何媛只要不满意,大可以不同意,犯不着用这种阴损的法子对付他,再说了他自认跟何媛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她就算不想嫁,也用不着这样,我江靖还稀罕她不成!”??

江靖诧异的表情不似作假,楚云暖又问道,“你跟何姝怎么认识的?”??

江靖好半天没有反应过来,然后才说道,“你说姝妹妹啊,大概一个多月以前吧,正好是何媛落水的第二天,我带着礼物上门看望的,那晓得何媛不仅不见我,还让人把我给赶了出来,然后我就认识姝妹妹。”那天的事情确实让他毕生难忘,想他江靖,那也是天京城赫赫有名的纨绔,只有他给人撂脸子的,哪儿有人敢这么对他!??

这次楚云暖十分确定何媛的身份了,果然跟她一样,只是何媛现在的所作所为却大错特错了。??

月光从花格窗里投进班驳的影子,照耀着楚云暖唇畔淡淡的笑容,她望着狼狈异常的江靖,问道,“你若是想活命,今天的事情就当不知道,你是宣平伯小伯爷,背后还有九皇子这个姐夫,太子不敢拿你怎么样。”??

江靖自然点头,他可没忘记楚云暖用银簪子刺他穴位的痛,再者说了,用不着楚云暖提醒他也会把这件事情烂到肚子里,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那玉簪?”江靖试探着问道,他可没忘记那一支被他射断了的玉簪是御赐之物。??

秋桂笑道:“小伯爷,那不过是平日里就能买到的玉簪。”??

江靖瞪大了眼睛,他这是被骗了???

楚云暖手指弹了弹裙摆上的灰尘,“走,去听雨轩转转。”??

这时候,听雨轩中何媛几乎是脱光了身上的衣服,风情万种的要往赵毓宸身上扑过去,然而这个时候,赵毓珏却猛的睁开了眼睛,似笑非笑的打量着何媛。??

“你这是要自荐枕席?”??

没有什么比勾人未遂更让人尴尬了,何媛完全呆住了,很快脸颊就红了起来,然而见雍王一点也没有责备她的意思,反而大起胆子来,“殿下饶命!家父要小女嫁给那江靖,江靖那可是一个赫赫有名纨绔,来何府提亲时眼珠子就落到了家中庶妹的身上,如此好色无耻之徒,小女是真不愿意嫁。殿下人中龙凤,小女心生爱慕才出此下策!”????

赵毓珏倚在床边,就这么欣赏何媛泫然欲泣的小脸,轻笑道,“人中龙凤,心生爱慕?”??

何媛稍稍一松,还好雍王没有发怒,她很快调整好表情,愈加我见犹怜的望着赵毓宸,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了含满了泪水,欲落不落,“殿下,小女说的句句属实,今日初见殿下,小女就惊为天人,当下一颗芳心暗许,这才犯下这天大的罪过。”??

若是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女人愿意全心全意的爱慕你,没有一个男人会拒绝,这是当初她从何姝身上学来的,何姝要不是仗着这点小伎俩,怎么可能把江靖玩弄于股掌之间。再说,她是何家嫡女,何家做的的马匹生意,只要雍王有问鼎的心思,娶一个向他投诚的自己是最好的选择。??

赵毓珏笑了,俊郎的面容去高山冰雪,冷得透骨,“那你告诉本王,太子要你做什么!”??

何媛心里一跳,连忙低头,“殿……殿下,我不知道你在什么。”何媛面上一副茫然,可心里头却慌乱得很,不应该是这样的,雍王不是应该把她揽在怀里好好疼爱一番,怎么会问起太子,再说,他怎么会知道太子的!??

赵毓珏不耐烦了,他最讨厌的事情就是和长得丑又愚蠢的女人聊天,偏偏这个女人两者都占了,早知道是这样他就不该顺着赵毓宸的思跑来这里,还以为能有一点有意思的事,没想到就是让这个蠢女人勾引他。??

“把她拖到前头宴会让去,让何家人好好看看,这就是他们教导出来的女儿!”??

赵毓珏话刚落音,就有一个侍卫从门外窜了进来,拉起衣不蔽体的何媛就要往外走。??

何媛的脸刷的一下就白了,然后尖叫起来,她也是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家,让赵毓珏看了身子是想和他成就好事,这让一个侍卫看了是怎么回事,尤其还得在宴会上丢人。??

楚云暖才走近的时候,听到的就是这声尖叫,紫叶还以为小姐成功了,这就要引人过来,可她才走了几步就看见艳光四射的楚云暖冷冷瞧着她,她扑通一声跪到地上,脑子里只有两个字,完了……??

赵毓珏不想看她,怕脏了眼睛,挥手让侍卫赶紧把人压下去。??

见他不是作假,是铁了心思要这样对她,何媛慌了,她还记得从前自己是怎样被江靖厌弃的,理由就是失贞,她那一次也是跪在地上求江靖放过她,她没有做过,却还是被关在漆黑的屋子里……那种恐惧,让人窒息!何媛突然就爬到赵毓珏脚下,“殿下,我说,我什么都说!”??

赵毓珏言简意赅,“说。”??

“我在杜鹃院无意间偷听到,太子要将蔡桓的贪污案给做实了。”??

赵毓珏眯了眯眼,“继续。”??

“张大人有一女,入宫后不得帝宠,如今只是一个宫女,太子殿下欲给张大人一个好处,要他出面指证您,是您指使的蔡桓贪污,而贪污下来的金银就藏在雍王府中。殿下,我真是偷听到,然后被太子给发现了,太子本来是要我的命,是我说我有办法对付楚云暖的……”??

听到感兴趣的名字,赵毓珏终于正眼看何媛了,他的确不懂女儿家的友情,怎的说翻脸就翻脸。可赵毓珏到底不是多嘴之人,就算是他对楚云暖有了那么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也不可能继续询问何媛,她要如何对付楚云暖。??

何媛不知道赵毓珏的想法,一股脑儿的把心里话都给说了出来,“太子一心要楚云暖入东宫,好得到楚家万贯家财,可前后被算计了几次不敢贸然行动,故而我向太子请命,愿意给楚云暖下药,助太子一臂之力。殿下,南堂财富尽归楚家,娶了一个楚云暖就等于娶到一个金娃娃,若是殿下愿意,我愿意帮殿下一把!”??

楚云暖听着屋子里何媛大言不惭的话语,手中的红珊瑚手串转了转,温温和和地笑了,这就是她的手帕交,卖了她一次不够,还想卖第二次。??

这是何媛最后能想到的办法,她豁出去一样的直视赵毓珏的眼睛,“殿下想荣登大宝,为先皇后报仇,就绝不能将楚云暖拱手相让!”??

赵毓珏的目光顿时危险起来,当年母后暴毙一事,他查了多年才查到一丝蛛丝马迹,看何媛的样子分明是知道内情的,但怎么可能,一个长年居住在南堂的世家女,除非——何家早就成了白皇后母子的人!??

何媛还不知道赵毓珏对她动了杀意,还在那里声泪俱下的说着,“殿下,太子对楚云暖起了心思,又想害您,我也是万不得已才打了这种注意来接近您,通知您这个消息。”??

何媛一番话前言不搭后语,显然是在狡辩,门口偷偷跟来的江靖更是目瞪口呆,他这辈子还真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明明勾引不成,现在还敢冠冕堂皇的说是为了给雍王传递消息,她真当这个世界上只有她一个人聪明,其他人都是傻子不成?!??

“哦?”赵毓珏回答的格外敷衍,脑子里衡量着动一个何家对他计划的影响,先不说何家做的马匹生意,就楚云暖哪儿也不好交代,毕竟何家是南堂世家,他就是秉着宁可错杀一千也不可放过一个心思,却也不得不买刚送了他大批粮食的楚云暖一个面子。??

此时此刻她的确是听出来赵毓珏的敷衍,心里却不当一回事,还盘算着让雍王帮她跟宣平伯府退亲,既然要退亲,那得有合理的解释。何媛迟疑了一下,她本就不是什么聪明的人,只不过是仗着前世的记忆才赢了何姝一把,这个时候要说出宣平伯府的秘密,她有些犹豫,可又一想她被江靖厌弃后宣平伯府众人的嘴脸,何媛就豁出去了。??

“殿下,我知道宣平伯府一个秘密。”??

赵毓珏不感兴趣,何媛压低声音,神神秘秘说道,“只要殿下愿意娶我入府,我定将一切和盘托出。”??

娶?赵毓珏险些笑了,格外挑剔的看了何媛,挥一挥衣袖就要离开,他在这个蠢女人身上实在是浪费了很多时间,还不如回到宴会上去,他有预感,今夜一定会有一出好戏。??

见对方要离开,何媛急了,心里骂着紫叶不懂事,现在还没把人引过来,身体却一下子抱住了赵毓珏的腰,死死抱住对方不肯撒手,隐隐用自己的柔软磨蹭着对方。??

赵毓珏的脸色瞬间漆黑如墨,他本是看在她带来的重要消息的份上,不想为难她,可这女人竟然如此不知好歹!??

“殿下,您别走,媛媛心悦你。”??

何媛梨花带雨的小脸紧贴在赵毓珏背上,这种触觉,并未让赵毓珏感觉到软香温玉旖旎,反而让他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重重甩开对方,“滚!”??

何媛不撒手,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殿下不想知道宣平伯府的秘密,不想知道再过一月,九原河就会决堤?!”??

赵毓珏讽刺的看了她一眼,“九原河决堤之事,百花城身为天命之女孟莲早就说过,还需要你来告诉本王?至于宣平伯府的秘密,何媛你是太高看你自己了,一个从未出过南堂的世家女可能知道?何媛,不是看在楚家的面子上,本王现在就叫人活刮了你!”??

又是楚家,又是楚云暖。何媛咬牙,孤注一掷,“宣平伯府与先皇后之死有关!”??

赵毓珏脚步一顿,立刻回头,掐住何媛的脖子,“你说什么?”母后的死是他这一辈子最大的伤痛,若是何媛说不出个子丑寅卯,他一定要把何媛千刀万剐。??

听到这里,楚云暖想起了先皇后来,她也是见过先皇后的,那是个温婉至极的女人,威严的九色飞凤宫装依旧掩盖不住她骨子里透露出来的温柔,确实对得起“纯孝恭良”这四个字。现在猛的听何媛她的死有蹊跷的时候,楚云暖也皱起眉头,她记得先皇后死前一个月,她还和母亲在未央宫中见过她,那时她气色正好,母亲还给她把过脉,当时先皇后笑得很是开心,频频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楚云暖心里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江靖深吸一口气,拳头紧紧握起,浑身肌肉紧绷的厉害,心中百思不得其解,这是整个宣平伯府最大的秘密,就连他都是小时候在书房偷偷听到的,何媛怎么可能知道!新仇加旧恨,江靖打定主意要退婚,女人蠢不要紧,不自作聪明就好。??

“先皇后死前有了七个月的身孕,据说是一个成形的男胎,她怕当时的白皇贵妃对她动手,整整瞒了七个月,最后还是被发现了。”??

赵毓珏倒退一步,的确如此,那时他不过六岁,见母后闭宫不出,还以为是被父皇伤透了心,大闹了御书房,没想到竟然是这样。??

“白皇贵妃买通未央宫宫女,想对先皇后下毒,而宣平伯夫人自告奋勇,亲手喂先皇后喝下了毒药,先皇后暴毙,一尸两命!”??

赵毓珏心中欲壑难平,事实的真相竟然是这样,母后,弟弟……赵毓珏牙齿咬的咯嘣响,他的好父皇,他当为什么在母后死后第一时间就派人入殓,不让他看上半眼,原来是为了白倩那个贱人!皇后,她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

楚云暖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神色,而江靖却是松了拳头。??

“殿下,我都把我知道的一切说出来了,你——”何媛突然噤声,赵毓珏死死盯着她,瞳孔里漆黑一片,几乎能照出何媛的脸,“靠一个不切实际的消息,竟然还想入雍王府?”??

何媛急了,怎么能说不切实际呢,这是当初江靖喝醉以后亲口对她说的,“殿下我没有说谎,这是江靖跟我说的!”??

这下子江靖忍不下去了,猛的把门推开,“我什么时候跟你说了?”??

看到江靖,何媛脸色惨白,她手忙脚乱的寻了衣服裹住自己,在抬头却看到楚云暖走了进来,她看看江靖,又看看楚云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你……楚云暖……你们骗我!”??

楚云暖并未看何媛,而是微笑頷首,“不请自来,望雍王殿下海涵。”??

雍王没有说话。?。

江靖上前一步,掐着何媛的下巴,“我告诉你的,何媛我们认识多久,我就敢把这种要命的事情告诉你?宣平伯府跟先皇后无冤无仇,怎么可能对付先皇后,就算是为了帮白皇后,如今白皇后如日中天,可宣平伯府又得到了什么好处,不同样是一个二等伯爵!”??

话说到最后就是在提醒赵毓珏了,赵毓珏自然是听出来了,不过他冷笑一声,事实如何,他自己会去查。??

楚云暖也没有吭声,任由江靖发怒,反正她心里清楚,何媛说的十有八九是真话。??

“楚云暖是不是你!”何媛被江靖甩了好几个大耳刮子,她愤愤的盯着楚云暖,“你算计我!”??

------题外话------

你们觉得小殿下书谁?=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